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06)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可能比较长,更新……不太快

大概两周一更,如果有人追更新的话,可以过两周再来看……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

以上





06

 

     房间里骤然安静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王弟顶着王父的死亡射线强行站出来转移话题。

 

     “那个,爸,妈,你们也别太生气,哥向来比我有分寸,之前瞒着你们肯定是有原因的。”王弟打圆场,“而且你们有俩儿子呢,嫂……哥……”他十分纠结用词,“我哥他对象是男人也没关系啊,还有我可以传宗接代什么的——哦,对,下周我可以带女朋友回来吃饭。”

 

     王父和王母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王弟正想再说点什么来调节一下气氛,却被王杰希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肩膀,打断了。

 

     “我很抱歉,向你们隐瞒了这件事。”王杰希用一种轻柔的、略带安抚的语气说道。他没有急着跟两位老人辩解说喻文州有多好,或者说他已经认定了喻文州之类的废话,因为现在说这个只会让父母对喻文州留下更加不好的印象,比如“掰弯了自己儿子的混帐”和“把自己儿子扔在黑子们的攻击中心从头到尾不露面的怂货”。虽然事实并不是这样——要说掰弯,那可能也是他们互相掰的——但架不住父母的主观臆断啊。

 

     王父冷哼了一声,似乎是给了他一个陈述的机会。王杰希心平气和的继续说道:“网上的消息是意外,应该是圈里的哪个粉丝曝光的,闻舟已经去查了。”说到这儿的时候,王杰希看了他弟一眼,王弟——大名王闻舟,名字跟喻文州十分巧合的同音了——在一边点了点头,然后王杰希继续说了下去,“接下来不会有更多对我不利的消息出现了。我原本准备等他退役了再跟您说这件事,但被这条消息抢先了一步。”

 

     “我注意到,”王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慢慢说道,“你似乎对他很是保护,在网上绝口不提他的身份,回家到现在也没有说他的名字。是怕别人——还是我们去找他麻烦?”

 

     “当然不,只是现在正在季后赛的关键阶段,我不想让网上那些人打扰他。”王杰希正色道,“他叫喻文州。”

 

     “我记得这个名字。”王母的态度显得有点冷淡,“你们‘宿敌’战队的队长,抢了你们的一个冠军,对吧?前几年还不对付呢,现在就这么维护上了?”

 

     这不是一个被期待回答的问题,王杰希明智的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姿态看起来坦诚又放松。

 

     但他知道自己在紧张,程度不亚于当初跟喻文州表白的时候,比打总决赛更甚。

 

     “你在紧张。”餐桌上短暂的安静了两秒,正当王杰希压下自己的心理活动准备主动打开话题时,一个声音忽然说道。他看了一眼,发现是他妈妈。

 

     “是的。”王杰希坦然承认,他知道对方一定是看出来了,包括他的父亲可能也有觉察。王母是B市有名的心理学家,主修犯罪心理学,退休之前每天跟一群丧心病狂的犯人打交道,没什么东西能瞒过她的眼睛。而王父是她的同事,一线刑警,多年耳濡目染下来也算是小半个心理学家,同时因为做刑警的缘故,他还精通审讯。

 

     非常不好对付的一对父母。小的时候王闻舟经常闯祸,每次王杰希给他背锅都得仔细推敲好前因后果,再跟王闻舟反复串供,还得两人一演技上线,否则就只有被看出来一个结果,完全不像别人家那样,几句谎话扯过去完事儿。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家庭里磨炼出了王杰希自成一格的性子,正直,敏锐,严谨,果决又耐心,有时坦然到近乎耿直,想法跳跃但逻辑严密,面对比自己小的人总会有种无奈的温柔(被他弟硬磨出来的),还有一身正气凛然的气场,把各种不服的前辈和年轻气盛活泼过头的年轻人镇得服服贴贴,堪称定海神针。

 

     当然,不太明显的君子风度、对一些事情及其洒脱的态度和懒(……)这些特质可能来自于他爷爷——一位旧时代的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

 

     相比之下王闻舟就要活泼的多,面对什么局面都能无视气氛强行聊天,不知道该说他粗神经还是太耿直。比如现在,他一惊一怍的看向了王杰希,口气十分惊讶:“你居然会紧张吗老哥?”

 

     “嗯。”王杰希简短的应了一声,目光没有离开他的父母,仿佛正在等待宣判。

 

     “我清楚,我们现在阻挠你不会起到任何作用,除了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恶化。”王母说道,口气听起来矛盾的强硬又妥协,“但是我仍要说,我不看好你们的感情,也不希望看见我的儿子成为一个千夫所指的同性恋。做父母的,最见不得的就是孩子受委屈,哪怕现在的社会风气已经非常开放,你的微博上也仍然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戳你的脊梁骨。”

 

     “我不期待立刻说服您,但我希望我能得到一次机会。”王杰希冷静的说道,“我——”

 

     王父淡淡的打断了他:“吃饭吧,菜都凉了。你已经是奔三的人了,机会不需要你的父母给你。”

 

     这差不多是冷处理的意思了。可能是因为当年阻止王杰希退学去打职业联赛没成功,所以这次他们换了战术。他们不会阻挠他,不会急着棒打鸳鸯,甚至不会在任何方面干涉他,只是明确的表明反对的态度,然后其他的一切照旧。

 

     无法说服,没处找碴,就像是一颗滑不溜手的煮鸡蛋,梗在喉咙里让人无比郁闷。

 

     王杰希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始思考要不要先试试说服他爷爷,再让爷爷说服他的父母。

 

     然而,很快他就什么都不能思考了,因为王父贯彻落实了他“好好喝两杯”的宣言。三两杯白酒刚刚下肚,王杰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趴倒在了桌面上,险些打翻面前还没动两筷子的米饭和菜。

 

     醉的非常果断。王闻舟近乎惊诧放下酒杯,小心翼翼的确认了一下情况,然后脸上的表情扭曲着变成了鄙视,和王父的表情如出一辄。

 

     “就这酒量,还有得练。”他们两个感慨着碰了一杯,毫无把王杰希搬上床的打算,就在那非常惬意的聊着天喝酒,直到王母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面无表情的把酒瓶子端走:“你们俩也行了。闻舟,把你哥弄到床上去。老王,今天轮到你洗碗,别想装醉逃过去。”

 

     这一醉醉的实在,王杰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了过来,起床的时候又是头疼又是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嘎嘣儿响,像是整个人被拆了重装一遍似的。伴随这熟悉的感受,他几乎立刻明白,这次又是他弟把他拖回床上的。

 

     之前过年的时候他也跟他爸喝过两杯,不省人事以后被他弟拖回房间——都是成年男人,他弟也是半个战五渣宅男,抱不动也扛不起他,只能架着往回拖,在地上墙上磕磕碰碰是常事——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有这样的感受,弄明白是王闻舟干的之后也是哭笑不得,十分心累。

 

     王杰希估摸着上辈子王闻舟怎么也得跟他有个杀身之仇,不然没道理有爹不坑,他偏要坑哥。

 

     好在王闻舟这些年年纪渐大日益成熟,多少比小时候往死里坑他靠谱了很多。俩人一块儿出门去车库开车的时候他弟偷偷摸摸跟他串了口供,还豪情万丈的保证说一定能说服爸妈。

 

     “不过,老哥,”王闻舟突然话锋一转,“那什么,爷爷昨天说让你抽空去吃个饭。”

 

     什么时候爷爷找他不直接找,还要让他弟带话了?王杰希不用脑子想就知道有问题,因此猛然警觉:“你跟爷爷说什么了?”

 

     “哈、哈,没啥,就是爷爷问问你的近况……”王闻舟企图打马虎眼,然而被王杰希那双差异明显的大小眼一瞪,他就像之前不知道多少次那样,直接秒怂了,老老实实交代实情,“爸妈那个态度不肯松口,爷爷上次不是站在你那边了吗,我就跟爷爷说了这次的事儿……”他的声音在王杰希的瞪视下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基本是含在嘴里说完的。

 

     果然还是来坑哥的,王杰希想,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他是有想过把爷爷拉过来变成友军的,但谁也不知道老人对这事儿的接受度怎么样,万一爷爷这回站了爸妈那边,他可不就废了?所以他是准备先小心试探,完了再做决定的。没想到现在王闻舟直接把事儿捅了上去,王杰希差点给气笑了。

 

     虽然很想揍他,但是对方毕竟是好心,王杰希也没法说什么,最后只能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跟爷爷说我过两天去吧。”

 

     王闻舟自知逃过一劫,立马放过这个话题,再次保证一定说服爸妈以后就开车走了。

 

     只留下王杰希一个人站在停车场里茫然的思考他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原本他是习惯性的准备开车回微草的,结果突然想起来他已经辞职了,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直接回家也好像没什么事儿干。

 

     一下子闲的他无所适从,甚至一度想转身上楼再找他爸杀两盘象棋。

 

     不过最终王杰希还是上了车,决定回家看一看比赛视频。路过超市的时候他去买了一大包方便食品,准备接下来几天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在家里追比赛了,顺便还可以打个游戏画个图纸再学个习什么的。

TBC

对我自己拖剧情的能力佩服到不行……

感觉这篇离完结还早……

嗯下两周可能没更新,因为参了好几个圣诞活动要赶稿,当然如果我能提前写完的话可能会有更新哒!

评论(1)
热度(4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