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亦风,微博@公子亦风
贵乱爱好者,我眼儿脑残粉
欢迎勾搭~有事请私信
 

【伏王】时间尽头(16)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CP是伏地魔×王杰希

重说三

上文走头像

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产物,设定请不要深究

以上





16

 

     送走了王杰希,但里德尔知道这一切还远未结束。

 

     他容许自己在密室里发了两分钟呆,然后立刻行动起来。时间转换器被扔进长袍口袋,彻底熄灭光芒的冥想盆被一道咒语打得粉碎。接着里德尔拿出一整套小玻璃瓶,紫杉木杖尖抵住太阳穴,抽出的一道又一道银白色记忆被封进玻璃瓶里。

 

     “保护好它们,海尔波,不容许有任何一点损失。”里德尔嘶声命令,“你和纳吉妮都不许出来,直到我回到这里。”

 

     大蛇用尾巴拍了拍地板,可怖的金黄色竖瞳几乎称的上温柔的看着他的背影,目送他离开密室。

 

     ——邓布利多和一位可能身经百战的傲罗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办公室在八楼,傲罗站在靠窗的一边,如何才能救出办公室里的两位被认定有犯罪嫌疑的学生、同时不能被任何人看到自己?

 

     这是从踏进邓布利多办公室那时起里德尔就在思考的问题。

 

     当那道绿光在碎石和粉尘的遮掩下击中傲罗的时候,里德尔发现这计划几乎跟他想的一模一样。而当他看见时间转换器的时候,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后续计划不用思考就已经出现在了脑海里。

 

     里德尔用了幻身咒和自己发明的飞行咒,无声无息的停在八楼窗外,紫杉木和凤凰尾羽的魔杖安静的躺在他的掌心。

 

     他坚定的倒转了手中的精致沙漏,看着那里面晶莹的沙子匀速落下。周围的光线随之变化,寒风和阳光同时落在他身上。这是半小时前,此时里德尔正和王杰希一起站在办公室里,尝试洗脱自己的嫌疑。

 

     里德尔耐心等了一会儿,直到时机成熟——那傲罗抓着王杰希,准备给他灌下吐真剂——咒光从杖尖冲出,猛然炸开古堡厚重的石壁。

 

     他念咒的嗓音冰凉,轻柔,饱含恶意,仿佛接下来的杀戮是一场盛装舞会那样优雅从容,毫不在意。

 

     ——“阿瓦达索命。”

 

     绿光夹裹着强大的魔力迅捷的没入傲罗体内,接着是无数强力的破坏咒语,哪怕它们被邓布利多挡下了一些,剩下的也足够炸毁整个变形术办公室。

 

     做完这一切,里德尔只花了不到五分钟。他落到禁林边缘去,重新倒转沙漏回到原本的时间轴。

 

     因为傲罗的死亡和嫌疑人被神秘人物带走消失,魔法部以最快速度派了更多傲罗进入霍格沃茨,以调查这次事件。整座城堡都在搜查的范围内,禁林排在城堡后面。

 

     按照自己的计划,里德尔停留在一个离禁林出口不远不近的、但绝对远离禁林里各种危险生物的地方,用一打切割咒和刀砍咒制造现场——与当时他留在魔法部的痕迹相似,因为救走王杰希的应该是同一个人。为了尽量真实,他让几个刀砍咒擦过自己的身体,鲜血沾湿了袍子,足够限制他的行动,但绝不致命。接着是几个缴械咒,咒语劈进树干形成焦黑的痕迹。

 

     应该说,里德尔是一个狠得下心的人,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所以当他的鲜血流出时,除了尚能忍受的疼痛他没有感觉到别的任何东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被傲罗找到就将被当做嫌疑人来对待,吐真剂是少不了的,摄神取念不来上几十个也肯定过不去,他不能保证自己一点也不露出马脚。所以一个遗忘咒必不可少,同时这个遗忘咒还可以被看作“救走王杰希的人为了不暴露行踪”的证据。

 

     他的记忆刚才就被好好的保存在了只有他才能进去的密室里,还有蛇怪守护,再安全不过。只等他为自己洗脱嫌疑,然后回到密室找回它们。

 

     整个计划万无一失。里德尔用束缚咒困住自己,然后轻声的、毫不犹豫的念出那个咒语。

 

     “一忘皆空。”

 

     在黑暗彻底吞噬他和他的记忆之前,里德尔用力把魔杖扔了出去。他的身体与意识和魔杖一起渐渐落下,最终沉入无边的宽广黑暗中去。

 

     “找到了,他在这儿!”

 

     “是里德尔先生,快叫斯拉格霍恩教授来!他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满地都是血!”

 

     “对他的魔杖用闪回咒!”

 

     “遗忘咒,该死的,强力遗忘咒!那个嫌疑人用里德尔先生的魔杖攻击了他,我们不用指望他还记得什么了!”

 

     “该死的!”

 

     许多吵吵嚷嚷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但他的眼皮十分沉重,竭尽全力也难以睁开。

 

     “白鲜,止血剂……哦,不,这是刀砍咒的伤口,还有黑魔法残留……我需要一些独角兽的眼泪,那对去除黑魔法有奇效。”一个柔和的、絮絮叨叨的声音在他头顶上说着,像是浸满了菠萝蜜饯一样,毫无疑问是他的院长兼魔药教授,斯拉格霍恩先生。

 

     那么问题来了,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里德尔勉强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个混合着迷茫、疑惑和警惕的表情来。

 

     接下来整整一周,里德尔都在被傲罗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吐真剂、摄神取念,种种方法一一用过,只能证明他的失忆不是作伪。而之前已经认罪的主要嫌疑人王杰希已经和他的同伙一起人间蒸发,魔法部只能认定里德尔无罪,并且为自己的行为公开向里德尔道歉。

 

     圣芒戈的医生宣布他的记忆不能恢复了,但好在消失的记忆只有关于王杰希的那部分,所以尚无大碍。而他身上那些刀砍咒造成的伤口恢复良好。治疗期间许多学生和教授都来探望过他,给他带来一些新的消息。

 

     关于霍格沃茨,关于万圣节和圣诞舞会,关于那个在他记忆中消失的王杰希。

 

     里德尔奇怪的发现,在提到王杰希的时候,他的心口总是充满了一些复杂的情感,甚至他会莫名其妙的因为一个名字露出笑容。即使王杰希这个人在他人的描述里是一个来自东方的间谍,潜入霍格沃茨,与他打好关系,然后潜入魔法部,拿走最新研究成果时间转换器以后架祸给他,人间蒸发之前还不计后果的用一个强力遗忘咒清洗了他的记忆,简直就是反派中的反派,全霍格沃茨为此群情激愤。

 

     听起来这个王杰希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里德尔觉得自己心口的感觉也不像作伪,这里面一定有内情,尤其他相信没人能那样精准的删除自己的记忆,除非是他自己这么干的。于是他开始做一个假设: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得不临时失去一些记忆,他会把备份保存在哪里?

 

     日记本是首选。但当里德尔回到寝室,翻开自己的日记本的时候,他惊怒的发现自己的魂片不见了,而那本子上面写了许多关于时间的研究,看起来大部分词句都来自《时间尽头》这本书。然后他发现原本应该在日记本里的魂片现在好端端的待在他脑袋里,可能是魂片回来的副作用,他还多会了一门外语,是那种东方的方块字,如果是学习来的话,他确定他不可能在王杰希出现到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完全学会。

 

     日记本这个选项被排除以后,里德尔的第二个选择是密室。这回他选对了,海尔波和纳吉妮为他守护着那些存放了记忆的玻璃瓶,再安全不过。

 

     收回记忆花费了里德尔三个晚上的时间。当事情的始末从头到尾清晰的展开在他面前的时候,里德尔露出一个冷笑来。

 

     魔法部居然能怀疑到他的头上来,还逼他提前送走了王杰希。必须好好计划一下,让魔法部得到一些它应得的教训了。

 

     还有关于永生,关于比王杰希记忆里的那套从书中的“伏地魔”更好的统治世界,关于在未来等他的王杰希。

 

     他应该有一个更长期的、更精确的计划。里德尔畅快的笑起来,抖动魔杖,把立在密室里的那具石刻人像的眼睛修改成了一大一小。

 

     “认好了,纳吉妮,海尔波,这是你们的第二位主人。”他嘶声跟两条蛇说道。

TBC

下章完结。

话说这章应该能看懂?就是里德尔用了时间转换器回到过去杀死傲罗救了王杰希和他自己,为了洗脱嫌疑自己把记忆留了备份然后给了自己一个一忘皆空(……)大概这样

评论(11)
热度(68)
© 无名异 | Powered by LOFTER