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All喻】五界游(00-01)

喻队的生贺小连载,一共五天,210完结

类似快穿吧应该,形式可能有点像去年给眼儿的生贺七夜谈~

第一次写魏喻莫嫌弃啊……

嗯第一界是魏琛,欢迎来猜猜后几界都是谁啊~

大写的OOC预警

私设有

这个世界的背景设定是虫爹的网游之近战法师,没看过的GN可以自行百度~设定用的不多我就不科普了~

答应的艾特~ @慕权 

以上







【All喻】五界游


00


     喻文州以为自己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从来不觉得什么玄幻的东西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然而系统就是要玩他,谁能阻止得了?


     这绝对是他最兵荒马乱的一个生日,没有之一。


01


     恭喜您触发“五界游”隐藏副本,请加油通关,祝您度过五段美好的旅程。


     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忽然在喻文州耳边响起,伴随着声音一同出现的是眼前渐渐亮起的画面,行人穿的奇形怪状,手里拿着各种武器来去匆匆,旁边一个复活点一样的东西一簇一簇冒着白光,光退去之后就有人从那里走出来——可不就是复活点吗?


     这是什么情况?喻文州有点懵,他只不过是睡了个午觉,怎么就触发了什么“五界游”副本?这还是现实吗?


     然而系统没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下一条消息很快刷了出来,依旧是那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第一界,通关条件:对攻略目标好感达到五颗星。祝您在这个世界度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喻文州收回刚刚掐了自己左手臂一下的右手——揪起来的那块肉生疼生疼的,应该不是做梦——开始探究自己所处的境地。


     腰带上有格子,能打开背包面板,并且显示人物装备,周围的人都穿的十分符合职业特征,目前看得出的有法师系箭手系战士系圣职系刺客系格斗系,基本能够确定自己是在某个全息网游里。


     然后是那什么“五界游”副本,听起来倒是有点意思,不是攻略目标对自己的好感度,而是看自己对目标的好感度,这游戏设计的新奇啊。喻文州不怎么在意的想,盯着自己法杖顶端嵌着的一块黑色晶体,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好奇。正是春节,联盟这会冬休没比赛,有个游戏来玩也不错,反正看这个设定系统肯定玩不了他,对吧?


     不过他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接受了这种设定,他还以为自己会惊讶的不行然后拼命找办法回到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呢。


     消息提示音忽然响了一下,喻文州在自己的视角里找了一圈才看到那个小小的标志,又顺便熟悉了一下基本操作——他的人物索克萨尔是个转职电系的法师,技能释放必须要念出技能名,再加上一句发动口诀,实在有些中二——才打开了消息。


     【私聊】迎风布阵:过来7573,9329


     【私聊】迎风布阵:城战的决定性任务,动作给老夫快点


     迎风布阵?是魏队吗?喻文州观察了一下方向,拎着法杖准备往对方说的坐标跑。


     您对攻略目标魏琛的好感达到两星,可以通过好感度面板查看,之后将不再语音提醒。


     低沉的男声忽然在耳边响起,喻文州差点脚下一滑把自己摔地上——他还没适应全息游戏呢,这么吓他实在有点受不住。


     而且好感涨的有点草率啊,喻文州调整好脚步继续跑,该不会是设定好的初始好感度吧?他不就是想到对方可能是自己熟悉的人所以激动了一下吗?


     看得出他现在是在城外,前进的方向应该是更偏远的练级区,不远处的城门口正爆发着大战,人民群众把各种技能往系统卫兵身上扔,每打死一个就爆发出一阵欢呼——果真是城战,看玩家数量恐怕得用万来算。


     另一边,猥琐的缩在某练级区一片小树林里的魏琛在看到索克萨尔对他的好感度一下子往上跳了两颗星时也吓了一跳,他才只是发了个消息而已,好感度一共才五颗星,涨这么快不是要分分钟通关了?他还想多玩一会这个叫平行世界的全息网游呢!


     喻文州作为一个没加太多敏捷的法师,全速跑了十几分钟才到达那一块坐标区,特别习惯的从小树林开始找迎风布阵,看到那个一如既往的猥琐身影时好感度又往上跳了一颗星——太熟悉太亲切了,荣耀中他没少看到这位前辈猥琐的缩在某个角落打偷袭,这风格,还顶着迎风布阵的名字,不是魏队才怪。


     “魏队好。”喻文州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魏琛愣了一下,拄着法杖站起来,动作有点惊慌:“你怎么知道老夫姓魏?”


     嗯?喻文州觉得有点不对,短暂思考之后无可奈何的得出了眼前这位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魏琛的结论,看样子这副本是把他弄到哪个平行世界了——怪不得这个网游叫平行世界,他想,不过对方惊慌什么?这里面有问题啊,需要进一步观察。


     “咳,先看任务吧。”魏琛似乎察觉到对方有些怀疑,马上忽略了刚才的问题,有些不自然的清清嗓子,“前置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剩下最后一部分,这片练级区有一个限过两人的密道通往主城内的城主府,我们只要消灭城主就能领取城战胜利的奖励了。”


     这些全是照着任务面板念的他会说吗?明明在打着荣耀呢忽然被传送到这么个世界来,系统叨逼叨逼半天讲了一堆世界背景任务目标攻略对象什么的,着重强调他不能承认自己本来跟对方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这鬼游戏还没有烟——这一条才是他真正的软肋,前面这些吐吐槽也就没啥了,要是一直没有烟他简直不能活了。


     两个法师打Boss啊。喻文州保持微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不由自主的想象了一下两个法师喊着吟唱口诀满城主府跑的画面,忽然十分怀念电脑键盘和荣耀界面——至少不用自己念吟唱词,他一个成年人玩这么中二的职业实在太耻了。


     “嗯,那从这走。”魏琛扒拉开身边的一堆枯枝败叶,地面上露出一个不大的洞来,底下隐隐冒着白光,有点像传送阵或者之类的东西。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伸手拉住准备往下跳的迎风布阵:“我先下去吧。”让老前辈顶在前面实在有点不厚道——虽然他还不能确定眼前这位是不是他所敬重的魏琛前辈。


     魏琛看着对方跳下洞的背影,忽然就有了些许感慨。


     很多人都以为他对连败了自己三次最后还抢了自己位置的喻文州很不满,甚至怨恨,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尽管一开始他自己也觉得应该是不怎么待见对方的。


     喻文州的手速慢,在这个唯快不破的职业圈里很难生存,魏琛早就知道这一点,他甚至看到过训练营主管劝对方放弃,但喻文州仍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冷静模样,礼貌的表示他想再坚持一下。然后他在许多学员的冷嘲热讽中一轮一轮留到最后,波澜不惊的连续三次打败魏琛,表情淡漠而冷静,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撼动他的坚持,连口气都是一如既往的礼貌疏远:“多谢前辈指教。”


     魏琛知道他该离开了,所以他干脆的退役,从此消声匿迹。是仍然不甘心吧,他混在一些网吧里又折腾出一把死亡之手,像个喻文州的脑残粉一样追着看对方的比赛,看着索克萨尔上自己的痕迹一点一点被抹去,然后拍着桌子喊你看这傻逼把好好一账号给糟遢了,再列举各种事例来说服别人——也许是说服自己,他不知道。


     再到后来,这种起源于不甘心的关注似乎已经渐渐变了味,尽管魏琛不承认并刻意忽视这些变化,也不得不感觉到事情的走向已经不由他来控制了。


     呸呸呸,这种伤春悲秋的事不适合老夫。魏琛无声的动动嘴唇骂了一句,跟着对方跳入洞中。


     集齐两人,传送阵很快冒出更加明亮的白光,几秒之后就暗下去,和这个洞一起消失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魏琛拿手中的法杖当盲棍四处探了探,“也没个灯啥的,什么都看不见。”


     “火球。”喻文州小小声嘀咕了一句,一个小火球晃晃悠悠的升起来,总算照亮了一片地方。


     他们正站在一间大而空旷的房间里,中央似乎趴着一只章鱼一样的东西,看到他们这边的光之后暴燥的甩了甩触手,墙壁上的火把顿时亮起来,连带着照亮了整间房间。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在章鱼头顶上看见了城主两个字,显示为可攻击状态。


     “射。”喻文州用法杖指着他们需要消灭的城主,让刚才想用来照明的火球术完成了一次攻击。


     章鱼的一只触手很快横扫过来,喻文州没敢拿法杖格挡,迅速往后退了三步,吟唱了一个连珠火球,噼哩啪啦全炸裂在这只触手上。魏琛则矮身躲过触手,偷偷摸摸绕了个背,语速堪比黄少天的把火球术连珠火球雷电术一股脑扔到章鱼身上,打完就跑,临走了还给章鱼肚子底下放了个火树千重焰,走位风骚的不行,愣是没被触手打着。


     “肚子是这东西的弱点!”喻文州看着章鱼肚子被火苗燎了一下就立马打歪了的触手,也扔了个火树千重焰上去,果不其然准备打过来的触手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动作。


     全息网游怎么这么累,魏琛等技能冷却的时候还有精力胡思乱想,躲个攻击还得亲自跳,这是逼他满地打滚的节奏啊?“天雷地火,放!”他看技能栏,刚好发现有这么个特殊技能,马上就喊出来了。


     二人都是职业选手,尽管是第一次玩全息网游,但是网游的意识都是在的,什么瞄准弱点制造并捕捉机会已经成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连配合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十分顺畅的就控制住了局面。


     直到这只章鱼城主忽然红血暴走,一下子发动了自爆攻击——平行世界里不显示血条,两人一时都有点愣。


     “烽火连城起!”“电流墙壁降!”两声大喊同时爆发。


     两层墙壁应声而起,却是全都立在了喻文州身前给他挡着,魏琛连滚带爬的躲了几下,被爆炸的气浪掀起来狠狠磕在墙上,摔下来以后只剩一点血皮,吓得赶紧掏面包,都没顾的上回应喻文州说的话。


     “你怎么不给自己挡一下!”喻文州一边喊一边拿法杖狠狠敲掉章鱼刺过来的一只触手,嘴唇一动补了个火树千重焰上去。他承认自己看到对方被气浪掀起来的时候心脏停跳了一瞬,那种感觉跟总决赛毫无预兆的被人抓住机会舍命一击直接带走了有点像,但不只是惊诧,还有某种出离的愤怒和迷之感动,简直有点不像他自己了。


     魏琛猥琐的趴在地上拼命吞着面包,有点无语的发现对方的好感又涨了一颗星——他脑子一热顺着第一反应就把墙立到对方身前去了,刚立完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这种损己利人的行为实在有点丢人。


     “老夫血比你的多。”魏琛补好血站起来,想了个足够说服自己和对方的理由,然后马上翻过这一页,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攻击,和对方一起迅速收割了章鱼的这点残血。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看着魏琛去摸掉落,直挺挺的站着等身上血迹灰尘之类的被刷新掉才拿了食物水果开始补血补蓝。


     “我去!”魏琛一脸满意的从章鱼肚子里掏出来一条烟,觉得人生一下子圆满了,分分钟不顾还掉了什么,手忙脚乱的拆开包装咬了一根,却生无可恋发现这事后烟有了,却没个火——一起掉个打火机会死吗?难道他要钻木取火?


     最后他向他唯一的希望求助,“借个火呗,文州?”尽管他觉得能借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没谁会有打火机或者火柴这样的道具。


     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笑,从容不迫的拿法杖指着对方手里的烟放了个火球术上去。


     魏琛茫然的被炸了一脸黑灰,反应过来之后表示他想跟喻文州真人PK。


     “抱歉,”喻文州有点憋不住笑,“威力有点大了。”他收起法杖,脱了加智力的装备,赤手空拳的又放了个火球术出来,总算成功点着了烟。


     好感度又往上跳了一颗星,这个迎风布阵与他认识的魏琛几乎一模一样,很熟悉,甚至很亲切,好感要涨到五星一点都不难。


     通关条件达成,五界游第一界通关,祝您在下一界同样度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全息游戏似乎还不错。喻文州听着同一个低沉男声在耳边响起,正打算再跟迎风布阵确认点事情,就觉得好像被谁打了一棍子一样,眼前迅速陷入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中。

TBC



一直想写一次平行世界这个全息游戏的梗终于让我如愿了2333333

欢迎订阅TAG五界游~

评论(2)
热度(33)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