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伏王】时间尽头(11)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重说三

上文走头像

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产物,设定请不要深究

以上






11

 

     雨是突然下起来的。

 

     王杰希颇有些狼狈的行走在伦敦街头,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水珠不断从脸颊滚落。他没带伞,身上没有一张麻瓜钱币,因为刚刚闯了魔法部所以不方便出现在巫师界,而魔杖又绝不能在麻瓜面前使用。这一切都使得他必须继续淋着雨,然后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他的魔法能力源于被他吸收的日记本里的那片伏地魔的灵魂,最多就是七分之一个黑魔王的水平,不足以支撑他直接幻影移形到中国,所以他只能尝试坐一次“霸王飞机”——他真没注意过英磅还是欧元具体长什么样子,连用变形咒变一张钱币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最不幸的是,王杰希不知道机场在哪,而拜这该死的雨天所赐,路上的行人不多,并且全都撑着伞脚步匆匆,没有半点停下来为一个陌生人回答问题的意思。

 

     路灯渐渐亮起来了,昏暗的灯光穿不透雨幕,夜色就更显得浓重而寂静,只有雨声不知疲倦的响着,笼罩住整个城市。

 

     “防水防湿。”王杰希抽出魔杖轻声念道。街道上已经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终于有机会给自己一个防水咒,免得被这场雨淋的湿到内裤——虽然现在也差不太多了。

 

     攻击就是这时候开始的。

 

     十几位披着统一黑袍的巫师团团围住了他,咒语的光芒在不大的街道上织成一张网,锁死了所有的出逃路线。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还以为这些人是食死徒,因为那漆黑的袍子实在太有代表性。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伏地魔都还没有毕业,食死徒这个组织显然还没来得及成立。

 

     他们是傲罗。

 

     显而易见,这是个坏消息。王杰希不断的在咒语中穿梭,急急忙忙的在长袍口袋里摸索魔杖。他的手指抚过沙漏上精致的雕刻,接着是那枚蛇形胸针。胸针上面镶嵌的宝石打磨的光滑细腻,裂开的那道缝隙却硌痛了他的手指。

 

     千万别伤到手。王杰希不无担忧的想,一把抽出魔杖,用盔甲护身挡住了一道红色的昏迷咒。

 

     如果几天前没有和前来挑衅的四位斯莱特林学生交过手的话,以王杰希对巫师这个职业的熟练度,在这些精英傲罗手底下可能根本撑不过三分钟。但即使在学生身上刷到了一些熟练度,王杰希也依然找不到脱战的方法。游戏宅的体力本就不太好,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被不同的咒语击中了三次,后背上渗出的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往路边上的下水道流去。

 

     就在他准备强行使用时间转换器离开这个时间轴——尽管他也不确定这能不能成功——的时候,一个高瘦的黑影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透明的屏障坚实的阻挡了所有魔咒。

 

     男人全身都裹在黑色的长袍里,兜帽底下的面孔戴着银色的面具,繁复的花纹在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光。他的魔杖就像举着一把伞那样被握在手里,魔杖尖端喷出的银色雾气稳定的维持了伞的形状,遮住了他们头顶倾盆而下的大雨。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温暖的手掌搭上王杰希的肩头,然后随着一声混在雨声中细不可闻的“噼啪”声,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里德尔不耐烦的扯下兜帽,对着寝室里的壁炉挥了挥魔杖。那里面立刻燃起熊熊火焰,他把面具和袍子一起扔了进去,火舌猛地往上扑涨了一下,很快吞噬掉了那些东西。

 

     王杰希沉默的站在原地,从他身上滚落的水珠迅速积成一汪,反射着壁炉里的火光。

 

     里德尔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杖尖轻轻点了点对方的肩膀,几个魔咒就被甩了上去。

 

     原本被雨淋的湿到内裤的衣服全都慢慢干了,全身温暖的好像正晒在阳光底下,骨头缝儿里的冰冷正一丝一丝褪去。王杰希不得不对这表示感谢,但在他的话出口之前,里德尔就打断了他。

 

     “脱了衣服,你背上的伤口需要处理。”那声音轻柔而冷漠,听不出一丝情感。

 

     那些伤口已经流了太久的血,王杰希在扯掉外袍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眩晕感。失血过多会导致休克。这是他脑袋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沉重的黑暗很快包围了他,他感觉到自己向后倒去。

 

     醒来以后第一个听到的是方士谦的声音。年轻的治疗之神意气风发,言辞尖锐而毫不客气:“王杰希你是睡死过去了吗?叫了你一早上都叫不醒你?”

 

     王杰希撑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觉得有点头疼:“我记得我只是复盘累了趴了一会儿。”有人把他搬到床上了吗?

 

     “你可真够可以的,”方士谦冷笑一声,“趴一会儿就睡得跟死人似的?我差点就要叫救护车了好吗?全队的备用钥匙都在你那里,我砸了门锁你都没醒!这可是夏休期!要是我不在你是不是要一直睡过去了?”

 

     “可能最近有点累。”王杰希很是淡定,看到自己宿舍的门把手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翻身下了床,“记得修好我的门再走。”

 

     “滚蛋。”治疗之神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自己修去。我可是为了拯救你的生命才砸门的,你居然不感谢我,还要我修门?”

 

     王杰希慢吞吞的往卫生间走:“我可是病号。”

 

     方士谦情绪激动:“屁!之前队医来检查过,你比谁都健康!”

 

     “那就太好了。”王杰希不带感情的评论道,“谢谢,然后你可以回家了。门我会自己修。”

 

     方士谦看起来准备踢飞地下的门锁零件,但他最后忍下了这种没道德的行为,只是瞪了王杰希一眼后就大步离开了,“嘭”的一声甩上了那扇已经关不上的门。

 

     王杰希看着自己的房间门呼扇呼扇的晃了半天,露出一个不忍直视的表情——这门迟早得坏,真的。他在卫生间洗了把脸,伸手准备从兜里掏手机,却一脸惊讶的摸出来一枚胸针。

 

     银色,蛇形,镶嵌着打磨的光滑而精致的深绿色宝石,上面有一道长长的裂痕穿过了它。

 

     他又想起刚才特意注意过的书桌,自己那本黑色的笔记本也不在那里。

 

     看来那一切都并不是他中二病爆发做的梦。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枚胸针,银色的小蛇安静的躺在他的掌心。“Voldemort.”这个名字轻轻从他唇齿间滑过,模糊而短促,听起来就像蛇的嘶声一样。

 

     在深绿色的宝石闪烁着亮起来的时候,王杰希才懊恼的发现,那不是听起来就像蛇的嘶声一样,而是就是蛇的嘶声。

 

     他无意识的对着它说出了蛇佬腔。

 

     就像有一个钩子狠狠拽了他的肚脐一下,王杰希不受控制的被甩向了空中,周围的环境全都变成了模糊的色块。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念出那个单词啊?王杰希后悔的想,他都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再回到那个时间轴上呢?

TBC


完结倒计时

评论(17)
热度(83)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