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王邓王】日复东升(FIN)

熬夜肝一个邓复升的生贺

邓副生快呀!

大概跟之前的士子谦和、翠柏长清之类的同一系列

全文8000+

OOC预警

BUG有

私设很多

以上






【王邓王】日复东升

 

00

 

     邓复升出生于黑暗将尽的黎明时分。

 

     当时一轮单薄的红日慢吞吞从地平线下升上来,光芒照进医院的走廊,他的父亲有感而发,“复升”这个名字就被当场敲定。

 

     后来邓复升听到这段往事,露出微笑的同时也把所有的网络昵称都改成了“日复东升”。

 

     黑夜已逝,日复东升。

 

01

 

     邓复升一开始其实不玩荣耀。

 

     他从小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长相虽然不是帅的跟周泽楷一样,但也称得上温和清秀,又一直能算得上大半个学霸,高中的时候常年徘徊在一百名左右,钢琴更是早早考到了八级,性格也好,就像那些什么骑士精神中描写的一样,公平、谦逊、怜悯、诚实,在学校的时候没少有女生追他。

 

     别人家的孩子嘛,大多学习优秀且刻苦,少有沉迷游戏的。的确,要不是他的女朋友强烈安利,邓复升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去玩荣耀。

 

     他的女友是个很元气的妹子,常年沉迷各种游戏并且打得都还不错,是最初开始玩荣耀的一批人之一,据说在第一区打竞技场的时候还匹配到过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扫地焚香王不留行索克萨尔这样的元老级角色——尽管最后被虐的挺惨。

 

     他们高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当时荣耀联盟的第一赛季刚刚开始,邓复升就各种被妹子拉着去看比赛视频,看着看着就手痒忍不住想去玩一玩,果断就买了账号卡。尽管妹子说可以带他,但最后邓复升还是选择了新区,理由是被带起来就体会不到游戏的乐趣了。

 

     妹子早就在神之领域有了好几张满级账号,职业全是魔道学者,只不过走了多种流派,从暗系体术流到道具流再到体术道具流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对魔道学者的执念。所以她是一个及其坚定的微草粉,本命王不留行不可动摇,之前拉邓复升看的视频就全都是微草的比赛。

 

     “那我也去新区玩个号好了。”妹子笑着也买了一张账号卡,“正好试试能不能弄个新的流派出来。”

 

     游戏这东西,一玩自然就是停不下来的。邓复升从小没让父母操什么心,所以父母管的很松,对他特别放心那种,看他玩游戏也没说什么。这就导致邓复升在学期里连着通了三个宵把角色练到二十级,结果天天上课都是半梦半醒的,不得不晚上回家玩游戏前花更多时间把不会的东西补回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升到二十级的,妹子立刻就去做了魔道学者的转职任务,然而等她操作角色拎着扫把时不时飞一会儿的蹦蹦跳跳到“日复东升”面前,邓复升仍然在纠结转什么职业比较好。

 

     “魔道学者呀。”当他询问对方时,妹子毫不犹豫的这样回答。

 

     “两个魔道不好组队。”

 

     “要好组队的话,治疗怎么样?牧师或者守护天使。”

 

     “攻击太低。”邓复升表示嫌弃。

 

     “战法牧铁三角都好组队,我是法师,治疗你不玩,那就玩个战士类的吧?”妹子提议,“骑士怎么样?高端T很抢手呀!血厚防高攻也不低,用到神级大概可以一人挑衅全图还是不死之身。”

 

     邓复升有点心动:“听起来不错。”

 

     “而且骑士一听就跟守护有关呀,和你很像。”妹子微微笑起来,跟对方开了个玩笑,“觉得不错就快去转职,跟着本王踏平副本。”

 

     “我的荣幸,陛下。”邓复升很入戏的接上,顺势操作角色单膝跪地,对那个戴着大大巫师帽的可爱小姑娘行了个吻手礼,着实秀了一把微操。

 

02

 

     毕竟沉迷游戏不可自拔,到高一第二个学期的时候邓复升的成绩多少下去了点,然后就各种被老师找去谈话,他只能稍微收敛一些,尽量保证上课能好好学习,游戏等回家再说。

 

     如此一来他期末考试的成绩还算不错,升高二的那个暑假自然理所应当的整天泡在游戏里,和他的女朋友一起打竞技场2V2,大部分时候都能赢的十分轻松。

 

     除了打游戏,看比赛视频也成了邓复升假期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粉的微草战队所有的比赛都看了不止一遍,其他的比如季后赛和总决赛的视频也是常常回顾。那些比赛越看就越是觉得热血沸腾,邓复升恨不能亲自参与其中,举起厚重盾牌守护身后给力的队友们,赢取那些炽热的胜利、梦想和至高的荣耀。

 

     微草战队远在B市,邓复升也不指望父母会同意他千里迢迢跑过去打游戏,目标只是锁定在本市的一支小战队身上,无比理智的暂时减少游戏时间,用高二上半学期的好成绩从父母那里换来了寒假去这支战队训练营报名的许可。

 

     那时他用的骑士“日复东升”已经在神之领域小有名气。因为没加公会的缘故,副本之类的他都组野团去打,所以很多在百人副本外组队的野团都十分欢迎这位骑士的加入,哪怕人满了,踢掉其他T都要加他,只为了保证通关的百分比。

 

     所以同样沉迷游戏的训练营主管认识他也就不足为奇了——就算邓复升不亲自来,他们也正准备接触一下“日复东升”,看看有没有可能拉到自己队来。

 

     毕竟只是一支徘徊在联盟中下游的小战队,游戏里太过惊才艳艳的新人他们根本抢不过那些大战队,只能从没有加公会的这部分玩家里寻找高手,发出进入训练营的邀请再做打算。

 

     不错的开头。通过训练营的测试后邓复升这样想到,之后的整个假期都留在训练营里加倍努力,一次次以第一的成绩通过测试,直至留到最后。

 

     开学的前一天训练营主管给他拿来了合同让他回去考虑一下,顺便保证如果他同意的话可以派人来说服他的父母,并且俱乐部会开始打磨他的比赛账号,这样下个赛季他就可以出道了。

 

     我觉得这个收入就可以说服他们了。邓复升惊讶的看着合同上的一串数字,颇有些无语的想着。从合同来看,他的年薪也就比他父母的年薪加起来稍微少一些,而他们家的生活水平已经是十分不错的了。

 

     当天晚上邓复升就和他的父母摆开了长谈的架势,没想到当他拿出合同说明自己的决定,准备随时说服父母时,他的父亲只是平淡的问了一个问题。

 

     “你确定这是你想做的、并且不会后悔吗?”

 

     邓复升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的,我认为不管结果如何,我总要去尝试一下,而且……”

 

     他的话被打断了。“这就可以了。”他的父亲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们有关注过这个职业。虽然关于游戏的部分不是特别明白,但其他方面都有细细了解过,既然你确定不会后悔,我们当然不会阻拦你。”他的母亲微笑着补充,“你从小就让我们很放心,这次也不会例外,对不对?”

 

     邓复升重重点了点头,给了他的父母一个拥抱。

 

     “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不后悔,我们就永远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那天最后他的母亲这样说道,“明天我们会去给你办休学手续,既然决定了要走这条路,那就把它做到最好,像那个叫叶秋的选手一样。”

 

     “要拿冠军啊!”父亲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邓复升的目光无比坚毅。

 

03

 

     开始职业化的训练之后空闲时间就变得很少,邓复升不断的认识到他还有许多有待加强的地方,从对各个职业的熟悉到团队磨合,他花更多的时间去进行那些枯燥的练习,翻滚、受身、技能取消还有各种各样的精准微操。

 

     直到第三赛季揭幕战开始的前一天晚上,邓复升才发觉,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他的女朋友了。他在床上翻滚了半天,才终于叹了口气,用手机给对方简单的发了一条短信,随即关机休息。

 

     ——高三加油。

 

     那条短信久久没有收到回复,邓复升也就渐渐忘记了这回事,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里去了。

 

     第三赛季几乎可以说是魔术师的时代,几乎所有新秀选手都在魔术师的光辉下黯然失色,甚至一些前辈们都成了魔术师的背景板,把那个骑着扫把走位吊诡的魔道学者衬托的更加高不可攀。

 

     邓复升由此清晰的认识到,他绝不是什么惊才艳艳的人物,如果不想被天才们落下太远,他就只能更加努力。

 

     最近的比赛一场比一场艰苦,邓复升知道自己碰上了新秀墙,练习也就越发刻苦认真,偶尔的闲暇时间也被用来研究比赛视频,微草的比赛仍然是他看得最多的。王不留行出人意料的走位和技能释放于是夜夜入梦,邓复升痛苦的发现每天早上自己都会被梦里的魔术师一扫把或者一瓶子糊脸上吓醒,简直真实的仿佛亲身经历,妥妥比赛视频看多了的后遗症。

 

     ——直到他后来跟王杰希做了队友,他仍然时不时回忆起当年被魔术师支配的恐惧。

 

     季后赛向来跟中小战队没什么关系,所以邓复升老早就放了假,整天在家闭门练习,尝试自己做季后赛的复盘。高考那天他还去学校门口晃了两圈儿感受气氛,顺便给几个关系好的哥们打打气,听他们哭诉高三的生活有多艰苦难熬。

 

     高三生返校照毕业照那天他也去了,照完之后正跟他的那些哥们聊天扯皮,他的女朋友就走过来跟他说我们出去坐坐吧。

 

     他们已经有快一年没有联系,如今乍然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里实在有些尴尬,邓复升犹豫着不知道用什么来开头,半天都没说话,最后还是妹子开口打破了沉默。

 

     “谢谢你之前跟我说的‘高三加油’。”她微笑了一下,“你在赛场上的比赛也很精彩。”

 

     “……多谢。”邓复升不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只好简单的道了个谢。

 

     妹子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了下去:“我已经报了B市的大学。”

 

     “你是想说……”邓复升心沉了一下,就算他知道这一年过去他们得感情已经名存实亡,但骤然被提出来也让他想要努力挽回。

 

     “分手吧。”妹子说道。

 

     邓复升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去。他想起自己最初开始玩荣耀时那个始终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小魔道学者,想起他们一起看荣耀第一魔道学者的比赛视频,正有些怀念感动,脑内忽然就煞风景的跳出魔术师扫把糊了自己一脸的画面。

 

     魔术师果然有毒吧?邓复升抽抽嘴角,觉得自己内心所有关于初恋的缅怀全都喂了狗。

 

     不如打荣耀,他想,于是果断泡在副本里虐小怪去了。

 

04

 

     七月中旬的时候,邓复升被俱乐部通知交换转会去无极战队,第四赛季为这支队伍效劳。

 

     无极战队在另一座城市,邓复升只好放弃了自己剩下的夏休期,千里迢迢赶赴过去,跟新的队友训练磨合。被之前的战队冰冷的交换掉,他内心多少有些挫败感,但他向来耐心且坚韧,哪怕换了战队也同样努力勤勉,丝毫也没有放松,更别提自暴自弃了。

 

     这样的心态和努力,让他在新的赛季里获得了更多的出场机会,甚至还几次爆冷,在个人赛中击败了纸面实力比他强的多的选手。

 

     技术在进步,邓复升也没有放弃提高自己阅读比赛的能力,微草的比赛依然是他看得最多的,多到他同寝室的队友都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微草粉,或者更具体一点,王杰希的粉?

 

     “都是吧。”邓复升笑着耸了耸肩,继续沉浸在刀光剑影雷鸣枪响的比赛视频里。

 

     第四赛季的全明星赛是霸图主场,第一天的活动结束以后那群被称为“黄金一代”的选手们自觉自动的集合在了一起,大老远都能听见黄少天叫着张新杰你的主场不请客怎么好意思之类的话。

 

     “第四赛季的都混到一起去了啊,那我们也分赛季聚一聚?”张佳乐立马开始招呼了,“大孙!方四千!撸串走起啊!”他还大大咧咧的拍了一把张伟,替他幺喝,“第三赛季的过来张伟这集合!王杰希说你呢别训话了!哎杨聪你的双刀刺客玩的不错,快开个疾行过来!邓复升邓复升,技术有进步啊这赛季,全明星赛而已快过来凑个热闹!”

 

     “多谢前辈。”邓复升跟队长打过招呼以后乖乖挤到了张伟旁边,特别有礼貌的感谢了张佳乐的夸奖。

 

     第三赛季出道的选手们半天才挤挤歪歪抱成团儿,七嘴八舌说了半天也没决定好去吃什么,最后还是当队长的人霸气,王杰希直接拍板决定去吃烧烤,据说是霸图那边的新人牧师张新杰推荐的地方。

 

     一群十八九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格外闹腾,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早早登台,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邓复升不是太喜欢凑热闹的性格,就跟杨聪坐在一起一边吃烤串一边聊天,幸灾乐祸的默默看着跟他同寝室的队友——恰好也是第三赛季的选手——不断被要求回答问题或者做一些非常作死的事情。“打电话给韩队表白!”他听到有人这样喊道。

 

     还好我没参加。邓复升脑后流下一滴冷汗,一口气灌了一杯可乐下去给自己压惊。

 

     然后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沉稳冷静的声音,吓得他差点没把嘴里还没咽下去的可乐喷对面的杨聪一脸。

 

     “听说你是我的粉?”王杰希取了个空杯子给自己满上可乐,拿起一根烤串自顾自咬了一口。

 

     “啥?”躺枪的速度太快,邓复升完全没反应过来。

 

     王杰希不得不给他解释一下:“你队友刚才真心话上说的,你是我的粉,然后也粉微草战队。”

 

     这卖队友的坑货!邓复升内心吐槽,果断转移话题:“哈哈,是啊。对了,听杨聪说,王队你打算在B市买房?”

 

     “已经买了,就在微草旁边,等装修好会邀请你们来玩。”王杰希瞄了一眼杨聪,又重新把目光落在邓复升身上,“你也准备在B市买房子了?”

 

     “没有没有,我那点年薪连个厕所都买不起,就是听杨聪说起来了,随口问问。”邓复升连忙解释。

 

     王杰希点了点头,端起杯子跟两人碰了一下,一口喝干净之后放下杯子,抬眼看向邓复升:“多谢支持,微草会更好的。”说完就转身走了,加入到那边不断催他过去玩的选手里面去。

 

     邓复升又愣住了,转头去看杨聪:“这是干啥?微草更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面对粉丝的官方态度?你不是微草粉吗?”杨聪猜测,“也可能是嘲讽?潜台词是微草会更好但你就不一定了?”

 

     “还真是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啊,反正怎么猜也猜不中。”邓复升感慨,举杯跟对方碰了一碰。

 

05

 

     尽管邓复升的水平有所提高,但第四赛季无极的成绩仍然并不尽人意,到七月转会窗开启的时候他又被交换到了另一支中游战队。

 

     三年换了三支战队,我觉得我也是挺厉害的。邓复升无语的想,再次收拾东西,登上了去往另一个城市的飞机。

 

     第五赛季邓复升仍然勤勉,到赛季中段的时候终于荣升主力队员,出场率有了有力的保证,年薪也略有上升。这个赛季微草和百花都格外有干劲的样子,常规赛的分数就从头到尾紧咬不放,每周排行榜上名次第一第二的变来变去。

 

     最后常规赛的第一名被百花战队以一分的微弱分差从微草手里夺走,本赛季最有价值选手的奖项也因此落入张佳乐手中。

 

     不过没关系,总冠军是微草的。毕竟是微草粉,季后赛邓复升全程围观,当王杰希终于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他忍不住傻呵呵的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鼓起掌来,半天才想起来给对方发个短信祝贺一下。

 

     没想到他短信过去没多久,对方就打了电话过来。

 

     “恭喜夺冠,王队。”邓复升开口就重新祝贺了一遍。

 

     “嗯,多谢。”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温和而沉稳,“微草的确更好了,对吧?”

 

     是指之前跟他说“微草会更好的”的梗吗?邓复升有点愣的想到,一边“嗯”了一声。

 

     “那想不想来微草体验一下夺冠的感受?”

 

     “当然啊,有机会的话。”邓复升开始思考这算不算一个转会邀请,“微草现在可是冠军之队,王者之师。”

 

     “好,你同意的话我就去联系俱乐部了。”王杰希满意的点头,挂断了电话。

 

     这么草率?一周之后邓复升就被通知转会去微草,十分惊讶的再一次开始收拾东西,登上了飞往B市的飞机。

 

     所以这应该是联盟的一项记录了,邓复升坐在飞机上百无聊赖的想,出道四年就换了四支战队什么的,最后还从小战队转入了冠军队,运气简直不能更好。

 

     因为是队长挖来的人,所以邓复升在微草受到了热情的欢迎,光是接风饭就分别吃了三四顿。等他在队里一起训练磨合了两周以后,王杰希就邀请了全队的队员一起去他家吃饭,说是房子刚刚装修好,正好是开火的第一顿饭,用来迎接邓复升了。

 

     邓复升忽然想起第四赛季的全明星赛后,王杰希跟他说“等装修好邀请你们来玩”时脸上的淡淡微笑。那么久之前的话对方都记得,他觉得他的心尖儿上仿佛被一只剪了指甲的猫爪轻轻挠过,痒痒的期待着什么。

 

06

 

     夏休期在不断的磨合训练中匆匆流逝,第六赛季如约而至。大约是因为邓复升之前常年研究微草——尤其是王杰希——的比赛视频,所以他很快就融入了团队,对于如何防守一些王杰希在进攻中露出的破绽格外有心得,微草的团队也因此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常规赛还没过半,微草的粉丝们就把王杰希、方士谦和邓复升组成的骑法牧铁三角合称为了“微草三巨头”。微草卫冕的呼声越来越高,哪怕赛季MVP最后落入蓝雨剑圣黄少天的手中都没能浇灭微草粉丝们的热情,和蓝雨打总决赛前网游里就腥风血雨的打成了一片。

 

     总决赛前邓复升有点失眠,在王杰希查完房之后站在宿舍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吹了半天风,却仍然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想到了很多,从最初玩荣耀时陪在他身边的小魔道学者到现在作为他队友的第一魔道王不留行,从小时候在指间跳动的音符到现在键盘上的熟练敲击,从学生时代看到的红日东升到赢下比赛时金色的荣耀二字冉冉升起。

 

     直到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语调平静的打断了他纷乱的回忆:“紧张吗?”

 

     邓复升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毫不掩饰的点头,又摇了摇头:“不全是紧张吧,我只是觉得有点像作梦。这是我出道四年来第一次打季后赛,居然就直接进了总决赛,看样子还很可能拿到冠军,很不真实啊。”

 

     王杰希给他递过去了一罐可乐,“啪”的一下打开,兀自和对方碰了碰。“没什么不真实的,记得你现在是在微草。”他说,“而且就算这是个梦,也要让它完美的华丽谢幕。”

 

     “这是魔术师的坚持?”邓复升开了个玩笑,“每一场魔术都要完美谢幕什么的。”

 

     王杰希笑了,从窗户里漏进来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在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投下阴影,一瞬间俊美的仿佛神坻。“不,这是微草的坚持。”他的口气坚定而自信,如同赛场上始终可靠的魔术师,眼睛里的光芒耀眼夺目,“要记得,微草就是一个把梦变成现实的地方——我们会是冠军。”

 

     邓复升觉得自己最深的心底里好像一下子装满了某些柔软的东西,充盈在胸口处让人无比满足,原本的不真实和紧张感都慢慢退去,仿佛消融在窗外的如水月光中,再也找不到痕迹。

 

     “嗯,冠军!”他坚定的说道,重重跟对方碰杯。

 

07

 

     但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喻文州和他的队员们在蓝雨的主场举起奖杯,而他们作为失败者,只能站在舞台一侧矜持的鼓掌,眼泪包在眼眶里,却倔强的绝不落下。

 

     他终于成为微草的骑士,举起盾牌想要守护他的王,却葬送了微草一整年的努力。邓复升十分自责,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王杰希的要求和期望,甚至有些怀疑转会微草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诚然,他在微草得到了更好的账号、更高的薪酬、更有前途的未来,但他似乎并没能给微草创造什么价值,全队人一整年的努力才把微草送进总决赛,他却没能和队友一起拿到这一赛季的总冠军。

 

     “别多想。”赛后王杰希安慰队员们,“适当的挫折有利于更好的成长,这只不过是一次失败而已,我们大可以明年再来。”

 

     “明年再来!”方士谦带头大喊,年轻的队员们随即跟上,尽管他们的脸颊上还挂着忍不住流下的泪水,但他们已经重新振奋起来,开始准备为下一个赛季加倍努力。

 

     下个赛季他一定会守护住他的王,和他的队友一起夺得冠军。邓复升暗暗握紧了拳头,更加勤勉努力的开始了夏休期的练习。

 

     他常常在不多的休息时间里想到王杰希,并且没怎么纠结的接受了“自己好像弯了”,以及“他喜欢王杰希”这两件事,甚至格外淡定的开始谋划什么时候该怎么表白,然后在平时牢牢掩饰住这些情绪,不给对方带来任何有可能的困扰。

 

     第七赛季的总决赛又是微草对百花,这一次邓复升兑现了他的诺言,独活在赛场上守护着他的王,直到比赛的最后一秒,金色的荣耀二字在眼前缓缓升起。

 

     “我们是冠军!”第七赛季出道的刘小别和袁柏清激动的喊着,与每一位队友拥抱击掌。观众席上卷起了绿色的波浪,全场合唱的微草队歌浩大而激昂,夙愿得偿的喜悦充斥在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那天晚上的庆功会一直持续到半夜两点,全队除了王杰希和邓复升所有人都醉了个七七八八,乱七八糟的摊倒在沙发和地面上,冠军奖杯则稳稳的立在一片干净的桌面上,金色的表面在灯光下反射出灼目的光华。

 

     “方神在今天的发布会上宣布退役了啊,我可能也快了。”邓复升抱着沙发靠垫低声感慨。关掉音乐以后KTV的包厢里显得格外安静,七彩的射灯光芒流转,不时在他的脸上投下斑斓的色块和阴影。

 

     王杰希闻言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要翻个白眼出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我们差不多大吧?才二十二岁想什么退役。”

 

     “方神今年也才二十三。”邓复升指出这一点,口气很是放松,“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天才,这几年想要跟上大家的脚步已经很费力了,要是继续留下来的话肯定会拖大家的后腿,不如早点退役,给有潜力的新人留出位子。”他冲对方眨了眨眼睛,“比如你那个小继承人,还有那个新人刺客。”

 

     王杰希皱了皱眉想要反驳,但理智告诉他对方的逻辑并没有问题,甚至可以说那会是一个对微草有益的选择。可情感上,他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

 

     于是一时无言,他们相对沉默。

 

     “王杰希。”邓复升忽然郑重的说道。

 

     “嗯。”王杰希坐直了身子表示自己在听。

 

     邓复升温和的微笑了一下,声音平静而笃定:“我喜欢你。”

 

     王杰希愣住了。他想起多年前那个被队友曝光是自己粉丝的同期平凡新人,想起对方前几年漂泊的职业生涯,想起第五赛季夺冠后自己几乎是冲动给对方回了电话,想起那些自己许给对方的、一一完成的诺言。

 

     他终于浅浅的微笑起来,站起身给了对方一个夹带着夏夜的闷热空气和清洌啤酒味儿的温暖拥抱。

 

08

 

     复升,日复东升?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是啊,我荣耀的第一张账号卡就是这个名字。

 

     很正能量的名字——要一起开小号混竞技场吗?

 

     好啊,我去找我的那张账号卡。

 

09

 

     纵然前路黑暗坎坷,红日终复冉冉东升。

 

FIN


评论(6)
热度(75)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