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22H/王喻】哲学与世界观(FIN)

 @all喻24H企划 

字数:4784

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字数不到五千的……

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脑洞,看的时候千万小心

依然农药大量出场,最近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OOC预警

BUG有

再次喻文州生日快乐!!!

以上





【王喻】哲学与世界观

 

00

 

     哲学是一门讨论世界观的学说。

 

     不好意思我是理科生,拒绝政治。

 

     不,我只是想说,我们似乎需要统一一下世界观。

 

     世界观不同不能谈恋爱吗?

 

01

 

     王杰希变成猫混在猫堆里玩猫的时候被前来投喂的喻文州抓住了。

 

     “你的眼睛跟王队好像啊。”喻文州颇有兴致的抱起那只黑猫,看着那双碧绿的大小眼忍不住笑出了声,亲自撕开一根香肠去喂他。

 

     王杰希心累又嫌弃的拿爪子拍开了对方的手,挣扎着想从对方身上下来。这几天国家队全员都在连轴转的筹备世邀赛,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休息,他看外边儿草坪上一堆猫晒太阳晒的正开心,索性变成猫混在里面一块儿晒太阳顺便撸猫了,结果谁想到半路跑出个投喂爱好者喻文州,分分钟把他当猫撸了。

 

     而且重点是,无论王杰希怎么挣扎喻文州也不肯松手,一边迷之微笑一边抱着他就往王杰希的房间走,敲门的动作还特别礼貌。

 

     然而没人理他。王杰希在喻文州怀里慢吞吞打了个哈欠,开始思考怎么才能在不惊动喻文州的情况下变回原身然后回自己的房间。

 

     毕竟人变猫猫变人什么的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还是惊悚了点,吓到别人就不好了。

 

     两个小时后,被迫坐在对方宿舍桌子上的王杰希看着毫无放走自己打算的喻文州,感到了巨大的无力感。

 

     只能等半夜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任由喻文州摆造型拍满九宫格,发微博艾特了自己。

 

     “今天晚上你就住在这里吧。”喻文州拿毛巾在桌子上围了个猫窝出来,很温柔的用指尖点了点黑猫的额头,“明天我去问问王队微草能不能收养你呀——当个吉祥物好不好?你这么乖,以前应该是家猫吧?既然拣了你,就怎么也不忍心再抛弃了啊,如果王队不同意的话要用行动帮我说服他呀。”

 

     呵呵。王杰希高冷的甩了甩尾巴,翻了个高难度的白眼出来。

 

     “毛好像有点脏?先给你洗个澡吧,明天好去刷杰希的好感度。”喻文州自顾自说着,不容拒绝的把黑猫塞进浴室。

 

02

 

     如果猫能够摆出惊悚的表情,那么王杰希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万脸惊悚。

 

     国家队集训的宿舍是由微草提供的,浴室只是非常普通的淋浴间,方便简单,并没有什么浴缸啊之类的东西,所以王杰希可以清楚的看见在沾了水之后喻文州变成鱼尾的双腿。

 

     “别乱跑啊,我这样可不方便去抓你。”喻文州还在若无其事的提醒,挤了洗发水开始揉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打算先洗好自己再洗猫。

 

     人鱼吗?王杰希终于控制好情绪,开始细细打量对方。耳后有鳞片,双腿变成鱼尾,未联趾,皮肤未见粗糙,没有獠牙,瞳孔形状也没有明显变化,似乎并不是常见的人鱼品种。

 

     或者应该说,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人鱼。从人变到人鱼状态不仅没有变丑,反而更加显得俊美有力,完全违反了人鱼的自然特征。

 

     所以他不是本土品种。王杰希最后下定结论,心想反正对方是个非人类肯定不会被吓到了,于是懒洋洋的抬爪子撸了一把脸,站起来变身了。

 

     属于猫的柔韧身体渐渐拉长,骨骼的轮廓在弥漫的雾气中明晰起来,苍白的皮肤紧紧绷在骨架上,并不夸张的肌肉线条显得柔软而流畅。一滴水珠从他的脸颊滑落,仍然明显的大小眼淡淡抬起扫了一眼对方。

 

     “晚上好,喻队。”

 

     喻文州愣在凳子上,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

 

     他没想到自己随便捡回来的一只猫会是王杰希,一点也没想到,哪怕那只猫长了一双非常巧合的大小眼。而基于对方只不过是只猫这种认知,他洗澡的时候就没有特意避开对方,结果被正面看到自己变成人鱼,然后他以为是只猫的生物也开始变身,成了他的暗恋对象王杰希。

 

     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喻文州几乎立刻就开始回忆自己有没有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举动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头上马上就要流进眼睛的洗发水。

 

     王杰希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带着某些深沉的情感,信任,犹豫,还有未消退的温和笑意——他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温柔的拂去那些白色的泡沫,指尖蹭过对方眼角的柔软皮肤,引出一点细微的颤抖。

 

     “多谢。”半秒钟之后喻文州镇定的冲起了自己的头发,不着痕迹的用手掌遮住他悄悄红起来的耳朵尖,话题转移的十分熟练,“抱歉之前冒然把王队抓来,不如我来请夜宵赔罪?”

 

03

 

     于是半个小时后他们一起坐在了烧烤摊子上,吹着夏天闷热的夜风,话题围绕着荣耀展开,最后终于进入正题。

 

     “不瞒王队讲,”喻文州微笑着咬下一口烤鱼,“我是人鱼来着,成年之后来岸上体验生活——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人鱼的人。”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位自称人鱼的敌方大将一口一口吃掉同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只是点头示意自己在听,让对方继续讲下去。

 

     “那王队呢?是猫妖吗?”喻文州饶有兴趣,“可以随时在猫和人之间转化的那种?”

 

     “某种程度上,算是吧。”王杰希懒得组织语言解释了,想着反正对方这个理解也不算错的太多,而且还更符合人鱼的世界观,就没多说话,举杯跟对方碰了一下,忍了半天还是吐了个槽出来,“喻队喜欢吃鱼?这不算残害同类吗?”

 

     喻文州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弱肉强食的法则在海洋里一样适用,而且严格来说人鱼和鱼不算同种生物,区别比人类和猴子的还要大一些。”他顿了顿,补充道,“人类不是也有吃猴子的吗?”

 

     好像很有道理。王杰希赞同的点头,落在对方身上的目光越发欣赏。他承认自己对对方的关注早已超过正常限度,表现在日常中就是训练磨合时轻而易举达到的默契,或许还有一些不自觉的纵容照顾,但他之前从未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直到半个小时前他看到喻文州的眼睛里那些复杂的含义,才模糊的明白这好像不仅是个单箭头。

 

     带着这种眼光去看,喻文州身上简直没有不让人欣赏的地方,从为人处事到谈吐言语都恰到好处,相处起来让人无比轻松,偶尔玩个文字游戏或者开个玩笑更是能够引出王杰希发自内心的愉悦。

 

     “明天就要去苏黎世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倒个时差?”王杰希放下手里的可乐杯子,忽然提出建议,“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儿。”

 

     “打荣耀吗?”喻文州扔掉签子,笑着反问了一句。不得不说他喜欢对方这个提议,能够多跟对方相处一会儿是很好的一件事,他期待更多的接触,如果能有表白被接受的可能就更好了。

 

     “荣耀还得开电脑。”王杰希拿出手机,“打王者荣耀吧,开黑上分。”

 

     “上分?我以为你应该早都上王者了?”喻文州也拿出手机,显然是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还没,现在好像是白银还是黄金来着。”王杰希耸了耸肩,“平时玩的机会不多,只有微草全队聚会的时候开过几次黑。”

 

     喻文州笑:“加一,毕竟本职是荣耀的职业选手,空闲挺少的,我这个赛季还没打过排位呢。”

 

     “等退役以后说不定可以转职当个王者荣耀的职业选手。”

 

     “那战队名字是要叫微草吗?”

 

     “微草是注册名称,不能乱用——过来中路,我们草丛埋伏一波。”

 

     “我抓个人先。哎这人的ID有点意思啊,黄少天的秋葵?不知道会不会有王杰希的大小眼?”

 

     “喻文州你够了,赶紧过来搓技能。”

 

     夏夜闷热的夜风里,两位荣耀大神毫不在意的烧着流量打游戏,偶尔聊两句天,气氛和睦的无比微妙。

 

     最想说的话都被压在心底,仿佛一场先开口就输了的游戏。

 

04

 

     随后更加紧张激烈的比赛日程就开始了,每天训练比赛发布会忙的不可开交,喻文州作为国家队队长更是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各种各样的大会小会不断,没过两天眼底的黑眼圈就怎么也遮不住了。

 

     王杰希有点担心,在自己的行李箱里翻了半天,拿了两瓶淡绿色的澄澈液体出来,想了想又加上一瓶深紫色的液体,寻了个空送到喻文州房间去了。

 

     “在看比赛视频?”王杰希站在对方的房间门口,随便扫了一眼房间内部,不怎么意外的看到屏幕上暂停的视频。

 

     “C组第一轮韩国对德国的,”喻文州侧身让对方进来,“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有必要多看看。”

 

     王杰希点了点头:“德国的那个魔道学者很厉害。”然后他在心里补充了后半句话:好像是德姆斯特朗的守门员还是击球手来着?魁地奇打得挺不错。

 

     “魔术师大大手痒了?”喻文州顺势就开了个玩笑,“丹麦的那个著名水战大师好像也是人鱼,有点想会会他啊。”

 

     丹麦?原来对方的设定是安徒生版本的美人鱼吗?怪不得在岸上也能正常讲话,他都准备质疑当年神奇生物课本上对人鱼的介绍了——只有在水中才能说出话来,听起来会是美妙的歌声,而在岸上不管说什么别人都只能听到刺耳的尖叫声。

 

     “有机会。”王杰希很快收回心神,把话题拉到他本来的目的上,手里递过去三个瓶子,“我看你最近挺累的,带点药给你。绿色的是提神剂,一天两次,紫色是无梦药剂,晚上睡前喝一次就行,都没有副作用,一次一杯,混在水里喝也可以。”

 

     喻文州露出一个微笑来,没有推脱的接过了瓶子:“多谢。这算喵星人的特效药吧?对人鱼大概也有用?”

 

     他本意就是随便开个玩笑,然而王杰希回答的一本正经:“有用,这个本来就是专供人鱼使用的。”虽然不是一个世界观下的人鱼。

 

     什么情况?猫妖们的社会居然会提供专供人鱼使用的药剂?就连人鱼界都没有这种药剂啊!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觉得猫妖的世界好像跟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不过显然这没什么关系,喻文州最后选择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不算兴奋剂吧?”

 

     王杰希想了想,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确定,但他记得一般比赛或者考试什么的禁用的都是福灵剂,提神剂和无梦药剂似乎没提过。“至少在巫师界不算。”他斟酌着回答,“理论上来讲除了提神作用外它跟兴奋剂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原材料都完全不同。”

 

     “巫师界?”喻文州敏感的抓住关键词,慢慢挑起一边眉毛。

 

     “我是巫师,毕业于霍格沃茨。”王杰希简单的解释,“之前没跟你说过吗?你不都见过我的阿尼马格斯形态了?”

 

     “那只黑猫?说好的是猫妖成精呢?”

 

     “这么理解也问题不大,反正都是能在人类和猫两种形态之间随意转化。”

 

     喻文州沉默了半晌,诚恳的望着对方的眼睛:“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哲学理想和人生。”

 

     “哲学是一门讨论世界观的学说。”王杰希看着对方的眼睛,一不小心就习惯性的用了摄神取念,索性直接读出了对方的内心独白,然后才添加上了自己的评论,“然而很不好意思,我是理科生,拒绝政治。”

 

     “你不是读的霍格沃茨?巫师界也分文理科?”喻文州反问,“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觉得我们似乎需要统一一下世界观。”

 

     “霍格沃茨的中国分校是分文理科的,因为普通人的那部分学科也是必修课。”王杰希给人鱼普及巫师的世界观,然后忽然就换了话题,“世界观不同不能谈恋爱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努力跟上对方的思路,觉得十分错乱:“我们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吗?”

 

     王杰希皱起眉,用了一个强势的短句反问:“没有吗?”

 

     喻文州用了一个迷茫的表情回答他。

 

     “无非是缺一场正式的表白,你的眼睛早都告诉我你喜欢我了。”王杰希微笑,动作非常自然的凑近,一个轻柔的吻顺势落在对方唇角,“既然都双箭头了,愿意在一起吗,文州?”

 

     “你之前用了摄神取念。”喻文州首先冷静的回忆了一下之前跟对方的接触,指出自己的猜测,“不过这没什么关系,我接受。”

 

     王杰希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离的很近时能够闻到对方身上清冷的雪松香气,让人放松且被吸引。

 

     “早点休息,记得喝魔药。”

 

     “好的,多谢。”

 

05

 

     拿下世邀赛冠军之后王杰希没有立刻回国,而是转机去了一趟英国,说是补考终级巫师考试。

 

     喻文州虽然是人鱼,却因为不是本土的那种魔法生物而不被允许进入霍格沃茨或者魔法部,只好拎着两人份的行李先回国,拿着王杰希随手扔给他的钥匙暂且住进对方家里等他回来。

 

     本来是挺普通的一件事,但当王杰希补考完,坐了两天后的飞机回到家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房间里充满了浓郁的雪松香气,清冷淡雅,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甜,闻起来很是舒心。这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王杰希走进卧室之后,看到喻文州正裹着被子发抖,脸颊都染上了一抹薄红。

 

     感冒发烧了吗?王杰希不假思索的弯腰用额头贴上对方的,有点疑惑的发现其实并不怎么烫。

 

     “杰希……”喻文州好像很费力似的挤出两个字,声音轻而低哑,“抱歉之前没有跟你说,我不仅是人鱼,还是个O……现在好像是,发情期提前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温柔的亲了亲对方颤动的眼睫,语气温暖的安慰:“没关系,我在。”

 

06

 

     就算你是理科生,我也愿意跟你谈谈哲学理想和人生。

 

     并且这是必要的,我们应该坦诚的统一一下世界观。

 

     赞同,边开黑边说?

 

     好。

 

FIN


评论(3)
热度(111)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