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情深不旧(FIN)

差不多去年这会写的文了,可能比较稚嫩……

收录在王杰希中心的本子《城中岛》里,本子好像完售啦,感谢~

依然喻队生贺

OOC预警

BUG有

私设有

以上





【喻王】情深不旧


00


     情深日笃 


     怎么会成为旧话


01


     不论是哪一个赛季的夏休期,冠军队长总是闲不下来的。


     这的确是一条真理。王杰希坐在化妆间内,任由专业的化妆师摆弄他的脸,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发呆。


     荣耀联盟第十一赛季刚刚过去,微草在经历了无比艰难的重塑核心后再次荣登冠军宝座,无数的代言广告之类雪花一样的落在了微草俱乐部,难为坏了一众高层管理人员。


     不接,是一笔极大的损失;接吧,给他们带来三冠的伟大队长偏生是个大小眼,看了代言冯主席不得吃药啊?


     最后还是余老板拍板决定:接!让我们伟大的队长大人去为难化妆师吧。


     于是就出现了明明已经是夏休期,微草全队都还留在俱乐部,每天的训练变成了化妆,比赛变成了拍代言这样的事情。


     冠军队嘛,又是一个三次夺冠的队伍,当然不会被轻易放过——就算他们的队长是个大小眼也一样。


     给王杰希化妆的貌似是个有强迫症的姑娘,恨铁不成钢的拼命给手底下不看眼睛颜值爆表的脸画眼线,贴双眼皮,甚至粘假睫毛。另一个化妆的姑娘弄完了其余的几个队员,晃过来凑热闹,特别小小声的提议:“要不跟摄影师说一声只拍侧脸?就不用这么折腾了。”


     “不行!”姑娘的语气特别激愤,“我就不信我不能把他化成轴对称!”


     所以可以理解当王杰希听到有快递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忽然开始庆幸队里的妹子不是强迫症了。王杰希果断顶着被蹂躏了一早上的脸——妆还没卸——出了化妆间取快递去了。


     “好了现在可以去吃午饭了,下午不用拍代言,自由活动!”全程跟随的余老板发话,走廊里王杰希的背影刚刚消失在转角。


     哪里的快递?最近好像没买东西吧?王杰希疑惑着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快递,是挺重的一个方形盒子,寄件人……


     G市,蓝雨俱乐部,喻文州。


     王杰希挑眉,随手签完了快递单,抱着盒子转身回了宿舍。


     他当然知道不用再回那个化妆间了,余老板宣布自由活动之后队员们的欢呼隔着两层楼都听得见。


     慢慢撕开包装,打开盒子,一片紫蓝色安静的盛放在那里。


     原来是花?王杰希从盒子里取出花盆,不算特别大的花盆里绽放着层叠的花朵,浅绿的狭长叶子显得生机勃勃,紫蓝色的花开得很高,有40多厘米的样子,倒是很漂亮。


     很少有人知道,除了荣耀之外,微草的队长大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园艺,只不过因为做了职业选手,时间几乎都被训练比赛复盘占满,没什么空闲去养花,才放弃了这个爱好,只在训练室摆一盆仙人掌,想起来就去浇浇水这样。


     但是喻文州知道。


     说起来蓝雨的队长或许是全联盟最了解微草队长的人,他知道那个人前严肃的微草队长私下偶尔会有些孩子气,知道他很喜欢那些生机勃勃的花草,知道严肃不过是他的表象,更深沉、更热烈的情感从来深埋在内心。


     倒不是因为最了解你的人是对手,而是既是对手,也是恋人。


     喻文州看到的是一个两面的王杰希,不论是对对手的毫不留情,还是对恋人的关心体贴,都让他忍不住想要微笑,想要更加了解这位心思变幻莫测的魔术师。


     王杰希看着花勾了勾嘴角,准备扔盒子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做工挺精致的卡片,字体是熟悉的工整清隽。


     生日快乐,杰希。礼物喜欢吗?据说植物可以防辐射,记得放在电脑旁边。


     末尾还有一个手绘的笑脸,有点卖萌的嫌疑。


     嗯,看起来快递没有耽误。王杰希看了一眼日期,如此下了结论。


     他去卫生间洗脸卸妆,之后去餐厅的时候顺便就把那盆花抱到了训练室,放在了自己的电脑桌前。


     觉得看到那盆花莫名的心情好了呢。王杰希默默地想,依旧保持了面无表情。


02


     虽说下午是自由活动,但王杰希还是回到了训练室,补完训练后泡起了网游。


     柳非进训练室的时候,就看到队长大人慢悠悠的操作着键盘鼠标,被桌子上的一盆紫蓝色的鸢尾遮住了半边身子。她认真的研究了一下那盆很漂亮的花,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


     鸢尾爱丽丝,法国国花,传说是爱神的化身。


     于是她决定做点什么。


     “队长?”柳非走过去凑近了花,很陶醉的吸了一口气,“好漂亮的花,是谁送的啊队长?”她眨眨眼睛,“粉丝吗?”


     王杰希转头看了一眼,否定,“不是。”


     “那队长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柳非一脸陶醉,“鸢尾爱丽丝,花语是想念你……”她停顿一下,“送礼的人很用心哦,七月了花还开的这么好很难得呢。”


     也就是联盟国宝级的女队员才敢调侃他们的队长大人了。


     不过很显然这么点调侃还不够用,王杰希非常淡定的让柳非去把早上的训练补上。


     想念你……王杰希觉得自己一定有点脸红,但实际上他很好的掩饰住了表情——就算他不是四大心脏,但好说半个身子都进了心脏组的大门。


     所以在回宿舍的时候他顺便就把花抱回了宿舍,特意查了鸢尾爱丽丝的生活习性,打算好好养着。


     毕竟那是生日礼物啊。他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总不能让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一盆花就这么被辐射死了吧?


     第二天到训练室的时候,柳非很奇怪的发现队长桌子上的那盆花不见了,后来高英杰去队长宿舍,看见了那盆花。


     柳非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但实在无从考证,这让她内心的火焰燃烧了起来——八卦之火。


     夏休期忙忙碌碌的过去了,王杰希真的是半点空闲都没有,甚至一整个夏休期都住在微草俱乐部的宿舍,拍代言、看训练营、新赛季的战略构想……无一不需要他操心。不得不说,王杰希的确是联盟最好的队长,因为忙于战队,他甚至没有时间去G市看看他久未谋面的恋人。


     喻文州也没有飞来B市,不仅因为王杰希很忙,不一定有时间来照顾,也是因为蓝雨高层也出了点问题,似乎是不满他占着队长的位置,不能更加完美的塑造黄少天的形象——他们当然不会想用心去了解什么战术,商人从来利益至上,黄少天有比他更强的战力,他们便狭隘的认为是因为他这个队长的问题,蓝雨才频频倒在四强。


     创建起蓝雨的第一任老板选择了移民海外,接手的老板完全是一意孤行,要黄少天担任队长,喻文州退居二线,副队交给了在他眼里更有价值的新星卢瀚文。


     卢瀚文是蓝雨的未来,让他去做副队提早历练,喻文州当然不会反对,哪怕他不是队长,换成黄少天他也完全放心,但明显这样生硬的调整会影响选手的心态,新赛季蓝雨的未来还是个未知。


     那段时间喻文州从未如此迷茫,哪怕是在他刚进训练营时都没有这样的不确定感,有多少战队是因为老板的强硬和外行而毁于一旦?以前的嘉世是这样,临海也是这样。


     他不想蓝雨重蹈覆辙,但由不得他改变。


     虽然新开始的第十二赛季仿佛与以前并无二致,他依然作为团队赛的指挥,依然是蓝雨的灵魂,但依然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


03


     联赛一场一场的过着,卫冕冠军微草一路领跑,蓝雨的成绩依然如往日,在二三名之间徘徊,新的等级提升了,全明星赛结束了,年三十放假了。


     王杰希终于抽出了时间回家,年夜饭上被各种阿姨叔叔问有没有女朋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之类的问题,觉得真是深恶痛绝,很快的吃完放下筷子礼貌的应付了问题,找了个自家侄子侄女放烟花很危险他去看着点的理由果断出了门。


     正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小孩子们飞奔在街上点烟花,灯笼沿街挂了两排,显得非常喜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飘了点雪花,没等落地就已经融化。


     天空上烟花一朵一朵的炸开,喧嚣吵闹。王杰希看着烟花慢慢熄灭,又炸开一朵新的,小孩子们拿着烟花棒兴奋地挥舞,留下了一道又一道一闪而逝的轨迹。他就忍不住拿起了手机,正想拨号时电话就已经打进来。


     “杰希?”隔着大半个中国,喻文州的温和的嗓音传过来,仿佛能温暖整座寒风凛冽的城市。


     “嗯,新年快乐,文州。”王杰希不由自主的笑了,为他们的默契。


     “新年快乐。”喻文州的声音带着笑意,平静而安稳,“在外面吧?”


     “嗯,看小孩子放烟花。”王杰希的嘴角勾起来就放不下去,“年夜饭上母亲都快逼婚了。”他开个玩笑,“你呢?也是逃了年夜饭在外面?”


     电话那头传来了轰鸣的烟花炸裂开的声音,隔着千里的电波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喻文州等到那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过去了才慢慢悠悠的回答:“的确啊,母亲很着急的样子,说什么都快三十了还没个女朋友像什么样子,还怀疑我其实有了女友就是不跟她讲。”


     王杰希笑出声来:“那你没跟她说其实是有个男朋友?”


     “还没说呢,我打算她要是再提过年的时候让我去相亲这回事就马上跟她说。”喻文州也笑出来了。


     二人都沉默了一会,电流的声音静静在耳边回响,两边都时不时爆发一阵烟火的轰鸣。


     “我忽然想送你一盆鸢尾爱丽丝了。”王杰希忽然说,他的声音不大,低而缓的说出来,带着些许还未消散的笑意。


     “看起来你是知道了?”喻文州仍然笑着,尾音愉快的上扬,“让我猜猜……是柳非告诉你的?”


     王杰希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慢一拍的反应过来对方看不见,才开口:“所以你是算好了?”不知道谁家的鞭炮炸开了,声音几乎近在咫尺,他等声音消散了,又继续说:“蓝雨好像没有姑娘吧?喻队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花语这种东西的呢?”


     “嗯……”喻文州沉默,再开口时笑意已经遮掩不住,隔着千里仍然清晰可闻,“杰希……是吃醋了?”


     “不,我只是好奇。”王杰希的口气淡定,似乎事实真如他所说的那样。


     不知怎么,喻文州偏从那份波澜无惊中听出了醋味,这个意料之外的发现让他十分愉悦,不过他还是非常体贴的没有戳穿,而是微笑着回答了问题:“母亲很喜欢花,以前常跟我讲花语啊之类的东西,所以我大概知道一些。”想了想,他忍不住多加了一句,“这下放心了?”


     “嗯。”既然被看出来,王杰希索性就承认了,反正在对方面前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喻文州兀自笑了,不由越发觉得想念,声音也就低了些:“杰希……”


     “嗯?”王杰希用简单的单音节回答,玩心大起的也拿了一支烟花棒在空气里划过,轨迹重复成简单的三个字。


     喻文州。


     算起来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近一个月前的全明星赛场上,再往前就是数月前蓝雨微草比赛时匆匆见的一面,叫他们如何不想念对方啊——就算他们绝不会明显的表现出来。


     “文州,这段时间很辛苦吧,”王杰希扔了熄灭的烟花棒,眼睛看向远方,“如果蓝雨不打算珍惜人才,不如来微草?微草一定会重视你的才能。”


     对方的语气似乎很严肃,但无疑喻文州听出来他是在开玩笑:“听起来不错,但我想我大概不会去啊。”他故意停顿,“跟魔法少女杰西卡大大抢工资可不是一件事好玩的事情。”话音未落,他自己就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杰希觉得自己一定在满脸黑线的笑,什么也不想说了。本来光打嘴仗他就不怎么说得过对方,对方再开了个大招,再不情愿也得认输,“文州……”


     “开玩笑的,”喻文州苦笑着,“我不太想离开蓝雨,也许这样留着能保持住蓝雨的成绩也是很好的事情。”


     两人莫名的沉默下来,烟花的声音不断。


     “会好起来的。”喧嚣的安静中,王杰希很笃定的说着,“蓝雨的队员信赖你,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蓝雨不会垮。”


     喻文州默默的勾了勾嘴角:“虽然自己也明白,但听你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放心了啊。”他还有余力开个玩笑,“所以杰西卡大大果然有一个平定军心的技能?”


04


     二月十号,正月初五,还在春假的范围内。 王杰希选定日子定好了机票,顶着父母严肃的目光出了家门。


     飞机落地已经是下午,王杰希去取了礼物,穿行在G市的大街小巷,在找错了数次之后果断叫了出租,放弃熟悉地图的想法。


     饶是如此,到喻文州家楼下时也已经天色暗下去,约莫七八点的样子了。


     “文州?在家吗?”王杰希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在的。”喻文州回答,双手在键盘鼠标上移动,歪着头用脑袋和肩膀夹住手机,“怎么了吗?”


     “看窗户外面。”王杰希的声音低缓冷静。


     难道出事了?喻文州惊讶,依言转头看着窗外,天空是不干净的灰橙色,看不见星光,只在远处挂着块被云遮住的月亮。


     忽然烟花升起,又炸开来,眩目的火星歪歪扭扭的拼出一行文字:喻文州。很快又是一排:生日快乐。


     轰鸣声这才响起来,接连的两声,然后是持续不断的响起,各色的烟花炸开,将最中心的那句话簇拥起来。谁知道炸开那句话的烟花用了什么材料,燃烧的挺久,才在渐次熄灭的烟花里缓缓碎成光片。


     喻文州从震惊里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已经滑下去,摔在地上,奇迹的是通话竟然还没断。他把手机捡起来放在耳边,对方的声音淡定温柔。


     “方便吗?可以的话现在请下一下楼……”喻文州挂断了通话,飞快的换衣服关电脑匆匆很父母说了一声就下了楼。


     王杰希正在楼下等着他,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大的礼物盒子,微笑着看他跑下楼梯。


     “文州,生日快乐。”他又说了一遍,给了对方一个久违的拥抱。 


     我的魔术师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献上了一场真正的魔术。喻文州这样想,微笑的弧度加大,眼底也染上了笑意。


     “我跟家人说了。”在对方的耳边,王杰希轻轻的说着,“然后我被赶出了家门,嗯……不知道喻队肯不肯收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喻文州笑的更加愉快,把对方压在了楼房的墙壁上,慢慢凑近,直到唇与唇相接,丝缕的甜蜜升腾起来,仿佛永无止休。


     似乎过了很久,王杰希挣扎着让对方放手,喘着气笑:“这么着急?我不信你没看到楼上你的父母在看你。”


     “嗯,就当是用行动表明心意吧,我想他们会明白。”喻文州仍然扣着对方的肩膀,笑的愉悦,“那么现在我也无家可归了啊,王队不打算收留?”


     “先看礼物。”王杰希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看着对方小心的拆开,“我想等我收留了你,大概就没人记得礼物这回事了。”


     “仙人掌?”喻文州有点惊讶,放在手里仔细端详,“好像是你放在微草训练室里的那盆分出来的小仙人掌?”他抬起头来,想到了多年前母亲告诉他仙人掌的花语:坚强。他们对视,喻文州觉得仿佛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点点碎开得璀璨星辰。


     那么他可不可以把花语当做对方给自己最美好的祝福?


     喻文州再一次贴近对方,夜幕下,他们安静的接吻,瞬间都延长成永恒。


     很远的地方,烟花再一次炸裂开,炫烂了无边的夜空。


     FIN


评论(4)
热度(87)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