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遥燕】日落群峰西(FIN)

李遥天×燕秋辞

CP很神奇,脑洞很大,OOC和私设必然有,慎重。

新年传文活动第三棒,关键词“城”。

题目来自李白的诗,开头和结尾的诗句也一样。

之前已经发过了……不过还是混个更,毕竟五月没产出……




【遥燕】日落群峰西

 

00

 

     云从石上起,客到花间迷。

 

01

 

     西北洛城。

 

     同在青峰帝国北方,洛城与北斗学院相距并不太远,若是有精通仿生系的修士驱赶一匹小有力之魄的马来赶路,那么只需七天便可到达。即使普通人步行,旅程也不会超过两个月。北方地形相似,洛城周围也是群峰并起,天然筑起了一道针对关外暗黑学院的屏障。

 

     李遥天到达洛城的那天正是腊月初八,家家户户都熬起了腊八粥,稍微有点气之魄的修者走在长街之上就能闻到各种豆类米类的香气。也因为近了年关,街上早早挂起大红灯笼,急着置办年货的人们赶集似的来来往往,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整个洛城都沉浸在浓浓的年味儿里,热闹非凡。

 

     北斗学院里每逢春节总有大批学生请假回家,年年都是七院士和七首徒一起吃顿年夜饭就算年过完了,因此李遥天从没见过如此热闹红火的景象。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爱玩爱闹,哪怕平日里性子再认真严谨,也不妨碍他兴致勃勃的一头扎进人海里,挑挑拣拣买上一堆鸡零狗碎的玩意儿。

 

     光是不同样式的鞭炮他就买了七挂,也不知道是不是准备替北斗七峰一起放了。

 

     “小少爷,看看这盏花灯怎么样?”小贩见这年轻人提着大包小包的,知道是个有钱的主儿,连忙热情的推销起自己的商品来。

 

     李遥天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见那花灯的确做的精致,便放下了手里的一堆东西,拿起一盏描了北斗七星的青色灯笼,想着正好可以带回去送人。然而那灯刚刚入手,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因为他在上面察觉到了某种定制的魄之力。

 

     小贩见他挑了这盏灯,也是眼前一亮:“哎,小少爷,您可识货啊!这灯可是唯一一盏长明灯,不用烧灯油不用剪灯芯,里面是魄之力下的定制‘循环之光’,小的打包票儿说,这灯亮个十数载的没问题!”

 

     就这“循环之光”的水准,最多亮一个月。李遥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细细感知了一下上面的定制,眼睛微眯,不动声色的问道:“多少钱?”

 

     小贩顿时喜笑颜开:“小少爷识货,小的不敢多卖,就算您三钱银子怎么样?”

 

     上面的定制除了循环之光以外,还有匿瑕,是暗黑学院用来联系的一种标记。李遥天扔下三钱银子,拿了花灯转身欲走,却突然被人重重一撞,一人抢了他手中花灯,飞快的纵跳上房。

 

     李遥天顾不得更多,回手一个定制困住小贩,脚下升起彩光,丝毫不顾浪费的把这北斗学院的独门异能“霞光万丈”用来赶路,飞身上房追着那道身影去了。

 

     那人显然也有什么用来移动的异能,一时间两人的速度倒是不相上下。但追的久了,还是李遥天的速度更胜一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小。那人一见自己跑不掉了,立刻拐上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然后停下了脚步。

 

     “霞光万丈。”那人说道,声音是一种古怪的嘶哑,“北斗学院的高足啊。”

 

     李遥天面无表情,悄悄握紧了自己袖中的神兵:“阁下何人?”

 

     “暗黑学院的。”那人扭曲的笑了一声,突然拧身冲上,手中不知何时拿上了一对漆黑无光的双刀,“杀你的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本就不剩几步路,那人这么拧身一冲,锋利的刀刃就几乎架在了李遥天的脖子上,再往前一丁点儿就能让李遥天血溅当场了。

 

     偏偏这一丁点儿的距离怎么也过不去。

 

     消失的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李遥天成功施展出了这个异能。他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从袖中掏出一盏似是青铜打制的烛台。烛台上一点青色火焰,不仅没有照亮四周,反而让这条逼仄的小巷显得更加灰暗。

 

     那人面色一变,缓缓后退,正准备瞅准机会从巷子的另一头撤离,就听身后传来一名少年清朗戏谑的嗓音。

 

     “呦,您这是还想往哪儿跑啊?”

 

     “什么人!”那人猛地回头。

 

     “懒得跟你浪费时间的人。”少年黑衣长发,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腰间斜挂一柄无鞘长刀,满脸不耐烦说道,“废话什么,赶紧抓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巷道两侧钻出无数黑衣人,三下五除二绑了那个自称是暗黑学院的人。领头的黑衣人向那少年鞠了个躬,语气堪称恭敬:“小城主,这人是送刑堂还是送城主府?”

 

     “城主府,送到父亲面前,跟他说这人跟暗黑学院有关,得好好查。”少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跪安了,然后拔出腰间长刀,脸上换了一副狂热的神情望着李遥天。

 

     “我看你很厉害,跟我切磋一下怎么样?”

 

02

 

     李遥天知道洛城的城主是谁,但还真不知道这个“小城主”是什么人。他一路开着五级异能追着暗黑学院的人过来,魄之力消耗颇多,并不准备打这一架,因此只是微一颔首,态度彬彬有礼:“小城主抬举了。”

 

     “绝对没有抬举,你那个异能我可是闻所未闻啊!”少年语气激动,“我看你用来追击那人的异能是‘霞光万丈’吧,不知是北斗哪一峰门下?”

 

     “玉衡,李遥天。”

 

     少年见对方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只好暂时收刀:“我是燕秋辞——你的名字有点耳熟啊……是北斗七首徒里唯一一个三魄贯通,也是最小的那个对吧?”

 

     李遥天点了点头。

 

     燕秋辞顿时又把刀抬起来了:“玉衡首徒啊!你真的很厉害,我们来认认真真打一场好不好?”

 

     李遥天哭笑不得,只好拿了神兵“十方寂灭”,用消失的尽头教对方做人。燕秋辞也是三魄贯通的境界,一手刀法出神入画无比凌厉,但他不擅长定制系异能,被消失的尽头困住以后简直全无办法,单纯用暴力根本拆不开对方的定制。

 

     输的心服口服,并且燕秋辞决定找时间好好攻克一下定制系的难题。

 

     李遥天收起神兵,谈起了正事:“那个暗黑学院的人可能还有同伙,我追他之前困住了那个卖带标记花灯的商贩,这个人最好一并审问一下。”

 

     “已经带走了,”燕秋辞笑了笑,“我看到霞光万丈以后追着你过来的,小贩就顺手抓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我父亲啦。你第一次到洛城吧?有没有什么想玩的地方,我做东啊!”

 

     李遥天脸色一变:“我之前买的东西……”

 

     “我手下已经帮你打包好了,尽管放心。”燕秋辞笑了笑,“要不要再回街上转一圈?”

 

     有了洛城的小城主作陪,李遥天很是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风土人情”。从街上带刀巡逻的戍边卫,到某条小巷里的“风味斋”,燕秋辞都能说上个一二三来,而且逻辑分明,听起来都像真的。

 

     少年人的友谊来的像风,丝毫不讲道理。等到了这天过去,燕秋辞已经在邀请李遥天一起过完春节再走了,并且李遥天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虽然燕秋辞怀疑对方答应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城主府后花园的高深定制。

 

     “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这样。”李遥天耿直的说,“但只是一部分。”

 

     “那另一部分是什么?”燕秋辞问。

 

     “你。”李遥天说,“你身上的某些特质吸引了我。”

 

     “我赞同,”燕秋辞耸了耸肩,“你身上的某些特质同样吸引了我。”

 

     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正穿过一条挤满人的大街,一个跟家人走失了的小姑娘慌不择路,一头撞在燕秋辞腿上,差点被他腰间的长刀割下脑袋。

 

     燕秋辞忙扶住刀柄,问道:“小姑娘没事吧?”

 

     小姑娘看着他,突然抱着他的腿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自己的爹娘都不见了,声音抽抽噎噎的,两句话说了四遍燕秋辞也没听懂她要说啥。

 

     燕秋辞只好茫然的跟李遥天交换了一个眼神。李遥天无奈的蹲下身去救场,语气温和:“别急,慢慢说,我们会帮你的,好吗?”

 

     小姑娘还是哭。李遥天没办法,捡起身旁一节早已开败的枯枝,运起魄之力。于是就见那枯枝飞快的抽出新芽,结出花苞,进而开了满枝桃花。李遥天把枯枝递到小姑娘手里,给她擦了擦眼泪:“送给你,别哭了好不好?”

 

     小姑娘打了个哭嗝,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能清楚的表述自己怎么走失的了。等他们成功帮小姑娘找到家人以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燕秋辞望着远去的小姑娘手里的那枝桃花,忽然来了兴趣。“那枝桃花,”他问道,“是怎么弄的?”

 

     “一个定制系异能,用处不大,也就能哄一哄小孩子。”李遥天淡淡收回目光。

 

     燕秋辞笑着挑了挑眉:“教教我怎么样?”

 

03

 

     作为洛城的小城主,燕秋辞早就把洛城玩了个底朝天,当然不会只满足于在城里转转玩玩。他带着李遥天在城里玩了二十来天,很快就闲不住了,挑了个天色晴朗的早晨偷偷摸进李遥天的房间。

 

     应燕秋辞之邀,李遥天也住在城主府里,就在燕秋辞的房间隔壁。燕秋辞跳窗户进来时,他正在做每天的例行修炼。他向来认真严谨,哪怕是出来玩,也不会偷懒不做这些日常任务。

 

     燕秋辞毫不见外,身法卓绝,从窗户跳入之后脚下一错步就窜上了李遥天的床,胳膊顺势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哎,遥天啊。”

 

     “怎么?”李遥天微微挑眉,一点也不意外的在对方脸上看到了兴致盎然。

 

     “我看城里你也玩的差不多了,想不想出城转转?”燕秋辞直入主题,“去山里怎么样?正好可以打打猎什么的——你可以只用定制系的异能来打猎,就当是实战修炼了!”

 

     就打个山里的动物,徒手上就够了,还用什么异能啊?李遥天哭笑不得,但终究没有拒绝对方好意,点头同意了。

 

     “太好了!”燕秋辞飞快的给了他一个拥抱,笑容明亮,“现在就走吧?我们偷偷出去,免得那些人说我怎么又不务正业出去玩了!”

 

     他一头长发披于身后,随着动作便有一些掉了下来,落在李遥天脸颊上。有点痒,还带着淡淡的松香气息,仿佛撩拨在心弦上。李遥天心底一动,到底还是端住了不苟言笑的表情,只是伸手帮他把头发挽到耳后,语气无奈又温和;“好。”

 

     洛城位于青峰帝国西北,山中多是常青松柏,少见阔叶林。前两天下了雪,青翠松木之上积雪未化,远远望去就见浓绿与洁白层层叠叠的交织在一起,显得寒冷又清幽。走得近了,便可以看到老树遒劲的根枝和树间偶尔窜出的野兔松鼠。可能是燕秋辞经常跑来祸害一方,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一见到他就飞快的窜了个没影儿,只恨自己没有隐身异能。

 

     可惜在三魄贯通面前,哪怕是有力之魄的强壮野兔也跑不了多远。燕秋辞熟门熟路,身法如电,连腰间长刀都不动用,随手一弹一抓,就拎了一只兔子回来。

 

     兔子被他拎着耳朵,似乎知道自己的命运一样,在他手里拼命蹬腿儿。可惜燕秋辞不通仿生系,并不能理解它的求生本能。“想怎么吃?”他问道,“烤兔、清汤、还是麻辣兔头?哦,黄瓜嫩兔这道菜也是不错的。黄瓜的清香,兔肉的鲜嫩,再加一点辣椒,那味道……”

 

     兔子好像听懂了他的恶意,毛茸茸的脸上露出一个近乎惊恐的表情,顿时挣扎的更厉害了。

 

     李遥天突然有点不忍:“别吃了吧。”

 

     “可是我抓都抓了。”燕秋辞耸了耸肩,“算啦,那就送给你吧。走的时候带回北斗学院怎么样?再给你抓只母兔,跟这只一块儿养在玉衡峰上,到时候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啦!”

 

     他说抓就抓,不容李遥天拒绝,拔刀刷刷刷几下就开了个兔子洞,挑了只长得最可爱的母兔,一并塞进对方怀里。十八九岁的少年黑衣黑发,长刀架在肩膀上,朝他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好好照顾啊,以后我去北斗找你的时候再吃!”

 

     那笑容明亮的近乎晃眼,和怀里毛茸茸的兔子一起,轻轻在他心尖上挠了挠。“还惦记着吃。”李遥天哭笑不得的抱着两只兔子,不动声色说道,“来北斗请你吃别的,放过这兔子吧。”他略懂一点仿生系异能,顿时感觉到了兔子劫后余生的庆幸。

 

     燕秋辞于是笑起来,重新把刀插在腰间,胳膊一伸就搂住了李遥天的肩膀,揽着他一起往群峰深处走去。

 

     他们一直在山里玩到黄昏时分。燕秋辞说山间日落风景非常壮观,早早就带着李遥天登了山巅,挑了一棵枝叶粗壮的古木攀到树顶,俯瞰群峰和峰下繁华忙碌的洛城。

 

     日头西斜,橘黄色的光铺了满山,将青翠松柏和洁白积雪都镀上一层暖色,明亮而温暖。山下的洛城掩在群峰阴影里,早早亮起了万家灯火,红彤彤的灯笼和各色各样的花灯遍布城中,年味儿扑面而来。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除夕。”燕秋辞站在最高的枝丫上,一身黑衣被凛冽山风吹得猎猎作响,长发飘在脑后,腰间无鞘长刀却仿佛静止,在风中一动不动,“城主府的年夜饭非常丰盛,早点回去吃怎么样?”

 

     李遥天站在略低一点的枝干上,闻言轻声笑了笑,两只兔子安静的伏在他怀里。

 

     “好啊。”他说。

 

04

 

     回洛城的路上他们还兴之所至的来了一场赛跑,两位三魄贯通的修者全力施为,从山巅到城主府不过用了一刻钟时间。

 

     而让李遥天觉得奇怪的是,城主府外每天巡逻的带刀侍卫都不见了,整个城主府也显得十分安静。

 

     “没什么,”燕秋辞倒是毫不在意,“除夕夜嘛,父亲体恤手下,每年都给了他们假,让他们回家吃年夜饭。”

 

     “但是有血腥味儿。”李遥天皱了皱眉,“很淡,好像是从城主府深处传出来的。”他气之魄的修为不高,只能隐隐闻到一点,并不特别确定。

 

     燕秋辞的气之魄跟他半斤八两,此时也是察觉了那一点血腥味儿,并因此神色一凛。“进去看看。”他皱着眉严肃的说,右手扶上刀柄,谨慎的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纵身跃上高墙,悄无声息的落了地,顺着墙根一路深入。

 

     风中突然传来隐隐的刀兵相接的声音,接着是一声急促的呼救。两人都是鸣之魄贯通,这一声轻响已经足够为他们指明方向。燕秋辞当机立断的拔刀窜了出去,李遥天紧随其后,也拿出了自己的神兵十方寂灭。

 

     兵器相撞的声音只响过一声就消失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那里,也没来得及救下那人,却刚好撞上合了屋门出来的黑衣人影。

 

     “什么人!”燕秋辞喝到。

 

     黑衣人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熟悉的扭曲笑脸,有血从他手中黯淡无光的双刀上滴落。“小城主啊,我还在想你是跑到哪里去了呢。”他的声音是一种古怪的嘶哑,“我嘛……是杀你的人。”他浑身的气势慢慢提起来,强大的压力施加在两名少年身上。

 

     正是腊八哪天被抓住的那个暗黑学院的人,但当时他身上绝没有这么强的气势。

 

     “四魄贯通。”燕秋辞面无表情的说道,握住长刀的右手骨节泛起用力过度的青白,“掩藏实力,故意被我带人抓住……是为了进城主府?”

 

     “当然,我还要多谢小城主。没有你,我就算是四魄贯通,也没法这么轻易就进来城主府。”黑衣人提着刀缓缓前进,“令尊到死前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没看出来我的境界呢。”

 

     父亲被杀了?燕秋辞如坠冰窖。大敌当前,悲伤被他硬是压了下去,让怒火猛的烧了起来,充满整个头脑:“既然如此,把你的命留在城主府吧!”他用起身法执刀冲上,漆黑的眼睛里几乎烧出红光。

 

     这是一场险相环生的战斗。多出一魄贯通境界就足够黑衣人辗压他们了,哪怕他不擅定制系也一样。消失的尽头能困住他,但很快就会被强行击碎,甚至不怎么影响他的双刀往燕秋辞身上招呼,只能用来在危急时刻救燕秋辞一命。

 

     燕秋辞的刀法非常精湛,身形灵活,总能险伶伶的避过对方的杀招。然而久战之下终究是两人不利,他的身上多处挂彩,魄之力也几乎见底。李遥天飞快铺设下的种种定制都被毁了七七八八,但他仍没有放弃,到最后甚至忙于铺定制腾不出手,以至于狼狈的抄着烛台帮燕秋辞挡了一刀。

 

     “别挣扎了。”黑衣人冷笑道,魄之力铺张出去,定制又碎了一地,“你们两个都得死。”他双刀一错,复又杀上前去,燕秋辞连忙闪避,被双刀割下一缕长发来。

 

     魄之力用的太快太急,十方寂灭上的青烛开始闪烁不定,好像随时要熄灭了一样。李遥天双手不停,凝起一线鸣之魄传音给燕秋辞。

 

     “看准机会,杀了他。”

 

     燕秋辞无暇思索,飞快的给李遥天递了个“知道了”的眼神,长刀一挑,勉强架开黑衣人的又一杀招。

 

     被破坏的定制一层一层累加起来,残存的魄之力几乎布满三人交手的地方。就在这关键时刻,李遥天忽然停了手,专心维持起了十方寂灭上的青烛不灭。

 

     地面毫无预兆的升起一层透明光膜,把黑衣人罩在了里面。

 

     画地为牢。

 

     这个北斗学院的独门定制原本是需要超品神兵才能施展出的,现在被李遥天用五级神兵强行用出来,虽比不上七星谷的规模,但是只困住一个四魄贯通还是足够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能坚持多久了。

 

     黑衣人几乎刚被困住就开始强行拆起定制来,但攻击都被挡在了里面。燕秋辞当机力断,攻击不要魄之力一样扔了进去。

 

     哪怕是四魄贯通,在不能躲避的时候,面对这样一波攻击也是在劫难逃了。

 

     透明的光膜无声破碎,弥漫场中的魄之力缓缓散尽,露出中间黑衣人残缺的尸体。

 

     燕秋辞拄着长刀勉强站定,血和尘土沾了满身,一头长发也乱糟糟的,形容十分狼狈。他垂下眼帘,盖住眼底无边的悲伤和忧愤,转头对李遥天露出一个浅薄的、杀气腾腾的笑容:“我与暗黑学院势不两立。”

 

     他的身后是幽暗无人的城主府和灯火通明的整个洛城,漆黑的眼底压抑着光。少年身形不过将将长开,尚显单薄,就已经不得不扛起一座城的重担。

 

     李遥天安抚的微笑,偏头吐了口血,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拥抱。

 

     鲜血和灯火将天空映得橙黄,像他们刚刚看过的落日之景。

 

05

 

     后来李遥天回了北斗学院,燕秋辞送给他的两只兔子被瑶光院士抢了养在瑶光峰上。燕秋辞闭关苦修,而他顺利突破四魄贯通,成为玉衡院士。

 

     他们私交甚密,哪怕是燕秋辞突破了五魄贯通后终日繁忙,玉衡峰与洛城之间的书信来往也没有断过。但燕秋辞最终还是没有来北斗学院一次,瑶光峰的兔子长了满山,也等不到那个曾惦记着吃它们的少年来抓了。

 

     死前可能真的能看到走马灯。当困兽的扫荡攻击落下的时候,李遥天觉得自己恍惚看见了那座灯火通明的城池,和那个逆光站立的黑色剪影。

 

     原来自己从未远离那座城,也从未忘记那个人。

 

     燕秋辞坐在城主府里,静静读完那份讣告。

 

     与讣告同时送进来的还有一个消息,他的手下向他汇报完,恭敬的立在一边等候吩咐。

 

     燕秋辞拨弄了一下放在桌上的花盆,指尖微微用力,拔下一枝开败了花儿的枯木来。

 

     “给四大学院回信,”他最终轻声说道,“围剿暗黑学院一事……算我一份。”

 

     “是!”手下应声退下。

 

     燕秋辞站起身来,把手中的枝条重新插回花盆里。他一袭黑衣长发,无鞘长刀随意挂于腰间,看起来与少年时期无二。

 

     枯枝在他手中飞快的抽出新芽,结出花苞,进而开了满枝桃花,被静静插在花盆里。夕阳自窗外洒下橘黄的光,将粉白的花瓣镀上一层暖色,花枝的影子拖得极长,把一朵开在梢头的桃花投影到了他的背上。

 

06

 

     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

 

FIN


评论(2)
热度(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