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All喻】五界游(04)

喻队的生贺小连载,一共五天,应该明天210能完结……

类似快穿吧应该,形式可能有点像去年给眼儿的生贺七夜谈~

嗯这几个CP都是第一次写莫嫌弃啊……

嗯第四界是周泽楷韩文清唐昊孙翔,欢迎来猜猜最后一界是谁啊~

大写的OOC预警

私设有

这个世界的背景设定是阴阳师ABO和虫爹天醒之路里的魄之力,虽然也用的不多……大家都知道吧不知道可以百度我就不科普了~

以上







04

 

     恭喜您触发“五界游”隐藏副本,请加油通关,祝您度过五段美好的旅程。

 

     依然是同一个低沉男声说的同一句话,喻文州挣扎着醒过来,这次倒是没急着看周围的环境,而是脑内过了一遍他在上一界的经历。

 

     谁让他莫名把自己给放倒了呢,后面的记忆跟断片了一样,只能想起来似乎叶修也醉了,然后自己的精神体不受控制的跑出来,再然后就通关了,系统念叨了点什么——好像挺长的,跟之前的句子有点不同,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好吧,总之通关了,现在是第四界,看副本名字应该是等第五界通关就彻底打穿了,喻文州撑着身子坐起来,一边观察环境一边期待了一下副本掉落——虽然现实里的副本听起来多少不可思议了点,但如果有掉落的话似乎也挺有趣的——然后点开好感度面板开始寻找攻略目标和世界设定。

 

     攻略目标保持了每界多一个人的“优良”传统,这一界明晃晃的标了四个人的名字,世界背景也魔性的又多了一层,一共三层的设定依然是重叠的。

 

     阴阳师、魄之力就算了,弄个ABO出来是想干什么?喻文州只能苦笑了,总不会要他强行进入发情期然后达成某个“亲密活动”的通关条件吧?他敢说如果有人真的这么干了他对对方的好感度肯定会降到负无穷的。

 

     就像上一界叶修想的那样,喻文州不是看不出来每一界的攻略目标对他是什么情感,只不过他绝对不会戳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不管是怕麻烦还是怕伤人心——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不管谁跟他表了白,第二天他一定会继续拿之前的关系对待对方,就当没发生表白这回事儿一样。

 

     毕竟他们都还是职业选手,每天忙于练习比赛复盘,谁有心思管谁暗恋谁,更不会想浪费脑细胞去跟许多人纠缠、解决感情纠纷什么的,保持最简单的对手和朋友的关系对他们来说就足够了。

 

     说是冷酷也好,说是无情也罢,喻文州从一开始就不是圣母,就算他后来的确在环境影响之下变得更加温和友善,也要好相处许多,但他骨子里一直带着两三分淡漠,冷静理智,很难热的起来。

 

     “喻队终于醒了?”一个意气风发的男声响起,口气是那种别扭的不满,有点儿僵硬,像没有戏感的演员在强迫自己念台词一样,但紧接着语气就变成了发自内心的惊讶,“我去你怎么成这样了?”

 

     喻文州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位一身劲装、头顶上却从乱糟糟的头发里冒出来两只支楞着的兽耳、脸还在身上魔性画风下显得帅气洒脱特别像孙翔的高个青年,严重怀疑这到底是个什么副本,就算世界设定重叠在一起也不能重叠成这样吧?冯主席看到的话肯定得吃药了。

 

     不过这次的系统提示很贴心,是等到孙翔说完话了才响起的,没刻意捉弄他。

 

     第四界,通关条件:对任意一位攻略目标好感度达到五星,对所有攻略目标好感度不得低于四星,至少与其中一人有真正的【重音】亲密行为,所有攻略目标对您的好感度不得低于四星,祝您在这个世界度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还真得达成亲密行为……喻文州表示无言以对,然后想到好感度,就匆匆瞥了一眼面板,想怎么回答对方的时候视网膜上还留着一片分布不均的、点亮的星星——四个攻略目标对他的好感度没有一个低于三星的,他对攻略目标们的初始好感度也都已经加上了,一二星都有。

 

     嗯,虽然通关条件难度升的很快,但似乎这个初始好感度就是为了现在稍微能降一点难度啊,不然这关别想通了。

 

     “怎么了?”最后他顺着对方的话问了一句,才想起来看看自己变成什么了,引的对方那么惊讶。

 

     然而很快他就想闭上眼睛给自己一棍子赶紧回到现实算了,这简直就是羞耻Play。

 

     一条毛茸茸的白色狐尾从尾椎骨的地方冒出来,无奈想要捂脸扶额时还能在头顶摸到同样手感的两只耳朵,再仔细一看他身上完全就是真空状态,只有小腹那块意思意思盖了点东西遮了一下。

 

     他的面前则是来自现实的后辈(尽管扮相也很羞耻)、这会正惊吓的装不回下巴的孙翔。

 

     喻文州把在喉咙口哽住的一口气咽下去,决定发挥叶修的无视精神,特别淡定的就事论事,甚至脸上还带起了一贯的微笑:“迟到的新春快乐,孙翔。不过能麻烦你帮忙找几件衣服吗?我现在这样子不太方便。”

 

     孙翔这才迟钝的一下子红了耳朵尖,然后很快摆出一副大爷样儿扒了自己的两件衣服扔给对方——反正身上的衣服层层叠叠绕不清楚,少了几件肯定也无所谓——难得上道的背过身去免得互相会有尴尬。

 

     估计也只有他真正上心的人,才能拾取这样一份仍有些别扭傲娇——或许形容的有点不恰当——但的确带了脑子的、用心的温柔。

 

     喻文州当然明白这一点,最重要的原因是对方对他的好感度已经从四星跳到满格的五星了——在他穿上对方的衣服之后——而作为相对的,他对对方的好感度也涨到了三星。

 

     坦白而言他和孙翔的交集不算多,最亲密的就是世邀赛那会,他有一次练习的时候卡着对方最难受的节奏单挑赢了一次,不知怎么他就变成了对方继叶修韩文清王杰希之后第四位见面就想约竞技场PK的人,无奈之下几乎成了对方的专属陪练——尽管输多赢少,但对方进步很明显,倒是没白瞎了他的认真讲解。

 

     于是孙翔就这样一根筋的认定了喜欢,哄哄烈烈坠入暗恋的深渊,半点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却也没直接说出口,喻文州就一直端着队长的身份推辞他的好意,虽然偶尔他会自己跟自己驴两天,但他仍然不愿放弃喜欢那么好的一个人。

 

     他们所处的隐蔽山洞外忽然传来了枪声和肉搏战的声音,孙翔急忙给对方简单念了一下系统背景——大概就是他们两个都是妖,然后其他三位阴阳师想抓住他们,他自己的设定除了妖之外还有力、冲双魄贯通这一层,喻文州可能还有其他设定,别人也是——然后着急的问他该怎么办,往哪跑之类的,大有你要说不出来我就不管不顾冲上去弄死他们的气势。

 

     “听声音他们已经打起来了。”喻文州平静的站起来活动筋骨,他觉得自己有点忍不住想试试自己的新能力——精、冲、鸣三魄贯通什么的,好像还有个被动技能读心术,虽然他还没试过——也许现在玩玩单挑也不错。“小心点直接出去就行。”他最后说,想反正是游戏,出不了事儿。

 

     孙翔点头,加上头顶的耳朵显得特别乖,简直乖的不像他本人了,喻文州见不是要他带个熊孩子打副本,对孙翔的好感度一下子又涨了,以四颗星自动排在了首位。

 

     洞外奇怪的弥漫着一些味道,有点像混了硝烟和鲜血味道的浓郁巧克力香,再夹上同样浓郁的陈年酒香,喻文州闻到味儿之后莫名的腿软了,体温有点升高,自己的信息素也不受控制的扩散出来,清冷的雪松香味混杂到其他两种信息素里,却依然具有极高的辨识度,直观刺激了在场的两个A。

 

     玩脱了,喻文州一边扶着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边这样想着,就算他知道ABO的设定,也没人告诉他一个O闻到A的信息素会是这反应,他一直以为只有足够近距离的接触才会导致发情期提前,真没想到隔空闻个信息素也有作用,简直不忍直视这个设定了。

 

     是喻文州。周泽楷和韩文清同时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雪松香,对视一眼,瞬间默契的结盟,本来的三人混战立马成了二对一的不公平决斗。

 

     唐昊见势不对决定暂时停手抽身,三人自从了解背景之后就一直打一直打,他的魄之力消耗很大,也需要休息一会了——尽管他还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系统除了副本名字、他自己的设定和使用方法以外啥都没说,连个任务都没有发布。

 

     “我靠喻文州你怎么了?”孙翔看旁边这前辈不对劲,压低了声音叫他,能听的出焦急的担心。

 

     “没事。”喻文州勉强回答,某种又熟悉又陌生的欲望正在他身体里燃烧,而导致的后果是几乎失去正常思维能力,一心想冲着某个A去,亏他本身够冷静理智,不然恐怕这会就已经哭着抱住什么人求操了——他就是在荣耀论坛里看到了一篇这样写的同人文才知道这个设定的,简直丧病。

 

     韩文清和周泽楷本就离喻文州不远,很快就顺着香味找到了他们的攻略目标,意外看到孙翔倒也没什么特殊表现,各自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周泽楷多带了个微笑,还叫了一声自家队员的名字。

 

     “队长,喻队好像不舒服,怎么办啊?”孙翔还是很焦躁,“队长你一定要把话说全,副队现在可不在。”

 

     “你……”周泽楷想了一会,接着干脆的说了个名字出来,“唐昊。”

 

     孙翔表示跳跃有点大他听不懂,还有周泽楷你要是再在副队不在的时候这么省略着说话我们就来打一架吧。

 

     “你去找唐昊,我和周队会照顾好喻队。”韩文清一下子明白了周泽楷的打算——孙翔去找唐昊肯定得一会,找到之后少不了打一架,算是支开设定跟他们不同的人,然后他们就有比较充足的时间来攻略喻文州——简单的给孙翔翻译了一下,内心很认同周泽楷这个不错的主意。

 

     孙翔盯着喻文州稍微有点犹豫,但很快就选择相信队长,急匆匆找唐昊去了。

 

     被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包围着的喻文州已经有点意识涣散,巧克力微苦的醇香和陈年老酒辛辣的绵长味道彻底占据了他身边的空间,甚至他都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了,只能勉强咬着嘴唇让自己清醒起来,好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韩队,周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然而还没等他再说什么,韩文清就已经伸手扶着他让他站直了,烈酒味的信息素几乎浓的化不开,但靠的近些反而能让他好受一点,喻文州就没有拒绝。

 

     周泽楷似乎是不甘心自己的福利都入了韩文清的口,也三两步凑近了从另一边扶住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微微低头贴着对方耳边问道:“临时……行吗?我会小心。”

 

     喻文州偏头看对方,那个名为读心术的被动技能似乎一遇到周泽楷就激活了,这会正有一个画外音翻译着对方的话:临时标记行吗?能缓解发情期的症状,我会小心不伤到你。

 

     好像可以,喻文州点头。周泽楷笑起来,帅的让人炫目,动作很温柔的亲了亲对方的脸颊,然后慢慢下滑,有点痒的轻吻细密的落下,直到停在后颈的某个位置。

 

     喻文州的读心术又发动了,耳边一句一句传来同样的台词,听的他不知该做何反应。

 

     前辈,我喜欢你。

 

     喜欢上喻文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至少周泽楷是这么认为的,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已经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他知道自己队里的年轻斗神也喜欢喻文州,他自己不善言辞,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的进行着自己的暗恋,连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都会觉得愉悦。

 

     这样的情感,不是喜欢还能是什么呢?

 

     见周泽楷转去喻文州背后了,韩文清毫不客气的占据了正面位置,仗着一点点身高差强硬的吻住了喻文州的嘴唇,炽热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脸颊,似乎连酒味的信息素都像真正的酒一样能够醉人。

 

     什么时候喜欢上眼前这个始终表现的温和有礼的后辈的韩文清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追人就像荣耀比赛一样,不主动进攻就永远也不可能赢——尤其当还有很多情敌的时候——所以他就像真的在打荣耀比赛一样,一往无前的冲上,大招表白开路,后手准备了一堆小连击,足够打掉对方半管血。

 

     可他的大招命中的只是一个影分身,后续技能用不出来了不说,他自己还被术士的死亡之门套了个牢。不过还好他还没有被清空血条,韩文清坚信这场比赛还有足够逆转局势的赛点,所以一直未曾放弃。

 

     后颈某个地方忽然被咬了一口,喻文州身子弹了一下,使了浑身的力气推开身前的韩文清开始大口喘气,作为一个宅男他实在没法跟常在健身房里锻炼的霸图队长抗衡,呼吸平复之后觉得好像自己身上的一切奇怪感觉都渐渐没有了,再看好感度,有点惊讶的发现除了他对唐昊的好感度还差两颗星之外所有的通关条件都满足了——唐昊一开始对他的好感度只有三星,他还在想怎么才能刷上去呢,结果这就满星了,有点神奇啊。

 

     结果想唐昊唐昊就到,韩文清和周泽楷已经完成他们的任务退出副本了,孙翔早就能退了,但他那边有点延迟,才又在副本里多待了一会,偌大的林子里只剩下唐昊和喻文州两个人。

 

     “唐队。”喻文州继续打招呼,他觉得好像在副本里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打招呼了。

 

     唐昊看着对方的笑,内心莫名升起了操哭对方的愿望,但最后还是摆着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按着对方坐下,从怀里掏出一堆静心符啊恢复符啊什么的,动作勉强称的上温柔的给对方贴了一身,最后盯着一身纸条的喻文州看了一会,表情从不耐烦变到纠结再变到视死如归的悲壮,低下头狠狠咬了一口对方的嘴唇,又轻柔的舔掉了血迹,然后飞快的退了副本。

 

     喻文州确定他看到了对方耳边一点充血的红色,不由失笑,然后在系统的声音中又一次陷入黑暗。

 

     通关条件达成,五界游第四界通关,祝您在下一界同样度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TBC


日更好几天了简直肝疼QAQ

这TAG都不知道怎么打……

评论
热度(31)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