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比比多味豆/王周】比比多味豆(FIN)

 @王all糖果屋企划

字数1W+

HP设定,雷点……我也不知道

祝大家圣诞快乐呀!




【王周】比比多味豆


00


     比比多味豆,每一口都是一次冒险的经历。


01


     周泽楷不安的站在繁忙的站台上,和他的父母一起望着手中车票上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面面相觑。他的猫头鹰在行李箱最上面的笼子里,正不耐烦的拿坚硬的喙啄着笼子,不断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和着火车站大钟秒针向前移动的声音,让人十分焦急。


     原本应该有教授过来指导这位来自麻瓜家庭的新生怎么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教授并没有来。周泽楷一家只好茫然的在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来回寻找,一度怀疑自己被骗了,甚至想打道回府。


     直到周泽楷不经意的往那道墙上一靠。那道看起来厚重坚实的墙壁就好像不存在一样,没有给他丝毫支持力。周泽楷促不及防之下直接摔进了墙里,两只手在空中挥舞着抓住了一片柔软的布料想要稳住身子,但遗憾的是他失败了,手里攥着那布料狠狠躺倒在了地上。


     周泽楷被摔懵了,眼前的景物飞快的模糊又重新清晰。


     他对上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一双差异明显的大小眼正探究的打量着他。


     周泽楷的脸腾的一下红起来。在人前像个小孩子一样摔倒——虽然他也才刚刚十一岁——让他觉得十分窘迫,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松手。”那个人突然说道。


     周泽楷这才发现他拽着的那块布料是眼前这人的巫师袍,连忙更加窘迫的松了手,一时间连自己是谁都快忘了。


     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弯下腰把摔倒在地的小孩儿扶起来,还温柔的拍了拍对方身上的灰。


     “你是霍格沃茨的新生?”他问道。眼前这小孩儿生得很好看,一双漆黑的眼睛明亮又无邪,眼尾因为方才的窘迫略染一点红,面孔精致,脸颊上也有一层薄红,看起来羞涩又委屈,还有点不知所措的茫然。多半就是新生,因为霍格沃茨要是有这样一位学生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周泽楷点了点头。


     “刚刚找到站台吧?车快开了,我送你上去——你的行李呢?”


     “外面。”周泽楷小声说。他向来不爱说话,何况自己的窘迫状况全被眼前这人看了个遍,这让他更不好意思说话了。虽然这人看起来也就比他大个两三岁的样子,但周身的气场极其沉稳,不由自主让他想到了小学里那些四平八稳踱着方步的教导主任,条件反射就想立正站好了。


     好在周父周母及时撞进站台来,给他解了围。


     行李被周父一个人送上了车,周母负责安慰儿子和感谢那位少年,还十分豪迈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应该做的。”那少年骤然被一位美人拥抱,脸上飞起红云还要强行保持镇定,“列车快开了,我们先上去了,路上我会照顾他的。”当然,太热情也让人吃不消,脱身也是必要的。


     “那我们家周泽楷就先拜托你了!”周母把人送上车,还恋恋不舍的在窗外挥手。


     周泽楷脸又红了,攥着衣角不肯抬头。被母亲当做小孩子一样对待,也让他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自认为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那人说要照顾就真的是照顾,简直无微不至。列车上空隔间不多,那人就一只手牵着周泽楷,护着他不被别人挤到,另一只手用魔杖飘浮了两个人的行李,一节列车一节列车的找过去。等到了隔间里,又稳妥的放好行李,问他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周泽楷摇了摇头,安静的坐在座位上,似乎有意于扮演一只赏心悦目的花瓶。但是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坐在隔间里面面相觑实在有些尴尬,于是周泽楷试图跟对方聊聊天。


     “谢谢,嗯……你是……?”他小声问道。


     “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那人轻轻笑了一下,“王杰希,斯莱特林三年级学生。你叫周泽楷,对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安静了一会儿,突然又犹豫的开了口:“斯莱特林?”


     王杰希把魔杖插回长袍口袋里,耐心给他介绍:“霍格沃茨四个学院之一,另外三个是格兰芬多,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不过因为一些历史遗留原因,我们学院的风评不太好。”


     周泽楷眨眨眼睛:“可是你很好。”


     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拍拍小孩儿毛茸茸的脑袋。“谢谢夸奖。”他一边这么说,一边在自己的箱子里翻了翻,最后拿出了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盒子,打开放到周泽楷面前。


     平淡无奇的盒子里面,一颗颗五颜六色的糖豆安静的躺在那里,阳光在上面跳跃,仿佛装满整个世界的宝藏。


     看起来很普通,但跟他平常见过的糖豆并不一样,就好像带着魔法,每一颗糖豆都在诱惑着他去尝一尝。周泽楷的眼睛里带着新奇的神色,忍不住想要尝试,但良好的家教阻止了他。他微微歪了歪脑袋,做出一个询问的表情。


     “这是比比多味豆。每一颗都是不同的口味,吃的时候得谨慎点儿,因为有些味道……可能会很奇怪。”王杰希给他介绍,又把盒子往过去推了点,以便他伸手就够到,“其实巧克力蛙应该会更吸引你一点儿,不过我没有带,一会儿售货员过来了再给你买吧。”


     周泽楷无暇思索“巧克力蛙”是什么东西,因为他已经挑了一颗青绿色的比比多味豆放进嘴里,立刻眼睛都亮了。好像是苹果味儿的,但里面又夹杂着一丝刚剃过的青草香气和甜丝丝的花香,十分清新,仿佛置身于修剪整齐的草坪上,身边草叶都挂着露珠,空气里弥漫着湿润的草木香。


     像是眼前的这个人,稳重沉郁,却又温柔独特。他坐在他面前,神色温和,阳光的亲吻落在修长漂亮的手指上,好像在那上面涂了一层金黄色的枫糖浆。他肩背的线条利落又挺直,仿佛将要在层层叠叠的草木香气中抽条拔节,一冲云霄。


     这好像是魔法,周泽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那种清新的、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里了。他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糖盒,小心翼翼挑出所有青绿色的糖豆,微微眯起眼睛笑了。


     那是一种心满意足的表情,可爱的像个小孩子——虽然他的确是。王杰希没忍住,又揉了一把他手感奇好的、毛茸茸的头发。


     不过王杰希忘了告诉他,那一把青绿色的豆子每一颗味道都不一样。


     因此,当周泽楷毫无戒心的把另一颗比比多味豆扔进嘴里之后,他的眼圈儿立刻就红了。


     “芥末。”他眼泪汪汪的小声说,把咬成几块儿的糖豆吐在了垃圾桶里。


     “……每一颗都是不同的味道。”王杰希强行安慰他,“要不换一颗?”


     这回周泽楷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挑出了一颗浅红色的。


     “……糖醋里脊?”周泽楷怀疑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否则他怎么会在糖果中吃到这种味道。


     王杰希:“……这个好像是加入中国元素的限定版比比多味豆,据说有一百二十道大菜、三百七十二道点心的口味,专供吃不习惯西式菜色的巫师享用——试试浅粉色的那颗?”


     “桂花糕。”浓郁的香味儿和浅浅的甜味儿融化在舌尖,周泽楷再次满足的眯起眼睛,很容易就忘记了之前芥末口味的教训,充满好奇的一颗一颗尝了下去,从刚上车一直吃到级长过来通知该换长袍了,似乎是想在火车上吃完这盒比比多味豆。


     “哎,都是你的,一次别吃太多,小心牙疼。”王杰希看着一边换衣服一边还要挑一颗比比多味豆的周泽楷,感到十分无奈,只好抽出魔杖敲了敲糖盒。那盒子就自己盖上了盖子,一条深绿色带银纹的缎带从杖尖冒出来,在上面打了个精致的结,然后乖巧的不动了。


     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列车正在渐渐减速,发出长长的鸣声之后慢慢停下。外边的站台上亮起一盏灯,然后是无数盏,顺着火车一直延伸到尽头。透过那些灯火,能看见一座古老高大的城堡,在夜色里矗立成一道漆黑的剪影,庄严又神秘。


     “就当是祝贺你进入霍格沃茨的礼物了。”王杰希把那个看起来精致了很多的糖盒递给他,声音里带着笑意,轻松又愉悦,里面还含着某种温柔的东西,期待、祝福或者别的什么,“欢迎来到魔法世界,周泽楷。”


     在沉郁又轻隽的草木香里,他逆着灯火站在站台之上,微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来,就好像新世界的引路人,将要为他展现无数奇妙的瑰丽景色。


02


     周泽楷记得王杰希说他们学院“风评不太好”,但他没想到会不好到了这种程度。他被分到了赫奇帕奇,一年级刚开学的时候还好,等到圣诞节他给王杰希送了圣诞礼物以后,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疏远了他,甚至偶尔看过来的眼神里都带着厌恶。


     整个学校似乎自动裂成了两部分,斯莱特林们冷漠的对待一切,剩下的三个学院一起仇视斯莱特林。周泽楷是麻瓜家庭出身,这时候十分茫然,只知道王杰希好像跟他说过是因为什么“历史遗留原因”,也不知道怎么问别人,只好每天下课之后泡在图书馆里,试图在书中找到结果。


     后来他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读到了一段简洁的,客观的,但令人心惊的文字。十几年前的那场劫难造成的伤害刻在每一位受害者的心上,他的同学们用那样的态度对待斯莱特林也不奇怪了。


     但让他不能理解的是,斯莱特林明明不是每个人都是坏人啊。周泽楷从长袍口袋里摸出那个糖盒,挑了一颗浅蓝色的比比多味豆扔进嘴里。


     ——比如王杰希,那是他进入霍格沃茨以来,对他最友善的人了。


     冰凉的薄荷味儿在舌尖化开,周泽楷把手里的大部头塞回书架上,决定去找一间空教室写作业,因为不管是待在图书馆还是公共休息室里,都会有许多人用一种“看,那就是那个亲斯莱特林派的叛徒”的眼神看着他。


     他本来就不擅长与人交往,别人再怎么不友好的对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更何况他根本没错——于是干脆不再理会那些冷眼,安安心心学习去了。


     说起来,他也有段时间没见过王杰希了。周泽楷想,一边寻找一间合适的空教室。斯莱特林们除了上课吃饭之外一般不会出地窖,顶多就是偶尔去一去图书馆,他们不同年级课表又不会重合,除非主动去找,否则巧遇基本没有可能。


     所以可以想象,当周泽楷用一个“阿拉霍洞开”打开一扇教室门,看见王杰希正在里面搅拌坩埚的时候有多么惊讶了。


     王杰希原本听见门响,拿了魔杖正准备驱赶来人,结果看见门口的人是周泽楷,到嘴边的咒语就被硬是咽了下去,改成了一句“下午好”。


     “……下午好。”周泽楷有点犹豫,想进去又怕打扰到对方。好在王杰希足够了解他,招招手让他进来,然后用了一个复杂的咒语锁上门。


     “是来写作业的吗?”王杰希注意到对方背着的书包,一边小心翼翼往坩埚里面加入一些银色的粉末,一边问了一句。


     周泽楷点了点头,把他那个巨大又沉重的书包扔在旁边的桌子上,好奇的凑过去看那一锅魔药——加入那些粉末之后变成了亮晶晶的艳蓝色,看起来就觉得有毒。


     “哎,你得离远点,”王杰希连忙阻止,“魔药这会儿还不稳定,我怕万一爆炸了护不住你。”


     周泽楷吓了一跳,谨慎的往后退了几步。


     紧接着,就好像王杰希突然有了言灵能力一样,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那坩埚猛地炸裂开来,里面的液体四处飞溅,落到哪儿哪儿就被悄无声息的腐蚀掉了。


     王杰希瞳孔一缩,迅速给了那边的周泽楷一个“盔甲护身”,自己则往旁边一跳躲避着那些飞溅的液体,颇有些手忙脚乱。


     好好一间空教室,瞬间成了战后废墟。爆炸中心除了几片残留的坩埚碎片之外什么也没剩下,被腐蚀的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杂乱的分布在半径五米左右的地方,周泽楷的书包都险些被液体溅到。


     “没事吧?”王杰希挥魔杖随意的收拾了一下残局,从远离爆炸中心的教室门口飘浮了两套桌椅过来,很放松的就坐下了,看起来一点也不心疼刚才爆炸了的那锅魔药,反而更关心周泽楷有没有受伤。“过来我看一下。”他说道,还顺手把对方的书包飘浮到了桌子上。


     因为铁甲咒来的及时,所以周泽楷身上并没有受什么伤,反而是王杰希,躲避的时候只顾躲开飞溅的液体了,后颈上被炸裂的坩埚碎片划了一道口子。


     好在不严重,王杰希甚至懒得用一个治疗咒,就撑着脑袋坐在旁边看周泽楷写作业,在对方论文出错,或者写不下去准备翻课本的时候出言指点。


     “复方汤剂的主要材料是非洲树蛇皮,不是非洲树蛙皮。”


     “幼年曼德拉草的叫声还不致命,只不过是昏睡罢了。”


     “施咒动作应该是一挥一抖,这样有助于魔力的流动。”


     “你的变形术学的很好啊,这个观点很有意思,等等我试一下。”


     “驱逐摄魂怪的咒语是守护神咒,而目前还没有发现能够杀死摄魂怪的咒语。”


     虽然早就听说王杰希是全校闻名的学霸,但直到今天,周泽楷才有了真正的认识。几乎每一门课,王杰希都能信手拈来的发表意见,感觉甚至要比教授们更加博学。周泽楷自从进入霍格沃茨以来,就没这么快写完过作业。


     除了魔法史,因为王杰希表示魔法史他不是很擅长,就不误人子弟了。


     “……明天,还来吗?”临走的时候,周泽楷犹豫的问了一句。他觉得和对方待在一块儿很开心,但又怕自己打扰了对方的魔药实验,因此很是纠结。


     王杰希愣了一下,又很快笑起来:“我这几天都在这儿,你想来就来。”他知道周泽楷因为跟斯莱特林——其实也就是他自己——走得近所以被排挤的事儿,也远离过对方一段时间,想让对方顺其自然的重新被接纳,但一天天看着这小孩儿独自一人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课、去图书馆,他有些不忍,索性放弃了原本的态度,自己直接暗地里护着这孩子了。


     其他三个学院对斯莱特林的偏见由来已久,他不可能放任这些偏见毁了对方的学院生活。


     于是他们在这间空教室里度过了许多个安然的午后和傍晚。王杰希在教室后方重新架起坩埚,周泽楷则安安静静的坐在前面写一写作业,或者读一些大部头的巨著。熬煮魔药时那些螺旋上升的银白色蒸气里常常带着清苦的味道,偶尔夹一丝草木香气,仿佛无色透明的空气都被染上了一抹淡淡的青,氤氲进古旧石壁的每一道缝隙里。


     周泽楷想,他喜欢这种感觉。


     像是他吃到的第一颗比比多味豆一样,带着恰到好处的甜味儿,平和而令人安心。


03


     有了高年级学霸的指点,三年级的时候,周泽楷第一次荣登年级第一的宝座,然后就再没下来过。


     他渐渐被自己学院的学生们接受,情人节的时候还有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给他送上礼物。就好像之前的冷眼和排挤从未存在一样,他甚至一下子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在被邀请加入魁地奇队、作为找球手成功战胜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之后,他的人气更是不断攀升,隐隐要比格兰芬多的传奇学长叶修更胜一筹。


     也因为他与斯莱特林的头儿王杰希私交甚密,沉固了多年的学院偏见似乎同样在渐渐消融,几所学院的头儿甚至常常坐在一块谈天说地了。


     “原本老王可不参加这种活动。”叶修没个正形的靠在椅子背上,给赫奇帕奇的新任头儿周泽楷普及知识,“你前面那位学长是个坚定的‘斯莱特林没好人’论的支持者,老王那心气儿多高啊,干脆一面不露,一天到晚的泡在魔药上,就跟魔药是他的老相好似的——”


     王杰希淡定:“不去做魔药,难道我还特意花时间过来惯着他吗?”他不知从哪拿出来几颗五颜六色的糖豆,随意的放在周泽楷面前。


     “啧,听听。”叶修嘘他,“小周来了你也就愿意来啦,还有这比比多味豆——哎,认识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你给我和文州带过哪怕一颗?”


     “把你肚子里的魔药吐出来再说话。”王杰希简单粗暴的打断了他。


     拉文克劳的头儿喻文州坐在一边撑着脑袋的看两人互怼,丝毫不在意自己躺了枪,还笑着去跟周泽楷搭话:“小周喜欢比比多味豆?”


     周泽楷嚼着一颗荷包蛋味儿的糖果,点了点头。然后他跟才反应过来叶修话里的弦外之音一样,脸颊上渐渐笼了一层薄红。


     其实他好像更喜欢的是那个给他带糖豆儿的人。但那感觉朦朦胧胧的,他还没有觉察出什么。


     喻文州有些惊奇的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很有意思。他很快掩去了眼里的惊讶神色,从容的换了个话题。


     等到几人分头行动,各回各学院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拦下了周泽楷。


     “明天是霍格莫德日,想一起去吗?”


     周泽楷还没闹明白自己那点小心思,就被王杰希主动约他的巨大惊喜砸懵了头,高高兴兴的答应下来了。


     十二月的天气冷的吓人,雪屑纷纷扬扬从天空飘下来,落在街角常青的圣诞树上。霍格莫德已经隐隐笼上了节日的气氛。小店里挂上了冬青木的花环和金色的铃铛,圣诞树上也挂满拐杖形状的鲜艳糖果,还有翅膀闪闪发光的小精灵在燃起壁炉的温暖房间里飞来飞去,每当有客人推门进入时,就轻盈的在他们头顶洒下一把庆祝的金粉。


     这样的天气没有人想在外边乱逛。三把扫帚里人满为患,就连一向冷清的猪头酒吧也挤满了想要一杯黄油啤酒暖暖手的学生们,连个能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冷吗?”王杰希用带着柔软龙皮手套的手轻轻拍掉了周泽楷肩头的雪花。他修长的手指被裹在那漆黑的皮革里,显得单薄又纤细,每一个指节的动作都好像映在洁白的积雪上,对比鲜明,却十分好看。


     周泽楷把斗篷拉的更紧,在风雪中哆嗦着点了点头。他天生畏寒,每到冬天都恨不能长在房间里,不把自己捂成个球绝不出门。今天早上出门前看到外边在下雪,他还特意给自己多施了几个温暖咒,没想到那风实在吹的紧,温暖咒也顶不了什么用处。


     从霍格沃茨城堡出来走到霍格莫德的不长距离里,他的脸颊就被冻的显出了一种类似玉制的青白色,狭长的眼尾染着一抹风吹出来的红。身上里三层外三层裹着长袍和斗篷,却还是冷的发抖。


     王杰希有点心疼。他一句话也没说,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硬给对方披上,细细给他系好兜帽,又抽出魔杖施了两个加强版的温暖咒。


     “店里都是人,也没法挤进去让你暖暖身子。”王杰希皱着眉扫了一圈,身上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滚着银边的袍角划出凌利的曲线,看起来十分单薄的样子。但他依然站得笔直,就好像感觉不到冷一样。“想去对角巷吗?”他问道。


     周泽楷当然没意见。于是王杰希伸出一支手臂让他搭上,然后原地旋转起来,伴随着夹在凛冽风中的“啪”的一声轻响,他们幻影移形了。


     落点是魁地奇精品店的门前。可能是地域差异,对角巷虽然也下着小雪,但整体要暖和的多,也没有能把人吹的踉踉跄跄的寒风。


     魁地奇精品店的橱窗里摆着几把制作精美的飞天扫帚,两人都是各自学院的魁地奇队队长,此时目光都落在那上面,紧接着极其默契的同时迈步,果断走了进去。


     两名店员迎了上来,周泽楷高高兴兴的跟着其中一个去看飞天扫帚的保养设备了。王杰希有点无奈的看见他走到里间挑选着一款白蜡涂漆,自己则在店里随便看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柜台前面。


     “昨天你们给我发了猫头鹰,说我定制的飞天扫帚到了。”王杰希轻声说,他从长袍口袋里找出一张类似单据的东西,放在店主面前,“我来看一下成品。”


     店主仔细的看了看那份单据,表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哦,是的,王先生,它昨天刚刚被送到店里来——一把国际顶尖水平的扫把,独一无二,我从没见过比它更好的飞天扫帚!”他狂热的扔下单据,从最高的架子上取下一个棕色的长条包裹,小心翼翼的放在年轻的主顾面前。


     王杰希抽出魔杖点了点那个包裹,一把漂亮的飞天扫帚就从里面跳了出来。


     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那扫把通体火红,线条流畅,每一枝都被修剪的整整齐齐,还隐隐泛出一丝烈火的气息。轻盈,勇猛,迅捷,被施加了足够多的保护咒语,的确是一把顶尖的扫帚。


     看了一会儿,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王杰希突然伸手握住那扫把,凑近鼻端闻了一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天才的创意,他们竟然想到用赤杨染色。”他看到扫把的柄上刻着精致的“荒火”两个字,又赞叹一句,“好名字。”


     接着王杰希放下扫把看向店主,像是怕别人发现一样的压低了声音:“我需要你们圣诞节的时候把它送到一个地方,再带上全套的保养设备——我上次来要的那种,最好的——换个漂亮点儿的包装。”


     他在店主递过来的单子上填了一个地址,又从他好像施了无痕伸展咒的长袍口袋里抓出来几把金加隆,极其随便的扔在柜台上:“数数,应该够了。要圣诞节一早就送到。”


     “需要贺卡吗?”店主心花怒放的数着钱,殷勤的问道。


     “不用。”王杰希拒绝,想了想,又改了主意,“算了,帮我在里面夹一张贺卡吧。”他挑了一方青色的洒金笺,在上面简单的写了几个字,折好,最后用魔杖点了点,念了个咒语。


     希望这会是一个合格的圣诞惊喜,王杰希想。他看着店主收好那张贺卡和飞天扫帚,重新把魔杖插回口袋里,走到里间去找周泽楷了。


      周泽楷刚刚挑好一支白蜡涂漆,正在翻口袋查看带的钱够不够买下它。王杰希看了一眼那支涂漆,越过对方的脑袋从高处拿了同一个牌子的另一支下来,然后扔给一旁的店员几枚金加隆。


     “两份的钱。”王杰希对店员简单的说道,转回头来拍拍周泽楷的脑袋,“行了,别翻啦。我正好也要买,一块儿付了。”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确实没有带够钱。“谢谢。”他小声说,“一会儿……请你吃东西。”


     王杰希轻轻笑了一声:“那不如陪我去一趟魔药材料店。”


     周泽楷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们在对角巷整整逛了一个下午。王杰希买了一大堆周泽楷闻所未闻的药材,让老板给他猫头鹰到霍格沃茨去。还有零零碎碎的其他东西,几本新书,羽毛笔和羊皮纸,一种掺了炼金材料的墨水,和几包比比多味豆。


     除了比比多味豆是周泽楷拿着以外,这些东西都被王杰希简单粗暴的塞进了自己的长袍口袋里。现在周泽楷是真的确定,那口袋的确被施了无痕伸展咒,而且还得是加强版的,不然没道理那么多东西都能装进去。


04


     因为父母带着他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一起出去旅游了,所以今年的圣诞假期周泽楷选择留校度过。


     回家的学生们都乘着特快走了,古堡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大礼堂里的四张长桌被收了起来,换成一张大大的圆桌,能坐下十五六个人的样子——差不多就是所有留校的教授和学生的总人数,其中教授占了大多数。


     王杰希也选择了留校,因为他说他还有几副精密的魔药需要配制,雇主定下的死线就在圣诞节后,如果不留校制作的话恐怕会逾期。


     “学校安全一点。”王杰希淡定的用魔杖搅拌着坩埚里浅绿色的液体,“万一把自己家的房子炸了,我可能就得付出整整一个圣诞假期的时间来修理房子。坩埚和魔药材料会被锁进地牢里,我一个假期也别想碰到它们。”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手里的羽毛笔在他的魔药论文上滴下一滴大大的墨汁。


     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床脚的圣诞树下一大早就堆满了礼物,周泽楷把它们放整齐,然后从最小的一件开始拆起,就好像惊喜也会随着礼物的体积越来越大似的。


     还真的是这样。当他拆开最后一件礼物——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跟他差不多高,很是沉重——时,巨大的惊喜直接砸中了他。


     那里面有一整套飞天扫帚的保养工具,光剪刀就有四五把,另外有一个小箱子里放了他喜欢的那个牌子的全套白蜡涂漆和一套魁地奇保护设备——最上面还有一个细长条的棕色盒子,不等他拆开包装,里面的东西就自己跳了出来。


     一把飞天扫帚。


     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通体火红,每一根枝子都修剪的整整齐齐,柄上刻着“荒火”两个精致的小字。单单悬浮在空中,就能感受到它的轻盈,猛烈和迅捷,周身缠绕的魔力强大而内敛,仿佛隐隐散发着烈火的气息。


     国际顶尖水平的扫帚,个人定制,独一无二——


     一张纸忽然从包装里跳了出来。这张精致的洒金笺在空中自己舒展开来,一蓬闪闪发亮的金粉在空气里拼出几个简洁的大字,然后“噗”的一声炸成了一把绚丽的烟火。


     ——“给周泽楷。”


     ——“圣诞快乐。”


     ——“王杰希。”


     三朵烟花快活的从空中慢慢飘落,信纸自己折叠好,又重新落回了那个巨大的包装上。


     周泽楷抱着扫帚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转身就往门外跑。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特别想看见王杰希。


     他的心里盈满了兴奋和感动,而这些东西都是王杰希带给他的,这让他隐隐有流泪的冲动,或者干脆冲上去抱着王杰希不撒手。


     他很少有这样奔跑的时候,但他现在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语言的表达本就苍白无力,更何况他还不擅言辞。


     斯莱特林留校的只有王杰希一个人,周泽楷就直接冲进了对方的宿舍,一头撞进王杰希怀里,抱着他的腰怎么都不肯放开。


     火红色的飞天扫帚静静悬浮在一旁。王杰希脸上的表情由茫然渐渐变到了然,然后他抬起手揉了一把怀里的脑袋。


     “怎么了?不喜欢吗?”他明知故问,声音里含着笑意。


     怀里的脑袋重重摇了两下,却怎么也不肯抬起来。


     王杰希好脾气的任由他抱着,直到周泽楷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上闷闷的说了一声“谢谢”,他才有点儿无奈似的推开他,用指腹蹭掉了挂在对方眼角的一滴泪花。


     “多大点事儿啊,哭什么。”他轻声说道。


     周泽楷看着他,被泪水洗净的瞳仁黑白分明,仿佛直直看进他的心底里:“高兴。”


     五年级的少年站在他面前,印在记忆里的稚嫩精致的面庞已然拉出俊美的弧度,身高也抽条儿似的拔高,身量也显出一种少年人特有的清瘦来。


     许多年前狼狈的摔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孩子已经在这所古堡里渐渐长大,足够优秀。到了现在,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宁静的感受,周身的气场自信又柔和。


     却一样腼腆,一样不爱说话,像小时候。


     王杰希的心里柔软下来。他从桌子上的糖盒里挑了一颗橘黄色的比比多味豆扔给对方,然后在几本书里面翻了翻,拿出一张允许使用魁地奇球场的批条来。


     “虽然你应该已经看见了,不过我还是在说一遍吧。圣诞快乐,周泽楷。”他笑着说,把批条递给对方,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飞天扫帚,通体银蓝色的定制款飞天扫帚“灭绝星辰”在他的掌心里兴奋的颤动,“我想你会喜欢这个——先去吃点东西吧。”


     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找球手,周泽楷又新换了扫帚需要适应,所以一开始只用了金色飞贼来比赛。后来为了丰富内容,他们又加了游走球进去。一人找球,另一个人临时客串击球手,拿着巨大的木棍打击游走球来给对方制造阻碍。


     天气晴朗,明净的天空蓝的像勿忘我花,高空冰冷的空气带着冬日冰原的凛冽松香沁入肺腑。


     吹过脸颊的风是寒冷的,但他们的血液在沸腾,烧的心尖儿滚烫。


     看台上没有一位观众,他们却仍然全情投入,在除了彼此之外空无一人的魁地奇球场里恣意的、专注的高速飞行,躲避横冲直撞的游走球,追逐那枚小小的、轻盈的、灵活的金色小球。


     他们飞了整整一天。直到天色渐暗,他们才降落到地面,筋疲力竭的并排躺在冻硬了的草地上,飞天扫帚放在一边。


     “温暖如春。”王杰希轻声念道,一股暖流就从他魔杖点到的地方冒出来,接着走遍全身。他又念了一串复杂的咒语,变出一朵装在玻璃瓶里的铃蓝色火焰,递给周泽楷让他拿着暖手。


     夕阳的余晖尚未散尽,漫天的星河就已铺展开来,近处的横亘在眼前,远处的则蔓延到无边广阔的地平线外,显出一种不同于魔法制造的震撼美感。


     “再躺一会儿就回城堡吧,”王杰希轻声说道,像是怕惊起风声,“太晚回去的话可能会赶不上圣诞晚宴。”


     周泽楷看着那道星河,应了一声:“好。”


     “我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仰望星空,才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王杰希突然感慨。他伸着手,好像正用手指丈量天空。


     “是呀。”周泽楷赞同他。


     王杰希笑了一声:“不过仰望星空的时候,我还能看出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他们一起笑起来,轻松而愉悦。


     他们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周泽楷抱着那瓶温暖的火焰,感觉到熨帖的热度一路从指尖流到心口。他微微偏过头去看王杰希,目光滑过对方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和锋利的唇线,最终停在那双漆黑的、含着笑意的眼睛里。


     “王杰希。”他叹息似的叫出这个名字,眼神撞上对方的,柔软的仿佛一卷丝线,细细密密缠绕上去。


     “我喜欢你。”


     王杰希愣住了。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把一颗从口袋里翻出来的比比多味豆放进对方手心里,眼底柔和的笑意并未散去。


     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在犹豫,又似乎难以自控。


     周泽楷含住了那颗糖豆,清甜湿润的草木香在舌尖融化,让人想到刚刚修剪过的草坪、林间层层叠叠的各类草木和秋天的金黄色枫糖浆,苦涩中夹一丝淡淡的甜,沉郁又清新,压抑而放纵。


     跟许多年前他第一次登上霍格沃茨特快时吃到的那颗比比多味豆一样的味道。


     周泽楷突然就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翻身撑在王杰希上方,低下头就去亲吻对方那双薄薄的、线条锋利的嘴唇。


     没有推拒。对方甚至伸出手按着他的后颈来加深这个吻。


     那双含着笑意的漆黑眼睛里倒映着漫天星河,还有他的样子。


     王杰希微微勾起唇角。他尝到了对方舌尖上清甜的草木香味儿。


05


     圣诞快乐。


FIN


评论(8)
热度(13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