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王杰希中心】乘风破浪(FIN)

王队生快!!!

私设很多,脑洞很大,谨慎观看

老王庆生第一弹!

一个第二弹还没写的第一弹

 

【王杰希中心】乘风破浪

     王不留行一提扫把,打了个弧度优美旋儿,自炮火与念气的罅隙中险之又险的穿过。凛冽的海风鼓起了他漆黑的斗篷。这飘逸而行云流水般的走位微不可察的顿了一瞬,紧接着,他回手扔下一个熔岩烧瓶,一拉扫把,与一道神圣之火擦肩而过。

     一柄漆黑的战矛就在这时突然刺出,偷袭的明明白白,近乎光明正大,王不留行却偏偏没有躲开。咆啸的斗气与锐利的矛尖一同撞上身体,将他贯入那翻卷着岩浆、波涛汹涌的水域中去。

     像是被折了羽翼塞进笼子的飞鸟,囿于层层叠叠的锁链与镣铐,左支右拙,却挣扎不出这片沸腾的海面。

     屏幕边缘亮起危险的红光,随后视角渐渐上升,色彩像燃尽的炉灰一般剥落,灰白色充斥了整个画面。

     灰色的荣耀映在漆黑的眼瞳里。

     王杰希静静摘下耳机,收拾好键鼠,推开比赛席的门,不怎么意外的听到了自家主场观众席上传来的嘘声。

     这是两个月内第七场他们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团队赛。诚然,微草战队这两个月连续碰上霸图、蓝雨、皇风、百花、嘉世的魔鬼赛程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会输,但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是在众多粉丝的忍耐之下,会在主场遇到嘘声也再正常不过了。

     换个心理素质差点的职业选手,听到嘘声心态当场爆炸都不是不可能。而王杰希全无所觉一般,面无表情的朝队友们微微一点头,率先走出了比赛席,八风不动的在嘘声里与嘉世战队的选手们一一握手。

     赛后发布会上,记者们举着长枪短炮,提问中不乏恶意。

     “请问王杰希队长,微草战队连败七场,对于您被称为‘团队毒瘤’一事,您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请问王队,今天的团队赛上您的失误导致比赛最终落败,对此您有什么话想说?”

     “王队,您认为您适合微草吗?微草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呢?”

     “著名评论家左宸锐撰文说,‘一个不能融入团队的核心只能带来失败’,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请问王队……”

     现场嘈嘈杂杂,无数肉眼可见的恶意拉满弓弦,积聚而成的尖锐箭锋清晰地指向那位坐在发言席首位的微草队长。

     有暴脾气的队员差点要炸,王杰希抬手将空气轻轻一压,队员便咽下喉咙口的言语,接着愤愤往后一靠,试图用眼刀斩断那恶意的箭。

     王杰希拿过话筒,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垃圾话是一种说与不说、回答与不回答都没什么区别的东西,”他冷淡的说道,“我希望今天的记者提问不都是垃圾话,谢谢。”

     记者们噎住了,继而“哄”的一下炸开,十分想跟他探讨一下什么叫“希望提问不都是垃圾话”。然而王杰希根本没理他们,从容地把话筒往前一推,朝新闻官做了个简洁的“请继续”的手势。

     “那么各位,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新闻官马上意会,出言控制住了局面。

     在台下看发布会的李亦辉忍不住笑出了声:“队长真帅!早就该这么怼记者了!”

     “这帮记者天天给微草唱衰,输了比赛就把锅全都推到队长身上,我早都看他们不顺眼了!”李济鼓着掌,“队长怼得漂亮!”

     原本因为输了比赛而有些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微草队员们积极地一边看采访一边提前反省了一下自己在比赛中出现的问题,讨论到热烈处都是连说带比划,恨不能立马把复盘也一起做了。

     “……输了比赛当然是我的责任。”过了一会儿,一个不大的声音突然穿透他们的讨论,落在每个人耳边,“你不用跟我争。”

     李亦辉回过头去,说话的是王杰希,他正和同样参加了发布会的方士谦一起走进休息室,梁方落后他们半步。

     “我没跟你争。”方士谦没好气地说,“爱背锅你背去呗,我只是在认真地说我的失误——叶秋用豪龙破军捅你那一下的时候,你为了躲神圣之火冲的太猛了,我没跟上你的节奏。”

     “还得练。”王杰希淡淡说。

     方士谦瞪起眼看他。

     “我们都是。”王杰希继续说道。

     他敲敲桌子将队员们聚集过来,说散了吧,饿了要去吃夜宵的跟着方士谦走,不去的就直接回微草。

     赛前他们都没吃太多东西,比赛的消耗又大,这会儿基本都饿的前心贴后背了。此时一听队长说可以散了,他们立马就三三两两的跟上了方士谦,准备找个地方好好祭一祭五脏庙。

     比赛场馆离微草战队不远,而战队的院子后面就是一片美食城。他们散着步过去,吃饱喝足回来,直到走到宿舍楼下,才觉得有点不对。

     “队长呢?没回来吗?”李亦辉看着那扇黑漆漆的窗户,微微皱起眉。主场比赛的话,王杰希一向会在当天晚上回到宿舍以后就开始做复盘,通常他房间的灯光会亮到十二点以后。而现在还不到十一点,那灯光却黑着,队长不在宿舍吗?

     方士谦瞥了一眼,不怎么在乎的揽过李亦辉的肩膀:“可能先睡了吧?别管了,让他一个人待会儿。”

     连续输比赛,王杰希才是压力最大的人吧。方士谦挠挠胳膊,有点痒,他好像被蚊子咬了。偶尔心态崩一下,也可以理解,让他自己静静吧。

     此时,被队友们担心心态崩了的王杰希,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微草附近的某家网吧里。

     他鼻梁上架着一副用来伪装的眼镜,队服外套和惯用的键鼠一起装在背包里,看起来有点疲惫,像一个刚刚殚精竭虑过了考试就迫不及待跑来网吧通宵的大学生。

     拉他来网吧的叶秋仗着自己从不露面没人认识,此时光明正大的光着脸坐在他对面,熟练的点上一支烟,问他要不要。

     “谢谢。”王杰希接过,同样点上。他烟瘾不重,但和叶秋在一块儿的时候,为了避免吸二手烟,他选择自己也来一根。

     “打一把?”叶秋吞云吐雾,整个人都迷茫起来,“你带了小号吧?”

     王杰希用掏出一张卡塞进读卡器作为回答。

     神之领域自由场,一对一,地图随机。魔道学者和战斗法师刷新在擂台场两端,视野内已能看到对手。

     魔道学者的名字叫乘风破浪,一身装备橙橙紫紫,非常华丽。这是王杰希的第一个账号。

     那天他刚刚上完一整天的课,便被损友们拉进了网吧,硬塞给他一张全新的账号卡,拼命安利他“荣耀”这个游戏。

     账号卡都送到手里了,王杰希懒得拒绝,干脆进了游戏。给角色起名字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刚刚上完的语文课,恨不能打个“之乎者也”上去,脑内就突然灵光一闪,浮现了课上半梦半醒时听到的那个片段。

     年轻的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慷慨激昂的拍着黑板:“……《宋书·宗悫传》中记载,悫年少时,炳问其志,悫曰:‘愿乘长风破万里浪。’诗仙李白也曾在《行路难》中写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所以,同学们啊,希望你们以后无论遇上什么艰难险阻,都能豪情壮志的跟自己说一句,‘愿乘长风破万里浪’!”

     王杰希想了想,动动手指,在对话框里打下“乘风破浪”四个字来。

     这张卡跟着他从网游走到微草训练营,后来上了职业比赛,便渐渐用的少了。但他仍然习惯随身携带它,偶尔在不方便使用王不留行的时候掏出来抢个Boss,或者跟别人PK两把。

     比如现在,在网吧里拿出王不留行跟一叶之秋PK的效果可能跟乔丹和姚明在随便哪所高中的操场上打篮球差不多,所以王杰希拿出了他的小号,叶秋也是。

     对面的战斗法师名叫“无敌真寂寞”,典型叶秋风格的嚣张又嘲讽,光凭ID就能拉满仇恨,让人恨不能连出十个巴雷特狙击打爆他的头。

     不过职业选手从不在意昵称。王杰希的操作非常稳,几乎波澜不惊,屏幕里魔道学者的打法也显得很稳健,甚至有点土气,跟对手的战斗法师一样。

     基本操作,基本打法。王杰希和叶秋两个人就好像在比谁更土一样,每一招都出的有名有姓,清清楚楚,如同名家唱曲,再快也是每个音都字正腔圆。

     魔道学者和战斗法师缠斗在一起,斗气与魔法在狭小的擂台场里弥漫开来,烧红的岩浆盘踞在地面上,酸雨和闪电则挂在头顶,斗气聚集成的龙头尚未消散,新的龙尾便气势磅礴的猛地落下。

     豪龙破军!

     像是方才比赛的翻版,龙头将魔道学者从半空重重击落,漆黑的斗篷鼓满烧着烈火的风,又偃旗息鼓似的渐渐下沉,缓缓覆在魔道学者身上。

     金色的荣耀出现在屏幕上。叶秋正准备打字说两句什么——职业选手打字交流可能比他们动嘴说话更加高效,而且网吧里他不管叫王杰希什么都不太方便——就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

     “兄弟,你这技术太霸道了吧!”那人歪着身子看着叶秋的屏幕,满脸都是“卧槽这个人好厉害”的崇拜和激动,真心实意的说道,“你是叶秋粉吗?我看你用了很多一叶之秋在论坛上发的攻略里的技巧啊!”

     我是叶秋本人。叶秋无奈的想,含混的“嗯”了一声。

     那人可能是个话唠,根本没在意叶秋回了句什么,自己就一路涛涛不绝的说了下去。叶秋听得非常痛苦,简直听有种黄少天在他耳边叨叨叨叨的感觉,转头瞥到旁边电脑屏幕上刚好过完广告,正在播放今天晚上霸图对烟雨的比赛视频,连忙伸手一指:“哎,你比赛开始了。”

     谁想到那人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没事儿,我既不是霸图粉也不是烟雨粉,那是放完嘉世对微草以后自动播放的。我本来是微草粉来着,今天看完比赛了,我决定还是粉嘉世吧。”

     叶秋不由得来了点兴趣,突然想听听粉丝夸嘉世:“为什么?”

     “微草打得烂呗!”那人说道,“队员发挥还行吧,那队长,王杰希,连续多少场都打得跟梦游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之前还是魔术师的粉呢,现在,呵呵。你说他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汤,干嘛还要在微草待?冬季转会窗马上开了,随便去哪个能让他祸害的战队去啊,以前不打得挺好的吗,现在江郎才尽了,就祸害微草啊?”

     叶秋心说不好,王杰希可就在对面坐着呢,这人是当着本人的面在喷啊!万一把王杰希喷得心态爆炸了,他可怎么跟微草交待?他用余光瞄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是抬眼看了看那个仍在说相声似的自己叭叭叭叭的粉丝,然后就低下头去继续看屏幕了,他的表情淹没在阴影和变幻的色彩中,看不分明。

     叶秋心里一颤,觉得更不好了,恨不能穿回去打死那个天真的问“为什么”的自己。

     “……所以我决定开始粉嘉世了。”那人终于说到结尾,“兄弟你也是嘉世粉吧?在网吧里遇到也是挺有缘分的,加个好友以后一起玩怎么样啊?”

     “这号不是我的。”叶秋连忙说道,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宁愿自己被逼“不是本人”,“好久没玩了,借了别人的号随便打两把而已。”

     那人终于闭上了嘴,转回头去打开了荣耀论坛,决定把剩余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喷王杰希身上。

     叶秋给王杰希发了个竞技场邀请,等待比赛开始的间隙里随便侧头看了一眼那人的屏幕,顿时被满屏幕的黑泥和喷子糊住了眼睛,庆幸还好不是王杰希坐这边——哪怕心态再好的人,看到这些也很难维持住自己的心态了。王杰希可正在转型最关键的时刻,万一心态炸了,前功尽弃不说,严重点可能连怒而退役的心都有了。

     场景加载完毕。地图仍是系统随机,这次是一张叫做“池鱼故渊”的半水图,两名角色刷新在幽暗碧绿的深潭两端,不时有困囿其中的金红锦鲤跃出水面。远处一道犬牙差互的清溪斗折蛇行,尽头是一挂数米高的瀑布,轰鸣的水声夹着穿林打叶的风声撞入鼓膜,别有一番清幽却豪迈的意境。

     乘风破浪极快的一个小跳跨上扫把,飞行几乎贴着地面和潭水,一往无前的冲向战斗法师。无敌真寂寞提矛一挡,朝旁跨出两步略微拉开距离,漆黑的战矛便舞出无数虚影。

     这一场比赛打得不快,也并不激烈,看起来就像行云流水闲庭信步一般。双方都规规矩矩的交换着血量,还能腾出手来打字。

     “你这改的有点意思。”叶秋一边操作一边打字道,“不过……应该能更好。更不假思索一点。”

     “当然。”王杰希淡淡回道。

     叶秋从这个“当然”里品味出了某种笃定坚信和志在必得的意味。“别人不懂瞎说的就别理了,”他笑了,随手打字,“你不是在为粉丝打比赛。做你觉得对的事情。”

     “我知道。谢谢。”王杰希的回复依然平静。

     粉丝只会为他们喜欢的东西消费,然而这样的喜欢太浓烈也太单薄,随时可以投入,也随时可以退出,支撑不起任何消耗。喜欢的时候可以吹上天,不喜欢了也可以有无数恶语相向。他早就清楚,就像叶秋所说的,职业选手从不是在为粉丝打比赛。他当然也习惯于忽视他人的眼光与评价,只朝自己的方向一路向前。

     无论面临怎样的境况,他应该肩负着微草,并且向上攀登,这从他担任微草队长起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旁人或许会嘲笑,或许会认为这是一种牺牲,或许会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对他而言,这只是最普通、最理所当然的一件事,谈不上沉重,更遑论牺牲。

     ——于叶秋也是同样。

     魔道学者乘着凛冽的风,扫把尾部划开潭水,遗落一道晕着光的涟漪。星星折线击中水面,反射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Biu”的一下砸在战斗法师身上。

     金色的荣耀缓缓升起,像一轮红日,把光映在他眼底。

     也映在他心底。

     这是他们穷尽整个职业生涯去追求的东西。那金色的光芒最璀璨也最艳丽,成为刻在骨血上的最高荣耀。

     叶秋笑着放开鼠标,把耳机从头上拽下来,随意的挂到了脖子上,目光则落在对面那位可敬的对手——同时也是可交心的友人——身上。

     映在他眼底的是一张年纪很轻的面容,却收敛了一身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光风霁月。他眼波沉静,犹如深潭古井,神色里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大气和对自己的笃定坚信,隐隐透露出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孤勇来。

     那双眼睛大小差异分明,被平光的镜片一遮,便模糊了轮廓的差异,旁人只得窥见其中坚定的眸光。像某种棱角分明的金石,不知好歹,即使被长河江海千百遍的打磨过,也不肯改变分毫形状。

     最终,这块不知好歹的尖锐金石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埋入了广袤的荒原,像埋下一颗种子,待到春风一过,便可离离成原。

     “……之后呢,有什么打算?”叶秋问道,“微草这个赛季野心不小啊,准备朝着冠军搞一发大的?”

     王杰希拔出账号卡,推了推眼镜,又想到了多年之前的那节语文课。

     “之后的事儿,谁知道呢?”他轻松的说道,“愿乘长风破万里浪,仅此而已。”

FIN

评论(2)
热度(5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