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15)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比较长

以及一个缘见的更新

这章继续比赛……大概团队赛差不多打完就可以走剧情啦!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以及可能有BUG

以上






15


     经过数场比赛,几乎整张地图都变了样子。灰角迷巷的大概格局还在,细节却已面目全非,到处都是崩落的废墟起伏的地形和林立的高墙,想找一座大概完整的建筑都难如登天。


     这一场战斗,就在地图中央的半栋小楼上打响。这栋楼原本有三层,被前几场战斗波及之后就只剩下两层多高,从北到南塌了一半,看着稍微完整些的就是二层东侧的两个阳台。此时两位选手就正在上面对峙。


     两个阳台相聚不近,剑客的技能是够不到了,但气功师还多少有点中远距离攻击的手段。涛落沙明正气凛然端出宗师气派,双手提在胸前,一道无色透明的气刃就划破空气直击飞刀剑而去。


     没有铺垫,距离又远,这道攻击对任何一位职业选手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威胁,说是骚扰还差不多。飞刀剑随便侧身一避就让开了气刃,紧接着一个小跳跃上阳台栏杆,似乎是准备直接跳到对面阳台上。


     但两个阳台之间的距离怎么看都超过了飞刀剑能跳过的范围,换个刺客来用上空跃倒差不多,或者枪系飞枪和忍者用忍刀攀爬也行。剑客的长处不在跳跃,飞刀剑也没特意堆过跳跃属性,然而此时刘小别就像不知道这一点一样,直接操作着飞刀剑踩着栏杆跳了出去。


     涛落沙明当然不会放对方轻轻松松就过来,双手一抬就是一发轰天炮打了过去。


     飞刀剑刚刚跃出一半,这轰天炮刚好打在他的必经路线上,除非上天入地否则简直避无可避。


     于是他选择上天。刘小别大爆手速操作技能,飞刀剑挺剑侧身,整个身子猛地往上一拔,升龙斩!这还没有完,飞刀剑的动作异常流畅,升龙斩未等招式用老就已强行取消,紧接着一个三段斩,踩着墙面又往上蹿了两步。这个时候他离涛落沙明所在的阳台已经距离不远,飞刀剑毫不犹豫取消三段斩,一道白捡了高度有伤害加成的银光落刃就劈了下去。追魂银亮的剑光锋芒如匹,带着他主人的决心,誓要将对手斩个人仰马翻,涛落沙明难挡锋锐,立刻取消正在吟唱的技能,就地一个翻滚,同时扔了个气波弹出去。


     两位选手的这一连串操作飞速又准确,刚一接触就缠斗在了一起,解说都没时间细细讲解一下其中的技术含量,只能磨嘴皮子似的飞快提了一下。底下的观众半晌才回味过来,开始拼命鼓掌。


     气功师到底是格斗系的,近战能力不弱,此时涛落沙明又有血量优势,就干脆跟飞刀剑正面交战起来。面积不大的阳台上顿时剑光念气弥漫,一时间整栋房子都在跟着颤抖,无数沙石土块纷纷扬扬往下落,还有尖锐的石刺从被攻击到的地方突出来。


     这毫无疑问是一次真刀真枪的战斗,没有垃圾话,没有猥琐流,甚至连地形变动都没有被怎么利用。有的只是不断的进攻和防守,每一个微操都精细得仿佛拿螺旋测微器量过,一根头发丝的失误都能被对手揪出来大做文章,血条变化量追得非常紧,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每个人都为这不上不下的战况悬了一口气,提心吊胆的想该不会这一局就这样紧密的换血换掉了吧。


     然而刘小别没有让微草粉们失望,他用行动证明了他今天的状态非常好。当他打完一管红蓝最终下场时,站在坍塌小楼前的涛落沙明已经红血,百分之八的血量领先已经不足以被微草视为劣势。


     刘小别迎着全场微草粉的欢呼从台上走下,跟正走上台来的高英杰轻轻一击掌,把全部的信任与希望交付到了年轻的队长身上。


     “要赢啊!”他想道,把有些脱力的手指埋进了热毛巾中,望向场上屏幕的目光热烈而清透。


     伴随着全场的山呼海啸,王不留行静静刷新在地图一角,手中的灭绝星辰扬起了一个预示死亡的弧度。


     高英杰的打法不同于魔术师风格,也不是王杰希转型之后相对稳健的类型。他有一套自己独有的打法,发挥了魔道学者这个职业出其不意的特点,又能与微草的整个团队无间合作,完全印证了当年王杰希“你比我更适合这支队伍”的评价。


     此时王不留行一套快打,双方交战不到二十秒涛落沙明便耗尽血量下场,给蓝雨的下一位选手留下了一个百分之九十七血量的敌方王牌。


     这场双方各有领先落后的胶着擂台赛,终于在最后一场时回到了原点。全场观众都把胜负寄托在了两位守擂大将身上。


     蓝雨那边几乎没怎么犹豫这个人选,宋晓刚刚下场,卢瀚文便活力十足的走上了台。


     经过数个赛季的磨炼,他虽仍有些张扬跳脱的少年心性,但神情中已隐隐有了沉稳坚毅的色彩。他的身高拔了不少,肩膀和胸口还带着少年特有的单薄,年轻的脸上挂着自信的明亮笑容,奔赴这场重要而艰难的战役,看不出丝毫守擂的压力或慌张。


     “卢瀚文选手近年来成长了很多啊。”解说员潘林感慨道。


     方士谦难得中肯的评价了一次:“蓝雨培养出了一位不错的继承人,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个赛季退役可以退的很放心了。”他顿了顿,最后还是没忍住,一个“但是”紧随其后,“但是我们微草的小高……咳,高队应该会更胜一筹。”


     毕竟高英杰已经当了数年队长,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再叫他“小高”实在有点倚老卖老欺负小孩的意思,方士谦觉得自己应该在全国观众——尤其是台下自己的女朋友——面前表现的稳重一些,所以硬是改了口。


     留给解说们的时间并没有多少。场上,王不留行和流云已经刷新在地图两端,谨慎的开始了走位试探。


     迷宫似的巷道里布满了前几场战斗留下的痕迹,地面和墙面都起伏不平,不时就有石刺异军突起,好像某种畸形的怪物,张牙舞爪准备吞下在其中穿行的角色。


     可能是受了师父黄少天的影响,卢瀚文一边操作着流云走位,一边闲不住的在公屏上打字。“高英杰前辈!能跟你交手实在太开心啦!”他热情满满,“可惜没遇到刘小别前辈,本来也想跟他决一雌雄的!”


     “哎,不对,大家都是男孩子,应该是决一胜负!”


     “刘小别前辈今天的发挥超棒啊!我在台下看得特别激动!”


     卢瀚文的垃圾话跟黄少天不是一个风格。正常人看到黄少天的垃圾话只会想禁言,而绝不会有回复的冲动。卢瀚文的垃圾话却天然带着点孩子的天真可爱,让人忍不住就要顺着他聊两句,被分散了注意力还觉得这不就是跟对手的正常交流吗,毕竟普通人怎么忍心放着一个孩子自己在频道里孤独的说着话,不理都好像在犯罪,伤害了一个孩子天真无辜的心灵。


     只有当他们在公屏回复他,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流云偷袭到怀疑人生的时候,才会猛然觉悟:这哪他妈是个孩子?!卢瀚文早八百辈子就不是十四岁了好吗?天真无辜的心灵个屁啊!切开都是黑的!黑的!!!


     无数选手用他们的血与泪证实,继承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衣钵的男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几乎所有选手都不忍心放卢瀚文一个人在频道里自说自话,再冷淡的选手也多少会回两句,哪怕沉默寡言如周泽楷,也曾在卢瀚文在频道里给他讲笑话的时候颇为无奈的回了一个“……”。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高英杰绝不是普通人。无论卢瀚文说什么,无论是擂台赛还是团队赛,他从来都没有回复过对方哪怕一个标点符号,就好像自带公屏的屏蔽器一样。


     此时卢瀚文在公屏上各种打字求聊天,高英杰理都没理,操作着王不留行无声无息的七拐八绕,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灰暗的巷道中。


     卢瀚文锲而不舍的继续一边打字一边走位,他手速很快,打字丝毫不影响自己的操作。流云灵活的跳过一道裂缝,从两座房子中间极窄的通道穿过,悄悄踏上一道破旧的、横在外墙上的楼梯,然后矮下身子贴紧墙壁,避开几个可能被对方发现的位置,把自己藏在了墙壁与楼梯之间的缝隙里。


     地图上本就光线昏暗,他又挑了个布满阴影的地方,从远处基本不可能看到这里有埋伏。而他在这个位置却有周围很大一片区域的视野,方便观察对手的动向。如果规则上没有对蹲守的时间限制的话,这个选位可以说非常漂亮了。


     不过看起来今天的运气依旧站在蓝雨一方。在裁判发出消极比赛的黄牌警告之前,王不留行就出现在了流云的视野中。


     从开始一直到现在,卢瀚文的垃圾话就没停过,此时见王不留行漆黑斗篷的一角掠过视野,他马上就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手上还在打着字:“这种会变的地图真好玩啊!团队赛会不会也是用这种能变的地图啊?超期待哦!”


     “我都等不及啦!高英杰前辈,我们约个地方速战速决好不好?”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高英杰竟然回复了他:“好啊。”


     王不留行的动作顿了一瞬,紧接着又是一句话跳上了公屏。“你说个地方。”


     卢瀚文心里一喜,更小心的把自己藏在适合偷袭的位置,决定抓住下次对方打字的机会。虽然那可能只有短短一瞬,但他仍然能占到很大的先手优势。“我说地方的话你肯定会以为有埋伏啊。”他打字回道。


     王不留行四下走动的脚步又轻轻停了一下。卢瀚文抓的就是这个机会。流云从藏身处一跃而出,上手就是大招,璀璨的剑光迅速笼罩了王不留行所在位置。


     幻影无形剑!


     这是个偷袭,也本该是偷袭。但王不留行就好像早有预料一样,原地扔下一个熔岩烧瓶,然后轻轻巧巧的骑上扫把从剑光的空隙中抹过,反手就是一个清扫。


     他早就发现自己藏在一边了!卢瀚文突然明白过来,看着王不留行那双漆黑的、无机质的眼睛,好像看到高英杰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算计的光。第二个停顿根本不是在打字,那是在诱敌!心好脏啊!不愧是新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自己的埋伏地点一眼,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


     卢瀚文也是个能人,在一碰面就非常激烈的短兵相交中他还能腾出手来打字。“高英杰前辈!”


     “你心好脏啊!”


     “怎么发现”


     “我在埋伏的?”


     碍于对手给他的巨大压力,短短两句话不得不被拆分成更短的片段发出。爆手速打出五个字都差点耽误了操作,卢瀚文决定之后的垃圾话都一个词一个词的发。


     高英杰回复对方的举动就是在诱敌,因为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公屏上发哪怕一个字。王不留行步步紧逼,双方血量交替下滑。魔道学者的范围技比较多,两人交战区域的地形很快变得更加崎岖复杂,有好几次都差点给他的攻势造成了阻碍。


     但好在运气最终选择了站在他这边。当双方同时红血,王不留行砸下一个酸雨干冰的时候,被攻击到的地方突然升起了一道高墙,把流云困在了角落里。


     追打角落里的对手可以说是任何一个魔道学者的基本功,尽管流云当即力断,开了剑影步试图挣扎出来,但在王不留行抓住机会的猛然爆发下,不到百分之十的血量实在不够他脱离魔道学者的攻击范围。


     荣耀!


     高英杰走下舞台,笑着朝满场欢呼的微草粉挥了挥手。这一个人头分的领先着实不易,看到黄少天一挑三的时候微草粉们一度觉得擂台必输了,根本没想到最后还能逆转。此时一个人头分稳稳收入囊中,观众们恨不能多长出几只手来为他们支持的选手们打Call。


     “队长好厉害!”微草队员们也很激动。许斌递上了热毛巾,还贴心的拧开了杯子盖。“喝点水,”他说,“这把赢得太漂亮了!”


     高英杰笑了笑,接过水瓶喝了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小队员就凑了上来。“队长,”小队员小心翼翼的问,“那个,您是怎么发现流云埋伏在您旁边的啊?我仔细观察过,您的视角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位置,流云也没有露出影子、没有装备反光……我在台下看上帝视角都差点没看清他藏在哪……”


     高英杰放下杯子,拿毛巾擦了擦手。他思考了一下:“应该……算是一种感觉吧。卢瀚文从头到尾垃圾话就没停过,但一边走位一边发垃圾话和埋伏起来专心打字的时候公屏跳动的频率有细微不同。他看见我并开始尾行以后频率又有变化,我就试着诈了他一下。”他温和的笑了,“没想到还真让我成功了。”


     小队员看着他的崇敬目光若有实质:“队长你太厉害了!”到底是得多了解对手,才能抓住那么一点细微的几乎看不出来的变化啊!自己果然还差的远吧?要更努力一点才行啊!


     高英杰揉了一把小队员的头发,转头看向要上团队赛的几位队员,笑着说道:“这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别给自己留下遗憾,怎么样?”


     “干蓝雨!”以刘小别和袁柏清为首的主力喊道,语气中信心满满,杀气腾腾。

TBC


顺便一个正主不一定能看到的生快。

评论(6)
热度(4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