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三十六计4H/喻王】走为上(FIN)

第四年给老王过生日啦!

攻略王杰希三十六计了解一下!

日常OOC预警和一堆私设BUG预警

 

 

 

【喻王】走为上
00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01
最初接触荣耀的时候,喻文州走的也是高手速的技术流,而非他后来享有盛誉的战术致胜流。他的手速在职业圈中只能算刚刚及格,但放在网游里,那也是超过百分之八十玩家的高手速,吊打个普通玩家不在话下。
而研究战术,当时对喻文州来说纯粹是兴趣使然。他小时候看《孙子兵法》启蒙,于是从小就埋下了对战术兴趣的种子,竞技场打团战时偶尔也会用一用兵法什么的,却从未想过把战术变成自己赖以生存的技能。
直到有一天,他在游戏里遇到一个叫做“解析几何”的魔道学者。
当时正是第一赛季过半时的一个抢boss的关键时刻,喻文州在蓝溪阁的精英团里专心控场,对面中草堂的阵容里却突然窜出了一个魔道学者。这位魔道学者骑了个扫把就好像骑了个火箭一样嚣张,一路飞一路扔下各种魔法道具,操作快而准确,几个精确的直角变向加取消就弄晕了一群盯着他准备控的术士,再配合各种技能,一照面就打懵了半个团的术士。
“集火他!”索克萨尔粗犷的声音在耳机里回荡,“术士技能别预判了,所有术士一起放,覆盖他周围十个身位格!”
喻文州看着那道飘逸的身影,谨慎的朝靠近boss的位置扔了一个六星光牢。他没指望自己打中,因为对方的走位堪称天马行空,穿过蓝溪阁密集的火力线后居然还剩下大半血量,之后又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效果中穿梭,不仅打乱了蓝溪阁的阵容,还帮助中草堂抢到了boss的仇恨,而他付出的代价只是不到百分之四十的血量。
半血的魔道学者轻飘飘转了个弯,清扫起手开路,漆黑的袍角掀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熔岩和酸雨是他的背景,星星则成为点缀。六星光牢升起,却不能构成任何障碍,被他轻松甩在身后。
如此惊艳的操作,喻文州就是认为自己是个高手,也不敢说一定能做到。“真厉害。”喻文州想,“这差不多是职业水平了吧?是林杰吗?——怎么做才能打败他?”
他迅速转动了一下视角,正对上不远处那位扔出一道星星射线的魔道学者。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半掩在紫色的法师帽下,隐隐泛出某种冰冷的、无机质的光。
喻文州突然觉得心惊肉跳。
果然,下一秒,魔道学者猛的调转方向,直冲他而来。喻文州连忙操作角色后撤,但扫把飞行的移速太快,对手的操作又精准,一边躲避伤害一边追上他也是秒秒钟的事儿。寒冰粉减速,清扫浮空,熔岩烧瓶砸脸,再反手一个扫把旋风,喻文州的术士角色立刻被扫翻在地,视角天旋地转。
魔道学者并未停留,扫把旋风落地受身需要翻滚,他直接朝旁翻滚出五个身位格才起身,一连串儿强控技能啪啪啪啪打在他身后,像是给他放了一挂庆祝的鞭炮。
喻文州的基本操作还是过关的,哪怕在猝不及防被扫翻的情况下也能掐准时机进行受身。然而对手扫把旋风控制的角度非常刁钻,他掐到了正确的时机,却没有足够的手速来做出一个能完全消除那些复杂旋转的翻滚,所以最终,一身黑袍的术士狼狈的在地上扑棱了两圈,袍子上沾了斑驳的灰尘,还是没能站起来。
魔道学者又略微转了一下视角,面无表情的脸对上趴在地面的术士,漆黑的眼睛里似乎蕴含着杀气。这一瞬间很短暂,魔道学者很快转开视角,骑上扫把腾身而起,翻滚的袍角消失在纷至沓来的技能光影里。
02
喻文州终于克服天旋地转的视角操作角色站起身来,望着自己收到的那条好友申请,苦笑着点了同意。
解析几何的消息到的飞快,几乎让人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穿行在boss战交火最激烈的地方。
“一会儿竞技场。”
喻文州看了看这条消息,又看了看前方穿花摘叶般灵活穿梭在战场中央的魔道学者,心情复杂。“单挑的话,我打不过你。”他实事求是的回复道, “不如来试试,你能不能活着离开蓝溪阁的控制范围。”
”好主意。“这次的回复略有耽搁,“如果我赢了呢?”
“……先赢了再说。”喻文州无语的回复道,觉得这人是不是太自信了点,林杰对外可不是这形象啊。他操作术士打出一发束缚术,限制了一下对方的走位。
对手是这位魔道学者的话,喻文州的手速居于劣势,但要说战场意识,他们两位不相上下。他们深谙“技能不一定要打中才真正发挥作用”的道理,有的技能就是要空放限制走位的,有的技能就是要吟唱来引人打断的,还有的技能就是要打完起手就自我打断来欺骗对手的,所以每一个技能的释放都满含学问。
这种意识的高度不是每个普通玩家都能达到的,这次抢boss在场的大公会只有中草堂和蓝溪阁两家,而其中能解读出局势的人,除了解析几何和喻文州以外,只能再勉强算上中草堂的林杰和蓝溪阁的魏琛了。而这两位职业选手的关注点都更多的放在了boss身上,于是这次“活着离开蓝溪阁控制范围”的挑战就基本变成了解析几何与喻文州两人的交锋。
喻文州给到的限制非常有效,但对手也不是吃素的。魔道学者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不退反进,对于每一个技能的运用堪称苛刻,并未退回中草堂阵内寻求帮助,而是拧身冲上,在茫茫人海里穿梭飞行,伺机再次扫翻正向后走位的喻文州。
短平快的一套小技能飞快交出,伤害不太高。喻文州操作角色翻滚后跳,手杖尖端飞出一道黑光,直击对手而去。
魔道学者在千钧一发之际操作出一个扫把旋风,险伶伶的擦着操纵术的技能范围打了个旋儿,硬吃了两下燃烧箭矢的伤害,顺便带翻了两位恰好走位过来的近战职业。
“漂亮。”喻文州想,“快而且准……遇到这种对手,正面强打应该是最不理智的选择。”他思考着对策,然而还没等抉择出一个最好的办法,对手就又杀了过来。魔道学者气势汹汹,看起来像是准备把喻文州的角色毙于扫把下,面无表情的系统脸上几乎带上了操作者本人的决心与孤勇。
耳机中风声呼啸,魔道学者的身影在视野里飞快放大。喻文州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看的《孙子兵法》,想象中的战场也该是这样,风声呼啸喊杀震天,刀戟相撞短兵相交,伏尸百万血流成河。那些兵法的故事像走马灯一样在他脑中一一飘过,最终留下了三个大字。
——走为上。
古语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所谓上计,不是说“走”在三十六计中是上计,而是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方有几种选择:求和、投降、死拼、撤退。四种选择中,前三种是完全没有出路的,是彻底的失败;只有第四种“撤退”才可以保存实力,以图卷土重来,这是最好的抉择。因此说“走”为上。
此时对手锋芒极盛,与其选择毫无胜算的正面相抗,不如以退为进,寻机制人,或许还能找到一些胜机。喻文州迅速走位向后退避,用人群带乱对手节奏,全程避免将自己暴露在对手的视野中,在boss战结束的时候,终于成功阴出一个六星光牢命中对手,与队友一波集火干掉了这位在蓝雨阵中自如穿梭的魔道学者。
魔道学者漆黑的袍子盖在地面上,高高的魔法帽沾了灰滚落一旁。接着白光亮起,最近的复活点里出现了一位顶着中草堂名号、属性飘红的魔道学者。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大约发了个消息什么的,然后低低笑了一声,就下线了。
“你赢了,我没活着出去,愿赌服输。”
“不过boss,我们中草堂就笑纳了。”
“感谢你对杀掉我的认真。改天竞技场再来一场吗?”
喻文州看着解析几何给他发来的消息,忍不住露出一个混合着懊恼和无奈的笑容。
“太狡猾了。”他想,“拖住我原来是为了抢boss吗?看起来我对局面的把控还是不太够,想更进一步的话,这方面需要加强了。”
不过这个解析几何……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呢。
03
后来喻文州和这位解析几何果然约了许多次竞技场,单打独斗输多赢少再正常不过,倒是偶尔拉个团队赛啥的胜率还不错。他从团队的战术中尝到了打败对方的甘美滋味,便更加勤奋的开始思考如何能让这些兵法被成功运用到荣耀中去。
第一赛季末蓝雨宣布建立训练营,喻文州经过一番斗争后成功进入,不怎么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速在一众少年中堪称垫底——有一次他跟解析几何聊到过关于手速的话题,解析几何说他曾经去微草训练营做过测试,那里面训练生的报告里手速都在200往上,他的手速都不算特别突出的。
手速劣势,通过训练营里操作类的考核就变得很是困难。但喻文州心态从来够稳,也足够努力,所以虽然过得勉勉强强让人提心吊胆,最后也通过了层层考核留了下来。这些训练营里未来的职业选手训练更加繁重,喻文州拿到了俱乐部发的账号,自己原本的号就上线上的越发少了,所以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看见解析几何给他的那条留言。
“我去微草战队了,希望以后能职业赛场上见。共勉。”
喻文州放在键盘上的手指顿了顿,突然觉得有点心情复杂,屏幕上的文字删删改改好几遍都没有发出去。他十分确定对方会在微草得到极好的发展,并为此感到由衷的高兴,但同时,他不能保证不被队长看好、手速吊车尾的他自己也能真正成为一位职业选手,对未来的思考让他难得觉得迷茫。
某种微妙的、几不可察的种子被埋在了他心里
“共勉。”他最终回复道,“场上见。”
好在努力的人总会得到厚爱。第二赛季末,喻文州作为将要被重点培养的蓝雨继承人随队观战,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留下了更多选手的资料。
“微草,王杰希。”嘉世战队与百花战队比赛时,那位有一双奇特大小眼的少年这样向他介绍自己。微草战队、“杰希”二字的奇妙谐音和略低沉的声线都让他想起游戏中那位名叫“解析几何”的魔道学者,令人舒服的熟悉感包裹了他。
“蓝雨,喻文州。”喻文州笑着说道,冲对方眨了眨眼睛。
王杰希看他的眼神短暂的带了几分疑惑,然后很快聚焦在那个笔记本上,把疑惑抛在脑后,专心致志的讨论起了百花的应对策略。
“没认出来吗?难道不是他?”喻文州想,“不应该啊?”
他们仔细的讨论了许多关于战术的问题,并从对方身上觉察到一种相见恨晚似曾相识的熟悉感。王杰希晚上回酒店以后,在加训和游戏之间犹豫了两秒钟,最终选择进游戏打个副本,因为副本掉落的一件装备自己妹妹已经求了半个月了。
他拿出了自己“解析几何”的账号,登录进游戏,正好看到那个名叫“在河之州”的术士角色给他发来了新消息,于是点开了对话框。他们对话还停留在对方发过来的“场上见”上,因为自从进了微草训练营以后,他就几乎没有用过自己的这个账号。
术士角色显示在线。王杰希突然想起蓝雨那位疑似接班人的年轻训练生,这种脑回路想接的熟悉感并不多见,于是没有丝毫犹豫委婉,直来直去的发过去一条消息:“蓝雨?”
“是。”对方秒回。
王杰希挑了挑眉:“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我以为你没看懂我的眼神。”
“确实没看懂。”王杰希耿直的回复,“要不是今天准备打个本儿,我可能根本不会往你身上想。”
“为什么?”喻文州问,有点好奇。
王杰希顿了顿,决定实话实说:“因为游戏里你跟我对战的时候,风格要比你今天看比赛发表意见的……苟得多。”
喻文州:“……”
“跟我的个人赛,你贯彻了走为上策的中心思想。”王杰希说道,“但在设想面对叶秋的团队赛的时候,你的选择更主动。”
“不怎么意外。毕竟我的手速劣势挺大的,正面打不过你。”喻文州笑了笑,“话说回来,你想打哪个本?”
“红云道场的五人本,我需求紫色项链流云,放弃其他装备,掉了材料roll点——要一起组个队吗?”
“走吧。”喻文州点了邀请组队。
两位准职业选手刷个五人小本再容易不过,全力以赴一点打个一波流都没问题。但从本质上来讲,他们都把刷副本啥的当做娱乐,当然不会把精力全部消耗在一个副本上,职业赛场才是他们真正殚精竭虑挥洒汗水的地方。
04
喻文州最初发现自己喜欢王杰希是第三赛季的事儿。
彼时魔术师刚刚出道,披着一身夺目的星光与荣耀,用一杆灭绝星辰扫翻了大半个联盟。他惊才艳艳,身上还带着些许未曾消散干净的少年意气,望向屏幕的目光却沉静而专注。他为整个联盟带来了一场扬着璀璨星辰的风暴,底色映衬繁花血景与炫纹斗气,脚下铺陈无数手下败将的崇敬和尊重。
谁都无法从那道才华横溢的耀眼身影上移开视线——或者,至少,喻文州没做到。他沉醉于魔术师的吊诡莫测,专有的笔记本用了一本又一本,却很难把握住对方的动向。
训练与比赛的间隙里,王杰希有时会约喻文州打几把竞技场,用的打法有时诡谲如魔术师,有时普通的近乎土气,偶尔还会拿出仿佛梦游的打法,手底下的魔道学者像触了电似的在普通与诡谲之间跳转。喻文州研究他研究的深刻,早能看出来魔术师与微草战队之间的不兼容,因此在竞技场里遇到这样的王杰希时不由得就多想了些。
王杰希想转型。
聪明人之间从不需要真正说透。喻文州心照不宣的与他定时约着竞技场,互相磨炼打法与战术,仿佛一对默契十足的最佳搭档,关系亲密,但也从未过界。潜移默化中,他习惯了这样类似于手谈的竞技场交流,自觉毫无问题,直到有一天黄少天神秘兮兮的跑来找他谈心。
“那啥,你最近,挺好的吧?”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训练累不累?食堂的新食谱还吃的惯吗?”
喻文州摸不着头脑:“挺好的呀,跟往常一样。”
黄少天罕见的欲言又止:“……真没啥情况?”
“出什么事了吗?”喻文州问,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似乎在仔细观察。
黄少天顿了顿,被看得汗毛都要立起来了,干脆打出一发直球:“经过我缜密的观察与分析,我觉得你可能恋爱了。每次晚上都偷偷跟人竞技场,从来不带我或者别的任何队友,而且有时候对着屏幕笑的特别……满足,就跟当年我同桌追女神的时候状态一模一样。我就是……有点好奇。”他望着喻文州,表情夸张,“我们不是说好一辈子只爱荣耀女神吗!到底是谁能让你喜欢啊!”
喻文州哭笑不得:“……不存在的,那是微草队长王杰希。”
黄少天哑然,有点尴尬,迅速转移了话题。喻文州听着那些无关紧要的句子,思绪慢慢飘远了。“少天为什么会这样想?”他想,“王杰希……我真的会喜欢他吗?”
他想起那些隐秘而心照不宣的默契,想起比赛场上光芒耀眼的魔术师和竞技场里几乎有点笨拙的魔道学者,又想起对方自我介绍时的那句坚定而低沉的“微草,王杰希”。他不可抑制的感到心底的某颗种子发了芽,悄悄伸展出两片柔弱却坚韧的嫩绿新芽。它并不要求多少心血浇灌,自顾自的就生长起来,冲破层叠的骨血与肌肉,绑缚在他的心脏上,压榨出某种幽微的酸涩来。
“我可能真的喜欢他。”喻文州漫无目的地想,“但我还能做什么呢?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面对王杰希的时候,他总是有习惯性的退避,无论在比赛场上还是生活中。他擅长走为上的防守反击策略,诱导失误一击制胜,几乎不会毫无准备的正面强打,所以此时也是一样,他决定先仔细观察再做打算。
05
这一观察就是许多年过去。把一支普通战队带到豪门不是件容易的事,当队长的自然得付出更多,于是闲暇时间越来越少,竞技场也不常打了,小号更是难得上一次。直到第六赛季结束,蓝雨打败微草夺冠、又拍完了所有接下的广告代言,喻文州才觅得浮生半日闲,又用小号登陆了游戏。
王杰希显然比他只忙不闲,理由是那个名叫“解析几何”的魔道学者的头像已经很久没有亮起来过了。他们的对话还停留在上个冬天关于“恭贺新春”的问候上,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点开对话框,自己带了满背包的药水,随便挑了个五人本单刷去了。
就算是职业选手,单刷五人本也是需要一定程度上集中注意力的,所以直到这次副本刷完,喻文州才看到王杰希给他发来的一条消息。
“恭喜夺冠。”
他笑了笑,回复道:“谢谢。多亏了王队手下留情啊。”
“话可不能乱说。”王杰希严肃的回复,“我要手下留情那不成了打假赛了,冯主席正看着你呢。”
喻文州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乐了半天,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耿直得可爱。虽然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一米八往上的大男人着实不太恰当,但他找不到一个更贴切的词语,只能强行把可爱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王杰希值得任何人喜欢。
无论是场上恣意纵横的魔术师,还是场下耿直淡定的王杰希,都值得他喜欢。
“话说回来,夏休期准备怎么过?考虑出去玩吗?”王杰希问道。
喻文州从这话中咂摸出几分不同寻常的意味来,忍不住多想了一点。“他是不是想约我?”他想,觉得有点惶恐的愉悦,“总不会是因为连冠被打断所以想跟我真人PK吧?”他望着对话框,角色停在副本门口,一句话来来回回改了好几遍也没发出去。
“不考虑了吧。”他最后回复道,还是没有主动出击,“出去玩太热了。
王杰希的回复到的很快:“行吧,那副本走不走?”
喻文州用给对方发一个组队邀请的行动来表达自己对这个主意的赞同。
副本是随便挑的,他们找了一片两个人所在主城连线中点的地图,然后roll点决定出一个坐标,找到离这个坐标最近的副本入口,也不看介绍就直接进了。等进去了他们才发现不对,一路上的小怪非常密集,饶是两位职业选手联手,也打得手忙脚乱,全靠蓝药维持输出强度。
“这得是二十人本吧?”喻文州笑着说,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么忙碌于操作的情况下还有余力露出笑容——也许是因为王杰希就在旁边吧,他的嘴角总是忍不住就翘了起来。
王杰希点了点头:“差不多。”
两个人刷二十人本还是挺困难的,但不是完全打不了。副本本身的难度并不大,除了小怪密集之外也没什么难点,就连boss都普通的像个精英怪一样。
而副本中的风景却是真的不错。一道蜿蜒的小径自山脚通往山顶,满山的枫树浸染了夕阳的殷红,壮观美丽如香山秋景,山腰处环绕一缕缥缈的云雾,深处是副本的第二个boss的居所。
“打副本就当旅游了。”喻文州说,转着视角仔细看着周围的景色,“游戏中也有不少地方风景很好呢。”
王杰希面色不善。“喻文州。”他轻柔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是陆续摸鱼,你很快就会失去你的队友了。”他带的药不多,此时早已没蓝,全靠普攻活着,面对二十人份的小怪打的十分吃力,血条缓慢的、肉眼可见的下滑着。
喻文州操作角色往前走了两步,从善如流的加入了战斗。“我当然不会失去我的队友,”他一边操作一边说道,“他很厉害,能照顾好自己。”
“毫无诚意的商业尬吹。”王杰希评价道。
喻文州:“不,这是非常诚恳的夸奖。”
“谢谢,我也相信我的队友能照顾好自己。”王杰希淡定的说道,“那这波怪就交给你了,我去回个血。”
“去吧。”喻文州走上前顶着伤害清怪去了。
王杰希低低笑了一声,操作角色骑着扫把反身加入战斗。“我想了想,”他说,“不能放我的队友一个人上去卖血啊。”
“知道这山上的枫叶为什么这么红吗?”他继续说道,慢条斯理地抖了个包袱,“那是我们两个掉的血染的。”
于是喻文州也笑起来,对技能的使用更加流畅而精确,努力控制住每一个将会对王杰希造成伤害的小怪。
副本最终打完的时候,他们站在云雾缭绕的山巅,脚下是风霜高洁层林尽染的火红枫叶,让人想起前三个赛季如日中天的嘉世王朝。喻文州又想起叶秋,想起第二赛季的那场比赛,和场边那位冷静又桀骜的大小眼少年。
多年过去,少年成长为更加稳重的微草队长,有许多东西改变了,却也有一些东西从未改变。现在这个男人站在他身边,漆黑的袍子上还沾着战斗后的斑驳血迹,看起来狼狈却从容,给人一种绝不会倒下的可靠感。
喻文州正想说点什么,就见身旁的魔道学者突然单膝跪地,手中出现一捧鲜红的玫瑰,头顶飘起一个文字泡。“我喜欢你。”
“刚才整理材料,看到背包里还有这个道具……”耳机里是王杰希一如既往的冷硬声音,如同金石相碰,“就用一下。”
喻文州笑了。他曾经见过别人用这个道具,道具本身的效果是不包括头顶的文字泡的,所以那句“我喜欢你”应该是王杰希自己打字出来的。“他也喜欢我。”喻文州想,某种狂喜攫住了他的心脏,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叹了口气,觉得这人怕是又要“走为上”了。他无奈的甩了甩手腕,操作角色做了个招手的动作。“走吧。”他说。
“我……”喻文州恰好同时说道,“我喜欢你。真的,不开玩笑。”
王杰希转过身来,几乎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喻文州的视角对着他,术士漆黑的眼睛好像能吸光,让人一头栽下去,落不到底。“我喜欢你。”喻文州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坚决的多。
王杰希笑了:“这回……不‘走为上’了?”
“是啊,我的男朋友。”
喻文州看着他,轻声说道。
“以后再也不了。”
06
生日快乐呀,我的男朋友。
FIN

王队生日快乐呀!!!

评论
热度(7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