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08)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可能比较长,更新……不太快

大概两周一更,如果有人追更新的话,可以过两周再来看……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

以上





08

 

     正是盛夏,四合院儿里的架子上都缠满了葡萄藤,郁郁葱葱的,挡住从清晨就开始发威的烈日,在地面投下浓重的阴影。葡萄架底下支了个象棋摊子,还有两把躺椅,旁边放着木头做的手工小茶几,上面摆了一壶茶和几个茶碗。

 

     吃了早饭以后,王杰希和他爷爷一人占了一把躺椅,也不下棋,就那么抱着茶碗看着葡萄叶子纳凉闲聊。王奶奶一看这爷俩是要在这瘫一早上啊,果断就转头找隔壁院儿里的老太太聊天去了,临走前说你们饿了给我打电话,我回来做饭。

 

     “哎,你奶奶这是半点不想孙子啊,转头就走毫不犹豫的。”老人目瞪口呆的跟王杰希感慨。

 

     王杰希没接话,只是笑了笑,浅浅抿了口茶。他尝不出这是什么茶叶,但也知道绝不是什么普通品种。淡黄的茶汤氤氲出一种清新微苦的气息,带着点老一辈儿的年代感,仿佛能够穿过胸腔直达心底,十分好闻。

 

     “好久没过来了,最近怎么样?”老人问道。

 

     “挺好的,就是前段时间比较忙。最近就好了,您要愿意,我天天来都成。”

 

     老人笑了笑,摇着椅子一下一下晃着:“哎,算了吧还是,你一个年轻人,成天跟我们两个老头子老太太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到时候隔壁李大爷该笑话我们老到非得要孙子照顾喽!”

 

     “您还年轻着呢。”王杰希乐了,“早上那几袋子菜我都差点没提起来,您可是拎着走了一路。”

 

     老人摇了摇头,表情鄙视又无奈:“现在的年轻人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比我们当年可差远了。整天坐在电脑面前不挪窝,疏于锻炼,年纪轻轻就什么颈椎病啊肩周炎啊,到老了可怎么办?”

 

     王杰希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职业选手大多都有点颈椎病,虽然他应该算是其中锻炼比较多的了,但还是没能摆脱这“职业病”的困扰。喻文州也是,在电脑面前一整天坐下来的话,晚上那脖子就别想动了,一动就疼,还嘎嘣嘎嘣响,听的人不由自主担心这是不是要断。

 

     除了颈椎病是个通病以外,职业选手们的手上都或多或少有点隐疾,严重点的不能持续作战,不严重的就是打久了容易操作失误,比如突然手一抽筋就滑了,或者手腕短暂一疼什么的。各大战队王牌选手的情况普遍严重点,因为他们要担负更多的责任,在场上引导战局,有的还要腾出手打字,因此负担更重,所以赛后的保养就变得尤其重要。

 

     护腕和手套是常备物品,护手霜和手操也必不可少。豪门战队,譬如微草和蓝雨,都有专业的队医根据每位队员手的情况来定制手操,并且会随着状态改变不断调整,来尽量减少大量高速操作对手造成的负担。

 

     王杰希曾经跟喻文州一块做过手操,因为是定制的关系,两个人有许多动作都不一样。于是只好指尖与指尖相对又错开,仿佛有两个人在这方寸之地跳着舞,却一个是芭蕾一个是桑巴,根本踩不到一个鼓点上。最后的乐趣就成了手掌相贴,而手指互相追逐,偶尔能碰上对方的指尖,便如同在心底里轻轻点了点,留下一抹明晰而模糊的触感。

 

     光明正大又不动声色的撩拨。

 

     王杰希忍不住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就好像回味似的,他那只原本懒懒搭在肚子上的左手飞快的移动敲击了几下。

 

     “抽筋了?”老人看到他的动作,突然问道。

 

     王杰希一愣,完了无奈的摇摇头:“没有,活动一下而已。”

 

     “那你笑什么?”老人挑了挑眉,嘴角带笑,目光敏锐,“想到你对象了?”

 

     突然被老人戳中要害,王杰希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心思急转,试图对老人做个阅读理解,却没能从老人的脸上看出任何态度来。这柜迟早要出,他索性坐直身子,坦率道:“是。”一边说着,他一边小心的观察老人,怕老人一怒之下伤了身体。

 

     “躺着。”老人平静的挥了挥手,“紧张什么,我要真想发作,早上就不会让你进门。”

 

     王杰希依言重新倒回躺椅上。老人的平静让他有点心疼。他不知道这平静代表着极端愤怒过后的心灰意冷还是假装无事,更猜不到老人接下来会怎么说。他还担心老人的身体,甚至不敢想象老人骤然从王闻舟那里得到这个消息时的情景。他爷爷也有八十多岁了,身体是还硬朗,思维也清晰,但谁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只是表面现象。万一老人突然气急攻心呢?

 

     王杰希不得不担心。所以现在他是躺在椅子上,全身肌肉却都在紧紧绷着,只等一声号令就能蹦起来三尺高。

 

         “你应该知道,”老人慢慢说道,注意到了他的紧绷,却没有多说什么,“我们不催你,不代表我们不想抱重孙子。”

 

     “……让您失望了。”王杰希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

 

     “闻舟刚跟我们说你这事儿的时候,你奶奶差点要抄了刀子去剁了那小子,还好给拦下来了。”老人不说自己如何,只轻描淡写的说别人的感受,“她刚才出去,无非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你奶奶可一直盼着你取媳妇呢,当传家宝的那对儿翡翠镯子都给你备好了,那天一气之下也差点给砸喽——无论如何,今儿好好给她道个歉吧。”

 

     “嗯。”

 

     “都是关心自己家孩子的,再气也舍不得你,好好哄一哄,你奶奶也就接受了。我劝她不顶用,还得看你的。”

 

     “嗯。”

 

     “你从小沉稳,没让大人操过什么心,我相信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老人望着头上垂下来的一片葡萄叶子,语气略带感慨,“既然现在都定下来了,那就改天带四千儿来吃个饭吧。之前来都以为他是你普通朋友,也没好好招待过。”

 

     “嗯……嗯?”王杰希正心疼着老人的妥协和让步呢,结果听到老人说“四千儿”,一下子愣了。这关方士谦什么事儿?他无奈的解释:“不,不是方士谦。”

 

     结果听他这么一说,老人也愣了:“不是四千儿?那就是你特别呵护的那个小孩儿?还是叶家那个早年离家出走打游戏的老大?你经常联系的也就这么几个人了,你总不会从来没跟我们提起过这个人。”

 

     “跟您提过的,”王杰希有点无奈的笑了笑,“他叫喻文州,当年抢了我一个冠军的那个。”

 

     “我好像有印象……当时你重点说的不是一个姓黄的小子吗?他是个话唠,太吵了什么的?顺带提了两句喻文州,对吧。”老人喝了口茶,“文州?这么巧跟你弟同名啊,是哪两个字?”

 

     “文化的文,九州的州。”王杰希回答。他的家人都挺关心他的事业,乐意听他讲讲比赛风云,说说联盟传奇,所以都知道第六赛季他的冠军被蓝雨抢了的事儿。王闻舟当时还特别幸灾乐祸,把这称之为“王杰希百年难得一遇的吃鳖境况”,并笑了整整一个暑假,丝毫没有兄弟爱。

 

     “哪天带回来吃个饭吧。”老人简单的说道,坐起来摆上了象棋,“来,咱爷俩杀两盘。”

 

     他们下了几盘棋,中午奶奶回来一起吃了顿午饭。王家爷爷有午睡的习惯,吃完饭在院儿里溜哒两圈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只剩下奶奶和王杰希在客厅里一块儿看着电视。王杰希原本想哄一哄奶奶,但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儿,奶奶起身去里屋里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坐到王杰希旁边,塞给他一个拿红绸包起来的物件。

 

     王杰希愣了一下:“……奶奶?”

 

     老人平静的笑了笑,有点费劲的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我的首饰都不适合男孩儿戴,你拿着这个,去匠人那儿重新打一对戒指吧。”老人轻声说道。

 

     王杰希掀开红绸一角,发现里面是自己小时候戴过的长命锁。因为放着的时间太长,银子表面微微有些氧化发黑的痕迹。他还以为这东西早丢了,没想到老人把它好好的保存到了现在。

 

     “谢谢奶奶。”他弯下身子,拥抱住老人瘦小干枯的身体,“谢谢。”千言万语涌到嘴边,最终能够表达出来的,还是只有一句“谢谢。

 

     老人笑着拍拍他的肩背,跟他说早点回去吧,别等晚上碰上堵车。“早上来那么早,回去好好睡一觉。”她叮嘱道,“晚饭自己做着吃,别总订外卖,多没营养。”

 

     王杰希笑着一一应下。去胡同里开车的路上他接到了方士谦的电话,对方一连串的问他在哪怎么过去什么时候能到。

 

     “等着,十分钟。”王杰希把长命锁原模原样包好,放进车内的一层抽屉里。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脚踩下油门。

 

     方士谦在商场大门口等他,一身宽松的短袖,再加上本来就又高又瘦,晃晃悠悠像个衣服架子。俩大男人信心满满进门直奔珠宝专柜,结果对着一柜子璀璨的钻石黄金不知所措。

 

     看起来都差不多啊?怎么挑?

 

     “款式不重要。”王杰希镇定的说,“尺寸不能错。”

 

     “还用你提醒?”方士谦虽然有点紧张,但还是没忍住翻了个大白眼。完了转头跟售货小姐报了个尺寸,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桌子上,露出了土豪的嘴脸:“这个尺寸,要钻最大的。”

 

     突然遇到大主顾,售货小姐乐得合不拢嘴,麻溜儿拿出几款戒指,一一详尽的介绍。

 

     方士谦一边听着看着挑着,一边还要跟王杰希搭话:“真不考虑买个戒指一起求婚?”

 

     “一般没有男士对戒卖吧。我画了图纸,找人打一对就行。”王杰希淡淡说道,“而且这事儿还没完,肯定不能现在就求婚。”

 

     售货小姐不小心听了一耳朵,露出恍惚的神情,但很有职业素质的没有去八卦。

 

     “联盟约我去解说了。”方士谦拿起几对戒指各种比较,“那边的意思是文州就算退下来了,今年的世邀赛也得去当领队。打完了正好进联盟,冯主席很看好他——哎你看哪个好看点?”

 

     “左边那对儿吧。”王杰希说,跟方士谦同时聊两个话题丝毫不乱,“所以我得保证所有黑子都只能在我这儿跳,黑不到他头上。”

 

     “有需要说话。”方士谦拍了王杰希一巴掌,拿着他说好看的那对儿钻戒结账去了。

 

     王杰希挑了挑眉:“难得你这么安分。准备怎么求婚?”

 

     方士谦比了个中指:“小心回去我就注册个小号带你一波节奏,爆你黑料哦。联盟不是约了我解说吗,我准备等比赛完了直接在演播室里跟她求婚,当着全国观众的面问她要不要嫁给我。微草夺冠刚好双喜临门,要是蓝雨赢了,那就正好刷一波新闻抢他们夺冠的热度,顺便嘲讽他们和尚庙没有妹子。”

 

     “抢风头——还有你把三零一和霸图放在哪里?”王杰希评价,“不过应该挺浪漫的。就是弟妹她喜欢这样张扬的吗?”

 

     “反正我喜欢,任性。”方士谦潇洒刷卡,“她应该也喜欢。还有,我把三零一和霸图放在四强席上,蓝雨放在亚军席。”

 

     方士谦转过身来,宣布道:“冠军只能是我大微草的。”

TBC

评论(1)
热度(59)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