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13)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比较长,更新……不太快

我又开学了,新学期很可能缓更甚至停更……等我高考完回来就好了!

这章继续比赛……大概还要再打一到两章……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

以上





13

 

     擂台赛的第二场,非常令人意外的,蓝雨战队派了他们的王牌选手黄少天出战。

 

     关上门以后,比赛席里几乎称得上寂静无声,听不见外面的半点动静,隔音效果非常好。黄少天熟练的在这样一片无声中拉开椅子坐下来,戴好耳机,刷卡登陆。夜雨声烦很快出现在屏幕上,他的主人活动着手指,冲架在电脑屏幕上方的摄像头呲了呲牙,露出一个自信又活泼的招牌笑容来,充满战意、兴致勃勃,就好像嗅到了血腥味儿的刺客,随时准备着把对手一剑毙命。

 

     夜雨声烦和叶下红分别刷新在地图两端,在与上一场不同的刷新点。

 

     为了让观众们有更好的观赛体验,避免因为比例尺太大所以看不清的情况出现,比赛刚开始的时候舞台中央的全息投影切了两个部分,拉近了镜头,从上帝视角观察着两位选手。而舞台两侧也挂了许多巨大的屏幕,上面有各种各样视角的画面,选手视角的、鸟瞰的、藏在某条小巷子里窥视的……

 

     坐在场下的喻文州轻轻“咦”了一声,坐直了一点,身子微微前倾。

 

     “怎么了?”郑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有一块屏幕,掩在周围几块巨大的屏幕中间,几乎有点不起眼,但屏幕上的内容却非常值得关注。

 

     “地图变了。”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战术笔记本,又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那块屏幕,“你们交战的那个巷口……不,主要是柳非走过的那条巷子,变得更窄了,巷口部分甚至不能容一个人通过。”

 

     郑轩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比赛经历:“当时巷口被弹药笼罩了,我不确定它是那时候变的还是这局开始以后重刷的……至于变形条件……可能是一定强度的攻击?”他细细研究着那块屏幕,“变形的几乎都是有弹药焦痕的地方,但改变不太大……上场比赛的攻击溢出不多,可能是强度不够。”

 

     喻文州把目光移回主屏幕上,没有特别担心——只要在赛场上,黄少天总是不会让人担心——给这场简短的对话画上休止符:“先看比赛,注意细节。”

 

     场上,夜雨声烦正在蛛网般的巷道中穿行,手中的光剑“冰雨”在黯淡的天色里泛出压抑的湛蓝微光。他攀上低矮的房屋,通过偶尔一见的大窗户翻到另一条小巷,甚至没有任何战术迂回,直白又安静的快速接近对手。

 

     ——当然,行动是安静的,但场上的公共频道热闹好像神之领域的世界频道。垃圾话,黄少天的一贯风格,所有人都习惯了。

 

     没人知道黄少天是怎么判断对手位置的,可能是经验,也可能只是个巧合。无论如何,他的移动非常准确,很快在不暴露自己身影的情况下走到了叶下红旁边的一道小巷。接着,他就听见了枪声,接连不断,非常有节奏,应该是飞枪移动。

 

     听起来像叶下红不耐烦了,正急躁的想找到对手的位置,为此甚至不惜暴露自己。

 

     但事实上,这举动非常聪明。

 

     “黄少天不以猥琐流著称,但他偷袭的技术绝不在猥琐流大师之下。”方士谦说,“柳非如果还像上一局那样藏着准备偷袭,有很大可能会是她吃亏,而不是黄少天。神枪手的机动性很好,飞枪移动有速度优势,她做出了非常正确的选择,扬长避短。”

 

     只不过黄少天也不是省油的灯罢了。柳非已经把她能做的一切做到了最好,剩下的可能只有硬性的技术和经验差距了。

 

     夜雨声烦没有直接向叶下红追过去,而是飞快的绕到了旁边一条巷子里,一个三段斩开路,循着声音从一扇勉强容一人跳过的窗户进了房间,矮身埋伏在门口,手中冰雨隐隐凝聚着一线幽蓝。

 

     狭窄的巷道中,顿时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杀机。挂在门口的破旧门帘随风微微晃着,可能是因为有一阵略大的风吹过,门轴上顿时“咔”的响了一声,门帘应声飘落。

 

     时机卡的非常巧,正在叶下红停下飞枪准备探一下这间屋子的时候——窗户大和窗户小的房间采光有明显不同,而窗户大到能够进出的房间更有可能有对手埋伏,每一个职业选手都会注意到这一点——简直让人怀疑这是不是被提前做过手脚的。门帘虽破旧,但足够大,有约半人高,掉下来往前一飘,顿时遮住了叶下红正前方的全部视野。

 

     好机会!黄少天眼神一亮,正疯狂刷屏的垃圾话也不打了。他的战术风格一向鲜明又矛盾,如同心里面摆了一架天平,一边放着堂堂正正宗师气派的“剑圣”,另一边则装了个“不是刺客胜似刺客”的“妖刀”。他手里拿着砝码,根据场面局势在两边斟酌增减,游刃有余的玩着平衡术。大部分时候他都是那个“剑圣”,然而一旦有什么机会出现,一颗足够重的砝码就被砸在了另一方,“哐”的一声掀翻天平——

 

     妖刀出鞘。

 

     荣耀!

 

     神枪手有一定的近战能力,柳非更是拿出了自己超水平发挥的三步半枪体术,但血量和技术的硬性差距都摆在那里,尤其黄少天还偷袭得手了,所以这一局比赛还是被黄少天成功拿下了。

 

     夜雨声烦剩余血量百分之七十八,站在逼仄而起伏不平的巷道中,面无表情收剑回鞘。

 

     “门帘落下来的时机太巧合了,”于锋笑着说,“柳非选手可能差一点运气。”

 

     方士谦摸着下巴,仔细看着地图。神枪手和剑客的技能都不像弹药专家那样烧显卡挡视野,所以地图上那一点不同寻常的变动就变得非常显眼了,比如原本平坦的地面在受到攻击后产生了一种类似水波的形状,起伏非常明显。

 

     “地图有变化。”他调出上一场比赛柳非和郑轩交锋处的地图来印证自己的结论,然后向所有人直白的点明了这一点,“虽然真的不想夸他,但黄少天的确经验丰富,对地图细微变化的利用非常到位,这一点使得他对柳非打出了十分优势的局面。”

 

     潘林瞅准机会插话:“感谢柳非选手的精彩发挥。那么微草派出的下一位选手是谁呢?”

 

     “我猜是许斌。”方士谦说。

 

     “许斌。”坐在观众席里的王杰希轻声说道。

 

     微草战队早期的三巨头之二异口同声,语气笃定。他们是微草第五第七赛季两夺冠军的功臣,堪称全联盟最了解微草、最明白高英杰想法的人,所以哪怕方士谦并没有跟许斌当过队友,也不影响他做出这样的判断。这判断可能没有什么推理过程,而更像是福至心灵的灵光一闪,抛开纷纷杂杂的千头万绪,三个对微草影响最大的人的思维在同一点碰撞出幽微的火星。

 

     王杰希前方不远处,许斌站起身来,向比赛席迈步走去。

 

     他没有很高,身姿却显得挺拔周正,背影给人一种无端可靠的感觉,就像他的职业,让人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来守护。舞台上的一束聚光灯落在他身上,而他脚步沉稳,毫无窘迫,仿佛一身银亮的铠甲、盾牌、骑士剑正随着步子一件件加身。

 

     刷卡登陆。独活和夜雨声烦出现在地图两端。

 

     不同于前两场比赛的快节奏,这一场比赛打得非常慢。许斌的“磨王”之称名副其实,比多年前更进一步,哪怕对手是剑圣黄少天,他也有本事把自己变得滑不溜手,耐着性子跟对方磨,追追跑跑祸害了至少半张地图。

 

     等许斌最终下场的时候,整张地图已经面目全非了。俯瞰图上一半是狭窄逼仄的灰暗巷道,另一半则变成了高墙林立、地面凹凸不平、不时有尖锐石锥异军突起的“深渊”。夜雨声烦就站在这深渊之中,带着他仅剩百分之二十七的血条,迎接自己的第三位对手。

 

     高英杰好像不怎么担心己方的落后,只是淡淡点了个人:“肖云。”

 

     “是!”肖云应声,站起身来走上台去,跟正返回选手席的许斌擦肩而过,飞快而充满信心的击了个掌。

 

     无需言语交流,队友之间的默契就已足够。

 

     这场比赛的节奏甚至要比前两场更快,肖云一上来就打得非常积极主动,战斗法师也是个破坏力一流的职业,他身上几乎是明晃晃的表达着“地图可以拆,夜雨声烦必须死”的决心,抓住夜雨声烦就不放手,用一连套的小技能跟对方换着血。

 

     但微草今天可能真的缺了一些运气。

 

     当大戟成功把夜雨声烦逼到角落,然后一个豪龙破军完完整整打到对方身上的时候,混着魔法斗气的锐利战矛直接把破旧的墙面捅了个窟窿,墙皮石砖连带着夜雨声烦一起从窟窿里飞了出去。接着周围整片巷子的房屋就塌了,大戟促不及防,整个被埋在了下面,当场掉了大半管血。

 

     夜雨声烦当然不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反身冲上就是一波扫地攻击,飞速收割了对手的残命。

 

     他自己也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血量,鲜红的血条落在全场微草粉的眼里无异于无声的挑衅,立马就有粉丝高喊起了“干死黄少天”,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位霸图转微草的粉,因为这个“干死某某”的句势实在太熟悉了。

 

     虽然句势简单粗暴,但它足够朗朗上口,所以满场的微草粉纷纷喊起这句口号,义愤填膺的挥着手臂。而蓝雨粉们也不甘示弱,仗着主场人略多的优势也喊起来了,一遍“一挑三”一遍“一挑四”,直喊得微草粉们恨不能冲过去堵住他们的嘴。

 

     粉丝们忙着担忧吵架,而职业选手们却不得不面对局面,并提出解决方案。从一开始领先半个人头,到现在输了一个多人头,微草的局势实在不容乐观,高英杰眉头微微皱起来,环视四周,叫了一个人名:“刘小别。”

 

     刘小别站起来,潇洒的笑着挥挥手:“放心。”

 

     “注意地图。”高英杰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加油。”

 

     “没问题。”

 

     刘小别往台上走去,而解说们正抓紧时间为观众们讲解着。

 

     “这个场面让人想起了第十赛季的季后赛上蓝雨对兴欣的那场擂台赛,黄少天选手被一颗大树砸掉了百分之五十的血量,”潘林飞快的说着,“当时莫凡选手是有意设计出的那种局面,那这回是意外还是黄少天设计好的呢?”

 

     “我倾向于意外。”方士谦说,“这张地图很特殊,有受到攻击自动变形的效果,如果是普通地图的话,那一个豪龙破军不足以轰塌整片房屋。而地图变形又是随机的,哪怕是黄少天也不可能控制。”

 

     “看起来今天微草的队员们的确缺了一点运气啊。”潘林笑着说,“希望接下来的比赛中能够有所改善——让我们欢迎微草战队擂台赛的第四顺位选手,刘小别!”

 

     肖云郁闷的坐回了座位上,把脸埋在毛巾里不想出来。

 

     “意外,不怪你。”高英杰温和的拍拍他的肩膀,“你前面的那一段发挥非常好。”

 

     “可我们还是落后了,一个人头。”肖云十分恨自己不争气,“怪我不够谨慎,明知道地图随机变化还那么冒进。”

 

     “回去加强练习就行了,下次注意。”高英杰轻描淡写的说,“现在你应该信任自己的队友——把脸抬起来,看比赛。”

TBC

评论(2)
热度(35)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