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顾王】平行世界(中)

继续造雷

CP是网近顾飞×全职王杰希

上走这里【顾王】平行世界(上)

私设非常多,注意避雷

OOC预警

BUG肯定有

以上






03

 

     顾飞是顾家的天才。虽然他跟王杰希年纪差不多,但论功夫上的辈分,他生生比对方大着一辈,所以才有“四叔”这一称呼。他不过二十五六岁,十八般武艺却早已样样精通,据说现在在某高中当体育老师。

 

     “体育老师。”王杰希点了点头,末了又问了一句,“教学生们打拳吗?”

 

     陈子章想了想,语调疑惑的上扬:“应该没有吧?”

 

     说不定我退役之后也可以去当个体育老师之类的。王杰希想,反正专业还算对口,工作也轻松。

 

     晚上睡前难得有些空闲,王杰希拿了手机去看QQ,被积攒的一堆私聊吓了一跳。

 

     自从回到家,他的手机就一直关着机,甚至连总决赛也没看,这会儿刚刚拿了手机准备补总决赛,就见QQ消息跳个不停,手机不断的震动震动震动,卡的差点死机。

 

     王杰希迅速扫过那一堆消息,提取出重点来:霸图夺冠,老将韩文清宣布退役,有小道消息说韩文清退役后转战平行世界,早就知道他也玩平行世界的微草队员大胆的跑来八卦是否真有此事。还有一部分选手问他在国家队集训期间请假一周,是生病了还是有什么事儿,需不需要帮忙之类的。

 

     消息实在太多,王杰希懒得一一回复,干脆在职业选手群里声明他最近会断网一周,有事下周再来找他。说完立马下线,关了手机睡觉去了。

 

     明天还有比赛,运动量那么大,他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

 

     武林大会的赛制也玩不出什么花儿来,采用的是非常普遍的小组赛加淘汰赛制,一共打三天,第一天组内对战,每组前两名晋级,第二天淘汰赛,选出四强,最后一天决出季军和冠亚军。

 

     王杰希运气一向很好,分组时就分到了了偏弱的半区里整体实力最弱的一组,出线非常轻松,一路打到半决赛都没碰上太难啃的骨头——比如陈子章或者古百纶,他们都在另一个半区,已经被顾飞一一杀下马去。

 

     运气更好的是,王杰希半决赛的对手吃坏了肚子,不得不打到一半就弃权跑厕所了。没办法,太极一向走的是以柔克刚的路子,除非实力相差太大,否则根本不可能迅速的赢下来,必须耐着性子一招一招的对拆,短时间绝对结束不了,所以那个吃坏肚子的对手不得不弃权,免得时间长了整出个尴尬又狼狈的场面来。

 

     就这样,武林大会的决赛在王杰希和顾飞之间展开了。

 

04

 

     “打入顾家少爷比武招亲大会的决赛,驸马的荣耀已经被你收入囊中了。”陈子章拍拍王杰希的肩膀,一脸严肃,“加油上啊,一定要娶回顾家少爷,千万别整个入赘丢我们陈家的脸。”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上场了。

 

     被那双差异明显的大小眼一瞪,陈子章顿时心底一凉,转了头去看他旁边的古百纶:“百世啊,他这该不会是威胁我呢吧?”

 

     “现实里就不要叫游戏角色名了,好耻啊。”古百纶,平行世界第一格斗家百世经纶,此时非常有格斗家风范的抱着手臂,认真观看比赛,“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能用太极跟顾飞几乎打平的人。”

 

     “……想说我不行就直说。”陈子章郁闷。他也是练太极的,小组赛的时候就被顾飞玩耍似的折腾了半天,最后才一招“秋收”把他杀下场来。

 

     全息模拟技术下的比赛不像荣耀联赛,想说什么话都得打字,而是只要张口说就行了,所以这会儿台上的两个人也在交流——反正说话又不会影响出招,而且这不是现实,不会把自己说到缺氧或者岔气,说再多也没有关系。

 

     “听说你是电竞选手?”顾飞一边跟对方推手一边问。

 

     “嗯。”王杰希简单的应声,面色凝重。

 

     顾飞赞许的点头:“推手很漂亮,不过应该可以更好,如果你这些年坚持练下去的话。”

 

     这是变相的在说他这几年一定没有好好练习对吧?王杰希有点无语:“……多谢夸奖。”

 

     拳来脚往,全息拟真的技术把痛感也完全模拟了,王杰希越打越觉得两条胳膊都疼的不像自己的了,只能疲于应付对方的攻击。

 

     “呔!”顾飞忽然猛呵一声,拳脚连出,气势汹汹仿佛准备把对方就地正法。

 

     猛虎乱舞!王杰希心里一惊,一瞬间他有种自己正和拳法家PK的错觉,差点就要右手甩起鼠标左手开始敲键盘了,反应过来后匆匆忙忙架起胳膊去格挡,结果愣是被对方打的噔噔噔连退三步才卸去力道。

 

     撑住就行,等他收招僵直……王杰希正思考接下来怎么出招呢,就见顾飞收招之后毫无滞涩的飞出一脚,要不是他飞快的向后仰去,大概这脚会正中他的脸颊。

 

     ……好吧这不是荣耀,没有系统强制的收招僵直。王杰希异常无奈,直起身来继续招架。坦白说,他已经看不出自己有半点胜机,如果不是怕投降会削陈家面子的话——如果在这么大的场合上削了陈家的面子,他母亲一定会在他脱战前削死他——他大概早都GG了。

 

     所以最后,当他被顾飞一记锁喉硬顶在地图边界的墙面上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无比解脱的。

 

     “认输吗?”顾飞气定神闲的锁着对方的喉咙问道,嘴边勾了个从容不迫的笑出来。为了防止对方反抗,他甚至用另一只手把对方的两只手都控制在了头顶,连身体都快直接把对方压在墙上了。

 

     受限于此时的姿势,他们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近到几乎呼吸相接——如果全息模拟真的模拟了这一点的话。王杰希沉默的眯起眼睛,从这个角度他刚好能看到顾飞眼底的灼灼光芒,执着、夺目、热血、激情、兴奋、生机勃勃,甚至有那么一点没来得及褪去的得意和成竹在胸般的笃定,连嘴角的微笑也带着狡猾的感觉。

 

     这一切都让王杰希明白,就像自己对荣耀一样,顾飞对功夫有着十年如一日的激情、热爱和执着,永不褪色,并将会在时间的打磨下更加璀璨夺目,动人心魄。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被称为习武的天才了。

 

     王杰希锁喉的限制下艰难的点了点头。

 

     ——因为这份与他相同的炽热情感。这让他们勇往直前,一如既往。

TBC

评论
热度(33)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