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日月之行(10)

脑洞很神奇,内含回到过去、交换灵魂,说不定会有贵乱和黑科技

点进来千万小心

私设一堆一堆的

以及,我没有坑,只是更新慢了点

以上





10

 

     赛后两队都没有过多停留,喻文州带着微草众人回了酒店,嘱咐队员们记得早起赶飞机之后才回了自己的房间。因为队里有个替补队员生病没来现场,所以这回他住了单人间,倒是正好方便了他和王杰希的交谈。

 

     预计着对方还得过半个小时才能过来,喻文州淡定的烧上茶水,从行李箱里拿出换的衣服先去洗了个战斗澡,时间掐的恰到好处:当王杰希敲响他的房间门时,他正好刚刚吹干头发。

 

     “晚上好。”王杰希自然的打了个招呼,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喻文州端着壶给两人倒上茶水,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杯口白色的蒸气袅袅上升,淡淡的茶香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王杰希端着茶杯,热量隔着厚厚的杯壁传递出来,温暖了他因为天气阴寒而变得冰凉的手指。“今天微草打得不错。”他开口,“你很适合微草,考虑转会吗?”

 

     “我现在就在微草。”喻文州笑起来,“并且以后可能不定期的会回到那里。”

 

     “但那代价是我在蓝雨。”王杰希平静的指出这一点,然后毫无预兆的进入了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正题,“看来你已经有了答案?”

 

     喻文州慢慢喝了一口茶,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夜里冰凉的风从空隙里吹进来,把窗帘鼓起一个温柔的弧度。那块洁白的布料抖了抖,重新垂下去,但很快又被新的一阵风吹起来。

 

     喻文州放下茶杯,起身去关窗户。王杰希就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口气轻松的简单说道:“宣判吧。”

 

     尽管那还是喻文州的声音,但里面的色彩迥异于王杰希作为喻文州时一贯在人前表现的温和有礼。在只有互相知根知底的喻文州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客气的恢复了他本来的性格,作为王杰希来面对对方。

 

     那就是就算心里紧张的要死,他也一定要保持表面上的轻松平静,淡定的等待一个未知的结果。

 

     或许可以把这理解为属于B市大老爷儿们的要面子心理,他们总是不愿意在自己喜欢或者在意的人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儿紧张——或者简单粗暴一点说,怂了——的情绪。

 

     但显然,这瞒不过足够了解他的喻文州。

 

     喻文州的口气里含着笑意,这让原本属于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多了一份温和内敛,可能还有一些调侃的意味:“你在紧张。”

 

     哪怕在他们之前的世界,喻文州也没有这样直接的揭穿过对方。他见多了对方这样甚至有些可爱的——见鬼,这个形容词放在一个一米八往上数的男人身上可真有点惊悚,但意外的贴切——掩饰住自己的真实心情,而多半时候,他会绅士的为对方留出足够的空间,继续他们原本的话题;剩下的小半,他则会轻描淡写的从侧面调侃一句,然后换一个话题。

 

     之前他们很难直接了当的与对方交流,最常做的是习惯性的端起架子,然后用一种近乎官方的态度嘘寒问暖,小心翼翼的试探彼此的态度,生怕引起对方的不满。

 

     束手束脚,但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乐于如此,直到疲倦感渐渐变得不容忽视,他们只能选择分开。而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年,王杰希即将退役。

 

     想到这些,喻文州忽然觉得有点后悔,他们本能有更好的结局,如果他们都做出一些改变的话。

 

     而这或许正是老天给他的一个补偿机会。

 

     “无期徒刑。”他抢在王杰希说话前宣判道。

 

     喜悦澎湃的卷上心头,但王杰希仍然维持了表面上的淡定,只是伸长手臂去拥抱对方。恋人的温度被完整的拥在怀中,这样的感觉简直不能更好。

 

     就像一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初哥一样——虽然事实上他也没有多少经验——王杰希在拥抱过后,难得的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于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已经双双倒在酒店柔软的床铺上,胸膛因为刚才那个过于热烈的吻而急促的上下起伏。茶杯被随意的搁在桌子上,可能还洒出了一些茶水。但现在没人注意那个,他们专注于望着彼此漆黑深邃的眼睛,习惯性的尝试从里面读出什么。

 

     最后他们一起选择放弃,喻文州低下头来,又讨了一个温存的亲吻。他们的身体始终如此契合,似乎每一个动作都能引起彼此更大的热情。

 

     “在一起的第一天就滚到床上,”王杰希低声喘着气儿说道,声音里带着些微模糊的笑意,“进度是不是快了点?”

 

     “也许不是第一天,对我来说。”喻文州翻了个身从王杰希身上下去。两人并排躺在床上,仰面望着苍白的天花板。“这应该是第五年了。”他轻声说道。

 

     “别提醒我这个,你会发现我们正准备跟自己上床。”王杰希听出对方的语气里颇有些怀念,但他没有追问,而是一本正经的开起车来。

 

     喻文州点点头,评价道:“这种感觉有点奇怪,挺滑稽的——公然开车啊,魔术师大大?”

 

     “没有公然,”王杰希理直气壮,“只有你听见了。”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一起笑了出来。

 

     霓虹灯七彩的光芒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隙里漏进来,在他们的脸颊上切割出变幻的色块。或凉薄或温柔的色彩落在眼波流转的眸子里,看起来熠熠生辉,仿佛盛装着一整道璀璨的银河。

 

     但事实上,灰橙色的夜空里,一点儿也看不见星星微弱的光芒。

 

     “你休息吧,”王杰希坐起来摆出掐指一算的姿势,“明天有雨,运势大吉。我有预感,我们将要换回来了。”他拎上蓝雨那件轻飘飘的队服外套,转身好像准备离开,还不忘温和的提醒对方,“记得带伞。”

 

     “但愿如此。”喻文州挑了挑眉,“不过你不打算住这吗?明天我就要走了。”

 

     王杰希转过身来,从他漆黑的眼睛里看不出半点要走的意思:“蓝雨明天休息——也许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床铺?”

 

     “当然,杰希。”喻文州含着笑说道,“再愿意不过了。”

 

     “那么,晚安。”

 

     “晚安。”

 

     因为要赶飞机,所以喻文州一大早就起来了,拉开窗帘的时候窗外正是晨光熹微,浅浅的鱼肚白从遥远的天边泛出,看不出一点有雨的意思。

 

     喻文州对着窗户含蓄的打了个哈欠,重新拉上窗帘,慢吞吞的走到了卫生间。他其实有点不太严重的起床气,但好在这次起的够早,有充足的时间来让自己清醒。

 

     所以直到半梦半醒的洗漱完,喻文州才慢半拍的惊讶发现,他们的身体换回来了,他现在就在自己的身体里。

 

     白起这么早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则是糟糕现在去叫王杰希是不是有点晚,万一对方也有起床气,这飞机非得误了不可。

 

     还好,当他从卫生间出去准备叫王杰希的时候,对方已经起来了,并且正在穿衣服。

 

     “穿这个。”喻文州眼见着对方就要把蓝雨队服套身上了,连忙把搭在椅子背上的深绿色织物递给他。

 

     王杰希抬头瞄了一眼,伸手接过衣服,语气格外平淡:“哦,换回来了啊,看来我算的还挺准。”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相信少天的话了,”喻文州赞叹的说道,“你真的会看相会算命啊。”

 

     王杰希挑挑眉,套好衣服往卫生间走:“我以为你应该早就知道?”

 

     这个问题似乎正中关于他们过去的世界里喻文州不太愿意提起的部分,他沉默了一会儿,半天才露出一个无奈而虚弱的笑来。“不。”他说。

 

     看对方好像愿意说点什么,王杰希刷牙的动作顿了一下,咬着牙刷含混的用了一个反问句:“不是说在一起五年吗?”

 

     总是遮掩也不是个事啊。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很低,听不出感情:“那时候毕竟年轻。我们都习惯端着最正经的态度来面对彼此,虽然说是在一起,但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拉近多少——或者说,我们都习惯于给对方留出充足的个人空间,但谁也不能再拉进哪怕一步——所以到后来就像是在普通朋友的关系上加上炮友一项一样。”

 

     “听起来真像是我们会做的事情。”王杰希不带褒贬的评价道,从架子上拿出毛巾擦脸,声音蒙在柔软的织物里,听起来有点沉闷,虽然是个问句,他却用了陈述的语气,“所以后来分手了?”

 

     “所以后来分手了。”

 

     谈话暂停了一会儿,两分钟后王杰希衣冠楚楚的站在了喻文州面前,说话字正腔圆:“那我假设,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更好?”

 

     不刨根问底,也不耿耿于怀,只要求一个对他们共同未来的承诺,带着某种专属于王杰希的耿直,从始至终吸引着他的目光。喻文州笑了:“包括荣耀?”

 

     “当然,包括荣耀。”王杰希肯定的说道。

 

     “显然,总冠军会是蓝雨的。”喻文州不动声色。

 

     王杰希一本正经:“微草的目标始终只有冠军。”

 

     “这将是属于蓝雨的夏天。”喻文州露出一个面对记者时的官方微笑。

 

     “不,我们都知道,这赛季会是霸图夺冠,而下赛季是我们微草。”王杰希淡定的比划了一个手势,“不要小瞧历史的惯性。”

 

     “借用一下你之前的话,谁知道历史会不会改变?”喻文州若有所思,“也许我们会尝试一下舍命一击。”

 

     王杰希冷笑一声:“得了吧,文州。蓝雨没有刺客,哪来的舍命一击?”

 

     “那二换一也不错。”喻文州意有所指。

 

     他说的是第十赛季时候的事情,常规赛第二十七轮,微草主场对兴欣,王不留行被二换一下场,微草的团队赛也由此崩盘。

 

     “显然,这将永远不会是第十赛季的微草。”王杰希沉默了两秒,决定不能让宿敌得意洋洋,“或许我们可以在擂台赛选一张树林密布的地图。”

 

     这同样是第十赛季的梗,季后赛蓝雨对兴欣,黄少天被一颗自己砍倒的树砸掉了百分之五十的血。

 

     “那么你会首先限制魔道学者的发挥,昨天的比赛就是这样,不是吗?”喻文州微笑,看出对方想要反驳“如果是我就不一定了”什么的,出招精准的打断了他,“另外,停止,杰希。你必须立刻出发,否则你将会误了飞机。”

 

     王杰希看了一眼表,发现对方说的有理,于是挑起了一边眉毛,温和的问道:“不打算送我一下吗,文州?”

 

     喻文州把背包递给对方,假笑了一下:“很遗憾,我还没买车,也还没考到驾照。”

 

     “好吧,那我先走了,再见。”王杰希有点无奈,他的时间确实不多,也许早饭必须在飞机上解决了。

 

     “再见,期待下次与微草的比赛。”喻文州打了个玩笑一般的官腔。

 

     王杰希毫不客气:“显然,下次,我们会赢。”

 

     喻文州好脾气的笑了,拉过对方交换了一个橘子牙膏味儿的短暂亲吻。

 

     为了避嫌,喻文州在王杰希走后又耽搁了一会儿,等到阳光透彻的洒进房间,手机上的时间跳到八点半点才离开,不紧不慢的回了蓝雨战队。

 

     回到这个他阔别了半年的,承载了他所有年少时激情热烈梦想的,他最熟悉的地方。

 

     看着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属队徽,喻文州忽然有点感慨,然而旁边吃完早餐回来的黄少天打断了这一切。

 

     “队长,我忽然发现,我们忘了王杰希说好的请客。”黄少天一脸严肃,“尽管是我们赢了,但全明星上方神说了不是吗,无论哪边赢都是王杰希请客,亏我还计划好了给他的钱包留张毛爷爷。”

 

     “没关系,下次让他请就是了。”

TBC


终于让他们开始谈恋爱了,咸鱼躺

日更第三天!

评论(8)
热度(62)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