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叶蓝】八千里路龙和剑(FIN)

 @杳夏-高三闭关中 生日快乐!送给你的成人礼物!

虽然一点也不有爱

神龙叶×剑灵蓝

尝试了一下新的文风ww

常规OOC预警和BUG预警

以上




【叶蓝】八千里路龙和剑


00


     八千里路云和月。


     二十三年弃置身。


     ……什么鬼。


     生日快乐。还有,应该是八千里路龙和剑。


01


     许博远发现自己的本体不见了。


     他是剑灵,本体的那把剑叫做蓝桥春雪,剑刃削薄雪亮,剑尖儿上点着一抹锋锐蓝芒,如同春日初雪,看着晶莹美好,事实上却冰冷而锋利,杀人不见血的那种。


     剑是好剑,但他才刚刚修成剑灵没多久,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这把剑,所以只是把蓝桥春雪存放在一个隐密的,充满着天地灵气的宝地温养,而带着另一把叫做“蓝河”的剑行走江湖。


     等许博远终于觉得自己已经修成,能够从容驾驭蓝桥春雪的时候,他就回到了那块宝地准备收回自己的本体,结果抓狂的发现蓝桥春雪不见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感知不到他的剑在哪,只有模模糊糊的一个方向,线索虚无缥缈的很。


     但就是再虚无缥缈也得去找啊,那毕竟是他的本体。


     许博远叹了口气,拎着蓝河上路了。


02


     顺着感知一路向北,翻过两条高大的山脉,许博远来到了一个和睦的村庄。


     正是春旱时节,村民们都聚在龙王庙求雨,许博远好奇,也就跟过去围观了。


     然后他在龙王的塑像上看见了一个人,而村民们好像都看不见那个人。


     那是个青年,眉目柔和,不知怎么看着却十分嘲讽,正放松的坐在龙王塑像上晃着腿,嘴里叼着根草叶,一只手里拎着把伞,另一只手扶着塑像的龙角,百无聊赖的游移着目光,正巧对上许博远看向他的眼神。


     那青年眼神玩味的打量了一下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来。然后很快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看着仪式结束之后就消失了。


     许博远揉了揉眼睛。是他的错觉吗?他好像看到对方是化为一条龙消失的?移动太快看不清啊。


03


     当村民们得知他是个寻找自己佩剑的旅人的时候,再三拜托他如果在路上遇见神龙真君的话,一定要向他求雨。


     “再不下雨,庄稼都要旱死了。”老人抹了把脸,重重的叹气。


     许博远忽然想起那个坐在龙王塑像上的青年,答应下了村民们的请求。


     “一定会下雨的。”他保证道。


     “你的佩剑也一定会寻回的。”老人拍拍他的胳膊,手掌干燥而温暖。


04


     许博远继续向北走,横渡了两条宽阔汹涌的大河,可他没有看见龙王。


     他那把叫做“蓝河”的剑在用来把树干削成独木舟的时候卷了刃,所有的铁匠都表示除非把这剑熔了重新煅造,否则没法修好它。


     虽然蓝河不是他的本体,但这把剑也陪了他那么久,他实在不舍得重铸它。


     毕竟每天被带在许博远这个剑灵身上,这剑多少也有几分灵性,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同样成为剑灵,如果现在重铸的话,之前已有的灵性都要被全部磨掉了。


     许博远做不出为了让自己有武器用而扼杀掉一个灵识的事情。所以最后他只是沉默的把剑挂回腰上,向那铁匠作了个揖,转身掀开门帘出去了。


    盘缠不够再买一把剑了。许博远难堪的想,无奈的安慰自己。等过些日子蓝河真正修成剑灵,这剑就可以强行修复了,在这之前勉强一用还是可以的。


     “你继续用这把剑才会让那里面的灵识彻底消失。”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许博远转头望去,就见一人撑着伞半倚在铁匠铺门外,嘴里咬着一根草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是那天在求雨的祭典上看到的人,疑似神龙。许博远微微眯起眼睛,手掌按上腰间的剑柄:“那你有办法修好它吗?”


     那人笑起来,声音带着些许磁性的沙哑:“当然可以。”


     许博远期待的看着他,似乎准备马上把剑递过去。


     “有报酬的,年轻人。”那人无奈的补充,“不过看在我们有缘能遇见两次的份上,给你便宜些,欠我一个承诺就好了。”


     不算苛刻的条件。许博远诚恳的点头,双手把剑递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人有种莫名的信任感,甚至没有询问具体的修复方式就放心的把蓝河交给了对方。


     “需要的时间比较久,我们可能得结伴而行一段时间。”


     “没有问题。我该怎么称呼您?”许博远拱手作揖。


     “我姓叶,叶修,想怎么叫随便你吧。”


05


     叶修?听起来跟叶秋关系匪浅啊。许博远睁大了眼睛。


     叶秋是个奇人隐士,不是从什么角度来说。人人都听说过他的故事,但没几个人真正见过他的面目。他一手战矛舞的及其精湛,无人能出其右,并且因此一度被同寮或者对手们怀疑是修为高深的器灵,本体就是他手中的那把漆黑战矛,名曰却邪。后来叶秋守护的嘉世城似乎出了点什么问题,那却邪被留在了嘉世,他却不知所踪,只是后来又传出了诸如“叶秋其实是神龙君”或者“叶秋本体是瑶光星”这样零碎的、难辨真假的消息。


     就是不知道这个叶修是叶秋的什么人了。许博远有点好奇的想,用身上的最后一点盘缠买了两人份的晚饭。


     他决定直接问问。


06


     “叶先生,冒昧问一下,您是神龙吗?”许博远迂回前进。


     “是啊。”叶修拨弄着火堆,“你那天不是看见我了吗?”


     “那能请神龙大人给那地方降些雨吗?村民们拜托我如果有幸见到神龙的话一定要帮他们求雨。”


     叶修无辜的抬起了头:“可我是火龙,不管降雨。”


     那你干嘛要围观求雨祭典啊?那不是水龙的活儿吗?许博远忍了又忍才没有吐槽出来。


     看着对方的表情,叶修不由得轻声笑了一下:“那边早就下雨啦,现在都快夏天了。”


     许博远无奈的看着对方,叹了口气继续他的问题:“那你和叶秋是什么关系啊?你们的名字听起来很像。”


     “我就是叶秋。”


     “我还是黄少天呢。”许博远背着对方翻了个白眼,和衣躺在数枝上,“我休息了,晚安。”


     “晚安,年轻人。”叶修轻声说道。


07


     他们继续一起向北前行,默契的没有互相追问向北的原因。他们跨越长河翻过山脉,穿过沙漠走出草地,看遍八千里路上的云和月,光与星。


     等看到龙穴的时候,许博远才恍然,他们的目的地竟然一模一样。


     “拔山涉水后回到自己家里的感觉还真不错。以前一直用飞的,从来没体会过旅途的奔波艰苦。”叶修踱步进入,“来坐会儿。蓝河快要真正成为剑灵了,这把剑你以后可能不能再用了,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找把趁手的剑。”


     许博远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中规中矩的道了个谢,开始思考他的身家还够不够支付一把剑的价格。


     他本以为想要找到本体的话,他还得付出更多的努力,但当他接到叶修扔给他的剑时,他的眉毛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这就是他的本体。


     “这剑本来有剑灵,但不知道剑灵后来去哪了,就只剩下这把剑温养在灵气充足的地方。”叶修解释来历,“应该和你用的差不多,都是光剑,品质不算太好,有机会的话我给你重新打一把。”


     被当面评价“品质不算太好”,许博远郁闷的把蓝桥春雪挂在腰上,声音是不同于往日清亮的低沉:“剑灵就是我。”


     叶修:“……抱歉。”


     不管怎么样,能找回来本体就是好的,而且对方又不是故意的,还主动帮他修剑。许博远很快就觉得有点开心,反过来去安慰对方:“没事的,这一路上我学到了不少,风景也都很美,几乎是一种享受呢。”说着,他吟了一句诗,“八千里路云和月。”


     “二十三年弃置身。”叶修信心满满的胡乱接句子。


     “什么鬼?”


     叶修选择转移话题:“生日快乐,刚才那把剑就当你的生日礼物了。”他顿了顿,看着对方笑起来,“还有,应该是八千里路龙和剑。”


08


     记得那个你欠我的承诺吗?


     嗯,记得。


     那么现在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好。我承诺和你在一起,不论物种与性别。


     ……为什么忽然一点怦然心动的感觉都没有了。


FIN


评论(3)
热度(3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