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王杰希中心】往昔未来(06)

王杰希中心的粮食向,微草相关的一些小故事

继续给我王开个生日小连载,今年就不写ALL王了,706完结

提前祝我王生快啦!!!

今天是手速达人刘小别和治疗之神的徒弟袁柏清上线!

OOC预警,BUG肯定有,私设特别多

以上






06

 

     竞技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可预测性。肾上腺激素爆发时的快意还未散去,停留在键盘上的指尖犹自想要完成下一个操作,变得灰白的视角却就此定格。外面观众席上爆发的欢呼已经隐隐传来,嘈杂而热烈,渲染出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

 

     他们输了。王杰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了两秒钟来体味遗憾,然后站起身来推开了比赛席的玻璃门。

 

     但输了没关系,他们还会有下一个赛季,新的冠军奖杯仍然在等待他们去争取。王杰希平静的跟蓝雨队长喻文州握了握手,语气里没有嫉妒和不忿:“恭喜喻队。”

 

     “微草的发挥也很出色。”喻文州例行公事的谦虚,从表情上看得出他其实非常高兴。

 

     蓝雨的队员们笑着哭着抱在一起,冠军奖杯被高高举起,璀璨的金色光芒锋利而耀眼。

 

     王杰希和他的队员一起站在场边,静静为对手送上真心实意的掌声。有小队员忍不住哭了出来,沉甸甸的眼泪在地面摔出几朵沉闷的水花。

 

     “这个亚军很重要,它警醒我们,竞技不仅仅要付出努力,如何在追求冠军的道路上调整心态同样值得关注。”赛后发布会上,王杰希这样说道,“我相信微草会更好,我们下个赛季再见。”

 

     方士谦拽过话筒,自信的宣言道:“我们终将夺冠,我们必将夺冠。”

 

     “霸气!”在休息室里的电视上观看发布会的李济称赞道,“我记得原句是一个数学家说的……对,叫希尔伯特,‘我们终将知道,我们必将知道’,用在这里很刷帅气度哦。来我们发一波微博。”

 

     “我们终将夺冠,我们必将夺冠。”这句话被微草全员转发,当天晚上再次催化了网游里的公会大战,中草堂和蓝溪阁死磕了整整一夜。通宵的玩家下线了,第二天一早上线的玩家又打了起来,两家战队的粉丝们硬是换着班儿打了一整个夏休期,把微草和蓝雨打成了继嘉世和霸图之后的第二任宿敌战队。

 

     尽管网游里腥风血雨,职业圈里仍然风平浪静。微草战队的队员们自发要求夏休期加训,就连选手食堂的大叔都半点没有抱怨的自愿留下来继续工作,甚至还给队员们提供起了夜宵。

 

     准备第七赛季出道的手速达人刘小别和治疗之神徒弟袁柏清一并加入了主力队训练,并且不满足于现有的训练量,天天晚上磨着有训练室钥匙的李亦辉给他们开门加训。

 

     ——因为李亦辉每天早上都会早早去打扫一下卫生,所以本该由副队长方士谦拿着的训练室钥匙就给了他,另一把在队长王杰希手里。

 

     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加训,因为听说余老板不赞成加训,见一次骂一次,队长也不同意他们训练强度过高,说是过度劳累可能会缩短职业寿命。

 

     但想要提高的心情那么迫切,他们又还年轻,多练一点有什么关系呢?刘小别和袁柏清依然磨着李亦辉要钥匙,偷偷摸摸不开灯窝在训练室里拼命练习,用台下成千上万次的操作换来赛场上的不假思索。

 

     为了掩饰他们晚饭后的去向,刘小别和袁柏清开始跟着李亦辉一起喂猫了。院里的猫这两年多了不少,但最得队员们宠爱的还是花花,谁没事儿来就给它投喂一些食物,直把它养成了一个圆润的球,夏天在树荫底下摊开了跟一张毛毯似的,完全看不出当年瘦瘦小小细声细气的样子。

 

     “乍看我还以为这是只狗,把我激动的。”袁柏清兴致缺缺的给花花喂小鱼干,“猫哪有狗可爱啊。”

 

     “虽然我怕狗,但狗至少不会这么黏我。”刘小别一定程度上赞同了袁柏清的观点。不同于其他人类,他似乎自带吸猫技能,就是手里什么食物也没拿,院儿里的猫们也愿意跑过来蹭蹭他的裤角,讨一个温柔的抚摸。

 

     李亦辉挠了挠花花软乎乎的肚子,笑着说道:“我是猫党,不过狗也可以勉强接受吧。”

 

     “但是喜欢狗也不是你在宿舍里偷偷养狗的理由啊。”刘小别吐槽袁柏清,“我跟你同宿舍啊!体谅一下怕狗的人好不好?”

 

     李亦辉闻言挑了挑眉:“你们在宿舍养了狗?队长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啊,怎么敢让队长知道。”袁柏清抖抖肩膀,“就是一只捡来的小奶狗,我准备等它大一点儿再放走它。”

 

     李亦辉诧异的看向刘小别:“你连小奶狗都怕?”

 

     刘小别脸色黑了,口气凶狠:“不怕!别说了赶紧走,我要训练!”

 

     袁柏清张狂的在后面一路笑着。李亦辉无奈的从猫旁边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花花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继续在树荫底下把自己趴成一张毛绒绒的饼,而是挪动脚步跟在他的腿边,一块进了训练室。

 

     跟着就跟着吧。李亦辉很是纵容。

 

     花花一向很安静,在三人专注练习的时候不走动也不发声,就窝在李亦辉旁边座位的电脑椅上假装自己是一个有温度会呼吸的抱枕,深绿色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偶尔随着角色的动作转动两下。

 

     不知道练了多久,外面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不重,但是很有节奏,从容不迫的样子,一听就是王杰希,有点像是他特意来训练室看一眼的感觉。三人动作如出一辄的迅速甩下耳机关了电脑显示器,然后往座位旁边的空隙里一蹲,把自己完美的藏在阴影里。

 

     熟练的好像他们每天都要这么做一遍似的。

 

     以前也有过几次余老板或者王杰希路过看一眼的情况,他们运气不错,都藏着躲了过去,没有被抓住过。

 

     但这次不同。王杰希推开训练室的门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按下了顶灯的开关,口气平静,听不出喜怒:“别藏了,出来吧。”

 

     诈我们?刘小别和袁柏清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时没动。

 

     旁边蹲着的李亦辉轻轻叹了口气,主动站起来。队长没闲到诈他们玩,既然说让他们别藏了,肯定就是已经发现了,还是早点承认错误比较好,毕竟队长当年也是偷偷加练过的人,说不定能争取个从宽处理什么的。

 

     果不其然,看到李亦辉站起来之后王杰希一点也没惊讶,甚至在扫了一眼李亦辉附近之后,准确的叫出了另外两个正藏在他视线死角的队员的名字:“刘小别,袁柏清。”

 

     怎么知道的?刘小别和袁柏清惊讶,只好哭丧着脸站起来,一句话也没敢说。

 

     就好像看出来他们在想什么一样,王杰希淡淡的解释了一句:“你们的桌面不像是下午结束训练以后整理过的样子。”猫就站在他脚边,倨傲的伸爪拍拍他的小腿,然后一甩尾巴从门口溜走了。“还有,我想不出如果没人的话王小花是怎么进入训练室的。”他看了一眼猫离去时留在他裤子上的梅花掌印,还有那个远去的、毛茸茸圆滚滚的背影,从容不迫的补充道。

 

     王小花?大名不是一听就特别符合它现在体型的“巨花”吗?因为名字太难听才叫它花花的啊,什么时候大名变成王小花了?刘小别和袁柏清继续用眼神交流,熟练的仿佛他们之间已经连通了脑电波信号。

 

     “亦辉,下次别惯着他们,不然你的钥匙就交给邓复升。”王杰希简单的说道,看起来并没有打算严惩。

 

     “不是应该给副队长吗?”李亦辉有点疑惑。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似乎想要翻个白眼,但最后他忍住了:“给方士谦的话他照样会带你们来加训。”

 

     刚刚提到方士谦,王杰希的手机就响了,是方士谦打来的电话。

 

     “王杰希,你看见我徒弟没?他们宿舍没人啊,刘小别都不在。”选手宿舍的门都不上锁,方士谦大大咧咧开门进去,往袁柏清书桌前面的转椅上一坐,目光百无聊赖的四处转悠。

 

     “他们在训练室。”王杰希简单的回答道。

 

     “呦,偷偷加训啊,不错嘛。你让他们赶紧回来吧,反正我指导也是加训他们自己练也是加训,没区别的。”方士谦扫视房间,忽然发现袁柏清床上团成一团的被子在动,好奇心爆发的上去一把掀开,顿时爆了一句粗口出来,“卧槽有狗?”

 

     王杰希皱了皱眉,瞥了一眼袁柏清:“狗?”

 

     袁柏清肝一颤,满脑子都是完蛋偷偷养狗被发现了怎么办,脑门上一片冷汗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

 

     “就是只小奶狗。”方士谦小心翼翼的拿指尖戳了戳狗肚子,“哎呦看着还挺可爱的啊,我都想养了。”

 

     “先给余老板养着吧,大一点了就可以放俱乐部院子里散养了。他们一会儿回去,你等一下吧。”王杰希说完就挂了电话,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自觉立正站好的三人。

 

     “我以为你们知道自己是职业选手。”王杰希说道,“你们两个,老规矩八百字检查。袁柏清,你两罪并罚,一千六百字。下周前写完了贴训练室墙上,我会跟李济说不准给你们代写的。”

 

     唯一的好消息是狗还能在战队养着。袁柏清差点给队长跪下,只好用这个勉强安慰自己。

 

     王杰希最后扫了他们一眼,有点无奈的样子:“都回宿舍吧,早点休息,别跟着方士谦疯太晚。”

 

     三人乖巧的点头,一个比一个迅速的溜出了训练室,留给王杰希三个消失在拐角的背影。

 

     总觉得不太放心啊。王杰希锁上训练室门,散着步准备去看看王小花,并且决定以后还是睡前查一次房吧。

 

     王小花并没有在它的窝里,可能是跑出去玩了。王杰希没太在意,又散步回宿舍了。

 

     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之后很久他都没有看见花花,就好像这只猫那天在他的裤子上印下掌印是为了告别似的。

 

     直到第七赛季都已经打了一个月了,花花才又出现在微草俱乐部的大院儿里。看得出它应该是去体验流浪生活了,但是混的不是太好的样子,原本一身圆滚滚的肉都没了,瘦骨嶙峋的好像只在骨头架子上罩了一层皮毛似的。

 

     微草队员们那叫一个心疼,纷纷拿出猫粮和小鱼干,狠狠让花花饱餐了一顿。

 

     “别学人家去混社会啊,好好当我们微草的吉祥物不好吗?”余老板蹲在旁边给它顺毛,一只小狗在他脚边跑前跑后的,好像想让余老板也揉揉它似的。

 

     花花勾了勾尾巴尖儿,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

 

     ——很显然,没有。

 

     第二天,花花就又不见了。这次它消失的时间更长,两个月以后才轻快的踩着B市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回来了。

 

     看起来花花这次是混成猫王了才回来的,因为它浑身皮毛都油光水滑的,底下的肌肉有力而柔韧,身后还跟着几只猫小弟。

 

     “不愧是我们微草的猫!”余老板称赞道,“第一次混的不好就重新来过,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看看,这不就成猫王啦!”

 

     “嗯,猫王。”方士谦十分赞同,“这不整了个王者归来吗?连猫都预示着我们这个赛季将要再次夺冠王者归来!怎么样,敢不敢再拿个冠军回来?”

 

     “怎么不敢?”袁柏清热血上头,梗着脖子喊道,“我们终将夺冠,我们必将夺冠!”

 

     刘小别简洁的说道,声音里带着强烈的自信和笃定:“只有必将。”

 

     ——“我们必将夺冠!”

 

     伴随着全场微草粉的欢呼叫嚷,王杰希再次从冯主席手中接过冠军奖杯,并把它向着队员们高高举起。

TBC



评论(7)
热度(9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