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百日喻王-第22天】云涛晓雾(FIN)

参加百日的大家都辛苦啦!

一个世邀赛期间的小日常

OOC预警,BUG有,私设有

以上






【喻王】云涛晓雾

 

00

 

     天边泛起晨光,蓝的高远的天空下笼着一层轻薄的晓雾。

 

     “早上好。”他轻声说道。

 

01

 

     世邀赛期间,喻文州的房间被战术大师们毫不犹豫的占领,每到讨论战术的时候都会自觉过来,五个人围着投影布不断提出意见和争辩对错。

 

     没错,五个人,战术大师四加一组合,带上了战术大师的幻之第五人王杰希。喻文州的房间是唯一有投影设备的,去训练室要下楼,懒得动弹的战术大师们一致决定以后喻文州的房间就是战术准备室了。

 

     喻文州无奈的想抗议,直接被叶修和王杰希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反对无效”堵了回去——他们两个最懒得动弹,要不是自己房间没有投影设备,他们一定会让其他人到他们那里去讨论的,因为这样就连门都不用出了。

 

     喻文州也很无奈啊,他能怎么办呢,只好顺着他们去了。

 

     世邀赛本来就赛程紧,再加上他们面对的都是不太熟悉的外国选手,战术设计就变得更加重要。五位战术大师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聚在一起,为一个操作细节激烈争辩,为出场阵容不断推敲,为场上的战术调整提出无数可能。

 

     还好战术大师中有张新杰的存在,他们的讨论一般会在张新杰睡觉前结束,然后各自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即使这样,他们每个人还是都挂上了黑眼圈。

 

     王杰希的尤为明显。除了讨论战术和日常训练的消耗以外,似乎还有什么问题困扰着他,让他放弃休息持续钻研。

 

     喻文州作为他的男朋友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体贴的没有说什么,而是在讨论完战术,大家纷纷离开的时候给对方倒了一杯温牛奶。“可能会有助于睡眠。”他轻声解释。

 

     “谢谢。”王杰希瘫在沙发上没动,犹豫了一下才补充道,“不过……我乳糖不耐,不太能喝牛奶。”他习惯于在别人离开后与喻文州独处一会儿再走,而在独处的这段时间里,沙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瘫在沙发上绝不移动直到离开。

 

     喻文州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到王杰希身边,讨了个蜻蜓点水般的短促亲吻。“那就早点回去吧。”他提议道,“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晚上的比赛会很辛苦。”

 

     “不,我想再待一会儿。”王杰希身子往下滑了滑,脑袋顺顺当当落在喻文州腿上,“让我枕一下。”他说话的声音轻而低沉,喻文州对此毫无抵抗能力。

 

     “好。”他把手指穿过对方的头发,温柔的按压起来,“最近似乎有什么在困扰着你?”

 

     王杰希从鼻腔里发出一个低沉的“嗯”。

 

     “与比赛有关?”

 

     “大概算是吧。”王杰希显得有些迷茫,手掌搭在额头,挡住天花板上刺眼的灯光。

 

     喻文州没有再问下去。他温柔的用自己的手掌代替对方的,遮在对方眼睛上面,掌心干燥而温暖,挡住灯光后营造出的黑暗让人感到放松和安全。周围很安静,唯一能听到的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或许的确是太累了,王杰希就在这样一片安宁中毫无知觉的睡着了。

 

02

 

     王杰希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但他醒不过来。

 

     聚光灯照在他身上,场馆是多年前皇风租用的那个,大屏幕上显示他应该作为微草的守擂大将上场了,而对手还有一个半人,包括至高三神之一的扫地焚香。

 

     王杰希几乎立刻想起来,这是第三赛季,他的第一场正式比赛,皇风主场迎战微草。而他明明记得自己刚刚还在备战世邀赛的半决赛,跟其他四位战术大师讨论了一下战术,然后不小心在喻文州腿上睡着了。

 

     主持人站在他身边说了几句什么,王杰希没注意,他只是沉默的摩挲着手中银白色的账号卡,看着全场认为皇风擂台必胜而沸腾着、摇着队旗的皇风粉丝们,和客区努力为他加油助威的微草粉。

 

     他记得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会输,认为也许叶秋来打的话期待一下擂台会赢还是可能的。

 

     王杰希走进比赛席,熟练的刷卡登陆。

 

     但魔术师喜欢并且擅长创造奇迹,他相信明天的世邀赛半决赛也是一样。

 

     王不留行轻快的跳上扫把,毫无心计的笔直从中路冲出,在埋伏着的闪存跳出前猛地拉高了视角,几乎条件反射的把一个熔岩烧瓶敲碎在弹药专家的脸上。

 

     这样熟悉的、完全放松的打法让他心旷神怡,后续的连招甚至不用思考,肌肉自己就能帮他打得对手全无反击能力、只好任由他揉圆搓扁。

 

     清扫浮空,扫把从头劈到脚,洒上寒冰粉,啪啪啪啪啪。

 

     在王杰希反应过来的时候,半血的闪存已经下场了,满血的扫地焚香正在公共频道说垃圾话。

 

     “来了。”他简单的回了一句,依然操作王不留行从中路笔直的冲上,自信满满,毫不设防。

 

     这是他最喜欢,最习惯,最舒服的打法,放飞自我,操作灵巧,走位诡谲。王不留行踏着升天阵的蓝光滑行,灭绝星辰在他身后洒下星星点点的细碎光亮。熔岩烧瓶砸头,清扫浮空,同时无意识的用了遮影步的技巧,接着洒上寒冰粉,扫把打在扫地焚香身上,啪啪啪啪啪。

 

     如果在明天的比赛上用魔术师打法呢?擂台赛也许会更有保障,但之后还有团队赛,魔术师打法太过跳脱奇诡,与队友脱节的可能性太大,即使在中国备战的时候他们已经练习过几次与魔术师的配合。

 

     ——指挥是最了解他的喻文州,未必不能试试。有一个声音这样说道。如果不用魔术师打法的话,擂台赛很悬,对手的元素法师对常规打法的预判实在太准,他必须不按常理出牌。

 

     星落!

 

     扫地焚香抓住机会,忽然打出一道星落,想用镰刀把王不留行钉在地上。

 

     哪怕思维沉浸在对明天比赛的思考里,王杰希也没给他这个机会,近乎本能的操作着王不留行轻快滑开,继续对着扫地焚香啪啪啪啪啪。

 

     轻松写意,妙到巅峰,熟悉的感觉仿佛是在他心尖儿上挠了挠,痒痒的厉害。

 

     算了,管他呢,他又不是国家队队长,这又不是微草,他操心团队干嘛?王杰希最后一甩鼠标,把扫把糊在了扫地焚香脸上,清空了对方的最后一丝血。魔术师又怎么了,随便打个一挑二三四五不照样能拿一堆人头分?

 

     伴随着冉冉升起的金色荣耀,王杰希睁开眼睛。

 

03

 

     发现王杰希在自己腿上睡着的时候,喻文州感到了熟悉的无奈。他想把对方叫起来去床上睡,但看见对方眼底的黑眼圈又有点不忍,只好拆了手边的一个抱枕,抖成被子先给对方盖上了。

 

     空调温度定的挺低,不盖点东西怕感冒。喻文州用指尖轻轻点点对方眼底的青黑,怕自己起来又惊醒他,只好往后靠了靠,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索性也先小睡一觉,一会儿再叫醒王杰希去床上睡。

 

     没想到这一闭眼,再睁开就到了早上,还是被手机闹钟吵醒的,摸了半天都没关掉的那种。喻文州醒来的时候还觉得恍惚,怎么自己睡了一觉把自己睡到沙发上来了,还有怎么腿也睡麻了。

 

     好在他很快清醒过来,迅速想起前因后果,低头去看微微皱了眉、好像快醒了的王杰希。

 

     天边泛起晨光,蓝的高远的天空下笼着一层轻薄的晓雾。

 

     喻文州满怀温柔的亲了亲王杰希的唇角,彻底叫醒了对方。

 

     “早上好。”他轻声说道。

 

     “好。”王杰希懒洋洋的回了一句,脸上还带着轻柔的笑意,看起来是做了个好梦。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枕在喻文州腿上睡了一整晚,并且很可能已经压麻了对方,眉毛不由得就扬了起来:“怎么不叫醒我?你这么睡一宿能休息好?”

 

     喻文州给他按了按脖子,没忍住又凑上去亲了一口:“我也睡着了。”

 

     “而且你也刚醒吧?”王杰希动动脑袋,避开某个不太软的东西,“收着点儿,晚上比赛呢。”

 

     “只是正常生理现象,你也有。”喻文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杰希坐起来,拒绝继续跟对方斗嘴:“为你清醒的大脑鼓掌,文州。我回去洗漱了,你继续你正常的生理现象吧。”

 

     “你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比昨天。”喻文州揉着腿站起来,“困扰你的东西解开了?”

 

     “当然。给你预告一下,晚上我可能会放飞自我。”

 

     喻文州笑起来:“那我给你拽着点线。”

 

     王杰希也笑了:“当放风筝呢你?”

 

     “可不是?还是飞的特别浪的一只风筝。”喻文州打趣他,又讨了个蜻蜓点水的亲吻才放过这个梗,让对方回房间洗漱了。

 

04

 

     因为晚上有比赛,所以白天的训练相对轻松一些,王杰希按着自己平时的习惯做完一套日常训练,然后在好友列表里敲了敲楚云秀。

 

     “来一把?”

 

     楚云秀有点意外,但她很快想起晚上的对手,那个预判惊人的元素法师。王杰希是擂台赛的守擂大将,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能遇上这个元素法师,所以现在先练练手很正常了。

 

     但是她的元素法师打法风格什么的跟对手并不相似啊,作用有限吧?楚云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对战邀请。

 

     地图是随机出的“江汀浮渚”,专为世邀赛设计的中国风地图之一,算是一张水图,江上浮着不少木板和草船,可以用来踏脚。两名角色的出生点就在江岸两侧的两艘大船上,中间隔着滔滔江水,但视野开阔,一眼就能看见对岸的对手角色。元素法师的位移能力不强,风城烟雨干脆就站在出生点没有动,视角锁定在王不留行身上,随时准备扬起法杖吟唱。

 

     王不留行则要积极的多,几乎贴地骑上扫把,轻快的在江中错落的落脚点上跳跃飞行,同时注意闪避风城烟雨的视角,让风城烟雨不得不在船上不断移动来拉出视野。快贴近元素法师的攻击范围的时候,王不留行忽然向下一潜,把身影淹没在水中。

 

     楚云秀毫不在意,操作风城烟雨举着法杖就开始有目的的轰炸起这一片水域。从观众视角可以清楚的看到王不留行已经被炸中了好几次,血条正不断下滑。看起来这是一次失误至极的选择,但很快王不留行就从一个谁也想不到的角度冲出,中间还用了一个武器打制的技能瞬间移动,先扔个熔岩烧瓶,然后一扫把糊上了风城烟雨的后脑。

 

     清扫浮空,撒上寒冰粉,遮影步,扫把啪啪啪啪啪。就像第三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一样,魔术师横空出世,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掐着元素法师不擅近战这一点拼命欺负,走位精准的不可思议,比那一场比赛更加技巧精湛、操作熟练,轻松写意,来去自如。

 

     楚云秀几乎有点无奈。她遇到过完全形态的魔术师,但没有哪一次魔术师让她感到这样难缠过,比六七年前的魔术师形态犹有过之,难受的她有一种无论什么操作总能被对方化解的错觉。

 

     最终血条清零的时候,楚云秀直接扔了鼠标。她算是知道了,王杰希找她PK根本不怕她的风格和对手元素法师的不一样,因为王杰希直接就是掐着元素法师的弱点在打比赛,不完全针对,但难以挣脱翻盘,简直输的轻车熟路顺水推舟。

 

     “你无敌了,先给你定个小目标,晚上一挑三吧。”楚云秀摘下耳机,看着王杰希说道,“魔术师准备回来了?”

 

     王杰希轻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喻文州中途切进来观战,现在闻言也笑起来,目光灼灼:“晚上飞上去大闹他们一场怎么样,魔术师先生?”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晚上靠你拽着绳儿呢,看着点儿别放飞了。”

 

     “不会的,”喻文州说道,“放风筝我熟啊,给你拽着。”

 

     楚云秀在旁边听得一脸懵:“怎么就扯到放风筝上了,这什么梗?”

 

     “就是晚上我们准备放个风筝,团队赛。”喻文州笑眯眯的跟她解释,“一会儿得去跟团队赛的成员说一下,做好心理准备。”

 

     楚云秀也笑起来,特别豪气的拍拍王杰希肩膀:“来,魔术师放飞起来。”

 

05

 

     ——“魔术师!绝对的魔术师操作!在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之后,我们终于再次有机会目睹真正的魔术师!”

 

     ——“一挑三!世界邀请赛上的第一个一挑三!魔术师做到了!掰回了中国队擂台赛的劣势!中国队擂台赛获胜!”

 

     ——“团队赛王杰希也会解封魔术师形态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啊,喻文州的指挥完全照顾了王不留行的走位,两位宿敌队长默契十足啊!王杰希真的用了魔术师打法,现在他已经把对手团队核心的元素法师切出去单挑了,敌方的战术布置被破坏了!”

 

     ——“团队赛,中国队获胜!”

 

     喻文州轻轻摘下耳机,隔着玻璃看向身边的王杰希,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看吧,我就说我拽着呢,放心飞。”

 

FIN


评论(10)
热度(207)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