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All王】万人非你(02)

all王的意思是林杰方士谦→王杰希,喻王双箭头,突发脑洞还有别的CP,请期待明天的更新

02只有方王,懒得改了非常粗糙……

01走这里【All王】万人非你(01)

我眼儿生贺倒计时三天~

OOC预警

私设有

BUG有

欢迎订阅TAG万人非你,因为作者也不确定下一个CP是什么

以上




02


     “喂,发什么呆呢?”方士谦仗着自己是前辈,一巴掌拍到队长的脑袋上,手劲没轻没重的,“激动的走不出比赛席了吗?冠军奖杯还等着我们去领呢!”


     王杰希淡定的一边活动手指一边把目光从屏幕上那个金色的、璀璨的荣耀标志上移开,一点也没有因为方士谦拍他头而生气。刚才的比赛太过激烈,肾上腺激素飙的太高,赢得最高荣耀的兴奋都还没来得及传递到表情上去,所以他几乎是面无表情的从比赛席里站起来,然后用平稳的声音告诉方士谦赶紧活动一下手指,小心等会儿端奖杯的时候抽筋。


     “这么淡定?”方士谦疑惑的看着对方走向舞台中央的背影嘀咕了一句,回头就能看到队友们脸上压也压不住的笑容,狂喜来的太快仿佛做梦,每个人的脚步都飘飘然如同踩在云端。


     这是他们微草的主场,赛场上尘埃落定的那一刻观众席里爆发出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和掌声,早有准备的粉丝团举着手中的横幅旗帜拼命摇晃,几乎整个看台都掀起了绿色的波浪,连坐在客场席位的百花粉丝中都混入了卧底,不顾周围百花粉们要杀人的目光,站起来各种挥旗,山呼万岁。


     这时候似乎才有了点夺冠的实感,王杰希从联盟主席手里接过冠军奖杯,带着笑容举高。十来个微草队员难耐兴奋,互相拥抱击掌,有爱闹腾的直接揽住旁边的队友,大声唱起了微草的队歌。


     很快队歌就变成了全场合唱,气势磅礴声音宏大,喜悦明显到能从歌声里听出来。


     “终于兑现诺言了你!我都等了两年了!”方士谦搂着王杰希的脖子喊,口气却一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脸上的笑比花儿开的还要灿烂。


     王杰希捧着奖杯微微偏了偏头,因为周围太吵所以他并没有听清方士谦说了个什么,但他现在心情很好,一点也不介意对所有人露出笑容,所以落到方士谦眼里的就是一个不太张扬的微笑,但眼睛里的光芒闪烁明亮,如同被灭绝星辰扫过的天空,尘埃消散,只留下一片澄澈璀璨的无边星河。


     炫目到仿佛所有喧嚣都落定,寂静之中恒星明亮的燃烧。


     方士谦一下子顿住了,晃眼的灯光从他脸上扫过都没能让他眨一下眼睛,所有画面都定格,连旁人说话都仿佛不知所云。


     他喜欢这个人。方士谦在震耳欲聋的歌声中想。他喜欢这个冷静的、严肃的、带领着微草夺冠的小队长,他喜欢王杰希,比喜欢冠军奖杯还要喜欢。他想拥抱对方,亲吻他的眼睛,他内心的野兽渴望到难受的哼哼着,但他不能真的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方士谦至少还保留了大部分理智。


     刚刚拿了冠军,过不了几天又是自家队长的生日,微草的队员们干脆抱着奖杯去了KTV,一路上各种互相比中指来炫耀自己的冠军戒指,追打笑闹不可抑制,跑累了就在王杰希身边围了一圈,仗着冠军奖杯带来的勇气开始花式作死,还有偷偷嚎了一嗓子“开队长飞机”的。


     “你们表达喜悦的方式就是开飞机?”王杰希一本正经的摆出了疑惑脸,“结合我们的专业难道不应该是上荣耀开JJC吗?”


     “你是在歧视治疗选手吗?”方士谦抢在所有人之前强势反问,一脸不爽摆的十分娴熟,“现在就出动小分队开你了啊!”


     ——就算他清楚喜欢对方,他也不能被别人看出来什么,毕竟他绝对不能成为对方的困扰,哪怕只是为了微草的成绩也必须这样。


     而且不得不承认,要他突然改变对对方的态度实在有点难,就算之前早有了缓慢的改观也一样。


     “开方士谦吧,”王杰希忽然慢悠悠的提议,语气难掩愉悦,“他可是今天夺冠的大功臣,开他我绝对支持。”


     于是马上有人喊了一句:“队长都发话了,小分队准备起飞啊!”


     方士谦分分钟蹿出去了,一边跑还一边对王杰希伸出双手比了个中指:“王大眼你看着我下次比赛一定放生你!”


     王杰希轻松的耸了耸肩,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方士谦叫了那个并不好听的外号。


     十来个队员一路吵吵闹闹到了KTV,麦霸们毫不客气的开始抢麦,啤酒摆了大半张桌子,平日不太沾酒的选手们全都端着酒杯,一边碰杯一边玩着扑克刷着手机,每个人戴在手上的冠军戒指都无比闪耀。


     那是他们积淀的荣耀,厚重而磅礴,最终化作金色的奖杯和手上的指环,恒久停留在这一个夙愿得偿的美好夏天。


     大多数职业选手的酒量并不好,这是一件十分显而易见的事情,因为十几个人只是分了一箱多的啤酒之后就完全不剩几个清醒的了。


     王杰希是倒的最快的那个,每个队员都敬了他一小杯——合起来有两瓶左右——他就被轻而易举的放翻了。


     下一个被集火的是方士谦,他充分发挥了防风血厚坚忍和冬虫夏草奶大冷却快暴击高的特点,硬是抗过集火,趁着没人注意挪到了王杰希旁边。


     “小队长?”方士谦低声叫了一句。王杰希正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酒杯,半天才移开目光去看旁边的方士谦,明显是醉后反应迟缓,连眼神都透着一股迷朦。


     方士谦忽然笑了,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那种。事实上他就算没完全醉也差的不远了,所以脑子同样不是很清楚,只觉得特别高兴,还没说什么话就忍不住先笑了。


     “冠军。”王杰希声音小的好像自言自语,“微草,总冠军。”他的眼里盛着笑意,表情很柔和,仿佛正看着的不是过去两年一直跟他不太合的方士谦,而是连做梦都会梦到的荣耀女神或者冠军奖杯。


     “嗯,我们微草是总冠军。”方士谦笑着又喝了一口啤酒,语气充满回忆和感慨,“都第五赛季了,我感觉好像昨天还是你刚出道那会儿似的。”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歪了歪脑袋表示自己在听。


     “第三赛季魔术师可是从头风光到尾啊,说是鼎盛也不为过。”方士谦回忆着,“我记得我还跟你说过什么‘就算被夸上天了也给我做好微草的队长’之类的话——生怕你被嘉世霸图这样的老牌强队挖走,还有之前不满你出道逼退林杰前辈,各种嘲讽和唱反调,虽然没直接影响正式比赛,但多少也会影响大家的心态。”他向后靠在沙发上,冲王杰希眨眨眼睛,“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可笑啊,当时真难为你了,小队长。”


     “习惯了。”王杰希很淡定的回答,语气听起来一点也不像彻底醉了的人,戴在手指上的冠军戒指跟手里的杯子碰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还剩下大半杯的啤酒慢悠悠的晃开涟漪。


     仿佛鬼使神差一般,方士谦慢吞吞的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抬到眼前端详那只几乎可以称作完美的手。


     手腕线条利落,掌心干燥温暖,手指骨节分明且修长白皙,青色的血管微微突出,顺着手背蜿蜒而上,清晰的仿佛画上去一样,指甲修剪的整齐圆润,指尖有常年练习留下的薄茧,但不太明显。


     一圈金色的指环被戴在中指上,在不怎么明亮的灯光里反射出微弱的光芒,刻上去的荣耀标志始终熠熠生辉。


     “你的戒指给我看看呗?”方士谦一边问一边去摘对方的戒指,根本是一点拒绝的余地都没留。好在王杰希并没有介意,任由对方动作,只是略疑惑的眨了一下眼睛。


     指环内侧刻着王杰希的名字,不太大,如果不仔细看可能注意不到,旁边还刻着“第五赛季微草战队”几个字。


    方士谦把对方的戒指和自己的戒指放在一起比较了一会,忽然手腕一翻把两枚都收了起来:“我先替你保管着,退役了还你。”他说的理直气壮,“你要是转会了,或者退役比我早, 这戒指就是我的了啊。”


     “以后还会有的。”王杰希对此的最大反应就是慢悠悠的挑了一边眉毛,然后靠在沙发上休息去了——他被灌醉了来着,怎么可能保持太长时间的清醒呢?


     方士谦悄悄把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压回去,得到对方回答之后当然是顺水推舟并且更加理直气壮的把两枚戒指装兜里了。


     第六赛季微草鼓足了劲头要蝉联冠军,然而却被喻文州带领的蓝雨打败,只能在一边鼓掌祝贺,看着冠军奖杯被喻文州举高。


     “这个亚军来的刚刚好,”王杰希在赛后的发布会上这样冷静的说道,“适当的挫折有利于磨砺大家的心态和技术,下个赛季我们就能做的更好。同时我也要恭喜蓝雨战队夺得冠军,我们明年再战。”


     魔术师总能用一个漂亮的角度看待问题,方士谦看着对方的侧脸想,心脏仿佛被什么击中,让他莫名激动起来,握在掌心的一枚指环似乎都变得滚烫。


     他想做点什么。


     于是方士谦敲开了队长宿舍的门,上来就拉起对方的手,把一枚金色的冠军戒指戴在了对方漂亮的手指上,语气恶狠狠的:“这戒指提前还你了啊,下个赛季打完我就要退役了,不再拿个冠军回来我看你怎么对得起林杰队长!”


     色厉内荏,心底有个声音提醒他。方士谦小小的心虚了一下,然后很快一巴掌拍碎了那个声音——色厉内荏个屁啊,他不就是怕对方发现那个其实是他的戒指吗?多大点事儿啊?


     既然他们错过了一个冠军,那他就补给对方一个。方士谦这样想的,并且他真的这么做了,还充满私心的把戒指戴到了对方的无名指上。


     这无疑是个隐晦的表白,他希望对方能看出来。


     ——方士谦选择性忽略了对方看出来了但绝不主动戳破这个选项。


     “放心吧,”王杰希看了一眼那圈指环,声音平缓稳定,听不出情绪波动,“明年的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什么明年,”方士谦纠正对方,“就算我退役了,以后每一年的冠军也都是微草的!”


     王杰希笑了:“以后每年的冠军都是微草的。”


     “这才对。”方士谦仗着一点点身高差拍拍对方的肩膀,一脸满意的走了。


     就算他们不能在一起,相同的梦想也让人满意,他不奢求更多,拿下每一个属于微草的冠军就足够了。


     方士谦看过了魔术师的鼎盛和转型,站在魔术师身后守护微草每个人的血线,却只能凝望对方的背影,努力用治疗的白光照亮布满荆棘的前路。


     但这不苦情,一点也不,他心甘情愿。


     荣耀中有那么多魔道学者,却只有一个魔术师。

TBC

评论(1)
热度(86)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