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喻王】北葵向暖(09)

一个关于爱的温暖故事,可能比较长,更新……不太快

大概两周一更,如果有人追更新的话,可以过两周再来看……

惯例OOC预警,私设有

这章……不好形容,反正我先预警一下……

以上





09


     夏天的天从来都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中午跟方士谦去买戒指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去开车的路上就下起了暴雨。方士谦没开车过来,说是晚上要去父母家,离的挺远,王杰希还好心把他送了过去。结果等他再往回走的时候就直接被堵在了二环路上,满目都是滂沱暴雨和汽车的红色尾灯,遥遥蔓延出去,望不到尽头。


     王杰希深深叹了口气,耐心的随着车流一点一点向前挪动。


     车载电台里这会儿播放着一段相声,梗挺老的,但还是能戳人笑点,伴随着车窗外密集的雨声,别有一种宁静的烟火气。王杰希听的是个小众电台,每天放什么都是随机的,可能一会儿放个电影经典对白,一会儿就变成了朗诵《逍遥游》或者说相声,时不时还放两段京剧昆曲,咿咿呀呀唱腔婉转。


     放京剧的频率高些。听的时间长了,王杰希也成了半个票友,有几折子常放的戏,他只要听那梆子一响,就能顺顺当当接着唱两句,字正腔圆,没有半点跑调,就跟技能突然点了满级一样。


     比如现在。被堵在长的看不见尽头的车流里,车上也空无一人,正方便他放飞自我。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车内和电台里,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除了音调高低之外,停顿、节奏和拖长的唱腔都分毫不差,如同一个人唱了两个声部。


     ——就算像是把技能点了满级,王杰希毕竟还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宅男,也没正经学过戏,当然憋不出地道的花旦腔,只好用一把低沉磁性的嗓子唱完了这句虞姬的词。他的音比电台里放的原声低了至少八度,曲调却压的很准,也挺好听,好像自带低音炮效果。


     一直到听完这折子《霸王别姬》,王杰希跟着前面的车才一点一点往前蹭了不到两百米。


     好在他有耐心,也不是很着急。反正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在等他,冰箱可能也快空了,要是想自己做晚饭的话,还得去一趟超市。既然已经没做到答应了的奶奶的“早点回去好好休息”,那晚饭怎么也得自己做了。


     王杰希的指尖在方向盘边缘轻轻点了点。他顺着渐渐通畅的道路下了立交桥,熟练的一打方向,拐进了蛛网似的一片小道里,七拧八绕的开了一段,最后正好停在一家超市门口。


     是离他家最近的那家超市,不是很大,东西也不全,但一个“近”字就足够打动他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还在下雨,远处路灯的光被豆大的雨点打得哆哆嗦嗦,照明效果有限。路边已经有了挺高的积水,王杰希怀疑这雨要是继续下下去,明天早上起来他就能看海了。


     车后座上有一把伞,是之前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喻文州放的,说是万一下雨了也好备用。伞也是喻文州挑的,是最普通的黑伞,伞面很大,遮住两个人毫不费力,拿在手里有种踏实的厚重感。就是一个人用的话,会有点像一个过大的蘑菇顶在头上,底下撑伞的人显得格外细脚伶仃。


     王杰希打开后排的车窗,撑着这把巨大的蘑菇走进雨里,绕过几片挺深的积水,然后在超市里花了不到十分钟,买齐了他三天的口粮。等他从超市里出来,购物袋就可以直接从后排车窗里扔进去,而不必再开一遍车门。


     懒得非常王杰希。


     如果把微草时期的王杰希作为懒的单位的话,那么他现在大概有三个“王杰希”那么懒,成功达成了“自己超越自己”的成就。


     王杰希对这个成就没有任何感觉,并把购物袋扔进了车里。车窗开着,所以后座上难免沾了些飘进去的雨丝,他没太在意。


     让他惊讶的是,当购物袋落到车座上时,他听见了混杂在雨声里的、微弱的一声猫叫。


     职业选手,尤其是职业大神,都有一双敏锐的耳朵,可以从混了无数杂音的脚步声里听出对手距离自己还有多远,可以在激烈的战斗中注意到某个技能发动的音效,如果对手不是太厉害的话,他们甚至可以盲打,只凭耳机里的声音判断如何闪避攻击。


     所以王杰希一点也没有怀疑自己听错了,非常笃定的打开了后排车门,扒拉开购物袋,在车座和靠背的缝隙里看到了一团湿乎乎的暗黄色。


     “喵。”那团暗黄色勉强抬起头来,对着这位大小眼的两足兽,虚弱又理直气壮的叫道。


     半决赛终于落下帷幕,微草战队和蓝雨战队将在一周后的总决赛上狭路相逢。唯恐火药味不够重的媒体们再次搬出“宿敌”这个噱头,纷纷在电竞之家上撰文称这将是荣耀联盟成立以来最具有宿命感的一次对决——媒体们一向是怎么夸张怎么说,就是为了抓足眼球——并把这两支队伍都吹的天花乱坠,各自凭空多出无数秘密武器,就等着总决赛上掏出来亮瞎对手一样。


     此时距离总决赛只有一周时间,两支队伍不约而同进入封闭训练。记者们采访不到队员,只好拿着战队官方给的稿子死抠字眼,挤着零星的干货硬吹自家主队,同时不动声色的踩一踩对家战队,不知道又引起了多少原本理智的粉丝们的疯狂互怼。


     而两支队伍的脑残粉们根本不用媒体撩拨,他们早就在半决赛结果刚刚落定的那一刻起就掐了起来。战火迅速从神之领域烧到了论坛微博,当夜神之领域中草堂和蓝溪阁冲突无数,荣耀论坛连起多栋高楼,微博也成了重灾区,无数粉丝在各处掐的风生水起。


     没办法,谁让微草和蓝雨是荣耀联盟迄今为止互掐时间最长、掐起来最激烈的一对宿敌呢?连霸图和嘉世都赶不上他们。自从叶修从嘉世退役以后,大部分霸图人的仇恨就转移到了兴欣身上,结果叶修又从兴欣退役,这仇恨就一下子没地方放了,宿敌之称也随之消失。只有这微草和蓝雨,哪怕是微草战队的前任队长王杰希已经退役了,都没有影响两队互掐,“宿敌”二字更是时不时就会被媒体拿出来宣传宣传。


     之前两队粉丝互怼都可以称得上势力均敌,一方说喻手残黄话唠蓝雨无药可救,另一方马上反击高妈宝许磨叽微草放弃治疗;这边吹卢瀚文少年有为,那边就吹高英杰大将之风。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而这次,因为前些日子王杰希被曝是同性恋,而且他本人还承认了,所以微草粉在与蓝雨粉互怼的战场上几乎占不到任何优势,不知道多少微草粉咬牙切齿恨不能生食其肉。具体对话差不多是这样的:


     药:“你庙喻手残黄话唠职业末年状态下滑,我药冠军指日可待。”


     庙:“你药前队长同性恋。”


     药:“蓝雨战队粉丝公然歧视同性恋,蓝雨内部并无任何劝阻消息,是道德的缺失还是人性的沦丧?”


     庙:“只歧视你药同性恋,你药Gay里Gay气。”


     药:“你庙连妹子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庙:“前队长王大眼同性恋,你药Gay里Gay气。这么恶心的战队,居然还不脱粉,留着过清明吗?”


     微草粉不依不饶,继续战斗了三天,状况却丝毫没有好转,甚至更加恶化。


     因为王杰希突然被曝艹粉。


     方士谦躺在床上刷着微博,被这消息气的肝儿疼,简直要控制不住体内叫嚣着冲上去啃了这帮造谣者的洪荒之力。


     完全没影儿的事儿这帮人也能说的跟真的一样,人王杰希跟喻文州恋爱谈的好好的,还看得上那几个声称被艹的粉丝的尊容?屎盆子说扣就扣,当王杰希好欺负还是喻文州不存在啊?方士谦气的脑浆子都要蒸发了,想摔手机,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回手就打开了通讯录准备跟王杰希说这件事,结果先进来一个电话,是联盟总部打来的。


     跟他确认解说工作,还说给他送了两张现场贵宾席的票,放在微草俱乐部了,记得去取。


     “好的,谢谢。”方士谦说。他强行让自己刚才气到蒸发的脑浆子冷却回流到大脑里,暂时平静的思考起来。说王杰希艹粉的消息毫无疑问是诽谤,但如果王杰希想自己证明这一点,就必须扯进喻文州——而这恰恰是王杰希绝对不愿意的。


     按照王杰希一贯不在乎自己怎么样的性格,说不定他会一言不发,任由别人把他挂上耻辱柱,也不会主动把正在备战总决赛的喻文州扯进来。话说回来,还好两支队伍都已经进行封闭式训练了,不然突然看到这样的消息,哪怕是假的,也会影响到微草队员们的状态。


     因为王杰希对微草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单薄的名字或者符号。不说微草的现役主力队员都是他一个一个指点过来的,单是十年里的呕心沥血、带领微草拿下三座冠军奖杯,就足够每一个微草人把他刻在每一根骨头上,时时铭记。


     但这事儿他也不能不管啊,王杰希估计早就卸载了微博,可能都还不知道这些诽谤的言论。方士谦苦恼又抓狂的把脸埋进枕头里,觉得自己真是为王杰希操碎了心。


     最后他决定明天亲自去跟王杰希说道说道这件事。


     临近总决赛,技术部的工作更加繁忙,除了装备之外没脑子想其他东西,所以一直到第二天晚上下班,他才找出空来给王杰希发消息说他要过去。


     联盟那边办事很是妥帖,两张贵宾席的票被夹在一份观赛指南里一起送到了微草俱乐部。门房大爷负责接收,等方士谦晚上下班出门的时候就叫住了他,把这份保存完好制作精美的观赛指南和一个不大的快递盒子一块给了他。


     “这是王队的快递。”门房大爷说道,王杰希退役之后他没改过口来,这几年还是叫他“王队”,“现在王队辞职了,我寻思着也就您还能见到他,就麻烦您给王队带一下呗?”


     “成。”方士谦接过盒子看了一眼,反正他本来也要去找王杰希,“咦?没寄件地址?他的私人快递应该不会送俱乐部啊?现在的小粉丝都不愿意留地址了吗?”他有点奇怪的嘟囔了一句,也没太在意,拎着那个小盒子就走了。


     这个点儿过去,走快点的话说不准还能赶上蹭王杰希一顿晚饭。方士谦毫不客气的琢磨着。他就正好不用自己做饭了。


     事实证明,方士谦把王杰希的时间表掐的很准。当王杰希给他打开门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令人飘飘然的酱香,几乎是同时,他的肚子非常给力的叫了起来。


     这味儿特别香,一闻就知道是炸酱面。王杰希做其他菜的水平都一般,只有炸酱面做的异常好吃。曾经有一次微草全队突然过来蹭饭,王杰希冰箱里没囤肉,就拿蘑菇豆腐之类的素食做了一顿炸酱面,结果一群无肉不欢的小青年吃的停不下来,到最后也愣是没人吃出来里面其实没放肉。


     运气真好,方士谦美滋滋的想。


     “你来干嘛——微草没有这么苛待伙食吧?”王杰希侧身让对方进来,有点无语,“至于让你掐着点儿来蹭饭?”只能说他确实了解方士谦,第一时间就看透了对方是想蹭饭的本质。


     方士谦理直气壮的把快递盒子塞进了王杰希怀里,又从观赛指南里抽出一张总决赛的票来:“有正事的好吗?门房大爷说让我帮你带快递,还有联盟多给了一张总决赛的票,正好也给你了。”原本两张票他是准备让女朋友和闺蜜去看的,但现在网上到处都是诽谤言论,王杰希肯定气闷郁结,不如给他,去看个比赛解解闷儿也好。


     “谢谢。”王杰希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正好我准备晚上抢票。不过我记得我最近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啊,过气这么久了也该没粉丝送礼物了。”他从茶几上翻出一把美工刀,三下五除二拆了快递盒子,掀开里面那层盒子的盖儿。


     一股腥臭的味道骤然飘了出来,方士谦因为好奇凑的近,促不及防吸了一鼻子,立刻干呕起来。


     毫无疑问,无论这是什么,都跟一般意义上的“粉丝礼物”没有任何关联。


     两个人面色铁青的对视了一眼。

TBC

评论(3)
热度(35)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