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07)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可能比较长,更新……不太快

大概两周一更,如果有人追更新的话,可以过两周再来看……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

以上





07

 

     季后赛进行的如火如荼,激烈非常。四强的结果很快出来了,半决赛第一场将由微草对阵三零一战队,第二场则是蓝雨对霸图,分别打过两场以后两边的胜者进入总决赛。

 

     自从第十赛季白庶转入之后,三零一战队就开始了崛起之路,上个赛季新出道一名魔剑士选手以后,三零一的实力更是大增,险些就打进了总决赛。到了这个赛季,三零一挺进半决赛的姿态只能让人想到一个“稳”字,实在是个棘手的对手。

 

     晚上的比赛是微草客场,王杰希原本追了电视转播,结果擂台赛还没看完就被三分钟内明里暗里给微草唱衰二十八次的特约解说左宸锐气的不行,一度想打电话问问联盟这解说是怎么约的人。

 

     虽然解说战术的水平的确有所提高,但这么放任他黑下去恐怕不到比赛结束,愤怒的微草粉就能爆破左宸锐的和联盟官方的微博。

 

     ——要是这场微草真的输了,可能会有狂热粉丝半夜去砸左宸锐家的窗户吧?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开了脑洞,由被砸碎的窗户想到了一种冰裂纹的瓷器,又想到如果戒指上打出冰裂花纹……还是算了,那样打的话看起来有点像王不留行手上的戒指“冰痕之握”,搞不好会有人以为这是游戏周边。

 

     不过其实现在知道这件装备的人应该不多了,高英杰接过王不留行以后,王不留行的装备就有部分变动,披风重新打了属性,徽章和鞋子换了技术部新搞出来的带特别属性的高端货。

 

     现在王不留行带的戒指“纯净苍穹”还是王杰希进入技术部以后亲自画了图纸、定下材料以后打出来的。其他更换的装备王杰希也多少出了些力,毕竟他是最了解王不留行和高英杰的人,对装备需要什么属性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已经一点点的亲手抹去了他在王不留行身上留下的痕迹。

 

     一晃神儿的功夫,擂台赛就已经打完了,高英杰守擂成功,微草五比四暂时领先。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趁比赛间隙去书房拿图纸,给戒指的花纹加一个冰裂纹的选项,结果决心下了二十分钟也没离开松软舒适的沙发座位。一直等到团队赛开始,他一看队员们都开始进场了,就干脆的放弃了这个想法,决定先看比赛,图纸晚上再说。

 

     微草的团队赛首发阵容是这个赛季用熟了的那套,高英杰许斌刘小别袁柏清肖云,第六人倒是从周烨柏换成了柳非。职业组成很具有攻击性,袁柏清也用了牧师冬虫夏草的账号,看得出是准备强攻。

 

     事实也的确如此。微草一上来就打得非常积极,好像根本不顾自己打得是不是集火目标,也没什么战术意图,捉住一个人就是一通猛揍,看起来毫无章法。结果三零一密不透风的防御还真给他们硬是打穿了,全场观众包括解说都看得稀里糊涂,感觉好像微草就是没有门道的一阵乱打,然后这莫名其妙的一通乱拳就打死了老师傅。

 

     解说吱吱唔唔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左宸锐当场被打脸还要硬挺着给微草的下场比赛唱衰。王杰希吹着空调吃了口西瓜,京瘫在沙发上乐的不行。

 

     正好方士谦来了电话,他接起来的时候还没忍住笑。“哎,英杰怎么想出这打法的啊?太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了,我看见解说的表情就想笑。”王杰希感慨着,“不过他们这乱打卡节奏卡的真准,防守也特别到位,从头到尾没给对面一点机会。”

 

     方士谦在电话那头也笑了起来:“那是,负责防守的可是我治疗之神的徒弟。哎,对,许斌今天明明都积极抢攻了,那个辣鸡解说还非说他在保持防守姿态,还感慨说柏清今天的进攻性很强啊什么的,我都要笑死了。”

 

     “可不是吗,解说太气人,我静音看的。”王杰希说道。

 

     方士谦问道:“哎,我说你看这战术不眼熟吗老王?”

 

     王杰希想了想:“嗯?第十赛季季后赛,兴欣打蓝雨那场?”

 

     “屁,这不是你第七赛季有场友谊赛打嘉世的时候掏出来的战术吗,乱七八糟一通打,丢人我都想放生你们。”方士谦翻了个没人看到的白眼,“人英杰之前特意要了这场比赛的视频研究去了,现在拿出来是不是用的比你好啊?”

 

     王杰希惊讶了一下,但很快淡定的笑了笑:“那场比赛我都快没印象了。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很欣慰。”

 

     他已经离开舞台中央,但比赛场上的每一个细节仍然在体现着他对这支队伍的影响。队风、战术、队伍气质……并且这些影响将会继续流传下去,就好像他从未远离过这个舞台似的。

 

     就好像他的荣耀永不散场。

 

     王杰希跟方士谦在电话里从比赛出发东拉西扯聊了半天,到最后方士谦才说到了正题。“哪天有时间,来陪我挑戒指。”他说,用一种命令的口吻来掩盖那一点点不好意思,“我要求婚了,伴郎你当不当?”

 

     “成。”王杰希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明天上午我得去我爷爷家,下午应该有时间,再联系。”

 

     好说是方士谦的终身大事,他帮忙是应该的。但一想起来明天早上还要去爷爷家,他就有点忐忑。这些年老爷子的身体还算硬朗,谁也不知道他这点事儿是会气病老爷子还是老爷子会气的抄扫帚揍他。

 

     老人都想抱孙子。王杰希叹了口气,抽出图纸细细描出花纹。可这个愿望他是没法满足了。

 

     第二天王杰希起了个大早,因为怕遇上堵车,六点不到就开着车上了路。老人住的地方跟他离的挺远,开车过去的话不堵车也得快一个小时。按理说只是吃个午饭,他完全没必要去那么早,但今天不一样,他得做好被不动声色请出来或者干脆被打出来的准备,不拿出三顾茅庐的劲头来怎么行。

 

     王杰希平稳的停了车,坐在里面看着眼前的四合院,突然觉得其实自己还是有点紧张的,担忧老人会用怎样的态度对待他。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十分,差不多是爷爷早锻炼该回来的时候了。他解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就见手机屏幕一亮,进来了一条短信。

 

     是喻文州。

 

     他发来了一张照片,上面是满满一桌子广式早茶,看上去精致又美味,几乎能隔着照片闻到食物的香味儿。图片底下还有几句留言,是他一贯的温和语气:“清晨一发报社。起床了吗?早饭准备吃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的胃正在叫嚣着饥饿,他这会儿却感觉特别愉悦。王杰希撑着方向盘笑了,动动手指回复消息。“早就起了,今天到爷爷家蹭饭。”

 

     “去这么早啊。”那边秒回,过了一会儿又是一条,语气有点犹豫的样子,“爷爷知道了吗?”

 

     “嗯,不过我会处理好的,别担心。”王杰希飞快回复,转移了话题,他不想让自己家里的事情影响到喻文州的比赛状态,“早饭很丰盛啊,你一个人吃?”

 

     “没,少天也在。”喻文州又发了张照片过来,是他们两个刚刚的自拍。黄少天正咬着一个奶黄包,比了个二不啦叽剪刀手,而喻文州则坐在他旁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王杰希有点无奈的笑了一声,犹豫了一下,点了保存图片,然后给他回复消息:“真想把黄少天P掉啊。”

 

     喻文州看到这条消息,一下子乐出来了,拍了拍黄少天让他过来看。

 

     “我靠老王这人怎么这样?”黄少天一拍桌子,开始从兜里掏手机给王杰希打电话,“不行我得问问他,这么多年的对手爱呢?什么叫真想P掉我?怎么的,我都跟你这么多年队友了好吗,他就算是你男朋友也不能这么嫌弃我吧?”

 

     不到一分钟,王杰希没怎么意外的看到自己的手机上弹出通话界面,黄少天三个大字简直自带高亮效果。他笑了笑,耐心的等铃声响过半分钟,然后从容不迫的动动手指,按下了挂断键。

 

     黄少天气急败坏,锲而不舍的继续拨打,直到第三个电话过去王杰希才接起来。

 

     “你真有耐心。”王杰希无奈的说。

 

     “那是,我是谁啊,联盟第一杀手,机会主义者,怎么可能没耐心?”黄少天洋洋得意,顿时就是一番长篇大论,“我说老王你跟我还有没有对手爱了?跟队长在一起了了不起啊?一天到晚就挤怼我?要不要我发个微博让粉丝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啊?”

 

     “跟你没爱,再见。”王杰希飞快的打断他,然后挂了电话,爆手速把他的号码拉了黑,决定过两天再放他出来。

 

     黄少天险些当场爆炸,一边吃了个虾饺一边扔下狠话说一定要再从微草手里抢一个冠军,还有退役之后一定要在B市玩他几个月,必须把王杰希吃到破产。

 

     喻文州闻言笑了笑:“杰希破产了我还可以养他啊,你还不如直接吃空我的钱包。”

 

     “这狗粮我不吃!”黄少天悲愤,然后毫不客气的又要了两盘虾饺。

 

     “晚上有比赛,别吃坏肚子了。”喻文州提醒了他一句,拿着手机照了张自拍发给王杰希。“你想看这个,对吧?”他留言道,末尾又加了个微笑的表情。

 

     照片里的喻文州嘴角带着些微笑意,眼神温暖,脸颊的弧度很柔和,看起来状态很好,季后赛的赛程还没有让他觉得疲惫。王杰希迅速保存了图片,盯着看了很久才慢慢回复:“我男朋友真好看。”

 

     “谢谢夸奖,我男朋友也很好看,还特别会说话。”

 

     王杰希乐了:“我们这是在商业互吹吗?感觉毫无诚意啊。”

 

     “当然不,我很有诚意的,你看方锐真诚的大眼睛。”喻文州忍着笑回复,发了张方锐的表情包过去。

 

     王杰希拿着手机笑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复,就听见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他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他爷爷,于是伸手摇下了车窗。

 

     “这一大早的来都来了,怎么不进去?”老人拎着一兜子菜站在边上问道。

 

     “近乡情更怯嘛。”王杰希笑道,飞快的低头打了几个字回复喻文州,然后下车锁门,接过老人手里的沉重的环保袋,“我帮您拎吧。”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先不说了,我爷爷过来了,晚上比赛加油”几个字,感觉有点担心,还有点心疼。王杰希正面临被粉丝疯狂黑和家人不理解的艰难局面,他却不能露面,不能陪在对方身边,甚至还会被对方小心的保护起来,这让他有种熟悉的无力感,也越发心疼王杰希。

 

     等他退役以后。喻文州冷静的想,把手机收了起来。现在还有比赛,并且每一场都关乎蓝雨这个赛季的最终命运,需要全力以赴,他不能分心。

 

     “走了。”喻文州对黄少天说道,“吃的打包,我们回去再练一遍新战术。”

TBC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今年十七啦!

没时间写新的了,更新一章当生贺吧~

评论(12)
热度(4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