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All王】万人非你(05&FIN)

all王的意思是林杰方士谦邓复升周泽楷→王杰希,喻王双箭头

05是喻王,几句话周王林王方王邓王,注意避雷

01走这里【All王】万人非你(01)

OOC预警

私设有

BUG有

王杰希生日快乐!!!!!

以上






05


     “魔术师最重要的技法是错误引导吧,我恰好擅长引导失误呢,不考虑一下吗?”喻文州笑着问道,走廊里安静的几乎能听见他的心跳,不远处的房间里还有隐隐约约的大笑声传来。


     “这算对本王表忠心以求重用?”王杰希一本正经。


     喻文州无语了一下,就算他说的委婉了一些但他觉得这意思表达的也足够明显了,骤然被这么完全状况外的问题这么一问他都要懵了好吗。


     “……这算表白。”喻文州最终这样回答对方,“而且说个题外话,我才是国家队的队长来着,应该你来表忠心求我重用才对。”


     “表忠心一般都求不得重用,你看杜甫。”王杰希很认真的开始举例,“一般皇帝都比较信任偷偷想造反的,比如赵高。综上所述,造反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吧我说的再明白一些。”喻文州无奈的笑了,“我喜欢你,杰希,考虑在一起吗?”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我还在想你还要多久才能主动说出这句话。”


     喻文州耸了耸肩,静候对方的答案。


     “这样表白未免气场不够,”王杰希居然开始点评了,“先来个超近距离的壁咚再表白会比较有效果。”


     喻文州再次无语,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很是冷静的提醒了一下对方:“我比你矮,杰希。”而且魔术师这么少女心吗我怎么不知道?他在心底补上一句。


     “就等你这句话。”王杰希笑,伸手就壁咚了对方,还有心情调侃一句,“你的重点这么快就被带歪了啊,比我想象的容易很多。”


     “甘败魔术师先生下风。”喻文州从容微笑,“那么杰希的回答是?”


     “如你所愿。”王杰希说的很干脆,就着壁咚的姿势跟对方碰了一下嘴唇,“先回去吧,庆祝还没完。”


     喻文州却不依,态度堪称强硬的踮着脚把对方咚到墙上去了,低头亲够了才放开,还颇餍足的舔了舔嘴唇:“收个利息。”


     他们回到庆功宴的时候众队员已经醉了一片了,世邀赛的冠军奖杯放在桌子正中间,在灯光下显得金光闪闪,国家队里每个队员包括领队的名字都刻在上面,熠熠生辉。


     此时房间里面简直是群魔乱舞的状态,醉了的有睡的有醒的,睡了的还算安静,醒着的都在各种吹牛各种蹦哒,玩的十分开心,半醉半醒的都握着酒杯大声谈笑着要把自己灌醉,真正还有思考能力的倒是只剩下了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


     “要不我们先回房间?”喻文州作出建议,王杰希从善如流的点头表示同意,一口把他酒杯里剩下的那一点点酒喝掉才往外走。


     “去你房间还是我房间?”王杰希问。


     世邀赛期间的住宿标准是两人一间,同职业系的住在一起,没有同职业系的或者落单的互相凑一凑,所以最后王杰希和孙翔住一间,喻文州则跟领队叶修住在一起,两人是完完全全的不同房,就是想换到同房也没处换去,因为孙翔肯定不会乐意和叶修住在一间。


    “要不去外面?”喻文州想到他们这个纠结的房间分配制度,感觉不管去哪个房间都有被打扰的风险。


     “可以。”王杰希赞同,很自然的牵起对方的手开始改变方向,一边走还一边提了个问题,“坦白说,文州,你喜欢我多久了?”


     我的名字被杰希叫出来怎么这么好听啊?喻文州重点很歪的陷入“被喜欢的人叫了名字好开心”的迷潭,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什么,非常轻描淡写的回答:“一两年?或者两三年三四年?我不太注意这个。你呢?”


     “应该跟你差不多吧。” 王杰希笑,“我们也是会玩,双向暗恋搞了这么久。”


     苏黎世无比璀璨眩目的星河在他们头顶流淌,寂静幽深的夜色里只能听见他们低声交谈的声音,带着笑意直达心底,凡尘都飘飘荡荡的在他们身边沉淀,仿佛不染人间烟火。


     喻文州真心觉得,他应该是所有喜欢王杰希的人里面最幸运的一个。


     因为王杰希也喜欢他,他们可以在一起,没有什么主观的阻挠因素,无论是表白还是接受表白他们都做了无数推论,早已明确思考过得失。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早过了一见钟情再见就想结婚的年龄,冲动也不是他们的风格,真做不出来热血上头就跑去霸气表白的事情。


     两人一起安静的散了会步,正准备往回走时王杰希却忽然不动了,眼睛都闭上了。


     这是……醉了?喻文州哭笑不得,该不会之前一直是醉的吧?就是表现的很像平常的清醒状态?他不由得想起他们离开庆祝会时对方那空空的酒杯——他们每个人都倒了满满一杯白酒来着,不管是哪个职业选手来,只要喝完必定会倒,就是时间长短的差别而已,没想到这还带延时发作的。


     真心细思恐极啊,不会等明天对方醒了就断片了,根本不记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吧?喻文州有点惊恐,半拖半拽的把人弄回酒店塞进房间,临出门回自己房间前还跟对方讨了个浅尝辄止的亲吻——虽然对方还在睡眠当中,没有给他一点回应。


     还好王杰希虽然从头到尾都是醉着过来的,但当他第二天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断片,依然记得自己是答应了喻文州的表白,他们现在是在一起的。


     就是还有些不习惯,暗恋许久的人忽然变成他的男朋友了什么的。


     拿了冠军后国家队又在苏黎世玩了几天,不过毕竟人多眼杂,王杰希和喻文州都非常默契的保持了普通朋友的状态,连对彼此的称呼都还是叫熟了的“喻队”“王队”,简直没有人能看出什么端倪。


     回国是大家一起飞回B市的,国家队的全员都出席了国家竞技总局召开的发布会,冠军奖杯被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摄像机对着这一群功臣大拍特拍。


     发布会完了全员又是跟联盟主席和竞技总局的人吃饭,可以说比打比赛还累还麻烦,而且还吃不饱。


     “走走走烤串走起,”竞技总局的人一走叶修就原形毕露,“主席你忙我们就先走了。哎王杰希你个本地人站那么后干什么?麻溜儿找地方请客啊,年薪千万还怕被我们吃穷了吗?”


     “吵什么。”王杰希握着手机往前走,“这不确认一下店老板开不开门吗?”


     叶修点头:“这才上道。”


     店老板是开门的,于是一行人果断过去吃了个饱,倒是很收敛的没有点啤酒之类的东西,而是麻烦店老板跑超市买了一堆果汁饮料,以饮料代酒喝的昏天黑地,除了张新杰之外所有人都又是小小的熬了个夜,一点多才散了各回各酒店。


     “来我家住吧?”王杰希把选手们送上一辆又一辆的出租车,最后只留下一个喻文州的时候才这样平淡的问了一句。


     “方便吗?”


     “就我一个人住,没事儿。”王杰希伸手招了辆出租车,率先坐了进去,“赶紧的,别戳那儿吹风,要感冒了我没处交代去。”


     这是夏天啊杰希,吹点风不会感冒的。喻文州忍了忍没有反驳,也是坐进了车里,一路听着王杰希跟健谈的司机师傅扯那些有的没的,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了上来,悄悄伸手勾住了对方的手指,然后顺理成章的变成十指相扣。


     下车,然后一路牵着手走到房门口,王杰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忽然提醒了对方一下:“小心点。”


     喻文州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他需要小心什么,但王杰希多快的手啊,根本不给对方留反应时间的,分分钟就开了门,然后飞速一个侧身,只见一团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快的像一道闪电,直直扑进了不明真相的喻文州怀里。


     “猫?”两秒钟之后喻文州恢复思考能力,看着怀里的白色团子猜测。


     “喵。”团子回答,然后一点也不留恋的踩着喻文州胸口起跳,影子一样轻盈的飘进王杰希怀里。


     “瘦了。”王杰希简单的评价,一边抬手去开灯一边示意喻文州进来。


     “这猫好亲人。”喻文州语气很是遗憾,“蓝雨的猫都从来不让我靠近,离我十米远就开始走位回避了。”


     王杰希笑了笑,弯腰把猫放回地下,给喻文州解释了一下养猫背景:“这猫是小周救出来的,因为不太方便带到轮回去所以一直在我这养着。”


     喻文州看着那只猫,半天都没说话,王杰希非常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周队的猫。”喻文州慢条斯理的说,“杰希,我吃醋了。”


     “别闹。”王杰希顿时哭笑不得,“拿着衣服赶紧洗澡去,没事儿还硬给自己找情敌玩儿啊?”


     问题人周队真的是情敌啊!单箭头明显的他都看出来了好吗?不然他怎么这么着急的就表白了啊,要不是危机感太重他还能跟对方再玩几年双箭头好吗?喻文州有点无语,默默在内心刷着弹幕走去卫生间洗澡了。


     后来喻文州发现,周泽楷不是他唯一的情敌。


     有一次他好奇的看了看王杰希的冠军戒指,结果看到里面有一个是刻了方士谦名字的,时间是第五赛季。


     还有一次王杰希给他推荐一本书,他就直接拿着王杰希的那本看了,然后发现里面夹着一张写满王杰希名字的纸,钢笔字,写的还很好看,一时好奇就去问了对方,结果得到了“林杰前辈”这样的答案。


     再有一次,王杰希退役那年生日的时候邓复升寄来礼物,打开发现是一本剪报,里面全是王杰希的照片,从第三赛季一直到王杰希的退役发布会都有,连外壳都是定做的微草队徽,不可谓不用心。


     又过了许多年,高英杰退役,发布会上记者问那位前辈对他的影响最大,高英杰的回答非常肯定。


     “联盟里有许多值得尊敬的、对我影响很大的前辈,但毫无疑问,我只有一位老师,没有人能比我的老师更加值得我尊敬。”


     “您是指微草战队的前任队长,魔术师王杰希先生?”


     “是的。”


     喻文州的内心又是刷了一屏的“杰希我吃醋了”,开始默默感慨自家的恋人怎么这么撩人还不自觉,最后决定还是在床上跟对方好好谈♂谈♀这件事情。


     喻文州无疑是所有喜欢王杰希的人中最幸运的一个,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看过魔术师的每一步转变之后,跟对方一起守护魔术师的永恒辉煌的人。


     术士吟唱出六星光牢,终于把魔术师锁入怀抱,拥抱漫天璀璨的星光。


     人的一生总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但他的恋人,只有王杰希一个。


06


     魔术师从来独一无二,即便荣耀之中选手无数,也仍然万人非你。


FIN


评论(1)
热度(105)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