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1H/王白】丧尸围城(FIN)

 @王all24H企划 

一个王白,冷到北极的CP

OOCBUG私设全都有谢谢

王杰希生快呀!!!




【王白】丧尸围城

 

00

 

     给我一把枪,我能大杀四方。

 

01

 

     对方身上带着好闻的松香味儿。不太浓,只是淡淡的一点尾调,却让人想到冬日凛冽的森林和冰原,锋芒毕露又幽暗深壑。

 

     白庶被这味道撩拨的有点心痒痒,微微向后退开一步,想挣脱对方的怀抱。他不太习惯跟人离的太近,尽管他们中间还隔着一张厚重的盾牌,隐约有血腥味飘上来。

 

     “别动。”对方按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温热的呼吸扑在耳廓,“外面的丧尸还没走干净。”

 

     他们正委屈的窝藏在清洁间里,身边立着扫把和拖布,门外不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和吼声。本来清洁间的味道应该不怎么好闻,但现在,对方身上淡淡的松香味儿完全压住了它们,狭窄的空间里没有一点异味。白庶惊异的发现,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他还能被对方撩拨的心更痒了。

 

     “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白庶轻声提醒,“王队,我们得冲出去杀了它们的首领。”

 

     王杰希的声音很是冷静:“暗杀,我们潜伏出去。还得找到一些武器。”

 

     白庶想到了王不留行的灭绝星辰,而他们身边正好有现成的扫把。不过情况紧张,白庶决定不开这个玩笑了:“我的盾牌和骑士剑是齐全的,你现在缺什么?”

 

     “我现在只有两把三棱刺。”王杰希似乎是叹了口气,“丧尸身上找不到热兵器就算了,连个长兵器都没有。”

 

     扫把绝对算长兵器。白庶看着一把快跟自己一样高的扫把,苦中作乐的想。“队长他们怎么样?”他换了个话题。

 

     “我来之前杨聪正带着我们两个队的其他队员们试图撬开枪械室的大门。”王杰希说道,“如果成功了的话,现在应该在清丧尸吧。”

 

     “那你……”白庶欲言又止。

 

     王杰希仿佛点了读心术这个技能一样,流畅的回答下去:“你走失了,我的单人战斗力最高,所以脱队来找你——本来杨聪想来的,我怕他半路挂了。”他低低的苦笑了一声,“我的长刀都搭在路上了,只剩巴掌长的三棱刺,险些被丧尸咬到。”

 

     白庶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里凛冽的松香,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他们一定能杀了首领活着出去,然后继续坐在电脑前操作自己的角色,向着总冠军的荣耀进发。

 

02

 

     “差不多了。”又过了一会儿,王杰希慢慢松开按住白庶的手,轻声说道,“我们出去。”

 

     他慢慢推开清洁间的门,手里握着三棱刺,保持了一个随时能够发动进攻的姿势。白庶轻手轻脚提着盾牌跟在他身后,提高警惕准备防御任何一道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攻击。

 

     他们在清洁间里待了很久,本来追着他们过来的一大群丧尸现在全都散了,只剩下散兵游勇的两三个还执着的徘徊在走廊上。

 

     王杰希打了个手势,没管白庶看没看的懂,自己就无声而迅速的冲了出去,仿佛每天都在练习杀人搏击术一样,一路疾行中间还用了个Z字抖动,挨个儿把三个丧尸捅了过去,三棱刺精确的扎进后脑,没等这个丧尸倒地他已经捅完了下一个。

 

     都是游戏宅,都是职业选手,他们的差距怎么这么大?白庶目瞪口呆,他算是知道“单人战斗力最高”是个什么概念了,如果告诉对方丧尸首领的精确位置,对方说不定能当一回真正的刺客,直接暗杀一击得手。

 

     明明本职是个魔道学者,杀丧尸的风格却比杨聪的风景杀还刺客,这就是魔术师吗?白庶十分佩服,连忙轻声跟上对方的脚步,生怕跑步的声音大一点会引来更多丧尸。

 

     他们的运气不错,先是在走廊的角落里找到了两把长刀,然后又打探到了丧尸首领的位置。期间险些被一群丧尸围过一次,他们故计重施的跑进另一个房间里躲过了。

 

     “首领在顶楼天台上。”王杰希甩了甩刀上的血迹,口气不怎么好,“我们很难在丧尸的围攻下爬上顶楼,除非给我一架机枪先把场清了。”

 

     白庶一边努力想把自己磕瘪了的盾牌磕回去,一边开了个玩笑:“给我一把枪,我能大杀四方。”

 

     王杰希轻轻笑了一声:“可我们只有冷兵器。刺客的双刀,忍者的三棱刺,再带个骑士的双手套装。”

 

     “从旁边的楼顶狙击它?”白庶比划了一个扔东西的动作,“三棱刺可以当暗器扔。”

 

     “丧尸都在顶楼围着呢,哪栋楼都上不去。”王杰希很是无奈,然后用了不到三秒钟思考,果断下定了结论,“拼一把,我们直接冲上去。”

 

03

 

     杀了丧尸首领,这个区域里的所有丧尸就都会同时死亡。这是之前在一个房间里看到的提示,他们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并且准备强行顶着伤害干掉首领。

 

     然而这并不轻松。王杰希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白庶手里的盾牌也有了要碎裂的趋势。尽管身边倒了一堆丧尸,他们离天台还是差着半层楼梯,前后都堵满丧尸的那种。

 

     丧尸首领就站在天台口看着他们,灰白腐败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反正已经被围住了,白庶干脆喊了起来,顺便给自己壮壮胆儿,“它这是什么表情!吃瓜首领吗?”

 

     “吃人首领。”王杰希的长刀又被丧尸坚硬的脑袋卡住了,他只能拔出三棱刺,狠狠捅了一只正准备给他一个爱的亲吻的丧尸。

 

     “你这么说很可怕啊!”白庶有点抓狂,“说好的救世主一定会击败黑恶势力呢?我怎么感觉我要挂这儿了!”

 

     “还能不能顶住?”王杰希问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撞开一只想从后面偷袭白庶的丧尸,手起刺落顺便还拿它挡了一下攻击。

 

     白庶怎么也不能认怂,挥舞着骑士剑好像开了个十字军审判,稳扎稳打削了一圈儿丧尸,大声喊道:“能!”

 

     “那你扛一会儿。”王杰希平静的说道。然后就见他踩着周围的丧尸尸体纵身而起,飞越过丧尸的头顶,轻盈又敏捷的把丧尸的脑袋当成了踏板,迅速跑过半层楼梯滑入天台,上手就是一刺捅向首领后脑。

 

     白庶险些忘了自己还被丧尸围着,差点就要为这样精彩的表现鼓掌了。

 

     “王队加油!”他大声喊道,一盾牌过去打翻了一片丧尸。同时,他的盾牌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正式寿终正寝,碎成了几块扭曲的金属片。

 

     呃……白庶有点心累,勉强从里面捡出一块大点的碎片,继续拿在手里当盾牌用。

 

     第一刺被躲过,王杰希只能走位诡谲的跟丧尸首领周旋,还得防备其他丧尸对他发动的攻击,半天也没找到一击致命的机会。

 

     就在这时,枪声大作。

 

     他们的队友们来了,带着大量枪支和子弹,丧尸几乎是一排一排的往下倒,很快就只剩下丧尸首领了。

 

     李济和柳非两个枪法最好的神枪手对着丧尸首领瞄准了半天,愣是一发子弹都没敢打出来。

 

     “怎么不打?”白庶有点着急,尽管他自己已经累的摊在丧尸堆里了,但他还是挣扎着想起来去给王杰希搭把手。

 

     李济摇了摇头:“队长动作太快了,我怕打着他。”

 

     杨聪叹了口气,从腰里拔出匕首来:“我们上,近战拖住它吧。”

 

     然而没等他们接近,没有其他丧尸干扰的王杰希就干脆利落的两下捅死了丧尸首领,甩着三棱刺归队了。

 

     “心狠手辣啊王队。”杨聪打趣他,看着眼前的世界被金色覆盖,“我们通关了。”

 

     “全息游戏还挺好玩的。”王杰希拉出系统菜单,点下了退出游戏,“下次再来,我跟白庶配合挺默契的。”

 

04

 

     “不默契就怪了啊你们这对狗男男!”杨聪发出了单身狗的怒吼。

 

     王杰希看他一眼,示威似的给了白庶一个拥抱。

 

     淡淡的松香弥漫开来,让人想到冬日凛冽的森林和冰原,锋芒毕露又幽暗深壑。

 

     白庶被这味道撩拨的有点心痒痒,但这回他没有挣脱开,而是顺应自己心里那只正难受的哼哼着的野兽的意思,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

 

     “明年我生日继续打丧尸怎么样?”王杰希轻轻笑了一声。

 

     白庶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里好闻的松香味儿,点头:“嗯。生日快乐。”

 

     杨聪代表全体队员向这两只脱团狗举起了火把和汽油:“明年我们就不来当灯泡了谢谢。”

 

FIN


评论(4)
热度(22)
  1. Limbo无名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王all糖果屋企划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