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王方王】士子谦和(FIN)

方士谦生贺,四千生日快乐呀~~~

有点长,1w左右

同系列有【王刘王】挺进大别山(FIN)

【王袁王】翠柏长清(FIN)

OOC预警

BUG有

以上?




【王方王】士子谦和

 

00

 

     方士谦的名字,是取“士子谦和”之意,希望他哪怕出人头地也可以谦虚待人,和气温良。

 

     这无疑是父母亲人对他的期待和祝福,然而这只实现了一半,关于“谦和”的部分早不知道被扔在了哪里。

 

     所以这名字就是起来嘲讽用的。后来有人如此精辟的下了定论。

 

01

 

     方士谦从小就是孩子王,他只要玩个什么东西,全院子就掀起了风潮,几乎所有孩子都会跟着玩起来。

 

     荣耀同理。他是荣耀最早的一批玩家之一,刚开第一区就开始沉迷游戏了,最开始的账号是个名字叫士子谦和的狂剑士。

 

     是的,狂剑士,不是他日后称神用的牧师或者守护天使。

 

     为什么?肯定有人要问了。

 

     因为事实是惨痛的。当年方士谦一手无比狂暴的狂剑士技术可以吊打全院子,再加上院子里没有玩骑士的,所以游戏里推副本打Boss什么的都是他来当T。作为一个狂剑士吧,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是卖血什么时候是真的快要死了的奶妈,然而这么合乎心意的奶妈不是那么好找的,比如方士谦就没遇上。

 

     他们院子里玩牧师的,是个姑娘。方士谦一开始还觉得挺好的,几次副本都打的格外风骚来吸引妹子的注意力,一时间真是觉得自己帅的无以附加神魂颠倒,几次团灭也都当妹子熟悉操作没有过于深究。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没两天这妹子就搬家走了,账号卡给了她家对门的男孩子,而这个男孩子,他手残,还怎么都不肯把账号卡给别人玩,每逢打副本还一定要跟他们一起打。

 

     这不就出事儿了吗?副本打一次团灭一次,方士谦一气之下又去买了张账号卡,转职守护天使,一个人又当奶又当T的,总算能平平稳稳过副本了。

 

     这个号,叫防风。其实他本来是想叫“防疯”的,意为“换个职业玩防止我被逼疯”,但他手快啊,拼音一输完就空格回车按下去了,根本没看字对不对,进游戏好久了才发现名字打错了字。

 

     好吧名字什么的没关系,又不影响角色属性,高玩都不太在意这个。

 

     可方士谦还是不满意,他嫌守护天使攻击太低,自己寻思了几天,又玩了个牧师号。

 

     于是就有了冬虫夏草。至于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还不都因为防风是个中药——有一次方士谦闲的慌百度了一下,表示自己涨姿势了——而冬虫夏草又是他能想起的唯一中药?

 

     都双开了,名字当然要成对儿才显得有格调。

 

     然后方士谦就走上了一条名为“一奶双开打天下”的道路,从此一去不复返。他一直从普通区打到神之领域,从三流公会打到职业战队,最终封神退隐。

 

     ——所以这是个励志故事,一个一点也不谦和的小孩儿成长为职业大神,在荣耀这个领域里做到顶尖。

 

     尽管他仍然一点也不谦和。

 

02

 

     方士谦最初是和他院子里的一帮朋友混在一个叫“考试什么都去死吧”的公会里,整天带着公会里的菜鸟们打副本,就算他开着冬虫夏草或者防风来打也是经常被坑的团灭,憋屈的简直想嚎。但遇到了一群猪一样的队友他也没办法啊,只能压着火儿,在团灭之后心塞的用治疗不多的伤害技能死磕着单刷野怪把红了的属性补回来。

 

     说真的,方士谦很怀疑他的队友们是不是自带某种特殊属性,进副本之后就好像看不到队伍频道了似的,他指挥说原地输出别引出怪了,队友就能莫名其妙一路狂奔惊动副本里的所有小怪,偶尔带着血皮回来的时候屁股后面还能追着一只或者几只Boss。

 

     然后就团灭了呗,几乎全副本的怪都涌过来了,难道要靠他一个治疗和几个残血的猪队友打一波流吗?就算方士谦以后被誉为治疗之神也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也因为这种原因吧,方士谦对治疗的运用越发熟练,不论是加血还是辅助都自成一派,单刷野怪也毫无压力,打竞技场都没输过几次。

 

     而他,就是在又一次团灭后单刷补经验的时候,遇到王不留行的。

 

     方士谦开的是牧师号冬虫夏草,选在一片怪比较密集的悬崖边上练级,操作特熟练。

 

     于是路过的王不留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冬虫夏草从容的迈着他的小短腿,沿着精准的路线普通攻击一个接一个的敲过小怪,掉血了就镇定的放一个吟唱最快的小回复术,走完一圈刚好把悬崖边上全部的十几只小怪拉到,然后掐着小怪包围圈快完成时的一个空隙迅速使用骑士技能“冲锋”走位,直接冲出悬崖——是个空弧,方士谦在悬崖边上还小跳了一下,林杰下意识的操作王不留行往过去飞了几米,想看清悬崖底下的情况。

 

     然后他就看着冬虫夏草在落到跟悬崖同一平面的位置时开启了天使之翼维持浮空状态不继续下落,而被拉到的十几只小怪锲而不舍的跟着冲出悬崖,一个接一个的摔到崖底,化成白光飘进冬虫夏草的经验条里。

 

     手速很快,判断精准,是个人才。林杰几乎是立刻确定了这一点,等对方开着天使之翼慢悠悠飘到悬崖边上站稳之后马上就飞了过去,头顶上飘出一个“你好”的文字泡,还带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你好。”方士谦打字,又给自己刷了一下回复术补满血条,有点好奇这位服务器里的第一魔道学者跟他搭话是想干嘛。

 

     “你的技术很好啊,有兴趣来中草堂发展吗?”王不留行的头上继续飘文字泡,特别简单粗暴的就开始拉人了。

 

     方士谦愣了一下,中草堂他当然知道,就是那个跟嘉王朝、霸气雄图和蓝溪阁并列的四大公会之一,但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被人邀请转公会了呢?要不是他给四大公会发的入会申请全被拒绝了他怎么会混在这么一个天天团灭的公会啊?

 

     想到这儿,方士谦就有点不爽了,手指把键盘按的差点卡住按键:“我有公会了,没看见我头上的公会名吗?”他一边打字一边设置角色顶上公会名称。

 

     林杰眨眨眼睛,有点无语的看着“考试什么都去死吧”几个字缓缓浮现。这小孩,是故意的吧?他一时间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

 

     “那一起打个副本?”

 

     方士谦很警惕:“你不坑队友吧?我好不容易才补回来的经验。”他生怕这个王不留行不是本人在用——高手们应该不会这么掉架的亲自拉人吧——然后又坑他团灭。

 

     “不坑。”林杰温和的打字回复,仿佛点亮了读心术的技能,“我不是代打。”

 

     于是方士谦半信半疑的发了个组队邀请过去,一方面他是真的想加入大公会,无论是为了跟一帮兄弟炫耀还是为了更好的装备,另一方面他又十分不爽他之前发的入会申请被拒绝,很想找个机会坑一下这位中草堂的当家大神。

 

     方士谦纠结啊,开始拼命思考有没有哪个副本既能体现他的技术还能顺便坑一下王不留行。

 

     这会儿才是荣耀第一年,等级上限只有五十级,可选的五人副本实在不多,到最后方士谦也没有想出该去哪个,只好乖乖跟着王不留行就近在西部荒漠随便找了个五人本来打。

 

     就是方士谦之前无数次被坑了团灭的那个本,他表示自己有点心塞。

 

     然而不得不说大神就是大神。之前方士谦跟公会的人组队从来都是五人满队上的,每次还都是团灭出来,而他和王不留行两个人来刷,连刷了三次都没灭过。

 

     “还来吗?”第三次刷完之后方士谦充满期待的问道。

 

     “进中草堂吗?”林杰用一个疑问句回答他,末尾还带了个微笑的表情。刚才的副本中对方表现出的作为一个治疗的素质无疑已经十分出色,牧师的攻击性被对方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当然也更加坚定了他把这位“冬虫夏草”拉进公会的决心:有这样一位治疗,无论是抢野图还是打副本都会省心很多,再看看说不定连PVP都能带他上。

 

     “进进进!”方士谦立马操作角色退了公会,“我有三个号那两个先进行不行?这个号刚退公会还得等五天才能进。”

 

     三个号?林杰有点无奈,中草堂好歹是四大公会之一,哪来那么多空位置给他开三个号啊。“先加一个进来吧,”最后他说道,“加完我们跟公会的人一起刷几次副本——职业和名字?”

 

     “防风,守护天使。”方士谦利落的打字,“那冬虫夏草和狂剑士士子谦和我过五天一起加进去呗?”

 

     “嗯,换号吧。”林杰给这三个号都发了好友申请。如果是三个牧师号的话,中草堂的确不会有多余的位置,但如果对方三个号的三个职业都能玩的很好的话,这件事当然应该另当别论,因为这意味着中草堂组精英队的时候多了两种选择,也就是更灵活的战术和更大的、抢下野图Boss的机会。

 

     所以他的运气果然不错啊,随便跑个地图都能拉到一个高手。林杰微笑,给刚刚上线的防风发去了组队邀请。

 

03

 

     进了中草堂之后方士谦的日子过得无比舒适,只要学校放假他能上线副本CD就妥妥能走完一圈,偶尔去抢个野图拾个荒更新一下装备,荣耀更新后出的神之领域他更是第一时间冲了进去,紧跟王不留行的步伐准备开荒。

 

     然后他就被断网了,因为高一期末考试的成绩太烂,再加上他父母实在看不下去他沉迷游戏了。

 

     但这拦不住方士谦,一点也不。刚断网的第一个学期他还算过得安稳,升上高二之后他就彻底坐不住了——同院子的一个荣耀迷跟他说好像要建立荣耀联盟了,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比赛,说不定他们还可以去当职业选手。

 

     职业选手!方士谦被这个关键词击中了,他决定以后这就是他的梦想——一个每天只用打游戏的工作,简直不要太符合他对未来的幻想。

 

     于是第二天他就偷偷摸摸翘掉了晚自习,脱了校服带着三张账号卡直奔网吧而去。

 

     为了提高效率,方士谦直接要求网管给他开了三台机子,三个号同时登陆。因为他都快半年没上过线了,这一登陆顿时被各种消息砸了个晕头转向,而网吧的机子配置又不是特别好,吭哧吭哧的半天才加载完毕。

 

     王不留行的消息是最先跳出来的,之前有问他怎么突然不上线了,紧接着就是刚刚发来的消息,跟他说荣耀联盟要成立了,问他有没有做职业选手的意愿。

 

     “当然啊!”方士谦迅速回复,觉得有些暗爽:看哥多厉害,刚得到有官方比赛打的消息就有战队邀请呢!

 

     “我们的战队名字叫微草。”林杰继续打字,“你成年了吗?成年的话今年九月第一赛季开始我们就是队友了——坦白说到目前为止你是我们找到的最好的治疗选手,我们诚挚邀请你加入微草。”

 

     最好的治疗哦!方士谦激动,然而等他想了想年龄就瞬间心塞起来:“我今年十七……”他发了一排大哭的表情。“第二赛季出道可以吗?或者有什么没有年龄限制的比赛我也可以先打一打练手啊!”

 

     得先找个治疗凑活用一个赛季了。林杰想,一边回复对方说没问题。毕竟B市荣耀粉非常多,本市的比赛就有不少,有一些比赛的冠军奖金还算丰厚,参加一些这样的比赛也能多赚一些钱。

 

     于是两人就这么一拍即和,方士谦开始了愉快的借着各种理由,比如去同学家写作业或者去上补习班,然后跟着林杰率领的微草战队到处打比赛的生活。

 

     这样骗父母当然不好,寒假的时候林杰非常负责任的跟着方士谦去了一趟他家,尽最大可能的说服了他的父母,给方士谦办了休学手续,让他能够合情合理合法的加入微草战队。

 

     多亏了方士谦那仿佛咸鱼粘锅的成绩,他父母早都失望透顶了,不仅没有强加阻挠,甚至被林杰劝说后想着他以后能有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还十分欣慰的同意了。

 

     对此,方士谦表示林杰大大你以后就是我最好的兄弟了,出去被人欺负了就报我的名字,虽然估计并没啥卵用。

 

     于是就这样愉快的又打了一个学期的非正规比赛。方士谦在再参加暑假期间的一个赏金联赛之后就可以准备正式出道进入联盟的时候,认识了王杰希。

 

     赏金联赛的决赛是线下赛,定在一家可以容纳两三百人的会议室里举行。联赛因为奖金高比赛也算精彩所以还是吸引了很多人来参加的,之前微草淘汰皇风的那场线上比赛竞技场围观群众就有几千人,所以决赛选择看现场的也有两百多人,很是热闹。

 

     而赏金联赛采用的并不是荣耀联盟的赛制,而是用了简单粗暴的擂台制,两队一边五个人,轮翻上台,最后剩下的是哪一队哪队就获胜。又因为微草其实还是挺缺人的,所以方士谦没用治疗职业,而是开了他的狂剑士士子谦和。

 

     微草的决赛对手并不是荣耀联盟里的正规战队,他们比起战队甚至更像是亲友团,就之前的比赛来看,除了一个叫“解析几何”的魔道学者技术很好之外其他人都是普通玩家水平,方士谦自我感觉他能一挑二一挑三甚至一挑四没问题的那种。

 

     并且不仅方士谦这么想,微草派出打首发的那名队员也这么是认为的,特别轻松的准备刷卡登陆,等加载的时候还转过头来跟林杰夸下海口:“队长您今天就坐着不用上场了,我们今天肯定能净胜三个人头!”

 

     “嗯,加油。”林杰笑眯眯的,他的固定安排都是守擂,今天也不例外。虽然他挺想会会那个“解析几何”,但这在队伍的胜利面前根本微不足道。

 

     方士谦本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而他又是第四顺位出场,离他上场还早,此时正无聊的左顾右盼。忽然他伸手戳了戳林杰,语气神秘兮兮的:“队长,你说解析几何是对面的哪个啊?”他没等对方说话就继续了下去,“我觉得肯定是那个戴黑框眼镜的,只有看起来这么学霸的人才会给自己的账号起名都用数学专有名词——打赌吗大家,输了请夜宵啊!”

 

     “赌赌赌,我也赌这个黑框眼镜。”

 

     “同上。”

 

     “一样一样,话说我们这么还赌得起来吗?”

 

     聚众赌博违法哦我的队员们。林杰无奈,又看了一眼对手的座位那边,忽然笑起来,用手指了一下其中的一个人:“我赌那个队员。”

 

     “大小眼那个?”方士谦确认了一下,越发期待解析几何的上场。

 

     对手的实力真不怎么样,解析几何上场的时候微草才被打下去两个人,第三顺位还剩百分之九十的血量,可谓是局面大优。

 

     所以方士谦的关注点仍然在跑偏:“我去队长你是点亮了言灵的技能吗?真的是那个大小眼!看起来这么年轻?还没有成年吧?他的名字叫王杰希啊?杰希……解析?解析几何?哎队长你这是赚了一个星期的夜宵啊!”

 

     “士谦。”林杰举起手拍了拍他的头顶,“好好看比赛,快到你上场了。”

 

     方士谦撸了一把头发,乖乖听命开始关注比赛。

 

     不看不要紧,一看方士谦还真吓了一跳。他早就知道对面那个解析几何技术很好而且打法诡异,但他真没想到对方能厉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打掉了对手百分之三十的血,而且自己掉血才百分之八。

 

     “厉害了。”方士谦嘟囔了一句,把注意力更加集中在比赛上,还一边随意的活动着手指,为一会儿上场做准备。

 

     果然微草第三顺位的选手不多时就满脸懊恼的下来了,摆手拒绝了林杰递过去的水,眉毛都快拧成一根了:“这都什么玩意儿啊,咻咻咻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法打好吗!”

 

     “淡定点啊,他再乱也跳不出荣耀的设定。”林杰放下手里的水,”现在看士谦的了。”

 

     然而此时方士谦内心是崩溃的。他打了这么久荣耀,第一次发现自己好像有一种叫做晕视角的病——他的视角绕着解析几何的动作转转转转都快把角色转成螺旋桨了,整的他头晕脑胀的,眼前的细节信息都变成了一堆模糊的色块。

 

     于是五分钟之后方士晕头转向的下来了,留下一个剩小半血的解析几何。又五分钟后王杰希和林杰一起下台了,金色的荣耀两个字在王不留行的视角里闪现。

 

     的确非常厉害,打职业选手都快一挑三了,林杰想,一边握手一边诚挚的表示欢迎对方来微草继续发展,只要肯来微草就管吃管住管说服家长。

 

     “我考虑一下。”王杰希这样回答林杰,语气平静的仿佛根本没放在心上,气的方士谦想压着他的脖子把对方绑到微草来。

 

     ——差点一挑三了不起啊,这小孩怎么这么臭屁?对我大微草的队长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说话?

 

04

 

     荣耀联盟第二赛季如约而至,方士谦一出道就备受关注,因为他从另一个角度诠释治疗,把牧师的攻击性和守护天使的守护性表现的淋漓尽致,几乎立刻成为了微草最坚实的后盾。

 

     等到赛季过半的时候,已经有粉丝叫起了“治疗之神”这个称号,乐的方士谦连请了三天宵夜。

 

     与此同时,王杰希进入了微草训练营。

 

     “我已经说服了父母。”有一双大小眼的少年冷静的盯着余老板——因为缺人,所以训练营主管暂时由他担任。“所以我认为我可以直接开始测试了。”他补充道。

 

     “你是解析几何?”正好跑到训练营来晃悠的方士谦好奇,觉得这双大小眼真是分外眼熟。

 

     王杰希点头。

 

     “来来来跟我打一场,”方士谦一边说一边过去开电脑了,他可还为之前对方的态度不爽呢,当然要公报私仇一下,“赢了我才能让你进训练营。”

 

     “这……”王杰希欲言又止。

 

     “怎么?觉得过分啊?”方士谦挑眉,“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进微草?”

 

     这人哪来的自信?就好像之前败给自己的不是他一样。王杰希探究的又打量了一遍对方,迟疑着开了口:“不,我是说,这个资格是不是容易拿了一点?”

 

     方士谦一个“靠”字在舌尖上滚了一圈,最终还是想着老板在所以咽回肚里去了。“来房间!”他气势汹汹的扔下三个字,咬着牙准备蹂躏键盘,发誓一定要弄死这个嚣张的未成年小孩。

 

     然而发这样的誓并没有什么卵用,方士谦还是被打得一脸懵,只是隐约觉得对方的节奏自己怎么都跟不上。

 

     “可以了吗?”王杰希平静的问道。

 

     方士谦极不情愿的点头,拿着账号卡去找林杰了,他想让这位魔道学者的专家帮他复盘,看看到底是哪里不对,导致他根本找不到胜机。

 

     “很奇特的打法,”林杰评价道,“比暑假那时候更加诡异难测了,客观的说,我也看不出他下一步会接什么技能、会怎么走位。”甚至我去打也不一定能赢。他想,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微草辉煌的未来。

 

     一位打法莫测的顶尖魔道学者,一位可以封神的双开治疗,这已经足够支撑起一支冠军队,如果还能辅以几名技术过关的职业选手,简直就是把联盟以后的冠军全部收入囊中的节奏了。

 

     他有一个决定。

 

     林杰第二天就去了训练营,认真的跟王杰希打了三场,不是特别意外的输了两场,越发觉得这个少年真心是可塑之材:操作精细而不多余,意识也非常好,打法更是另辟奚径,就算是输的那一场里也不乏亮点,差点就能翻盘的那种。

 

     “来一队吧。”林杰诚恳的说道,“如果你年龄够的话下个赛季就可以出道了,过两天让余老板把合同拿给你看一下。”

 

     王杰希点头:“好。”然后他又想了想,开口道:“去一队是跟正式队员一起训练吗?”

 

     “当然。”林杰笑了,“你下个赛季要出道的话还有很多要加强的地方,提前来做一些团队磨合非常有必要。”

 

     他真是分外期待那些老对手们遇上这样一位诡异对手的表情啊!

 

     得知王杰希要进一队的消息时,就算对方是林杰亲自推荐上来的,方士谦还是很不爽。又听说下个赛季王杰希要出道,方士谦就更不爽了。

 

     他当然知道队伍里有两个魔道学者意味着什么,尽管王杰希的确很厉害,但就他可能会挤走队长这件事来说,方士谦宁愿世界上根本没有王杰希这个人。

 

     可是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林杰的决心似乎也一天比一天坚定,直到有一天方士谦路过老板办公室,听到林杰说他想把队长的位置和王不留行一起交给王杰希时,他心里的所有不爽和彷徨一起爆发出来,如同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冲进了老板办公室,抱着林杰把眼泪全抹在对方身上,

 

     “队长,”他吸了吸鼻子,“你再考虑一下好不好,王大眼那么点大谁知道他可不可靠啊……”

 

     林杰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拿指尖抚去了犹自沾在他脸颊上的眼泪,语气和缓但十分坚定:“好了,士谦。每个职业选手都总有一天要退役的,我只不过挑了最好的时候。”

 

     “不是最好的,你还没有跟我们一起拿到冠军。”

 

     “微草的未来属于你们,”林杰笑了,“我可以在台下见证你们创造的辉煌。”

 

     “不。”方士谦固执的坚持着,但仍然阻止不了林杰的决定。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使用王不留行,担任队长职位,前任队长林杰退役。

 

     “你必须证明队长的决定是正确的!”方士谦这样对王杰希说,口气坚决。

 

     “好。”王杰希平静的点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05

 

     一整个第三赛季都在一浪比一浪高的“魔术师”的呼声中度过,尽管最终止步于季后赛第二轮,但所有人都没有气馁颓然,而是越发精神勃勃的准备起了新赛季。

 

     “你这是什么鬼打法?”假期里的一次队内团队赛上,方士谦皱着眉开口,言辞毫不客气,“就算是队内训练也要好好做吧?准备当猪队友送人头的吗?”

 

     王杰希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声音冷静的一如既往:“微草的团队赛不够好。”

 

     “所以你就更加认真的去送人头了?”方士谦把反讽用的熟练。

 

     “我容易跟团队脱节,所以需要改变。”王杰希不得不把话说的明显一些。

 

     方士谦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握紧了拳:“是我们跟不上你的节奏,我们练就是了,你乱改什么啊?擂台赛的分数不要了吗?而且就你这改法确定不是跑去坑队友的吗?”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嘲讽了一下。

 

     没想到王杰希竟然点了点头:“还需要练习。”

 

     “练习怎么更快的坑输团队赛吗?”方士谦冷笑了一声,“祝你失败。我们再来一场。”

 

     王杰希活动着手指,再次点下了准备键。

 

     转型必然是痛苦的,几乎等同于自废武功重新练起。王杰希想到的方法只有强行克制住自己的反射,迫使自己全然依照理智的决断动作,而非直觉中的天马行空羚羊挂角。

 

     可行,有效。就冲着这两个关键词,不论其中过程是多么艰难坎坷,王杰希决然走上了这条路,几乎每时每刻都泡在训练室里,一副除了荣耀什么都戒了的样子,一杯水在手边放了一天都不带喝的,说不定还会嫌那杯子放的地方碍事而随手推到个不容易被打翻的地方。

 

     方士谦觉得对方肯定走火入魔了。他看出对方是想转型,也明白为了不影响战队新赛季的成绩所以对方想快一点完成这个转变,但转型毕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很难说对方这样死磕能有什么大的进展。

 

     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见对方熬夜了,珍藏在他房间里的泡面也在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消失。

 

     第一次发现泡面少了的时候方士谦还很愤怒,差点要跑到隔壁王杰希宿舍闹事儿了,但后来就渐渐麻木起来,甚至慢慢地有些心疼——不是心疼泡面,而是王杰希。

 

     勉强自己吗?他想起林杰离开之前王杰希跟他说的话,再结合一下对方过去一个赛季到现在的行为——他惊讶于他竟然能记得关于对方的几乎每一个细节——竟然让他觉得有点感动和惶恐。

 

     他在针对王杰希,至少上个赛季是这样,但现在他忽然感觉自己对对方的针对性关注似乎有点过了头,好像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挑对方的刺儿了。

 

     “呸。”晚上方士谦躺在床上自言自语,“老子就是为了挑他刺儿。”然而又躺了两分钟后,方士谦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翻起身来,泡好一碗泡面端到了隔壁房间里,语气恶狠狠的:“喂,你又没吃晚饭对吧?吃了它!”

 

     王杰希被忽然响起的人声吓得一抖,终于肯把目光从比赛视频上移开,回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泡面,一边吩咐一边就要转头继续看:“放桌子上吧。”然后才慢一拍的反应过来是谁在说话,转到一半的头又扭了回来,目光狐疑的落在了方士谦脸上,语气迟疑而不确定:“谢谢?”

 

     “爱吃不吃!”方士谦怒目而视,把面重重放在桌子上,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对方语气里那个上扬的弧度简直在打他脸,就好像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似的。

 

     “谢谢。”对着对方的怒视,王杰希连忙坚定语气重新道了一遍谢。

 

     “这还差不多。”方士谦满意,“一起努力!”他晃了晃拳头,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里,充满干劲的开始给自己加练了。

 

     不能只有队长在勉强自己啊,我们能跟上队长的节奏才是最优解不是吗?

 

     夏休期在全队自觉的苦练中度过,第四赛季刚开始,联盟就涌现了一批优秀的新人,比赛自然变得更加激烈而精彩。

 

     媒体们大半个赛季都在对转型的魔术师口诛笔伐,几乎微草的每一次失利都会被概括成王杰希的责任,但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却看不出王杰希与之前有什么不同,依然平静的练习,比赛,复盘,不放过每个细节的失误。

 

     常规赛末尾的时候媒体们终于放过了这个话题,他们转而称赞王杰希的转型“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强大、优秀、并且更加内敛而深不可测的微草队长,他将带领微草走上一条辉煌的征途”。

 

     “下个赛季,一起拿冠军吧。”季后赛打完后的队内聚会上,王杰希端起果汁,语气平静而坚定。

 

     “冠军!”所有的队员举杯大喊。

 

     方士谦看着对方眼睛里倒映的细碎灯火,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所有果汁。

 

     “冠军!”他最后喊道,重重的拿杯子磕了磕桌面。

 

06

 

     第五赛季在所有人的期盼中姗姗来迟,微草憋着劲儿要夺冠,从常规赛就开始一路领跑,本以为他们可以在收获总冠军前先来一个常规赛冠军,结果在最后几场比赛时被百花战队以微弱的优势反超了,赛季MVP也被担任百花队长的张佳乐收入囊中。

 

     “不服!”对百花的总决赛前方士谦拍桌子,开始动员全队,“虽然之前都是哪家队长拿了MVP哪家战队就能夺冠,但今年我不服!我们要打破这个怪谈!让张佳乐坐实了幸运E的称号!”

 

     “哦哦哦!”队员们喊。

 

     王杰希看着这邪教般的气氛,默默扶了扶额:“都不要大意,张佳乐不好对付的。”

 

     “哦哦哦!”队员们激动的继续喊。

 

     忽然理解了当年林杰队长的心累呢。王杰希无奈的活动着手指,他还真拿这个方士谦没办法。

 

     “微草加油!”林杰坐在百花的观众席里,在双方队员进场的时候站起来喊了一嗓子,立刻被周围的百花粉们怒目而视,郁闷的重新坐了下去。

 

     要不是实在一票难求,他会坐在敌方大本营里吗?林杰有点委屈,但更多是为微草高兴——他的队员们终于站上了总决赛的舞台,向着最高的荣耀发起冲击。

 

     荣耀!

 

     金色的大字终于浮现,林杰激动的起身鼓掌,一点也没管周围想用目光杀了他的百花粉们的心情。

 

     “林杰队长?”王杰希从比赛席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百花粉丝席一片粉色红色里起立鼓掌的那个绿色身影,声音里不乏惊讶,“怎么在百花那边?”

 

     “队长!”方士谦愉快的把胳膊搭在王杰希肩膀上,另一只手举起来对着林杰那边拼命挥舞,“你看我们是冠军!”

 

     因为微草是客场夺冠,所以颁奖仪式十分简略,只由王杰希举起奖杯来略做庆祝,接下来的庆功会才是他们玩命闹腾的地方。

 

     果不其然,庆功会上一片烤串与果汁齐飞,奖杯共荣耀一色的景象,王杰希被一群队员围了个七七八八,连林杰都凑热闹的端了个杯子过来说要给他敬酒。

 

     “去趟卫生间。”王杰希被迫灌下一杯又一杯的果汁,终于使用了尿遁的绝招,发挥魔术师的走位功底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角里。

 

     “林杰队长!”于是众队员迅速围上了这位微草的太上皇大人,继续端着杯子笑闹玩乐着。

 

     趁着仇恨还没转移,方士谦也悄悄溜了,拿了自己的冠军戒指追着王杰希跑到了酒店卫生间门口。

 

     他有一个决定,不冲动的,经过了思考的。

 

     不多会儿他就成功拦住了洗完手准备出来的王杰希,发挥微弱的身高优势和刻意等到的先手机会把对方按在了墙上,手里举着一枚闪着金光的冠军戒指。

 

     “王杰希。”方士谦低声说道,语气郑重,完全没有之前闹腾的样子,“我喜欢你,在一起吗?”

 

     王杰希愣了一下,忽然笑了,眼睛里还带着夺冠后灼目的光芒:“认真的?”

 

     “嗯。”方士谦把自己与对方贴的更近。

 

     “看看你兜里。”王杰希说道,似乎毫不在意此时被对方壁咚的姿势。

 

     方士谦伸手去摸,手再拿出来时脸上不由就带了震惊的神色:“冠军戒指?”他对着灯光仔细看了看,“你的?”

 

     “变个魔术。”王杰希轻松的笑着,“看起来我没有演砸。”

 

     方士谦持续惊讶,连自己被对方推到墙上了都没回过神来。

 

     “我们可以一起拿下以后的每一个冠军。”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然后略略退开几步,语气平静如初,“走吧,庆功会还在继续呢。”

 

     “哦。”方士谦迈开步子,两秒钟之后忽然爆发了一声怒吼,“我靠王大眼!额头!你当我是小孩子吗?我比你大好吗?”

 

     “嗯。”王杰希温和的应声。

 

     “靠靠靠!”方士谦喊,果断把自己的戒指塞进对方兜里,“一起拿下赛季的冠军!”

 

07

 

     “士子谦和?”多年以后王杰希又看见对方的这张账号卡,不由好奇了一下,“你名字的含义?”

 

     “嗯,大气吧!”方士谦炫耀。

 

     王杰希笑了:“所以说,这名字其实是起来嘲讽用的对吧?”

 

     “没爱了!”方士谦恶狠狠的宣布。

 

FIN

评论(1)
热度(96)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