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全员向】极限荣耀(FIN)

重阳节快乐!

全员向,但私心有一句话的喻王~

只打了出场比较多的人的TAG

OOC预警

私设有

写完了就放个完整版

烂尾

烂尾

烂尾

重说三XD

而且一点都不有趣……

并没有后续

以上?





【全员向】极限荣耀


00


     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和谐,连天气都是半热不热,时不时有凉风吹过,一点都不闷。


     因为世邀赛是两年一届,所以今年的夏休期分外悠闲,赛季末尾就有人做好了旅游或者刷荣耀的准备。


     可是联盟发来的邮件打破了所有关于夏休期的美好梦想,遥远的天边似乎能听到职业选手们崩溃的惨叫。


     随着荣耀的持续火爆,为了弥补夏休期的空当,让职业选手更加贴近普通玩家,联盟决定举办名为“极限荣耀”的真人秀类节目,由粉丝们投票选出参加节目的十位选手,联盟另外邀请两位已经退役的选手,一共十二人参与节目,拍摄地点定在了职业战队最多的B市。


     叶修看着联盟的邀请邮件,脸色铁青。


     韩文清看着联盟的邀请邮件,同样脸色铁青。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狂飚的垃圾话,苦笑。


     王杰希看着集体表示一定会好好训练好好看节目的自家队员们,感到了心累。


     周泽楷默默坐上了飞机,孙翔一脸不情不愿的跟着上去。


     苏沐橙和楚云秀手挽着手逛商场平复心情去了。


     肖时钦听见队员们欢送的高歌,苦笑着登上机场大巴。


     张佳乐看着自己的排名,表示再也不会爱了——顺便一提,这回他倒不是第二名了,但他刚好是第十名,跟第十一名的选手只差两票。


     唐昊在听到经理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想一脚踢飞面前的显示屏。


     好吧,不管愿意不愿意,大神们都踏上了B市的土地,直奔联盟总部。


01


     “在正式录节目之前,我们得先把海报拍出来。”联盟的工作人员给选手们介绍着,声音不易察觉的有点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文清正好站在他面前,“试衣间里已经准备好了衣服,有两件贴了名字,等会进去了大神们抽一下签分个组,然后直接换就行了。”


     苏沐橙和楚云秀说笑着先跟男选手们一起去了大试衣间,要等抽完签再去专门的试衣间去换衣服。


     唐昊和孙翔正联合起来问王杰希怎么刘小别没来,而王杰希冷静的表示如果他们想的话可以让刘小别来探班。


     叶修逗弄着不说话的周泽楷和嘴一直没停下来黄少天,喻文州和肖时钦无奈的聊着什么,韩文清黑着脸第一个推开了试衣间的门。


     简直闪瞎了眼。


     迎面挂着的就是一袭皇袍,金灿灿的料子在灯光下反射的光芒分外耀眼。


     顶端是两个大字——叶修。


     再看旁边,是一件板儿正的中山装,纯黑布料,样式稍微做了改动,更加显得帅气逼人——贴的名字是周泽楷。


     “所以联盟的意思大概是荣耀的传承?”喻文州观察服装,“设定的背景差不多是民国吧?叶修代表皇权,周队代表的革命分子要推翻皇权统治?”


     “听起来有点意思。”王杰希表示赞同,扫视一件一件挂的整齐的服装,“军礼服,长衫马褂,清朝的宫装、朝服,旗袍,衬衫领带西裤,神父的长袍——这个的意思是外国人吗?”他好像又注意到了什么,“那边是十二套西装?难道联盟还要弄个穿越剧吗?”


     “脑洞太大。”韩文清冷哼,但仔细一想联盟的风格,不得不赞同了王杰希的意见。


     “这边真的不能抽烟吗?”叶修完全没注意服装什么的,反复询问着工作人员。


     “真不能啊叶神……”工作人员无力,指着抽签的箱子让选手们去抽签。


     周泽楷默默的看着一切,黄少天孙翔唐昊张佳乐已经脑洞大开补不上了,肖时钦推着眼镜但笑不语,苏沐橙和楚云秀依然在挽着手聊天,笑个不停。


     所以第一个上去抽签的是行动力MAX的前霸图队长韩文清大大。


     一队。韩文清亮了亮手里的签,挑眉示意下一个人上。


     “我来我来我来!”黄少天蹿过去了,随手抽出来一张,瞄了两眼,“哎我也在一队老韩老叶多指教啊!干掉那个周泽楷!”


     周泽楷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语气却很是坚定:“你们。”


     “什么意思?”张佳乐看孙翔。


     “我怎么知道?”孙翔莫名其妙,“我又不是江波涛,问我干嘛?”


     “你不是轮回的人吗?”张佳乐更惊讶。


     “周队的意思是被干掉的一定是叶修他们。”王杰希淡定的翻译,同时扬了扬手里的纸条,“我在二队——顺便一提,我的想法和周队一样。”


     “喂,王杰希你这么嚣张你家里人知道吗?”黄少天一边看着喻文州抽签一边吐槽,“这画风不对啊,魔术师应该不带随时切换画风的被动技能吧?我去队长你也在二队啊?不是吧我们大蓝雨的两个人被拆了?队长你要跟王杰希一组?蓝雨的粉丝会跟微草粉打起来吧?”


     喻文州微笑:“少天,看看你的队友。”


     韩文清,叶修。黄少天迷之沉默,他倒是一开始没想起来这俩十年宿敌分到一队了,光顾着兴奋能打周泽楷了。


     “二队。”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站到周泽楷王杰希喻文州那边去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这抽签是开了挂了?入选的三个心脏两个都在二队而且还带了半个心脏?公平呢?”


     “一队。”楚云秀霸气的把纸条拍桌上了。


     “哈哈,我不在二队!”张佳乐兴奋。


     “恭喜你摆脱‘二’的诅咒。”叶修咬着一根没点的烟闷闷不乐,要他一个老烟枪不抽烟简直能要了他的命。


     过程不一一缀述,总归到最后是分完了组,名单如下。


     一队:叶修,韩文清,黄少天,楚云秀,张佳乐,孙翔。


     二队:周泽楷,喻文州,王杰希,苏沐橙,肖时钦,唐昊。


     其中王杰希和孙翔分别被吐槽你一个老人/年轻人混到我们年轻人/老人的队伍里居心何在?


     孙翔表示你们以为我愿意啊?


     王杰希犀利回击说论年龄的话喻队还比他大呢。


     喻文州无奈的接受了众人惊讶的目光,对魔术师先生温和的笑了笑,开口调侃:“那王队大约得叫我一声前辈?”


     “别闹,老林还比叶修大呢,出道晚了一年还不是乖乖叫叶修前辈?”王杰希一脸严肃,“该是喻队叫我前辈才对。”


     工作人员茫然的看着众大神因为辈份问题不断扯皮而乱成一团,不知所措。


     “胡闹!”韩文清冷哼一声,简短有力的句子甩在地上叮哐作响。


     工作人员趁着一瞬间的寂静把手里早都准备好了但找不到机会发的文件人手一份的发下去,终于转移了大神们的注意力,屋里总算安静了一会。


     很快这平静就被打破了,黄少天语速飞快毫不间断。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文件上究竟写了什么。


     《极限荣耀》第一期世界观设定。


     荣耀王朝年间,现任皇帝叶修因种种原因从不露面,但身边一水的得力干将仍然忠心耿耿,追随左右。而后因其统治太过随意,且时值英雄多出时代交迭,以周泽楷为首的众进步分子誓要推翻叶修统治,建立新的荣耀王朝。


     而荣耀王朝的每个人都有超能力,分成二十四种,其中以叶修的能力最为奇特,自成第二十五种能力。


     周泽楷一方步步紧逼,叶修一方不甘示弱,最终双方约在某破旧工厂决战。


     正在召唤了能力准备开打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十二道光忽然笼罩了他们,他们被传送到一个陌生的辉煌场馆,站在两方中间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面对众人充满敌意的目光,老人解释说这一切是有人要求他这样做的,但因为他一时失手,他们的超能力出现了错乱,要想接着打只能先找回自己的超能力,而能够找回超能力的任务会有后续人员发布。


     说完老人就消失了,极限荣耀的故事由此开始。


     “我去这是什么年代还有破旧工厂?超能力?穿越?看了这东西我都不想打老叶了,我能打策划吗?”张佳乐抖着手里的纸,状似崩溃,“联盟的脑洞怎么那么大?”


     “我不该来。”叶修一脸悔不当初,“哥都退役了,要是节目播完对广大荣耀粉产生什么误导就不好了,”他口气沉痛,“到时候老冯一准得吃药。”


     “不会有这种可能,叶神。”喻文州放下文件,脸上是一贯的温和微笑,“哪怕是小游戏的胜利周队也不会放过的。”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喻文州所说的话。他喜欢任何一种游戏,不论是怎样的,只要有竞争,他就会努力做到最好,对于荣耀是这样,对于全明星的小娱乐游戏也是这样,对于这次的极限荣耀也是一样的。


     “啧。”叶修也不说什么,依旧咬着根没点的烟,转头凑到张佳乐黄少天那一波去吐槽了。


     孙翔看着两位心脏的言语交锋,百思不得其解:“叶修不来跟老冯吃药有什么关系?怎么又跟队长要赢扯上关系了?”


     韩文清八方不动的研究世界观,苏沐橙和楚云秀小声说着话,时不时笑两声,喻文州王杰希两人正一本正经的讨论什么,周泽楷平静的沉默面对这乱糟糟的一切,唐昊抱着手臂一脸不耐烦,但看在一屋子前辈的份上没出声。


     只有肖时钦特别好心的给孙翔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因,倒也没往深里讲:“叶神的意思是他肯定会赢,喻队反击他说赢的会是我们,冯主席吃药是因为如果叶修赢了,众多荣耀粉有可能质疑为什么联盟现有的选手比不上一个退役的老将。”


     “哦,”孙翔应了一声,习惯性的宣言,“输的肯定是叶修,毫无疑问。”


     肖时钦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咳……那个,你们这次在一个队。”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等着场面差不多恢复正常的时候开了口:“大神们看完了?摄影师造型师快到了,不如大神们先分一下衣服?”


     “小乐子,把朕的龙袍递过来。”叶修马上摆起了皇上的架子,各种指手画脚,“黄公公我看这大红的太监朝服挺适合你的啊?老韩别瞪我,那件最重的铠甲肯定是你的没跑了。张佳乐你去换边上那个全是花的戏服,云秀你就穿宫装行了。孙翔别反抗,你就剩这一件道士的长衫马褂能穿了。”


     “叶修你闭嘴。”韩文清抢在黄少天张佳乐孙翔开口前喝止,“都自己挑,挑好了去后面换。”他说着拿下了那一身银光闪闪的重铠,“我就这个了。”


     切。前斗神不满的撇撇嘴,拎着自己的皇袍拖着步子过去试衣间了。


     楚云秀淡定的拿了自己的宫装——这边就这一件女装,没人跟她抢。


     剩下三人对望一眼,黄少天以饿虎扑狼的架势冲向了相对看起来正常一点的那件道袍。


     另一边就要和谐很多了,周泽楷默默拿中山装就去换了,苏沐橙笑盈盈的拿下旗袍等着跟楚云秀一起换,剩下两个半心脏商量了一下,以“中和过于外漏的杀气”为借口让唐昊穿了神父圣洁的白色长袍,喻文州换军礼服,王杰希是一套干练的墨绿色收腰军服,肖时钦满意的拿了样式比现在的老旧一点的衬衫领带西裤。


     没抢到道袍所以只能穿全是花的戏服得张佳乐选手表示这不公平,二队的衣服实在比一队这边能看太多了。


     孙翔和唐昊拿着自己的衣服,十分想打架。


     好吧,联盟当然不是真的想坑选手,那些服装虽然卖相很夸张,但是上身之后的效果实在很棒,再被造型师化妆师一弄每个人几乎都是改头换面——除了不用化妆也帅的惨绝人寰的周泽楷和哪怕花了妆也无法拯救的王杰希。


     好吧,其实后者的扮相一样特别帅,无论是肩头和领口的金色星星还是胸口“荣耀”的标志都特别亮眼,再加上被墨绿色衬的越显苍白的皮肤、金色腰带勾勒出的劲瘦腰身和一脸严肃冷静的表情、浑身都散发出的撩人的禁欲气息,分明是哪怕看了眼睛都不比周泽楷差到哪去的帅哥一位。


     韩文清的重甲一穿气场全开,造型师表示不用多修了收拾收拾直接拍就行,而叶修就好生被拾缀了一番,胡茬子刮了头发重新弄了除了手之外的其他地方几乎是被改造了个遍,最后拍出来皇帝那种“天下我有”的慵懒劲儿特别足,十足的拉满了仇恨。


     黄少天一身道袍在不开口的时候倒也显得儒雅而深不可测,犀利的眼神仿佛能穿透镜头直直看进人心里——好吧我们就不提他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画面太美了大家想想就好。


     苏沐橙楚云秀本来就是两个美女,换了衣服稍做打扮更是漂亮了不知道多少。


     张佳乐一开始是黑着脸的,但在看完了效果之后甚是满意,大方的表示也没想象中那么娘气,即使是满是花的戏服也显得英气逼人。


     孙翔倒是一直黑着脸的,他穿那朝服也的确非常帅,毕竟人年轻脸也长得好,但是心理上怎么也接受不了一身太监装束,直到肖时钦又是好心解释了一下那其实是国师的衣服而不是太监的衣服才重新正常起来。


     天知道肖时钦是为了哄他瞎扯的,不管是清朝还是民国国师都是早都废除了的东西,那件衣服可不就是太监的朝服啊。


     喻文州的军礼服华丽又英挺,一身纯白,袖口的金边和帽檐上的“荣耀”标志闪闪发光,修长的小腿包裹在军靴里,走路的时候鞋跟磕在地面的声响清脆,整个人都优雅无比。


     至于唐昊,他的脸色和纯白的长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在拍宣传海报的时候表情放得稍好了一点,顿时就有了一种张新杰上身的感觉,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拿着十字架,像是随时准备去杀吸血鬼的血猎。


     肖时钦的装扮大约是最正常的,旧版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别有一种英伦老绅士的奇特感受,但丝毫不突兀,和谐的可怕。


02


     海报拍的挺快,每个选手为了早点结束折磨都特别配合,让笑就笑让转身就转身让闭眼就闭眼,绝不含糊。


     可惜即使这样也折腾了一整天,毕竟有叶修那么一个几乎没拍过这种东西的人拖后腿,这又非得拍十二个人的全员海报,叶修往几人中间一站整个画风不和,摄影师各种调整才没拍成“叶家皇帝的十一后宫美人图”。


     “晚上好好休息。”工作人员最后这样嘱咐道,“明天早上起来正式录节目,穿今天拍海报的衣服来,还得先取几个镜头。”


     大神们一听前半句话瞬间就抢试衣间去了,他们在大夏天捂的那么厚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哪还管的了后半句明天还得穿这衣服,分分钟试衣间就挤满了人——除了两个妹子有单独的试衣间之外都是大老爷儿们,挤挤也没啥,快点换完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就不提众大神因为联机打荣耀各种组队PK结果第二天顶着十二对黑眼圈出现在拍摄地点的苦逼惨状了吧,毕竟作为最爱荣耀的一群人,没通宵都是好的了。


     另外还得感谢一下喻文州,要不是他记得要穿之前的道具衣服大概大神们还得再跑一个来回取衣服。


     化妆师和造型师在看见大神们的一瞬间内心是崩溃的,这等于她们得更加费尽心思的、不那么突兀的把黑眼圈涂掉,难度陡增。


     工作人员在众人化妆的时候各种给说要弄出个什么效果来,一时间话说的比黄少天还多,引的众人一致吐槽。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友情扮演老人角色的人是……冯宪君冯大主席。


     他们刚刚取完破旧工厂里十二人对峙的场景,坐车到达微草主场的体育馆,发现孤独寂寞的站在场馆中央的一把白胡子的老人是冯主席的时候黄少天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了,张佳乐正在往下咽的一口水秒秒钟喷在了他旁边的孙翔脸上,孙翔则完全一副状态外的样子揪起了张佳乐的领子示意他们来打一架吧。


     冯主席出场不多,等剧情走完就遁了,接下来各自保密的抽了账号卡——就是开始剧情里的超能力,联盟弄来了选手们的正式账号,扒了银装随机抽签——再之后就是没有剧本全凭选手们个人发挥的游戏了。


     心脏三加一互相观察仔细揣摩,两个妹子淡定的开始聊天,孙翔唐昊黄少天张佳乐不知道怎么凑在一起开始在整个场馆转悠,韩文清行动力超强的开始寻找任务卡,而周泽楷好运的拿到了工作人员(妹子)偷偷递给他的一份手抄的任务卡。


     你们需要强化自己的能力,去寻找藏在场馆里的十一个箱子吧,你们有机会得到自己现在能力的武器。


     周泽楷果断叫了喻文州,除了脱离队伍不知道跑拿去了的唐昊之外剩下的五个人默契的默读完纸条,志同道合的迅速分散行动起来。


     留韩文清找任务卡,叶修反应很快的马上赖上了周泽楷,周泽楷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楚云秀大大方方的跟着苏沐橙行动,脱队四人团已经不见踪影。于是韩文清见状也当机立断的放弃寻找任务卡,就近以一种拆了微草主场的架势奔向C区观众看台。


     找什么东西,肯定的,看二队的行动就知道,只是不知道具体要找什么罢了。


     “箱子?”张佳乐的语气带着点疑问,他的目光集中在座位上放着的一个不大的箱子上,“观众落下的?”


     “估计是吧?快别管这个了我们现在应该找任务卡,任务卡明白吗?”黄少天语速很快,“哎我说唐昊你一个二队的人跟着我们一队干啥?快快快我们现在是敌人!敌人懂吗?别妄图挑拨离间啊我跟你说我们可是很团结的!”


     “快走快走。”唐昊不耐烦,要不是孙翔在这他才不想跟黄少天这个著名的话唠混在一起。


     黄少天满意的带着孙翔和张佳乐走了,就这么错过了比任务卡更重要的、被众人发现的第一个箱子。


     唐昊犹豫了一下要往哪边走,转身时又看见了那个箱子,想了想还是拿起来了,准备跟工作人员说一声有人落东西了。


     哦,他们也没人想想谁没事会拎着一个箱子来看比赛啊?反常必有妖都不知道吗?


     四人的跟随摄像师充满了想要吐槽的愿望,忍了又忍才没有吐出来。


     往工作人员的方向走的时候唐昊碰到了正在很辛苦的寻找什么的肖时钦,对方看见他的时候表情有些惊讶:“你已经找到箱子了?”


     “啊?”唐昊茫然,“找箱子干嘛?这个不是观众落下的吗?”


     “……”肖时钦无语,只好推推眼镜当做掩饰,“箱子是游戏道具,里面有你抽到账号的武器。”


     唐昊愣了两秒,然后毫不掩饰的大笑起来,隔着一个区的人都听的见——王杰希拎起一个箱子朝这边晃了晃,肖时钦朝他摊了一下手,然后让唐昊举箱子给对方看了看,王杰希打了个“过来”的手势,然后放下手,再抬起来一边拎着一只箱子。


     肖时钦笑,嘱咐唐昊拿好箱子之后马上就过去了。


     然而等他翻到王杰希在的那一排的时候,他才赫然发现那里分明摆着三个箱子——“你怎么找到的?”肖时钦表示他非常惊讶。


     “有规律。”王杰希淡定,“拿走一个,再多找到我都要没手拎了。”


     让我们把镜头转到二队刚刚分散出去找箱子的时候。


     唐昊拿到的那个箱子并不是最先被发现的,王杰希才是最早找到一个箱子的那个人。


     出发的时候他只是随意走了个方向,找完了一个区的第一排座位没什么发现之后转到了第二排,才找了几下就看见一个箱子明晃晃的放在座位上。


     运气好,没办法。王杰希一只手拿起手机照明,看到箱子的右下角有个荣耀的标志,就用另一只手拎起了箱子,要离开的时候多看了一眼座位号——二排十号,喻文州的生日,联盟里除了他自己以外的唯一一个他记过的生日。


     抱着这种猜想,王杰希去了七排六号,果然又找到一个箱子。这个时候就基本可以确定规律了,他马上拿了手机开始搜索参加节目的职业选手的生日,快走到十二排二号(孙翔生日)的时候就听见唐昊的张狂大笑,再之后就看见了肖时钦。


     “真不知道该感叹你的运气好还是该说魔术师的直觉总是那么准。”肖时钦半真半假的感叹一句,随便拿了个箱子,“那周队喻队他们拿到箱子了吗?”


     “周队不知道,但我给喻队打了电话,这会他至少得拿到两个箱子了吧?”王杰希耸耸肩,“我们继续?”


     “走吧。”肖时钦主动承担起搜索生日的工作,随口吐了一句槽,“有点心疼那些在几十排几十号拼命找箱子的人啊。”


     此刻周泽楷的内心十分无奈,脚步匆匆各种翻座位但就是摆脱不了某个没下限的退役选手。


     “哎我说小周你就别挣扎了,痛痛快快把要找什么说出来不就得了?我也不会再跟着你,皆大欢喜多好,是吧?”叶修不放弃劝说,口气懒散又嘲讽。


     “……箱子。”周泽楷思考一会,说出了答案——他瞥见王杰希举起来的手里有两个箱子,这意味着他们已经取得了暂时的领先,如果能够摆脱叶修的纠缠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巩固己方的优势。


     “没骗人?”叶修不信。


     “没。”周泽楷回答的意外的快,“……分开。”


     “成。”叶修一反常态的立马转身走了。周泽楷看对方的确没有要反悔的意思之后脚步更快的离开了这一片区域。


     哦,他怎么知道叶修这会迅速打电话——手机是退役后硬给配上的——让张佳乐去跟着周泽楷。


     肯定是找东西,但谁知道周泽楷是不是骗人呢,让张佳乐跟着说不定还能给幸运E带来一点好运,比如周泽楷找到了要找的东西然后张佳乐发挥前辈的气场给抢过来。


     而且他没跟着,也不算说话不算数,对吧?


     叶修满意的抖出来一根烟咬在嘴里,找了块没人的地方开始寻找。


     听到叶修说要找的是箱子的时候张佳乐黄少天孙翔三人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紧接着黄少天和孙翔就提着碍手碍脚的长衫往他们的来路狂奔,张佳乐心累的跟着叶修报的坐标找周泽楷去了。


     韩文清觉得他现在真的想拆了这个场馆,他已经找完了一整个区,却半点发现也没有。


     苏沐橙和楚云秀笑嘻嘻的一人拎着个箱子路过状似暴走的韩文清,满场馆的找工作人员登记去下一个任务点了。


     喻王肖三人成功聚头,地下工作者一样的藏在两排座位之间的空隙处,面对一堆箱子开始讨论。


     “已知唐昊拿到了一个箱子,”喻文州总结情况,“我过来的时候看见苏沐橙和楚云秀都有箱子,少天他们两个还在找,韩队……”他望着对面那个区,然后转回头来下结论,“也没找到,叶修没有,周队没有,张佳乐前辈也没有,所以我们拿了剩下的所有箱子。”


     “非常大的优势,”王杰希笑,“给周队留一个,我们再一人拿一个,剩下四个随便往哪个角落里扔一扔让一队的人耗时间去吧。”


     “我们可以想办法打开它,然后拿走里面的东西,空箱子留着。”肖时钦眨眨眼睛,镜片开始反光。


     “密码是什么?”喻文州拿了王杰希最早找到的那个箱子,开始尝试有可能的密码。


     周泽楷觉得他应该想办法脱战了,叶修走了又来个张佳乐算什么事儿啊这是?而且跑了大半个场馆了连个箱子的影子都没见,他的运气应该没那么差?


     总该不会是被幸运E影响的?周泽楷看了一眼身边的张佳乐,莫名想到了叶修在职业选手群里每天必开的嘲讽。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肖队。”周泽楷接起来,张佳乐毫不避讳的凑上去听了。


     “周队,苏队唐昊还有王队和喻队拿了箱子先走了,我现在在A区二十四排,你过来拿一下箱子,我们一块去下一个任务点。”肖时钦好像并不知道有敌人在偷听,简洁的说明了情况。


     “好的。”周泽楷把手机扔到兜里,一路踩着座位朝目标的方位跑过去,最终到达的时候领先张佳乐大半排的距离。


     仗着年轻身体好,就这么任性。


     肖时钦把箱子递给周泽楷,没等他们转身离开张佳乐就从他们下面一排的座位上冲过来以一个完美的动作抢了周泽楷手里的箱子跑了。


     周泽楷想追,被肖时钦眼疾手快的揪住中山装的领子阻止——衣服差点被拽烂就是后话了——“不用追。”肖时钦各种淡定,又从脚下提起来一个箱子给他,“密码一二二,里面有等会出去需要换的衣服,等你换好了我们一起走。还有一张武器兑换券,找工作人员出示账号卡就能换到武器了。”


     周泽楷拎着箱子想了想:“……那个箱子?”他看向张佳乐跑走的方向。


     肖时钦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狡狭:“当然只有衣服。”


     “……”周泽楷换衣服去了,他觉得队里的两个半心脏实在是心太脏了。


03


     场馆出口,工作人员表示很抓狂。


     他们本来设计的是有两关才能拿到武器兑换券,第一步获得箱子,还得进行一个操作角色登高的竞赛,赢了才能获得箱子的密码,换成正常现代人类穿的西装并且得到武器。


     最早过来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就是按这个过程来的,苏沐橙赢了拿到密码,楚云秀还在等下一个挑战者呢。


     结果一下来了三个,西装革履,手上根本没拿箱子,一人从兜里拿出一张武器兑换券要求兑换。


     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大神你们是怎么打开箱子的?”


     “密码挺好猜的,是生日对吧?”喻文州笑了笑,西装外套整齐的搭在手臂上,藏蓝色的衬衫配上暗银色的领带不要太苏。


     王杰希站在他旁边,挽着西装外套的动作跟他如出一辙,他是藏青色衬衫配暗金色领带,两人站一块跟情侣装一样。“我们还有几张兑换券,能换别的部分的装备吗?”他十分平静的询问。


     工作人员声音颤抖:“你们找到了几个箱子?”


     “除了楚队之外的所有武器兑换券都在我们队。”喻文州温和的笑。


     “箱……箱子呢?”


     “改了密码随便放在场馆里了,衣服我们没拿。”唐昊不耐烦。


     欲哭无泪是种怎样的感受,工作人员今天算是彻底体会到了。


     这帮子大神要不要这么会玩啊?游戏的策划要哭了好吗?这是智商都被鄙视了的节奏?


     但游戏的公平性也不能被这么破坏了啊,工作人员只能硬着头皮做出决定:“每人只能换一次,多余的兑换券必须留在我这,第二个环节及其延伸任务取消,拿好自己的账号卡,自行前往下一个任务点。另外,从现在开始每一个任务点都设有比赛席,只要有游戏的参与者挑战就不能拒绝,死亡的一方会退出之后的所有竞争,只有完成了可以复活一人的任务才能指定一人复活,复活之后的人归属复活他的人的队伍。”


     王杰希唐昊包括围观的苏沐橙楚云秀一起看喻文州。


     “不论对手有几个人,如果跟队友走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己方几人一起上了?”喻文州淡定,迅速开始寻找规则的漏洞。


     “现阶段最多二对二,当然一对二一对一也可以。”工作人员解释。


     喻文州松了一口气,要是只能一对一那他就是分分钟出局的节奏了——要是拿着索克萨尔说不定他还有可能赢,现在手里一个随机抽来的大漠孤烟,处境不要太悲惨。


     “和我一起走?”王杰希问,他拿到的是君莫笑,这一点二队的人都知道,肖时钦和喻文州甚至唐昊都表示非常期待魔术师版的散人——“那估计得是打一个爆一个,散人就够无法预料的了,再加上魔术师的诡异……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肖时钦的原话,喻文州表示赞同,唐昊虽然脸色很臭但他非常期待一队的人能被狠狠爆几次。


     “那就我们一起。”喻文州表示同意,“出发吧。”


     工作人员挥泪目送,手握十一张武器兑换券,开始指挥其他工作人员找到场馆里的选手打扫后事。


     抽签什么的,下次绝对不能这么弄,心脏们分在一队简直要人命哦,夭寿啦。


     现在让我们把视角转回一队。


     “楚云秀叛变二队了。”叶修挂了电话,一脸沉痛,“我就知道不该让她和沐橙一起走。”


     “去下一个任务点。”韩文清理都没理那个烟不离口的皇帝大人。


     叶修耸耸肩,跟着过来找他们的工作人员出去了,马不停蹄的脱皇袍换西装,韩文清黑着脸接过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粉红色衬衫,努力压下打一顿旁边笑的连衬衫扣子都系不上的人的愿望。


     “挺好看的。”叶修故作严肃,“工作人员用心良苦啊,为了在之后的任务里不吓到小孩子都不管会不会吓到霸图粉了。”


     “闭嘴。”韩文清脸色比左宸锐黑起微草来那深不见底的黑还黑,衬着粉红色的衬衫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走了走了。”叶修装好账号卡,好像没听见韩文清说话一样挥手先走了出去——再待下去他大概得笑出腹肌来,搞不好还会被怒气蓄满的拳皇大人真人PK一顿出气,所以见好就收是必要的。


     反正出去了再笑也来得及。


     张佳乐跟黄少天和孙翔会和了,全然不知自己拿的是一个只有衣服的箱子,使劲跟两人显摆。


     直到工作人员找到他们并且告知现在的游戏进展,张佳乐才愤怒的摔了箱子,黄少天忍不住心疼了一下:“幸运E就别折腾了吧,赶紧换了衣服我们一起走,省的你特异体质一爆发我们一队被二队超过去。”


     对此孙翔深表赞同。


     张佳乐表示他真是日了狗了才会相信一个心脏会放任箱子被抢走而不去追。


     然后黄少天莫名其妙联想到曾经在论坛上看到过有文手用大型犬来形容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话唠属性大爆发各种转移话题,被孙翔毫不客气的要求闭嘴,顿时仇恨转移到孙翔身上去了,从场馆到下一个任务点的路上嘴都没停过。


     第二个任务点设在一所学校里,但具体在哪栋楼哪个教室需要自行寻找,而无论其他人找没找到完没完成任务,只要有一个人完成任务,那么剩下人的任务都作废,完成任务的人所在的那一队可以获得任务奖励。


     “找任务点是吧?”黄少天思考,“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小卖铺开始找,如果找不到我们还可以买点吃的。”


     孙翔和张佳乐已经往那个方向去了,黄少天抓狂的追过去:“说好的队友呢?队友爱呢?”


     三人一路吵吵闹闹到了小卖铺,张佳乐大方的表示作为一个前辈二人想吃什么尽管说他请了,哪怕不能破财免灾,给自己攒攒人品也是好的。


     黄少天毫不客气的就上去跟老板说最贵的拿三个,而老板仔细端详了一下孙翔,然后从柜台底下拿出来三条大中华。


     “这是学校吧?”张佳乐充满怀疑,“学校内的小卖铺给学生卖烟?”他转过身来看着黄少天,“而且你抽烟吗?”


     “我又不是叶修。”黄少天鄙视,“就是别人请客所以点最贵的,哪知道最贵的就是烟?你看现在不就得给你省钱了吗这多不好。哎对了老板你刚才看孙翔是因为怕他没成年?所以其实这个不是正经给学生卖的对吧?是给那些烟不离手的老师们卖的对吧对吧对吧?还有老板这最贵的食物来三个谢谢!”


     老板听了这一长串夹带着粤语口音语速绝对不慢的普通话,作为一个在皇城脚底下土生土长听惯了京片子的B市人,懵了:“啥玩意儿?”


     “你看人都听不懂你说话。”张佳乐嘲笑,接着跟老板说话,“老板最便宜的拿一个给他,我和那个小伙要最贵的。”


     孙翔没说话,他本来也不是太多话的类型,更别提经历了黄少天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垃圾话攻击,现在他只觉得一句话都不想说,动嘴都嫌累——他忽然能理解第六赛季微草憋屈的输给蓝雨之后的情感了,简直不要太恶心。


     黄少天当然是不依的,立马指了三五种零食要求老板拿出来,张佳乐不甘示弱的也给自己和孙翔拿了三五种,特挑衅的望着对方,豪迈的拍下一张大钞:“我和这小伙的,他的自己结账。”


     “我次奥啊张佳乐你的下限被叶修吃了吗?说好的请客呢?”黄少天一脸“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张佳乐不管你是谁快点把我认识的那个张佳乐还回来”的表情。


     眼看着黄少天还要接着说,张佳乐连忙打断:“我请行了吧?求你别说话了行不?安静一会吧现在我都快耳鸣了!”


     黄少天满意的闭嘴,孙翔长出一口气——要是前几个赛季的他早都炸了,现在这么能忍还不都是逼出来的,某种程度上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是能让人发疯的生物,只不过是方法不同罢了。


     跟周泽楷同队这么久,他连周泽楷都能忍了,难道还忍不了区区一个黄少天?孙翔有点赌气的这样想着,愣是憋了一路都没炸。


     三人在小卖铺里没什么发现,出去在学校里乱晃的时候碰到了同样乱晃的唐昊,后者一点也不客气的从孙翔手里拿走一包薯片,一边还要冲对方吐个槽:“你们是来春游的吗?”


     孙翔怒瞪唐昊:“干嘛拿我的零食?”


     “夜宵我请。”唐昊不耐烦,“你们找到任务点了吗?”


     “没见啊。”张佳乐赶在黄少天张嘴前爆语速回答。


     唐昊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拿着零食转身走了,黄少天想说的话因为他这一转身全都哽在嗓子里了,想说的太多一时半会还说不出来,憋的他简直呼吸不了。


     孙翔表示他非常高兴能够看到黄少天说不出话来,同时决定为了报答唐昊他就夜宵多吃点贵的吧。


     张佳乐已经莫名被戳了笑点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另一边,喻文州和王杰希推开了化学实验室的门——门口贴着一张大大的“荣耀”标志,毫无疑问是任务点。


     “大眼儿来了啊?”叶修正站在门口,听见门响转头看了一眼,随口招呼一声。


     王杰希有点不解的观察了一下实验室内的情况——工作人员远远的站在窗边,叶修站在门口,韩文清一脸严肃的拿着一支试管似乎在研究什么——没什么不对啊,叶修和工作人员站那么远干什么?看起来最多高中的化学试验而已,又不会炸了实验室啊。


     喻文州淡定的撕下门上贴的标志,走进来之后轻轻关上了门,看了一眼室内的情况也觉得不对劲,声音就带了点弧度:“叶队?韩队?”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伴随着一阵急速的乒乓声,韩文清手里的试管飞快震动了几下,然后“嘭”的一下炸了,试管碎片飞溅落地,地上一滩看起来像水的东西还犹自反应着,银白色的小球在水面上飞快移动,“呲呲”声不绝于耳。


     王杰希算是明白了,而且这绝对不是韩文清第一次炸试管,不然那二人不会站那么远还特别小心的随时准备跑路。


     谁让工作人员不能给任何提醒,叶修又对这种东西一窍不通呢——他是十五岁离家出走,那会初三刚上吧?接触过化学实验这种东西吗?


     幸亏韩文清反应快闭眼侧头松手,不然炸出来的玻璃渣子肯定得割伤手再崩到眼睛里去,哪会只是现在这样每炸一支试管脸上多出来几道血痕?


     喻文州表示还好他还没来的及上前。叶修的反应是长出一口气然后指着脸颊上一道不怎么明显的血迹跟新来的两人介绍说这是韩文清第一次炸了试管的时候玻璃渣子蹭的,接着痛心的指责韩文清不会弄就别逞强这已经是炸的第三支试管了再加上在生物实验室里的七片盖玻片给节目组省点钱行不。


     见韩文清又拿起来一支试管准备继续,工作人员又往墙上贴了贴,飞快给王杰希和喻文州介绍了一下任务规则:“试管和药品都在实验台上,只要使反应完之后有稳定存在的生成物沉淀就能完成任务。”


     王杰希看了喻文州一眼,后者很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表示他是个理科废,目光分明写满了你上吧魔道学者和魔法药剂多配。


     天知道王杰希是因为真的特别喜欢化学所以玩荣耀的时候果断转了扔各种试剂来战斗的魔道学者,这歪打正着的不要太准。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王杰希还能想起来多少关于化学的知识还是个很大的问题,但总比两个连化学课上没上过都不知道的人好点,至少他的动作操作上看起来比韩文清规范不少。


     蒸馏水,硫酸,盐酸,硝酸银,硫酸铜,氢氧化钠,氯化钠,高氯酸,金属钠,高锰酸钾……一堆药品摆在那,乱七八糟毫无顺序,饶是魔术师也懵了一下,转头看韩文清的时候发现对方正企图把一块比刚才更大的钠塞进装满蒸馏水的试管里——马上就要成功了——瞳孔猛地缩紧,一句“别动”已经喊了出来。


     他可还是现役选手,虽然马上要退了但也不希望因为这么一个真人秀让别人把自己的手炸了导致没法参加下个赛季的比赛——这会他跟韩文清站的很近,肩膀都快贴一起了,毕竟实验台就那么长,他就是想远离也不行。


     韩文清闻声停手,挑高了眉毛,脸色是一贯的不好看,说出口的句子简洁有力:“有事?”


     “你这么放会炸。”王杰希见他停手,重新恢复了冷静,淡定的跟对方解释原因顺便提出建议,“如果你一定要用这两种药品,建议反应场所换成烧杯,而且钠少放一点。”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点,“放之前提醒一下大家。”


     “大眼儿这会简直有一种自带的学霸气场。”叶修跟喻文州吐槽,“刚才居然敢吼老韩,精神可嘉。”


     韩文清则狠狠皱起了眉思考了一会,然后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拔开了盛蒸馏水那个瓶的盖子,拿起装钠的瓶子就要往进倒:“我放了。”总算他还记得要提醒一下。


     王杰希又瞳孔缩紧了,他想说要自杀也别拉别人垫背啊就算你不知道为什么也别跟钠和水过不去这个反应量真要死了而且那个瓶子也不是反应容器这么弄是想毁容还是残疾啊?一时内心活动太过剧烈,导致他开口时的口气简直冷的能掉出冰渣子:“韩文清,放下你手里的东西,退到离实验台至少十米的地方。”


     王杰希一双大小眼冷冰冰的直视韩文清,后者惊叹于这可怕的学霸气势,但显然不甘示弱:“凭什么。”


     “老韩居然反驳他?”叶修惊讶,“一般这种时候他不都是看一眼就继续做要做的事吗?大眼儿把老韩逼到这份上了?”


     “学霸气场对学渣震慑效果加倍。”喻文州试图用游戏理论解释,“就像一个满级大号随便放一个群攻就能秒掉一片一级小号,韩队没被秒已经很强了。”他认真的观察了一会王杰希,思考着说,“换我说不定已经放下药品退后十米了。”


     “你会炸了我们。”这是冷静下来的王杰希,刚才他是真怕韩文清就那么把钠倒进去,这要倒进去了他就不该想哪个赛季该退役而是想以后还能不能打荣耀了。


     还好他的化学当年学的很好,这可以说是王杰希唯一学霸的科目了,而且当时在高中他的化学从来就是年级第一,就是别的科目都落到刚及格化学也是第一。


     所以王杰希现在才能很快想的起来什么东西反应能生成沉淀——他手里的试管已经放好了药品,反应也正在进行了——偏偏韩文清不安生跟钠杠上了要炸实验室,他一时没忍住开了最高级别的学霸气场,彻底震住了在场的另外三个学渣——好吧至少在化学这方面他们三个在王杰希面前就是学渣。


     “任务完成。”看见王杰希手里的试管已经出现沉淀,工作人员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宣布了结果,按下手里的遥控板,所有广播开始播报任务已被二队完成的消息。


     韩文清脸色黑的快变成非洲人了,但还是拽着想说点什么的叶修一起出去了。


     喻文州对王杰希比了个剪刀手,两人淡定的走出门。


     肖时钦有点遗憾的放下手里的电子原件,唐昊迅速扔了手里的电路图,抱着手臂离开物理实验室。


     找到了微机教室于是在里面玩的很开心的黄少天张佳乐孙翔三人组直到听到广播才想起来他们是来干嘛的——任务啊任务,怎么没一个人想起来有这件事呢?


     一人行动的周泽楷愉快的放下手里的笔,很高兴能够不用苦恼自己接到的任务怎么完成了,那纸上的一道对数计算题简直能难死所有职业选手——除了联盟里学历最高的数学系的天才罗辑和好说读到大学了的安文逸。


     一直脱离组织二人行动的两个妹子根本没到这学校来,发动美人计从工作人员那里得到了第三任务点的所在地点之后就直接过去了,在第二任务完成的一瞬间就开始了第三任务的竞争。


04


     选择的地图是最简单粗暴的擂台场,苏沐橙平静的刷卡登陆,重新点了一下技能,有点头疼的告诫自己手里拿的是剑客不是枪炮师,千万别进比赛了第一反应就是拉开距离。


     她对面的比赛席里,楚云秀一脸严肃的抿起嘴唇,再三提醒自己唐三打不是元素法师,隔着十几个身位格是打不到人的。


     第二任务完成的时候第三任务就解锁了,只有淘汰掉敌对势力的一人才能完成任务,有一次试验的机会,第二场才会算做正式比赛。


     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打过一场,结果不多说,过程就有够痛苦,双方都是打着打着就想拉开距离,短兵接战三两下就见两人极为默契的后跳——苏沐橙那边的夜雨声烦还出了几个普攻,她以为自己拿着的是沐雨橙风,想用飞炮脱战;而楚云秀则是一个瞬间移动的操作都下去了,只见角色一阵乱跑,连忙反应过来是流氓不是元素法师,又是各种救场。


     一定得赢。楚云秀下定决心,一队已经落后很多了,她还不想就这么轻易被别的队打败,即使她常常因不够坚持而为人诟病,但也总有想要捍卫胜利的时候,比如上届世邀赛,再比如刚刚过去的那个赛季,再或者是现在,与自己的好友厮杀。


     冰蓝长剑带起血花,利爪撕裂剑芒,留下异状态和道道血痕。


     荣耀!


     金色的大字在屏幕上闪现,楚云秀放松的耸了耸肩膀,朝自己的好友眨眨眼睛:“你第一关赢了我,现在正好打平。”


     “让你得逞了。”苏沐橙有些遗憾的让手指离开键盘,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口气却分明是在开玩笑,“晚饭你来请,总得抚慰一下我因出局而受伤的心灵,对吧?”


     “听起来还不错。”楚云秀笑,“想吃烤鸭还是炸酱面?”她想了想,忽然灵光乍现,“等节目录完了我们去王杰希家里蹭饭吧,喻文州说他做的饭特别好吃,有一次张新杰还在群里推荐过。”


     “这个我知道。”苏沐橙把自己的头发拢整齐,“一帆也说过,只不过我一直没机会试试。”


     “没机会加一。”楚云秀附和,“今晚就去吃,就这样决定了,没他拒绝的权力。”


     第二任务点,叶修看着联盟第一脸的坚定表情,十分无奈的坐进了比赛席,正要刷卡进比赛时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在围观的几人脸上扫过一圈,口气一股地痞流氓的架势:“老张啊,过来一起干掉这个敌方首领吧。”


     “你怕了?”孙翔十分嚣张的站在他们轮回的队长那边,憋了那么久终于能好好说话了简直不能更爽。


     “你觉得你们队长欺负一个退役一年的老人很有成就感吗?”叶修反问,“还不过来?你现在可是一队的。”


     “要我帮忙?”张佳乐扬了扬手里的账号卡,“你求我呀?求我我就帮你怎么样?你看看你现在退役一年了肯定技术不如人小周了,一个人上就是等虐对吧。”哦,就算那个拉遍全联盟仇恨的叶修同志不肯求他,相信大家也会十分喜大普奔的看着对方被周泽楷虐。


     “今晚宵夜我请。”叶修上来就开大招。


     “唐昊已经说好请客了。”张佳乐十分得意。


     “我只请孙翔。”唐昊挑眉,“晚上叫了刘小别一起,你一个前辈凑什么热闹?”


     虽然叫了前辈但怎么他一点都没听出来有什么尊敬呢?张佳乐深深地怀疑起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百花出身的了。


     叶修满意的笑了:“现在呢?”


     “成交。”张佳乐马上坐下来刷卡登陆。


     “想二打一?”王杰希作为二队辈份最高的前辈说话了,“叶队,不厚道吧?”他环顾了一周,最终看向周泽楷,“介意吗?”


     周泽楷想了想,坚定的吐出来一个字:“上。”


     谁让二队的众人都特别想要见识一下魔术师版的散人呢,所以哪怕是跃跃欲试的唐昊都被肖时钦和喻文州给劝住了,站在王杰希那边观战。


     选装备,点技能,四人很快弄完了这些,点击开始。


     地图加载,显示在屏幕上的四个角色分别是叶修的索克萨尔、张佳乐的王不留行、周泽楷的一叶之秋和王杰希的君莫笑。


     没办法,角色是抽签的,远程抽成近战近战变成远程也都是很可能的事——比如喻文州拿的大漠孤烟或者唐三打手里的风城烟雨,再比如黄少天拿了生灵灭,孙翔的沐雨橙风和韩文清的一枪穿云。


     叶修毕竟一年多没有高水准的竞赛来保持状态,而且也是年龄大了,拿了索克萨尔对上周泽楷的一叶之秋十分力不从心,术士的咒术大部分都得吟唱,而在被贴身的情况下战斗法师明显占优,因为都不习惯手里的角色,操作失误比较多——失误统计上叶修要比周泽楷好一些——所以叶修这边还是勉强跟周泽楷打了个势力均敌。


     如果没有王杰希时不时蹿过来扔几个板砖子弹拔刀斩也许会更好。


     尽管张佳乐砸下来的烧瓶也不是没起作用。


     “不惜一切代价,打死叶修。”喻文州笑了笑,“我们第二关的奖励是复活一人,如果能把对方的首领直接复活成本队的人,那么游戏就结束了。”


     这是周泽楷挑战叶修前众战术大师讨论出的结果,这个游戏一开始就没有那么有趣,所以提前杀死比赛也没有什么不好,至于收视率啊观众评论啊什么的,跟他们有半点关系吗?


     不得不说,周泽楷喜欢这个办法,所以他第一个邀请叶修对战,十分难得的赶在了想跟他打的黄少天之前。


     虽然黄少天十分不满,但无奈游戏规则不可更改,他只能坐看叶修准备打周泽楷,而叶修叫张佳乐帮忙的时候他也是很想上的,结果被他家队长以询问一下心情和感受的借口拖住,只能眼看着张佳乐刷卡登陆。


     孙翔和韩文清也是想上的,结果肖时钦和唐昊邀请等叶修周泽楷他们打完之后跟二人对战,也只好眼看着叶修落败。


     一切都走上二队两个半战术大师的预想局面,周泽楷用复活一人的奖励复活了叶修,工作人员什么都不想说心塞的宣布了二队胜利——游戏设定里的胜利标准是杀死敌对势力的全部人员,或者策反对方的首领,二队做到了后一点。


     精心策划的一个游戏,后面还有三四关的内容,就这么在第二关被杀死了比赛,所有工作人员都不禁想哭晕在厕所。


     还在第三关等待众人到来的两个妹子听说游戏结束之后忍不住笑了个花枝乱颤,楚云秀当即就给王杰希打了电话,要求他亲自做炸酱面请大家吃来抚慰众人受伤的心灵。


     “哦,”王杰希拿着电话笑了,看了一眼身边始终淡定温和微笑着的喻文州,口气带了点开玩笑的意思,“那要看文州同不同意了。”


     “下次绝对不能让这些妖孽们参加。”冯主席捂着心脏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请单纯的小孩子们来,就这么定了。”


05


     感谢您收看这次十分神奇的真人秀节目,请期待明年夏休的另一档节目——《进击的新生代》,这期节目将邀请荣耀联盟的新生代选手参与,为您展示年轻选手们的朝气、阳光和为梦想不懈拼搏的勇气。


     极限荣耀,就此结束。


FIN


评论
热度(7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