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16)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
大家七夕快乐!单身狗默默吃下狗粮
快四个月没更新这篇了……挣扎着试图证明没坑
复健+没手感,OOC预警
以上

16

     擂台赛和团队赛之间的休息时间并不太长,解说潘林和两位嘉宾随便聊了聊就过去了。

     因为是总决赛的第三场比赛,地图随机,所以在选手们正式上场前,场内的电子大屏幕上先放了一段关于团队赛地图的资料片。

     地图的名字很有古意,叫“霜阶松雪”,而事实上整张图也偏向古风。地图中央是一组朱墙金顶的宫殿,门口立着威武的石狮,看起来有点像故宫,高高的玉白石阶和飞起的朱红檐角上都铺满积雪。地面也是洁白的,无人踏足过的雪地看起来非常干净,被晴朗的阳光一照,几乎有些晃眼。地图中处处可见高大苍翠的松树,浓绿的枝叶上盖着白雪,对比鲜明,景致如画。

     地图是从游戏的某一部分中抽取的,但显然职业选手并不会关注这一点,他们只在意如何才能最大的利用好地图,并最终赢下这场比赛。

     “脚印。”蓝雨战队这边,黄少天第一个发言了,“雪图,不知道脚印会不会刷新掉。除此之外,地面积雪的反光应该也可以利用,松树……可以砍断了,砸他丫的。”

     “哈哈哈,黄少你对树是有多怨念啊!”卢瀚文吐槽他。

     “小鬼,怎么跟老前辈说话呢?”黄少天非常不满,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顶,“那叫怨念吗?明明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喻文州笑了笑,忽略了吵吵嚷嚷笑闹着的两个人,淡淡开口:“少天说的基本没问题,资料片太短,里面也看不出更多了。”他环顾一周,开始点人,“团队赛首发我、少天、小卢、景熙、郑轩,第六人宋晓。”

     这是蓝雨最常用的一套阵容,默契十足,总决赛都一起打过至少两次。此时六人站起身来走上台去,战意澎渤,与对手六人一一握手。

     微草战队拿出的阵容也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首发高英杰,许斌,刘小别,袁柏清,柳非,第六人周烨柏。

     面对总决赛,两队都有相似的淡定感,也没有拿出什么让对手觉得惊异的阵容,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对手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未经比赛磨砺的全新阵容或许会是奇兵,但在一个绝对了解自己的对手面前,这种行为被叫做“自食其果”或者“作茧自缚”可能更为恰当。

     地图加载完毕,两队一共十人分别被刷新在地图两端。

     红墙金顶的宫殿在视野尽头反射着明亮的阳光,紧闭的朱红大门好像在引诱人们进入探险。而眼前的雪地洁白无遐,铺满了蔓延向远方的青石长阶,让人犹豫该怎么走才能避免留下能被别人追踪的痕迹。

     古代带兵打仗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说,换到微草对蓝雨的赛场上,“兵马未动,垃圾话先行”便是这场比赛的真实写照。。此时双方队员尚未开始察探地形,公共频道里的垃圾话就飞快的刷了上去。黄少天和卢瀚文配合默契,一个逗一个捧,生生唱出了一场大戏。

     而身处这场大戏之中,微草却全无所动。他们可能是全联盟除了蓝雨本身之外对黄少天的垃圾话最熟悉的人,每年常规赛季后赛友谊赛商业赛轮流交手,就连总决赛都是第三次碰面了,早就磨出了对垃圾话的抗性。

     因此,他们的行动迅速而默契,即使在非常陌生的地图上也表现出了极度的自信,甚至没有什么迂回,只在雪地里留下了三列整整齐齐的脚印,终点指向地图中央宏伟辉煌的金銮宝殿。

     高英杰虽然被誉为“新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但他个人过硬的实力和王不留行强大的攻击力都决定了他在场上的作用绝不仅仅是个指挥,微草战队独特的风格和每位队员稳健均衡的能力也决定了微草绝不是一支向蓝雨那样以战术闻名的队伍。他们更像是第八第九赛季的轮回,对各种战术都有了解,却更偏好用绝对的实力碾压过去——并且他们也的确有这个实力。

     落在雪地上的脚印并未刷新。微草选择直插中央,那蓝雨呢?观众们都非常关心。

     “我们可以看到,蓝雨这边夜雨声烦脱队迂回,其余四人则直取中路,看起来要跟微草正面对上了。”潘林解说道。

     这也是常规做法,蓝雨的队伍频道里没有任何一道指令。黄少天场外游走伺机而动,喻文州等人防守反击引导失误,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剑与诅咒配合,常规,甚至老套,但始终有效,让人防不胜防。

     想要打破这个模式,抓住黄少天是一个办法,限制喻文州则是另一个。两种方法的实行难度都很大,尤其是后一种,因为在试图限制喻文州的同时,喻文州会用自己来限制对手的发挥,而且往往能够使得对手比自己更难受。

     此时两队在宫殿巨大的朱红大门前碰了面,战斗一触即发。

     黄少天不知去了哪里,不见人影,微草完全不在乎,一副这就要五打四分胜负的架势,摆开的阵形攻击性极强。骑士独活开路,王不留行和飞刀剑走位冲上,神枪手叶下红开了第一枪,牧师冬虫夏草则被护在阵中,支援全队。

     蓝雨是习惯了少一人的抗压打法的,这时候面对如虎似狼扑上来的对手,阵形默契收缩成了防守姿态。枪淋弹雨扔出手雷,流云提剑砍爆烧瓶,索克萨尔吟唱出十三道诅咒之箭,灵魂语者拄着战斧随时准备为队友加血。

     激烈的交火随之展开。解说员潘林的嘴皮子已经完全跟不上比赛的速度,多点开花的战况更让导播难以抉择该转播哪一部分。两位嘉宾沉迷于精彩的比赛,干脆闭了嘴,任由潘林一个人尴尬的狂爆嘴速试图赶上比赛进度。

     王杰希也看得入了迷,从头到尾把自己带入双方不断思考,等到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在响时,比赛已经进入尾声,新替换入场的第六人都已红血,眼看着就要一击定乾坤了。

     电话是他母亲打来的,连续三个。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因为他的母亲向来遇事淡定,如果只是一般嘘寒问暖,打一个没接就绝不会打第二个,而是会等他回电话。

     王杰希握着手机站起身来,向坐在旁边的姑娘打了个“抱歉”的手势。“麻烦您,”他说,“让我过一下好吗?”

     他匆匆穿过空无一人安全通道,一边走一边回了电话,然而直到站在场馆外的空旷广场上,电话才被接通。

     “现在才接电话。”王妈妈淡淡埋怨了一句,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你爸爸晚上出门儿散步的时候正好撞上个通缉犯,抓捕时不慎被捅了一刀,现在我们都在医院。不过你爸受伤挺轻的,不必住院,你不用太担心……明天再回吧。”

     他的母亲顿了顿,似乎对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有些犹豫。“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带上你那位喻先生。”

     王杰希愣住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先询问父亲的情况还是先问为什么母亲突然改变了态度。他的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王妈妈就好像看到了他窘迫的样子,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一声:“惊讶吗?”

     “……是的。”王杰希说,“两个消息都是。”

     “你爸爸真的没多大事儿,就手掌上划破一层皮,别喝酒养两天差不多了,他退休几年手上功夫倒没落下。”王妈妈笑着说,“关于喻文州嘛……我们想见见他。上次你爷爷来找我们聊过,我们仔细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

     “……荣耀的光缀满夜空,仿佛星辰为他加冕。山呼海啸归于哑然,沉默蕴蓄万语千言。于无声处春风吹遍,一方微草离离成原……”

     背后的场馆里隐隐传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伴随被吼得七零八落的微草队歌和“恭喜方神”的大喊。听起来这又是个值得被记住的日子,微草再次夺冠的荣耀、方士谦求婚的成功……也许,还有他困境的解除。

     “谢谢。”他轻声说,“我们……明天回去。”

     喻文州从选手通道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王杰希。

     他正站在一棵高大的榕树旁,肩宽腰细腿长,被身上的白衬衫勾勒出一抹堪称“色相”的青春气。黑框眼镜挡住了那双极具特色的大小眼,却挡不住他周身端正高冷的气质。

     喻文州活动着疲惫的手指,轻轻笑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条消息。

     “我们要去吃个夜宵,你一起吗?”

     “不了,我回家等你吧。”王杰希秒回。蓝雨刚输了总决赛,这会儿去吃夜宵,他这个微草前队长实在不合适参与。

     喻文州看着树下那个身影收起手机,抬头观望了一下四周,正与他的视线对上。

     王杰希推了推眼镜,冲他笑了一下,伸手比出一个简单的手势来。那双手指节修长、手掌削薄,披着温暖的橙光灯光与嘈杂的鼎沸人声,直直撞入他的眼睛里。

     他笑着向对方挥了挥手,看懂了对方比出的手势。

     ——“等你。”

TBC

试图在七夕发点糖呀!有没有点甜!

评论(6)
热度(36)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